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蓁韩木笙第3章 云蓁韩木笙小说免费阅读

云蓁韩木笙第3章 云蓁韩木笙小说免费阅读

云蓁韩木笙是作者垂丝海棠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云蓁韩木笙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代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云蓁闭上眼睛摆手:“不用了,休息一会儿吧。”她知道自己的病症,体内的毒物已到了无法解毒的地步,这两天虽然工作不繁重,可还是有点让她忍无可忍了。

《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 第3章 卖身葬父 免费试读

“喂,起来!”

睡得正香的云蓁是被方秀姑粗鲁抓起来惊醒的,一双漂亮灵动的大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苍白的嘴唇微抿,眨眼间就将眼底的神色收敛了起来,装着一副迷糊懵懂的表情抬起头去看她,声音略哑:“喂,你是谁啊?”

说完这句话,她心里微微咯噔了下,这声音和自己前世的差不多啊,就是略显稚嫩点。

穿着灰色粗布麻衣的微胖中年妇女一脸阴沉的看着她,摆着一副好似欠了她八百万似的表情,声音恶意满满:“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昨晚上若不是我们给你买药喝,你这会儿肯定去阎王殿报道了。”

云蓁在心里翻了好几个大白眼,面上表现出一副悲伤心死的模样,还带着几许泣音:“大婶,我本就病入膏肓了,连我爹娘都丢下我不管,任由我在这里自生自灭,你为什么要救我啊?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啊?”她还装模作样的抹了把根本没红的眼睛,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站在后面一步的男人眼睛眯了眯,拉了下方秀姑,与她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里的算计和笑意。连父母都不管了的人,那就是没人要的累赘了呀,那他们稍后动手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哎呀,小姑娘啊,你看起来才十四五岁,正是花骨朵儿般的年纪,别想不开啊。”

方秀姑说话的语气突然间就软和了下来,还带着丝丝诱惑:“昨晚上我们见你倒在这里怪可怜的,还去请了回春堂医馆的大夫给你诊脉呢,老大夫说你是身子虚了点,又连着发热了好些日子,以后好好调理,身子会变好的。”

这个人真是撒谎不打草稿啊。

论演戏谁不会啊,云蓁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突然聚起了一丝激动的光芒,声音也配合着拔高了几分:“大婶,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的病还能好,并不是病入膏肓了?”

“是啊,回春堂的老大夫可是太和县有名的大夫呢,听说他家祖上还是皇宫御医的徒弟呢,他得出的诊断自是不会错的。”方秀姑边说着谎,边打量着云蓁。

昨天傍晚时分,光线不太好,只觉得她五官长得还不错,今日仔细一打量,加上她病去了五分,脸蛋上有几丝红润了,倒发现她长得很不错,眉眼五官很精致。这样的货色若是再长大些,好好养着,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呢。

只是,他们现在在逃命,真是可惜了。

在她后面的男人自然也看清了,心里也在可惜,他可惜的自是有些许不同。这女娃子若是养大了,留在自己身边该有多好,她可比身边这个凶巴巴的肥婆娘美多了。

云蓁一双琉璃珠般的黑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后面那男人,他刚才眼里的神色她可没有错过,心里冷哼一声,若是在前世,她定要戳瞎他的眼睛,让他这辈子都当瞎子。

现在暂时不是计较的时候,等会儿再收拾他们,嘴上也在继续演戏,低着头一副很为难的模样,声音低低的,还透着几丝委屈:“大婶,我相信你说的话。只是,只是我爹娘早就走了,家里还有哥哥弟弟们,爹娘肯定不会管我的死活,不会给钱替我请大夫治病的。”

“哎哟,好姑娘,这样重男轻女的爹娘不要也罢。你长得这么漂亮,又乖巧规矩,肯定会有更多人疼惜你的。大婶有法子帮你找个好人家落户,还能替你拿到不少银钱治病,不知道你要不要试试啊?”方秀姑像狼外婆似的诱惑她。

云蓁听着她逗三岁孩子的话都想吐了,不过还是装作白痴蠢蛋似的配合:“真的?大婶,是什么办法啊,能跟我说说吗?”

“这个我现在就不说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大街上。稍后我和你大叔无论做什么,你都别说话,也别打扰我们,保持你现在的模样规矩听我的话就行了。”方秀姑见她眼睛越来越有神,心里一阵讥笑,你爹娘都不要你了,那就别怪我狠心了。

云蓁一句话都不问,还配合着装乖的捂着嘴巴,真真把自己演成了一个从未涉世愚笨天真的小姑娘。

方秀姑和后面的男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眼里的笑意都快止不住了,然后拾掇了下衣服,催促她:“小姑娘,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云蓁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着痕迹的摸了下四肢,胳膊和大小腿外侧都很疼,不用揭开衣袍看也知道身上还有很多处淤伤。她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穿着,是一套碧青色的广袖裙子,及腰的长发随意披散着,此时还有些凌乱,脚上穿着一双绣着荷花的藕色布鞋。和前面的方秀姑一对比,很明显她的穿着要好很多,看来原主家境不错,只是为何给她有了重生的机会呢?

