炼体十万年全文阅读 秦风慕璇玑小说完整版

炼体十万年全文阅读 秦风慕璇玑小说完整版

有不少朋友在找一本叫《炼体十万年》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上将司令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精彩,主要讲述了长生不老,万载不灭,于常人而言乃是梦寐以求,但秦风却只有痛苦和无奈。只因,修行万载,他之境界始终停留在武徒境……“我是武徒,但莫惹我,否则一拳送你上西天,管你是人是魔还是仙!——秦风!!!”

《炼体十万年》 第3章 无人敢欺 免费试读

平淡的声音很是突兀,声音不大,却像是拥有魔力般传入诸人耳中。

一道道目光顿时望去,心下皆骇然。

是谁?竟敢在玄武学院外,公然羞辱学院。

在所有目光注视处,有位青衣少年漫步而来,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道,让他一路无阻的步入学院。

“是他!”

叶轻语看到那道身影,脸上浮现出异色。

来人她知道,不久前来过叶府,称她是万年难遇的炼武天才,欲收她为徒,当时她还有些兴奋,然而父母喝问之下,此人竟只是武徒,想想都觉得荒诞可笑。

之后,此人离去,她也没放在心上,却不想,此刻竟以这种方式再度出现在她面前。

青衣少年赫然正是秦风。

他来到玄武学院,正好看到叶轻语考核。

炼丹考核落败,他不觉得什么,本来叶轻语就不适合炼丹。

但让他微怒的是学院那些人的态度,欺负一个小女孩算什么?

虽然叶轻语还未拜在他门下,但他早已视叶轻语为弟子,敢欺负他弟子,问过他吗?

“此子是谁?”

浩瀚人群望着秦风,皆露出怪异神色。

若是这番话由叶府强者道出,或许还情有可原,但此子,似乎并非叶府之人,且如此年轻,哪来的底气敢如此羞辱玄武学院?

“你是何人,与叶府是何关系,竟敢羞辱玄武学院?”此刻,那位针对叶轻语的白府派系强者冷声喝问。

他目光落在秦风身上,极其锋锐,一言便想将秦风和叶府扯上关系,以此狠狠打击叶府。

“他与叶府毫无关系!”

学院深处有道温怒之声传来,随即便见数道身影疾步而来,皆是学院高层,为首者,乃是一对中年夫妇,正是叶轻语父母,叶青松和穆冷月。

今日,他们带着叶轻语前来考核,为避嫌,两人并未留在此地,但之前消息传来,白府有意针对轻语,让他们颇为恼怒。

他们怒然而来,却正好听到白府派系的言论,当即否决。

玄武学院归属于皇室,即使叶家在学院内颇有实力,又岂敢羞辱之,若被坐实,莫说玄武学院,怕是青叶帝国,都无他们容身之地。

“不管你是谁,这里都没你之事,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修怪学院不客气。”叶青松来到近前,目光冰冷的盯着秦风,表明立场,划清关系。

不久前来叶府胡言乱语便也罢了,今日还敢来玄武学院胡言乱语,自己不要命可以,但莫连累叶府。

秦风看了眼叶青松,没有理会,更没理会白府派系那人。

他目光温和的看向叶轻语,道:“可愿跟我走?”

“叶青松,还敢说此子与你叶府无关,找你女儿都找到学院来了。”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只见一行身影从学院方向走来,为首之人乃是白晏之父白岭南。

他目光含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叶青松。

就凭秦风那句话,叶青松休想撇清关系。

叶青松目光内敛,有冷芒闪过,随后看向秦风的目光同样冷如冰,“他名秦风,不久前来过叶府,称轻语是万年难遇的炼武奇才,欲收之为徒,但他自身,只是武徒而已,这种疯人之言,有何可信。”

人群闻言,神色更加怪异起来,而后爆发出阵阵戏谑般的哄笑声。

叶轻语天生体寒,不能炼武,这是玄武城人尽皆知的事,竟有人称之为万年难遇的炼武奇才?

若是什么绝世强者说这番话或许会令人震撼。

然而,这番话是出自一武徒之口。

甚至,他还想收叶轻语为徒。

真是荒诞可笑啊。

不少人都是摇头不跌。

难怪敢羞辱玄武学院,原来脑袋有问题。

恐怕也只有这种人,才敢这般疯言疯语。

秦风看了眼叶青松,目光很平静,但叶青松却莫名的感受一丝冷意,他打了个冷颤,看向秦风道:“念你可怜,赶紧滚。”

“给我一个理由,让我跟你走。”倏然间,叶轻语看向秦风道。

“轻语!”

叶青松夫妇脸色变了。

周围的神色则是愕然。

这少年是疯人便也罢了,叶轻语也要跟着疯吗,竟然想要相信?

