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惊珣宋衍濯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叶惊珣宋衍濯全文阅读

叶惊珣宋衍濯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叶惊珣宋衍濯全文阅读

叶惊珣宋衍濯是著名作者云舒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内容主要讲述叶惊珣,上一世善待姨娘,友善庶妹,却不想,姨娘伪善,庶妹狠毒,害她母亲胞弟,污蔑舅舅一家,害其满门将抄斩,将她钉在地牢之中,毁她绝世容颜。再次醒来,她回到十五岁那年,舅舅凯旋归朝,弟弟还健在,一朝回京,只为复仇,姨娘人面兽心,她就手撕面具;庶妹两面三刀,阴狠手辣,她就步步回击,刀刀致命。渣爹虚伪,她不再心慈手软!因为她知道,对敌人手软,就是将自己推向深渊,万劫不复。这一世,她宁愿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她;这一世,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一世,他定要要扭转乾坤!一朝归来,满城烟雨!

《盛世女妃》 第二十章 免费试读

“这青楼开门不迎客,本公子倒是头一回见啊。”

“公子想要找乐子去对面就可以了,这万花楼从此不营业,也不接客。”那女子扔了手里的瓜子,上上下下把叶惊珣打量了一遍,娇笑道,“倒是一位俊俏的公子呢。”

“可劳烦姐姐去通报一声这里的妈妈,就说有大生意来了。”叶惊珣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送到那女子的手中,这可是青若省下来的,若是让她知道,肯定是没完没了了。

那女子一见银子两眼一亮,接过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放入怀中,满脸堆笑地对叶惊珣说,“公子稍等。”转身扭着腰上了楼,不一会那女子领着一个满脸白粉的中年女子下来了,那女子一见叶惊珣,脸上如同来了一朵大菊花,白粉纷纷往下掉。

“你就是这里的妈妈?”

“奴家正是这万花楼里的王妈妈,不知公子贵姓啊?”

叶惊珣甩袍而坐,打开折扇,笑道,“免贵姓重。”

“重公子来此有何贵干?”王妈妈仔细打量着叶惊珣,见叶惊珣生的明毛皓齿,一身青色锦袍,满身贵气,觉得此人定有来头,说不定真的能帮她把这万花楼起死回生呢。

“翠儿,还不快去给贵客沏茶!”

之前那女子听了,应了一声连忙下去。

“听说王妈妈这万花楼盘出去?”

“是啊,这万花楼的生意一起不如一日,好多姐儿都被对面百花楼给抢走了,实在开不下去,我就想着盘出去,还能换几个钱养老。”王妈妈叹息一声,“这万花楼是我一生的心血,若不是实在开不下去,我真舍不得把它卖了。”

“不知妈妈打算把万花楼以多少钱的价格出售?”

“五千两。”

叶惊珣轻笑一声,“三千两,我买下这万花楼之后,王妈妈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做妈妈,我保证三个月内让万花楼成为京城第一楼,不过我有个要求,两个月后,将会有一个左手腕有梨花印记的女子来到这里,妈妈要做的就是收留她。”

王妈妈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好。”

叶惊珣从怀里掏出三千两银票,这可是她把所有值钱的首饰都当了,才换了三千两,现在的她一贫如洗,只剩下这万花楼了。

王妈妈满脸堆笑地正要结果银票,叶惊珣一收,伸手,伸出另一只手,说道,“房契呢?”

“稍等。”王妈妈一笑,满脸的褶子,转身扭着肥大的身子上楼了,不一会抱着一个木盒子下来,打开后拿出房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王妈妈拿到钱后,数了数,小心翼翼的揣到怀里。

“妈妈,从今日开始,万花楼闭门谢客,从新整顿稍后我会派人过来。”

“好好好,一切听公子。”

“这万花楼既然易主,那就换个名字吧。”叶惊珣折扇一开,露出明月阁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从此世上再无万花楼,只有明月阁!”

叶惊珣出了万花楼,便低头琢磨着怎么再弄些钱装修明月阁,还有怎么买一些女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一头撞了上去,撞的两眼冒金星。

“去了一趟温柔乡怎么连路都不会走了。”

熟悉的声音在叶惊珣头顶响起,一抬头便看见宋衍濯那张妖孽的脸,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百花楼,反唇回击,“王爷怕是刚从温柔乡里出来吧,怎么样,百花楼的女子可还好?”

