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蓁韩木笙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云蓁韩木笙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云蓁韩木笙是作者垂丝海棠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小说。云蓁闭上眼睛摆手:“不用了,休息一会儿吧。”她知道自己的病症,体内的毒物已到了无法解毒的地步,这两天虽然工作不繁重,可还是有点让她忍无可忍了。

《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 第4章 终日打鸟反被燕啄 免费试读

果然,那两人将担架放下就匆匆跑了。然后方秀姑给云蓁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跪下来,紧接着演技爆发,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开始狂抹眼泪哭诉各种各样的凄惨无比的往事,还虚构了个感人的故事。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她这个孝顺的“女儿”主动卖身葬父,求求有钱有善心的大老爷发发慈悲救她们孤苦无依的“母女俩”一命。

方秀姑的大嗓门可不是盖的,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肝肠寸断,今日来赶集的人特别多,不一会儿酒楼门口就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大部分人在冷漠着看热闹,也有少数同情却囊中羞涩的,当然也有些有钱的主在盯着云蓁看。

只是,这小姑娘的表现跟这个女人哭诉的格格不入啊。

云蓁根本就没听从方秀姑的跪下,而是在她身后坐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听着她讲故事,嘴角还漾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也不知道从哪里捡了根野草叼在嘴里,端着一副小痞子的模样。

见四周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还有好几个过来巡逻带着佩刀的衙役,云蓁眼里的笑容更甚了。

方秀姑,姓蒋的,你们今日玩大了,是你们自己把自己给玩完的,可不能怨我啊。

“当家的,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呐,你倒是一走了之,啥事都不管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啊?”

“你辛苦劳作一辈子,如今突然间就撒手人寰,这让我们怎么活下去啊?当家的,老婆子我不能看着你卷一草席下葬,女儿孝顺,主动要求卖身替你料理后事,回头一定会给你准备副像样的棺材陪葬,你就安心的去吧。”

“各位老爷夫人,公子小姐们,请各位可怜可怜我们母女俩吧,我们真的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我们当家的已经病逝两日了,再不下葬就迟了。我们女儿乖巧懂事又勤快,只想许个好人家做工,请各位老爷夫人发发慈悲善心,佛祖一定会保佑你们长命百岁的。”方秀姑在外面行走江湖偷蒙拐骗,自然练就了一副非常有经验的口才,哭了好一会儿了依旧吐字清晰,还不忘给人添点吉祥祝福话。

见有好几个穿着很不错的心有异动,方秀姑抹了把眼泪,其实是忍不住高兴的笑,只是后面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她的美好愿望。

“喂,大婶,你相公一炷香之前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他说去去就来,还让我们在这里等他的,哪里病逝了两日?”云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戏演过了就不好了,她可不是真的想被人买回去呢。

她的声音很清脆,似是山泉潺潺的声音,让人听了有种依山傍水听泉水叮咚般的惬意,自然也清晰的传入了围观看热闹的人耳朵里。

“什么?大婶?你们不是一家人?”站在云蓁旁边的是四方酒楼的一个小二,他的声音就更洪亮了。

云蓁转头看向这个高大小二,逆着光也看清了他脸上的愤怒,黑眸含着清亮的笑容,甜甜笑道:“大哥哥,我们不是一家人,我病得很严重,大夫说我活不了多久了,爹娘前些日子就丢下我离开了。这位好心的大婶见我可怜,买了药给我喝,还买了包子,说今日带着我挣钱呢。”

小二被她一声甜甜的“大哥哥”喊得浑身舒畅,低头见这小姑娘虽然一脸病容,可长得还不错,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同情,此时也已经非常肯定这个女人是牙婆了,立即化为正义人士大声讨伐:“你这个死婆娘竟然是个骗子,见人家小姑娘孤苦无依,病得不清不楚时,你就施点小恩小惠欺骗她,真是太没良心了。”

“原来是个死牙婆和骗子,亏我们还以为他们家真的这么凄惨呢。”

“真是世风日下,这种拐骗小姑娘的混账必须得拉去衙门关起来,免得祸害其他单独出来行走的人。”

“严捕头,这种害人精,你们可千万不能放过啊,说不定以往还干了不少缺德事呢。”

太和县的百姓很明显大部分都比较淳朴善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群情激奋起来了,那几个在旁边看热闹的衙役此时也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方秀姑早已脸色惨白了,她此刻很想掐死云蓁,这个死丫头早就叮嘱她不要说话了,怎么关键时刻就不听了呢。她转头看向她,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副“我都懂”的表情,这会儿她若是还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小姑娘耍了,她就白混了。

终日打鸟反被燕啄,没想到还是在太和县翻盘了。

在衙役走过来的时候,云蓁突然起身走到躺在地上当“躺尸”的男人面前,还懵懂天真的说:“大叔,别躺着了,地上可凉了,这样会着风寒的。用这样装死的办法挣钱很不厚道,快点起来,我们去找份正正经经的活计挣钱吧。”

方秀姑要晕了,可她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想着快点逃跑,可周围都被人给堵住了,她根本无路逃跑。

而躺在白布下的男人气得憋出了一口血,脑子里在怒骂方秀姑和云蓁,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见他还在坚持着一动不动,云蓁好心的将他身上的白布掀开些,将他身子扶起来,手指不着痕迹的在他腰侧某个穴位一点,顺手还将挂在他腰间的小荷包给拿走了。

“啊!”

腹部一股剧痛刺激得男人根本装不下去了,突然一声吼叫,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起来。

“真的是装的,这两个死骗子,装什么不好,竟然装死人,也不怕遭天打雷劈。”以小二为首的人大声训斥起来。

已经走到跟前长着络腮胡子的严捕头满脸阴沉,厉喝一声吩咐:“两个都抓起来,带走。”

方秀姑和姓蒋的男人想要逃跑,可在这里哪逃得了,三五几下就被捆绑起来,另外两个衙役押着他们先走了。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云蓁心眼里全是笑意,站起来用一副很崇拜的眼神看着严捕头,还配合着欢呼鼓掌:“大人,您好英明,好厉害!我悄悄跟您说哦,这两个人肯定是坏人,我昨晚上偷听到他们说在跑路,今天必须逃出太和县,不然会被抓回去。”

她一声“大人”和称赞让严捕头很受用,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面对小姑娘,语气也柔和了几分:“那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那个女的叫方秀姑,男人姓蒋,不知道具体的名字。”云蓁如实回答。

严捕头微微点头:“好,知道了。核实后,如若情况属实,记你一功。”

“谢谢大人。”阳光下的她面容妍丽,声色柔和,不自觉就让人心里很是欢喜。

等严捕头等人离开后,云蓁开始思索现状了,她现在是病入膏肓的人了,肯定没人会要买她当下人了。果然,之前那几个犹豫的有钱人齐齐朝她讪讪的笑了笑,果断的转身离开了。其他好心的人也客套的说了一句,一窝蜂般全走了,连那个正义之士小二都被掌柜给招进酒楼干活了,大家都害怕被她给缠上。

不过,在方秀姑表演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相中了目标。人群中一个高大俊朗的汉子站在那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全身都散发着冷漠的气息,身姿挺拔,气息沉稳,很明显这是个当过兵上过战场的人。

啧啧,就他了。

在他扛着一条扁担转身离开时,云蓁立马拔腿追了上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