叶轻语没有理会父母,一双目光直视着秦风,很认真。

她对炼丹本就有些抵触,是为不让父母失望才如此努力,但今日,她注定难堪,无论能否入学院,都将颜面扫地。

而且,她本就心怀修行梦,执剑天涯,快意恩仇,才是她想要的人生。

既如此,何不试试。

秦风笑了,他的笑容很温和,但接下来的话,却极不温和。

“我会为你指引仙路,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除此之外,这神州,无人敢欺你,任何势力或人都不敢,除非想死。”

这就是秦风的理由。

“好狂的家伙!”浩瀚人群只感觉心颤不已,这已经不是羞辱玄武学院了,而是藐视整个神州。

怕是神州霸主紫霄神宗,也不敢这么嚣张吧?

“疯子!”叶青松怒极。

这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武徒蝼蚁,竟敢狂言指引仙路?

还神州无人敢欺?

叶府若是摊上此人,迟早被拉下深渊。

便是叶轻语的心都狠狠颤动了下。

指引仙路对她而言,或许没有太大的触动,毕竟太遥远,但后面那句却让她心颤不已。

神州无人敢欺!

任何势力或人都不敢,除非想死!

这听着,似乎很霸道啊。

是否可以认为,只要她答应,从此以后,浩瀚神州都能横着走?

这理由的确极好,至少白府针对她的事,不会再发生。

只是,如此狂言,可信吗?

“如何信你?”叶轻语问道,使得人群摇头不已,疯了,这叶轻语也彻底疯了,如此狂言竟还幻想去信。

“轻语妹妹真可怜,小小年纪说疯就疯了。”白晏摇头叹息,很正常的话却暗含歹毒心肠。

直接给叶轻语扣上疯掉的帽子,还能有未来?

这是想彻底毁掉叶轻语。

“之前炼丹考核,你故意破坏叶轻语炼制,这本没什么,无论是炼丹还是炼武,都要时刻保持警惕之心,算是给她上了一课,但是。”

秦风看向白晏,平静的目光有淡淡的冷意闪过,“你不该在我说出理由后继续欺她。”

白晏神色微凝,随即面露嘲讽般的冷笑,“好大的口气,真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绝世强者么,武徒蝼蚁,果然是可怜的疯子。”

周围不少人都发出会意般的嘲笑。

叶青松夫妇满脸铁青,今日,叶府的颜面算是彻底丢尽了。

叶府派系那些强者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甚至已经有人漫步而出,想要结束这场闹剧。

但就在这时,秦风却已漫步而出,朝白晏走去,“给你两个选择,跪下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白晏愣了下,随即大笑起来,像是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笑声中,还有淡淡的怒意。

他乃白府嫡子,化灵五重境,身份实力皆是非凡,一个武徒蝼蚁,竟敢如此狂妄,要他下跪?

在这玄武城,便是一些灵府强者,都当不起他一拜。

“本是可怜之人,活着也是徒增笑话,我便行行好,结束你这可怜的一生吧。”白晏目光一沉,下一刻,他的身体遽然间冲向秦风,澎湃的灵气绽放,刮起一股劲风。

他身体跃空,一拳朝秦风碾压轰去。

“结束了。”

人群看着这一幕,无不摇头笑着,化灵五重对武徒,绝对是碾压,结果当无意外。

然而。

只听轰的一声震响,白晏的拳印还未落到秦风身上便轰然炸裂,紧接着,一股恐怖巨力将他反震,狠狠的掀飞出去,落地吐血。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是骇然色变,万分震撼。

怎么可能?

白晏的实力他们都清楚,年少天骄,战力无双,在这玄武城内横扫同境,即便是越境而战,也能不退半步。

但此刻,竟被一武徒掀飞吐血。

而诡异的是,那武徒好像并未出手,白晏怎么就倒下了?

“我要你死!”白晏从地上爬起,用肃杀愤怒的眼神盯着秦风,他是化灵五重,竟被武徒蝼蚁掀飞吐血,颜面何存。

“跪下。”

秦风轻声开口,只见他手掌往前一压。

轰隆!

一股无形的磅礴之势勐的降落,似万千巨山压在白晏身上,他周身灵气爆裂,磅礴之威沛莫能当,轻易碾碎他的力量和防御。

随即,嘭的震响,白晏双膝跪下,五体拜服。

“啊……”白晏发疯般怒啸,脸色铁青难看,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他疯狂反抗,想要挣脱,但引来的却是更加恐怖的碾压,身下破碎不断,青石地面都被碾碎,整个人险些陷入地面,就地埋葬。

“这……”

人群骇然至极,无不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叶轻语满脸震撼,一双美眸望着秦风,无人敢欺,她好像有几分明白了。

叶青松夫妇及叶府派系诸强,无不瞳孔骤缩,惊诧的凝视秦风。

天赋战力横压同境的白晏,就这样被碾压了?被一个武徒随意一掌,轻易碾压?

这完全超乎想象之外。

甚至忍不住怀疑,他当真只是武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