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妃柔宗政骁最后结局 慕妃柔宗政骁完结版免费阅读

慕妃柔宗政骁最后结局 慕妃柔宗政骁完结版免费阅读

慕妃柔宗政骁是著名作者松子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那么慕妃柔宗政骁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大雍城人人都道慕妃柔不知好歹,身为骁爷的名义老婆,却还痴心其他男人。一场私宴,她活成了全大雍城的笑话。一瓶毒药去见了阎王,但却苦了套着这副身子的慕妃柔。有人说慕妃柔变了,善良又聪明。有人说慕妃柔厉害了,一手医术悬壶济世,堪比华佗再世。慕妃柔心里苦,她堂堂首席御医穿到现代。为什么她不仅要带萌崽,还要养夫?她只想养养花,种种地,赚赚钱,它不香吗?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第5章 宰了他祭天 免费试读

“让他们进来。”

宗政骁懒得废话,调整坐姿后,语调有些散漫吩咐。

安裴点头,安排那些记者进来。

姜锦心慌,想到事情可能已经失败了,如果让记者报道出去,那她还有什么脸?

“宗政骁!你想干什么?!”

这个逆子想气死她吗?

宗政骁睨了她一眼,丢了个眼神给安裴。

安裴会意,挑了几个娱记跟他上楼。

娱记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上去了。

姜锦越来越慌,直觉告诉她,事情不仅没成功,这个儿子还另外安排了!

“住手!你住手!”

她气得胸口起伏,一张脸铁青惊惶。

“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行吧?!你马上让这些人出去!”

宗政骁勾唇冷笑,声线性感低醇:“晚了。”

“算计我,掌控我?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亲妈的份上,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说话了。”

如此冷血无情的话从他嘴里蹦出来,在场的人心头都颤了颤。

但,这是骁爷。

大雍城金字塔的尖尖儿,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短短几年时间,不仅干趴了所有对家,脾气性格也变得乖戾,阴晴不定。

连宗政老爷子因为当众怒斥他,当场就被打包送到国外养老,至今都回不来。

这个宗政夫人也不知道玩了什么把戏,把这个煞神触怒了。

“你、你……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姜锦心惊肉跳,脸色惨白,身形不稳向后退了两步,看着他的眼神完全是惊恐。

“有何不敢?”

宗政骁将无情贯彻到底,如君王一样坐在那里,无人敢反驳他的话。

楼上。

安裴开门虚掩前特地敲了一下,给了房间里张承风提示。

张承风一整晚都在耕耘,他心仪苏落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抱得美人归,当然不肯撒手。

想到安裴昨晚说的话,他立即又来了兴致,挺身继续埋头苦干。

房间里窗帘遮光效果极好,依旧黑漆漆一片。

昏睡过去的苏落雪逐渐清醒,感受到身体的饱满,娇羞又满足,配合了起来。

某种声音传进门外所有人耳朵里,娱记们震惊得瞳孔地震,忙举着器材狂拍和录音。

苏落雪已经清醒了,听到门外的动静,自以为是姜锦特地安排,所以欢呼得更加高昂。

安裴走回楼下汇报时,依旧能够清晰地听到这婉转娇吟,不禁摸了摸鼻子。

姜锦两腿发软,眼珠子瞪得***,跌坐在地,指着宗政骁惊怒得结巴:“你、你给落雪安排了什么人?”

这个畜生啊!

那可是他姑姑家的侄女啊!他怎么敢?!

“你猜。”

宗政骁轻笑着回应,那双凤眸幽冷如深海,望一眼都让人发寒。

安裴低着头嘴角不禁上扬,骁爷真是的,又调皮了。

不过骁爷调皮,那就有人要倒大霉了。

苏家,真是活腻了。

姜锦惊惧得哆嗦,看着他的眼神如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你、你根本不是我儿子,你就不是人!天底下哪里有你这么忤逆不孝的儿子?!”

姜锦边哭边指控,不禁想起大儿子的孝顺。

“大哥孝顺,听话,结果呢?”

宗政骁忽然变了张脸,表情阴森,凤眸里浮动着杀意。

“你……”姜锦语塞,触及他的眼神时浑身打了个寒颤。

“他死了,还有大嫂,他们听话,按照你的规矩办事,死得连副完整的尸骨都没有,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宗政骁继而道,那双眸子一点点染上戾色,吓得姜锦连哭都不敢了。

“啊!”

突然——

楼上另一个房间里传来愤怒如杀猪般的暴喝!

“宗政骁!你个王八羔子!老娘我要杀了你祭天!!”

客房里,慕妃柔睡醒起来一看,见自己浑身被扒光。

当即气到跳脚!理智全无!

她直接裹着薄毯冲了出来,结果看到楼下黑压压一群人时,瞬间呆滞。

几秒后她拉回理智,小脸僵笑:“我、我……请忽略。”

然后扭头跑回房间,砰地关上房门!

“艹!”

回房后,慕妃柔握着小拳拳捶墙!气得小脸发黑。

“这个男人简直有毒!有病!神经病!白痴!@¥#%%……”

慕妃柔用尽从师父那里得到的毕生所学,靠着门口吐芬芳!

她现在很赞同原主的做法!

这男人根本不值得!

她昨晚为了救他,她容易吗?

结果居然扒光她,还把她卷成粽子!怪不得她快热死了!

想想她就牙齿痒,恨不得咬死他!

楼下。

一片寂静。

连安裴都呆滞了,这是神马情况?

他的小耳朵听到了什么?

慕妃柔——老子敬你是条女汉子哦!

居然敢骂骁爷王八羔子,还要宰了骁爷祭天?你牛皮!

“让医生去给太太做个检查,她昨晚辛苦了。”

宗政骁凤眸噙着笑意,声音清浅吩咐。

安裴脑子打结,这……骁爷你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等等!辛苦?

旋即他明白了什么,想起刚才慕妃柔脖子的红印,猛地倒抽了口凉气!

我*啊!

不仅是他,在场的记者以及姜锦都想到了,霎时都如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

姜锦简直崩溃了!

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了?

她抬头朝方管家投去疑问,方管家神色复杂,站在那里不回应。

“啊!”

这时,另一间房间传来苏落雪的尖叫!

紧接着又惊怒羞愤质问:“张承风?!怎么是你?骁爷呢?!”

苏落雪享受到一半时感觉不太对,以骁爷那样健硕的身材,不应该是这个尺寸才对。

于是,她开了灯。

结果,当场崩溃!

张承风早知道会这样,所以趁着她尖叫时完事儿抽身。

“雪儿,你说什么傻话呀!昨晚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苏落雪惊怒心慌,连说话都劈叉了:“我什么时候……”

话到一半,她忽然不说了,两眼泪珠狂涌。

该不会是姜锦故意的吧?

昨晚的事情可是她一手安排的呀,如果不是她,那……难道是骁爷?

“不,不!这不可能!骁爷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苏落雪崩溃,死死抓着被子,摇着头可怜得如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

“傻瓜,我会对你好的,我们既然有了夫妻之实,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张承风心满意足,他当然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不会说的。

只是他有点不太满意,落雪不如他想象中的’纯洁’。

但他很相信那个人不会是骁爷,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得把骁爷吩咐的事情办成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