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甜妻到货,陆少请签收》温言陆占年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已完结《甜妻到货,陆少请签收》温言陆占年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独家新书《甜妻到货,陆少请签收》是来自苏子婷著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温言陆占年,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家产被夺,名声被辱,温言躺在雨夜中,遇见了踏光而来的他。陆占年教会了温言三件事,却唯独没有告诉她,该如何控制自己的心。直到真相揭开,她狼狈逃离,带着八个月的身孕毅然沉进了海底。

《甜妻到货,陆少请签收》 第6章 未婚夫也没了 免费试读

身形猛地一僵,拎着包的手不自觉攥紧,温言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

男人的声音带了些许愧疚,他似乎还想解释,却被及时打断。

强迫挤出一丝笑来,温言终于回头,“恭喜。”

“我真的得走了,再见。”

炙热的目光在身后注视着,这一次的温言没有犹豫,迈着步子迅速朝路边走去。

直到稳稳坐在车里,她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有所松懈。

金辰和温雨萱竟然订婚了,这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

金家与温家从小便有联姻的意思,如今的温家已然是温镇天掌控,金家转意让金辰与温雨萱订婚,却也是情理之中的。

只是……

温言有些难受。

她没了父亲,没了家,就连父亲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产都尽数被夺,如今又失去了未婚夫,尽管她对金辰没有爱慕之心。

那对父女抢走了温言所拥有的一切,她恨!

“夫人,是送您回家吗?”握着方向盘的陆五问道。

温言从恨意中抽离,她下意识看了看咖啡厅的方向,金辰早已不在。

“回去吧。”

她吁了口气,略带疲倦的倚在靠背上,双眸紧闭。

坐在副驾驶的陆七回眸偷偷打量,刚好能够瞧见她眼角微闪的泪光。

看着那辆低调的轿车驶离路边,咖啡厅外不显眼的一处位置,咬着牙的女人站了起来。

“温言……居然是你!”

指甲深深抵在手心,温雨萱面带狰狞,眼底更是充满了恨与嫉妒。

与金辰的这门婚事,是她苦苦向温镇天求来的。

金辰不喜欢自己,温雨萱心里十分清楚,她本想着订婚后再慢慢找机会和金辰培养感情,却不曾想这两天来金辰处处避着自己。

她无奈只好选择跟踪,想看看金辰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却不想撞到了刚才那一幕。

躲在角落的温雨萱看得十分清楚,金辰在看向温言时,眼里充满了怜爱,那是她从未拥有过的温柔。

难道金辰喜欢的……其实是温言?

这个念头一出,温雨萱眼神更加暴躁,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掷到了地上。

“***!***!”

她气得口吐芬芳,杯子碎裂的声音引来了服务员。

“小姐,您砸坏了我们店里的杯子,需要照价赔偿的。”

“连你也敢来欺负我?”

毒辣的眼神射来,温雨萱狰狞的表情吓得服务员往后退了一步。

“小姐,这是店里的规矩……”

“什么破规矩?你知道我是谁吗?本小姐砸了你的杯子算是你们店的荣幸!”

本想将气全撒在撞上来的服务员身上,可咖啡厅里其他的客人都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正对她的行为指指点点着。

她不想丢脸,只能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重重拍到了桌上。

“够不够?”

服务员畏缩点头,依旧不敢上前。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温雨萱黑了脸,踩着高跟鞋扭着细腰匆匆离去。

抵达别墅时,天已经摸黑,二楼书房的位置却并未亮灯。

微微犹豫了一下,温言还是低声问道:“他今天过来吗?”

“陆总的行踪,我们也无法掌控。”陆五沉声回答着。

又是这个官方的回答。

温言哦了一声,自顾进了大厅。

她现在所住的别墅,只是陆占年名下众多地产中的一处,陆占年偶尔会来,也都是扎在书房里。

温言扒着指头算,这半个月里,他只来过两次。

她如今想见陆占年一面都难,又何谈报仇的事?想到这,温言便觉得伤神。

这种被圈养的感觉,属实不太好。

别墅里一切配备齐全,下人们却是不准留宿的,晚餐早已备好,将温言请到餐厅后,下人们算是下班。

偌大的别墅瞬间空了下来,孤寂感迅速将温言包裹,满桌的佳肴却无法提起她的胃口。

她起身想要回房,陆七却悄然出现在了一旁。

“夫人,门外有位自称张助理的人要见你。”

张助理?

温言大惊,“快让他进来!”

父亲生前在病榻上缠绵了许久,公司的一切事物全靠张助理在打理,是个可信的人。

温言曾试着联系过,可葬礼后张助理就像消失了一般,如今他主动找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温言激动不已,在看见张助理熟悉的脸孔时,泪水控制不住的往外涌。

“短短半个多月,小姐您怎么瘦了这么多?”

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对于温言,张助理也如同长辈般疼。

温言哽咽着,“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张叔叔,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我爸的死……是不是跟温家那边的人有关?”

她红着眼看向身旁的中年男人,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这……”张助理踌躇着,藏在心口的话良久才化为一声叹息。

“逝者已逝,小姐您就不要再继续追究了,您势单力薄,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虽未直接回答,温言心头却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

那对父女,就是两只披着羊皮的狼!

她气得直哆嗦,“杀人偿命,他们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总有一天,我会让法律制裁那对狼心狗肺的父女!”

这也是她如今活下去,最大的动力。

见温言虽挂着泪,眼神却无比的坚定,张助理再次长叹。

“看来小姐已经决定了。”

“温总对我恩重如山,却遭遇了这般祸事,我虽然只是个助理,但也想为小姐尽一份力。”

他说着,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来。

“这是温总还清醒时草拟的遗嘱,里面清楚标注了温家的一切,包括温氏,都该是小姐您的。”

父亲居然立了遗嘱?

慌忙将文件接过粗略的扫了一遍,温言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太好了,有了这份遗嘱,我就能顺理成章拿回我该有的一切了!”

“我明天就拿着遗嘱去温氏!”

有了这份遗嘱,那群股东再怎么反对,也是无用的。

“小姐,不可以。”

张助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