“甚好。”

“王爷要是肾不好,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要哭死。”

“噗。”一旁的季南北听了叶惊珣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宋衍濯黑的脸,更是笑得放肆,千年腹黑王终于遇到克星了。

“本王的肾好不好,你要不要试试啊。”说着宋衍濯单手勾住叶惊珣的腰,将她贴近自己,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威胁。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王爷公然抱一男子,就不怕明日传出当朝宸王,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吗?”

“本王若是能和珣儿传出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倒也是挺好的。”

“不要脸。”叶惊珣挣开宋衍濯的怀抱,上下将其打量一下,狡黠的眸子闪过精光,“本少爷不想跟王爷传谣言,不过我这有一桩想跟王爷谈谈。不知王爷有兴趣吗?”

“没兴趣。”宋衍濯想也不想的就回绝了。

“那好吧。”叶惊珣眸子一暗,失望地说,“那我只好找表哥了。”她本来就打算去找唐筠珩借钱,只不过遇到了宋衍濯,若是他能入伙,这明月阁在京城那可就是无人敢惹了。

宋衍濯本以为以这丫头的性子,会死缠烂打地缠着他让他听,没想到比他还干脆地就去找别人玩了,这让某只傲娇的王爷十分不高兴。

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今日季南北算是领教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宋衍濯遇上了不按套路出牌的叶惊珣,这两个人在一块倒是有意思得狠,“不知道叶大小姐,说的是什么生意,季某倒是很感兴趣。”

“那太好了。”叶惊珣眼睛一亮,伸手扯住季南北的胳膊,拉着他兴奋地说道,“走走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这个举动让旁边的某个王爷更加不爽,长臂一伸,领起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的衣领,就往前走。

“唉……你干什么啊?”某个女子对某个王爷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弄的一头雾水。

“你不是有生意跟本王做吗?”

“王爷不是不感兴趣吗?”叶惊珣狐狸眸子里闪着笑意,仰着头看着某个出尔反尔的王爷,问道。

“现在感兴趣了。”

一行人来到了聚客楼,要了一间上好的包房,叶惊珣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子最贵的菜,吃饱喝足后,才悠悠开口,“我让王爷入伙明月阁。”

“明月阁?”

“万花楼我卖下来了,改名明月阁。”

“噗……”季南北一口茶没咽下去,全部喷了出来,“你让王爷入伙青楼?!”

“青楼怎么了?我开的是天下第一楼。岂能和普通的青楼相比?”

“天下第一楼,听着不错。”宋衍濯剑眉一挑,说道,“不知道珣儿的天下第一楼,到底和其他的青楼有什么不同呢?”

“这个是个秘密,不过我可以保证,不出三个月,我可以让明月阁名满京城,不出一年便可以名扬天下,成为京城第一楼。”叶惊珣伸手端过某王爷的茶,一饮而尽,将瓷杯放到桌子上,某王爷又顺手给其斟满。

“我要向王爷借五千两,借三个月,利息一千两,此外,我还要借助王爷的名头。”在京城这个遍地都是贵族的地方,却没有很硬的后台,是很难立足的,而宸王无疑是很好的选择。

“借本王的名头?你就不怕毁了本王的名誉吗?”

“王爷,您还在乎您那点名誉吗?”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季南北若不是碍于某王爷的***,早就拍手叫好了,握住叶惊珣的手大叫说得好,终于有人可以斗过这妖孽了。

却不料某只厚颜无耻的王爷,把这当做赞美,颇为赞同地说,“那倒也是。”

这宸王可是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也是出了名的荒唐,前面因为和一个大臣之子挣清伶儿,用鞭子愣是把那大臣之子抽得一个月下不了床,告到皇上那,只是挨了几句骂,去年,皇帝的新宠妃仗着皇帝的宠爱顶撞越贵妃一句话,于是宋衍濯用他那根细鞭子把那宠妃抽的半死不活,最后皇帝连一句责骂也没有,还关心他抽得累不累,那宠妃也被打入冷宫,这一辈子都出不来了,相比之下,他开个青楼算什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