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最新章节无弹窗by穆青烟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最新章节无弹窗by穆青烟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纪斐然封澜庭的名称叫《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这本书是作者穆青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同样是纪家的孩子,从小脑子不好使的纪斐然,代替姐姐嫁给了破产的封家,瘫痪的封澜庭。可没想到的是,老公不仅帅,还安然无恙。病好了就阿弥陀佛,纪斐然决心赚钱养家,家里那位封先生却不思进取,只知道带她去五星级餐厅,私人游艇,无人岛屿。不是破产了吗?纪斐然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男人敲了敲她脑袋瓜,“傻丫头,只要是你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给你!”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 第4章 免费试读

次日清晨,纪斐然醒来时,手麻了。

男人像小孩一般,挽着她的手臂,脑袋枕着她的臂弯。

棱角深刻的面容,纤长的羽睫微微轻颤,呼吸均匀。

他真的好看!论皮囊,不输任何一线明星,网络用语怎么说来着——男神!

要是他还是身居高位的封总,大概只能做姐夫,这辈子都没资格染指的吧?

纪斐然胡思乱想着,轻手轻脚地挪开,在保证不吵醒封澜庭的情况下,摸索下了床。

正洗漱,就听门外有了人声,“妈,你确定是这?这能住人?”

是姐姐纪斐妍的声音!

纪斐然满嘴牙膏泡沫愣住,就听母亲苏华应声道,“别乱说话,一会儿你给我放机灵点。”

母亲居然呵斥姐姐了?

这么说,其实父母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纪斐然难以掩饰地激动,抹了把嘴就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正是苏华和纪斐妍,比起自己来,姐姐更漂亮,穿着白色连衣裙,黑长的直发,清纯高雅。

两姐妹对视,纪斐妍眼角厌恶稍纵即逝,手里的礼品不情不愿递过去,“给你买的,妈说你嫁过来也不知道回家,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果然,还是家里人心疼自己!

“妈,姐,你们坐,我给你们泡茶!”纪斐然比平常更麻溜,放下东西就去洗杯子。

纪斐妍站在破旧的客厅,看了眼掉皮的天花板,划痕严重的地面,还有那张被烟烧过洞的布艺沙发,不悦道,“这鬼地方,脏死了!”

接过她话音的是男人低沉的声音,“这种鬼地方怎么了?”

封澜庭不知什么时候醒的,随意地披着睡衣,凌冽的眸子冷冷地扫过两个不速之客,“嫌脏,何必来?”

纪斐妍看着俊朗的男人微微愣了愣,他比新闻上更帅气一些,哪怕是身处杂乱之地。

苏华嗅到空气中的冷意,当即谄媚笑着打圆场,“妍妍还小不会说话,澜庭你别在意。”

澜庭,这么亲昵,听得别扭!

“妈,来,天气凉了,喝茶,姐,你也是的,还穿这么单薄。”纪斐然忙碌地端来茶水,热络得没心没肺。

她是有闹过,恼过,但现在日子还过得去,父母,姐姐惦记自己,一家人,有什么隔夜仇呢?

纪斐妍自幼娇惯着,当即觉着今天就是来受辱的,纪斐然心里该偷着乐了吧?

她掩饰不住厌恶,摆着脸色,“喝不起!”

人家纪斐然,现在可是身份尊贵的封家少奶奶!

“对哈,姐你喝饮料不喝茶,妈,您喝。”纪斐然脑回路一向不大正常。

然而,茶杯还没落下,就被一双节骨分明都手给截住了,男人的声音缓缓落下来,“茶是给人喝的。”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纪斐然不知道这茶是该放还是不该放,索性捂着自己喝。

“澜庭啊,其实今天来有一件事想征询你的意见。”苏华是个聪明人,确实也是纪家没理在先,态度放得很低,扯了扯纪斐妍的裙子,“是我们有眼无珠,对不住你。”

“然后呢?”

封澜庭眯了眯眼,深邃的眼眸似是勘透了一切。

纪母清咳了咳嗓子,“既然你之前不是诚心娶斐然,我有个提议,你们可以离婚,我们会让妍妍和你们封家重新履行婚约……”

纪斐妍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她妈还真说的出口这种话,再说了除了封澜庭,她就没人可嫁了吗?

封澜庭闻言冷笑了声,“这婚约,纪家说换就换?说离就离的?你们纪家还真是有本事。”

纪母脸色一黑,嘴角动了动,好半响没有说出来话。

纪斐然见气氛不对,连忙摆了摆手,“我和封澜庭相处的挺好的,不用离婚,母亲你不要为我考虑那么多。”

她还以为纪母这一番话是怕她在这吃苦,所以提出来离婚,封澜庭默默看了眼身侧的女人,抿紧的嘴角绷不住缓缓上扬起来。

这个女人真是杀人不见血。

听着纪斐然的话,苏华和纪斐妍的脸比吃了死苍蝇还难看。

她当然不愿意离了,嫁了有钱有势的老公,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也觉得,斐然挺好的。”封澜庭再补一刀,自然而然地揽着女人纤腰。

狗粮来得猝不及防!

“她配吗?”纪斐妍不敢置信,封澜庭什么人物,怎么会看上纪斐然这个白痴?

“比你配。”男人脱口而出,看她的眼神多了分轻蔑。

纪斐妍气得呕血,指甲深深嵌在皮肉里,一甩长发就走,“妈,别白费功夫了,你家小女儿会巫术!”

除了巫术,她想不出来,纪斐然不仅蠢,学习不好,身材也一般,相貌普普通通,哪里比得上自己!

苏华窘迫,谈到这份上,哪里还有缓和的余地,只求封澜庭不要找自家麻烦,“澜庭啊,多有得罪,请海涵,我们走了,下次再来拜访。”

“妈,我送你。”纪斐然就要放下喝得见底的茶缸子追出去,却被男人紧紧搂住。

“干,干嘛?”纪斐然扭过头,男人微微俯身,两人的距离过近。

看清她眼里的紧张,男人戏虐地挑起她下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们是不是该把没圆的房圆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