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凡罗川小说 肖凡罗川免费全文阅读

肖凡罗川小说 肖凡罗川免费全文阅读

肖凡罗川是作者一杯冰水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为赘婿,你们欺我辱我杀我;待我魔神之心在手,搅乱风云,一切尽在脚下!莫欺少年,运势来了,什么刀光剑影都挡不住我!

《万古第一狂婿》 第1章 金色的心 免费试读

“好痛啊……”

神武城断崖上,肖凡猛然睁开了朦胧的眼眸,阵阵剧痛在他的周身蔓延,撕扯着他的神经。

居然还活着?

肖凡表情微怔,他分明记得自己采摘赤莲的时候,藤梯忽然断裂,一脚踏空坠入万丈深渊。

下一秒,他的眼神陡然一凝,自己正被挂在一棵大树顶上!

金藤树笔挺的枝杈如一把尖刀将他的身体穿刺,无数沾染鲜血的枝杈又透过皮肉骨骼如笋子一般冒了出来。

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他想要挣扎站起来,可却根本办不到。

正前方,一只足足和他等高的鹫鸟正凝视着刚刚睁开了眼的肖凡,有如一个王者正在凝视手下的奴仆。

不,是在凝视食物!

“笃笃!”

巨大的鹫鸟正用锋利如刀的鸟喙拆解着他的皮肉骨血,一口一口的吞噬,几乎将他开膛破肚。

就在这时,那头鹫鸟正将他的心给剖了出来。

“心……我的心!不!”肖凡突然无比惊悚的喊叫起来,可他的嗓子根本发不出声来。

鹫鸟高高扬起脖子,准备下咽。

“不!”

肖凡似乎忘却了疼痛,没了心,他还怎么活?

他还不想死!

虽说就算是活着,肖凡在叶家也丝毫感受不到作为人最基本的尊严,可谁让他是叶家的上门女婿呢!

四年前,他凭借着父母遗物得到了叶家老祖的认可成功入赘,但随着叶家老祖的闭关,他的地位直线下降。

除了叶凝碧本人,在整个叶家,肖凡都是形同猪狗的存在。什么人都能够使唤他,欺负他,甚至侮辱他。

但他不能还手,他需要忍耐,需要借助叶家所提供的微薄的资源修炼,只有成为修士他才能去复仇!

南天剑宗,仇深似海!

他要踏平罪山囚笼救出妹妹,血屠剑宗,为双亲正名!但前提,他必须要先活着!

心有不甘,他不想死……

愤怒、憋屈、懊恼……所有的情绪都汇聚在一起,他忘记了恐惧,求生的欲望让他本能的扑向鹫鸟。

森白的牙齿狠狠的撕裂了鹫鸟的气管,血如泉涌,抛洒了他一脸,但肖凡全然不曾在乎,他发狂似的剖开鹫鸟的胃壁。

他的心呢?

胃壁里满是恶心的粘液和大量未曾消化的腐肉,混合在一起有一股极为刺鼻的气息向外汹涌。

令人作呕!

但是,他却一无所获,鹫鸟的消化能力太强了,他的心脏早就被腐蚀成为一滩恶心的粘液……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啊……你吃了我的心脏,那就用你的心脏来填补!我要活着,我不能没有心脏,不能死啊!”

肖凡发出狂吼,双目赤红,他狠下心来一把掏出鹫鸟的心脏,狠狠的塞入到自己那空洞的胸膛中。

蓦然间,鹫鸟的心脏居然和自己仅剩下小半的心脏融合在一起!

突然,肖凡头痛欲裂,好像要炸开一般,灵魂深处一抹金光陡然飚射而出,没入心脏之中,整个胸腔内瞬间被染成一片赤金!

“咦?”

下一秒,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金色心脏跳动,伴随着一层金色光雾,原本鲜血淋漓,骇人无比的血窟窿渐渐弥合。

“这是?”肖凡瞪大双眼,但下一刻,他知道这根本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心脏愈合之后,那破碎的身子也跟着飞快的愈合,肉眼可见。

“哎呀!”

肖凡身子一斜,从峭壁上的树枝上掉落下来,“完了!”

可刚喊出口,他却发现身子从未有过的轻盈,背后似乎有一对隐形的翅膀,瞬间便稳住了他的身形。

双脚之下仿佛升起了一团暖风,没费多大的力气,肖凡便稳稳地站立在了地上。

当两颗闪着金光的心脏糅合到一起,肖凡似乎获得了鹫鸟的迅速与轻盈!

匪夷所思!

“这……难道是因为那金色心脏?居然掠夺了鹫鸟的能力?而且我似乎成了修士……”

感受到体内暴涨的血气,肖凡怔了片刻,心中涌现成一丝狂喜,他虽然不清楚金色心脏是怎么回事,但却阴差阳错成为了修士!

并且,金色心脏还拥有了超凡的掠夺强化能力!

感受到双臂中酝酿的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他似乎看到了复仇的希望,这四年来的隐忍和憋屈,也将走到头了!

他肖凡,不再是废物上门女婿了。

只是,金色心脏只有一小半,所糅合的鹫鸟的半个心脏之间仍是有一道细小的裂缝。

一旦裂开,必死无疑。

“所以,必须尽快找到一颗完美的心脏!”肖凡皱眉沉吟道。

他抬头看着万丈山崖,此时太阳开始西斜,规定给他的采摘赤莲的时间即将到了,他必须尽快赶回去。

他不在乎叶家,他只在乎叶凝碧!

那个四年前在他走投无路之时那一抹温暖而又善意的笑容,以及那热腾腾的大馒头。可能……多年前自己就应该死了吧……

“凝碧,我会用一生去守护你,直到死亡!”肖凡握紧了双拳,血气沸腾中他冲上了山崖。

就在他正欲冲上崖顶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狞笑。

“哈哈,肖凡这个畜牲终于死掉了,这就是得罪了二少爷的下场!”

“万丈山崖,不得粉身碎骨了?还是老弟有手段,顺手切开了藤蔓就葬送了他的性命,呸!一个死赘婿,也想霸占凝碧小姐!”

“就是,这肖凡也真够天真的!真以为自己将家族的宝物献给老祖,就能安安稳稳的成为咱们叶家的赘婿了?这次老祖闭死关之后,二少爷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让……”

“嘘!小心点,这话可不能乱说!走走走!去找找尸体,赶紧带回去向二少爷讨赏,今晚总算能去怡红院潇洒一番了……”

……

“二少爷?!”

隐匿在浓雾中的肖凡眼眸逐渐森冷起来,两天前他无意间打破了二少爷叶星用来盛放丹丸的绿玉壶,叶星一怒之下责罚他爬思过崖采摘一株赤莲将功赎罪。

没想到叶星居然如此狠辣歹毒,居然派人暗杀他。

一想到这些年来二少爷和他的一众狗腿子们对他的种种侮辱,肖凡怒火焚烧中,他宛若秃鹫一般,隐形翅膀张开,冲天而起。

悬崖边一个仆从打扮的青年正恶狠狠咬牙,格外解气,但下一秒,一只铁拳在他的瞳孔逐渐放大。

噗嗤!

青年的胸骨骤然破碎,大片坍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