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小说全文 纪斐然封澜庭微信内阅读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小说全文 纪斐然封澜庭微信内阅读

独家新书《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由知名作者穆青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纪斐然封澜庭,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同样是纪家的孩子,从小脑子不好使的纪斐然,代替姐姐嫁给了破产的封家,瘫痪的封澜庭。可没想到的是,老公不仅帅,还安然无恙。病好了就阿弥陀佛,纪斐然决心赚钱养家,家里那位封先生却不思进取,只知道带她去五星级餐厅,私人游艇,无人岛屿。不是破产了吗?纪斐然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男人敲了敲她脑袋瓜,“傻丫头,只要是你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给你!”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 第2章 免费试读

纪斐然心思全在手中的银针上,听到他说的话,只当宽慰,“好,好,先治好病再说。”

扎针两小时,纪斐然额头附着着一层细密的汗,收拾残局,卷着被子就要躺在沙发上。

“睡这里。”

她还没躺下去,男人轻拍了拍床边。

纪斐然一愣,回过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封澜庭见他傻乎乎的样子,嘴角不自觉扬了几分,“怎么?怕我吃了你?”

这倒没有,只是他不是不喜欢有人在身边待着吗?纪斐然还记得新婚第一天,男人怒火冲天要她滚的样子。

纪斐然不再多想,摸上床,她还是第一次躺在男人身边睡觉,隐隐能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这一晚,她睡得格外安稳,却一早被敲门声砸醒。

“给老子开门!人都死了吗?”

谁啊!这么一大早的!

纪斐然拖沓着步子去开门,门外站着个穿牛仔套装的少年,染着黄毛,全身都是金属的配饰。

这好像是封澜庭大伯家的儿子,叫什么封泽?

“你来这里做什么?”纪斐然疑惑的问。

封泽看她不屑冷笑声,直接错开了步子,堂而皇之地闯进了屋子,“我听说封澜庭瘫了,特意来看探望,他人呢?”

封泽吊儿郎当,一看就不是好人,恐怕是来找茬的。

不能再让这个破败的家支离破碎了,纪斐然打心一横,展开纤细的胳膊挡在他面前,“我们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这不是封总娶的傻姑娘吗?有你什么事,给我死一边去!”

封泽不耐烦推开,纪斐然没吃住力,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撞到了墙上,疼得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时候,封泽已经推开了封澜庭的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瘫痪的男人,犹似发现了新大陆,“原来你个半死不活的躲在这里,害老子找了这么久!”

满世界都是封家的新闻,封澜庭瘫痪了,封氏集团破产了,封澜庭娶了脑子不好使的纪家二小姐冲喜!

然而,主角封澜庭呢?音信全无,想要落井下石都没机会,总算踏破铁鞋无觅处!

封澜庭刚醒,掀开眼皮睨了封泽一眼,只是一眼,冰冷阴沉的眼风惊得封泽背后蹿起一阵凉意。

这种颤栗也不过两秒,他转念在心里啐了声:怕什么,他还当自己是雷厉风行的大总裁?一穷二白,活得像个乞丐!

纪斐然怕他动手伤人,连忙跟了上去,“我说了我们家不欢迎你,赶紧走,不然我报警了!”

封澜庭看了眼她额头的红印,眯了眯狭长的眼,哑着声色道,“斐然,你先出去。”

他居然叫她名字了呢!

纪斐然虽然惊奇,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来者不善的封泽,她固执地站在床边,“我不!谁也不能欺负你!”

封澜庭都这样了,多可怜啊,怎么忍心让别人再践踏他的自尊?

“你出去,放心。”男人递给她一记安心的眼色。

纪斐然瞥了封泽一眼,尊重封澜庭的决定,一步一回头,“你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这傻女人……

房中只留下封澜庭和封泽两人,封泽愈发肆无忌惮,单手插兜近前,俯身打量着封澜庭,伸出手拍着他的脸,“怎么?就这?封总?”

门外的纪斐然紧张地啃指甲,婆婆和小姑子也不在家,不知道去了哪。要不打电话回家吧,父母会不会仁慈地帮封家一次?

“哗啦!”

当她六神无主,玻璃碎裂的巨响吓得她身板一抖,急忙推门而入。

房间里哪里还有封泽的身影,而窗户破了个大洞,玻璃碎片散落满地。

“发……发生了什么?”纪斐然舌头打结,看向还巍峨不动躺在床上的封澜庭。

封澜庭清贵的脸没有任何波澜,“可能有事,走得急。”

纪斐然呆滞的看着破烂窗口,这里可是二层啊,什么事急到跳楼?封泽没事吧?

“在想什么?去帮我倒杯水,我渴了。”

纪斐然闻言,乖乖的点头,去给他倒了杯水。

等封澜庭喝完水,纪斐然懒懒伸个腰,看了眼墙上的老旧挂钟,不早了,“该洗漱了。”

难得,他居然主动要求。

纪斐然蓦然察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澜庭对他说话的语气都软和了很多,怎么形容来着?

温润如玉?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他愿意接受治疗是好事,一贯地没想太多,一如既往地端热水,浸湿毛巾。

她的手很小,水很烫,一边给手呼凉气降温,一边拧,手心彤红。

封澜庭还是头一次这么细致地看她为自己服务,心底條然泛酸。

当毛巾敷在他膝盖处,温热的气息涌进心头,电话在床头柜上响起来。

封澜庭瞟了眼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豁然坐直了身,接通电话,贴在了耳边,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纪斐然呆若木鸡,注视着这一幕,瞳孔不停的收缩着,舌头都打了结,“你……你……”

诈尸了??

封澜庭看她这傻样,嘴角扬起细微的弧度,修长的指骨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专注地问电话那头人,“证据收集好了?”

电话声音不大,模糊的传出来,纪斐然听不到,她整个人都懵了,瘫痪在床一个多月的老公,突然坐起来了?

不,他不止坐了起来,他还站在了地上,比起她高了一大截。

“现在就召集股东大会,我马上就到。”

电话挂断,封澜庭拉开衣柜,给自己换了身衣服,深色的西装,同色的领带,烟灰色的裤管裹着笔直的长腿,搭配一双尖头皮鞋,瞬间气质出众,仪表堂堂。

整个过程,纪斐然都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半晌才揉了揉眼,依旧难以置信,“你……你能动了?”

这傻姑娘,难道没注意到昨晚睡觉时候,谁抱着她了?

沉寂了一个月,连母亲小妹都骗过去了,封泽被他扔了出去,到现在是个正常人都应该明白,一切不过是表象。

但纪斐然不知道,她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