现在想不通,她也不想了,缓缓跟在他们身后走出破庙。在一处较僻静的地方,那个男人先离开了。

此时天色已大亮,大街上行人开始多了起来,很多穿着粗布麻衣的汉子挑着篓子出来摆摊卖菜,一些妇人及小厮打扮的人也提着篮子出来买菜了,说着古腔的人群在古色古香的青砖路上流动,远处还不时传来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寒暄客套等交流声。

虽然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一天了,可是今日才真正的融入这里,真正的见识古代的生活,这可比拍摄电视剧和在影视城里游玩要真实得多。

这一刻,云蓁终于彻底认清自己穿越的事实了。

这里的早上空气很清新,闻着夹杂着些许草木芳香的空气,云蓁愉悦的深呼吸了几下。轻柔的微风拂过,好似一双温柔的手在轻轻抚摸她的脸庞,带着丝丝凉意,让人心旷神怡,她喜欢这里,这里干净自然的环境适合她修习武功。

心情舒畅,可肚子就很不舒畅了,饿了一整天的她肚子咕咕叫个不停,尖着耳朵听到前面隐约有人在叫卖包子,她嘴角一勾,上去拉住方秀姑,可怜兮兮道:“大婶,我饿了,可不可以买个包子再去挣钱?”

方秀姑两口子早上已经吃过馒头了,这会儿不饿,见她要买吃的,顺着她的话道:“你去买吧。”

云蓁一噎,死婆娘还挺会甩手的啊,扁了扁嘴,一副要哭的样子,“大婶,我没钱。你能不能先给我买了,等会儿挣到钱再还给你?”

方秀姑心里老不大乐意了,她之前说的可纯粹是骗她的,可不会到时候还分她一份钱,他们是要全部带走的。现在给她买包子,花的自然是自己的钱,脸上难看了起来,声音也粗了几分:“你忍一忍,晚点有钱了再买吧。”

“大婶,我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饿过头了,头现在还好晕,双腿也发软。等会儿若是在挣钱的时候突然晕倒,怎么办?会不会耽误你和大叔挣钱啊?”云蓁就不信这还戳不中死婆娘的软肋,她若是突然晕倒,不管哪个买家都不会要了,谁家会买一个病秧子回去做下人啊。

果然,方秀姑的脸色变了变,有些不情不愿道:“好了,你去那个酒楼门口等着,我去给你买包子。”她指了指不远处一栋两层楼高的青砖瓦阔气建筑。

有包子吃了,云蓁满足了,笑得眉眼弯弯:“好。大婶,你快点儿,我一个人害怕。”

方秀姑在心里嘲笑了一番,看来她以前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呢,这么不受家里重视,该不会是个姨娘小妾生的庶女吧。若是那样就更好不过了,她心思如此猜想着,脚下也更轻快了几分。

云蓁走到她所说的酒楼门口站着,抬起头看了下门匾,四方酒楼,名字取得很大气。她朝里边看了一眼,装修得古色古风,穿着一身玄色衣袍的掌柜在柜台前拨弄着算盘,小二们在打扫卫生准备迎客了。

转头看向大街上,街道两边大部分都是古朴的平民院落,临街的房子用来做店铺,后面应该就是住房或厨房仓库之类的了。每个店铺门口都挂着一面旗帜,算是很简单的招牌了,一眼看过去,茶楼、书馆,酒馆、当铺、裁缝铺、胭脂水粉铺、铁器铺、杂货铺等应有尽有,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小商贩在叫卖。

她所处的这条街道是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外乡下。今天或许是个县城赶集的日子,很多人都形色匆匆的挑着担子来占好位置,还有些赶着牛车或驴车的人送货,也有不少穿着较好的年轻公子哥们三五几人簇拥着有说有笑的去茶楼酒肆了。

周边的环境了解清楚后,方秀姑还未回来,那个男人更是不见踪影,云蓁只得在酒楼门口的台阶上先坐下休息,现在养精蓄锐才是最必须的。

等了约莫古代人说的一炷香,估计现代的五分钟左右,方秀姑脸色不太好看的回来了,将一个油纸包递给她,压低声音提醒:“快点吃。”

根本不用她提醒,云蓁快速打开油纸准备吃,看到眼前还温热却黑乎乎的馒头,在心里唾骂了一句,真是个黑心肝的,连个肉包子都舍不得买,还有这黑馒头能吃吗?你好歹也给我来个荞面馒头啊。

从小就过着公主般生活的她还真没吃过这种新鲜玩意儿,这会儿也计较不了那么多了,管他呢,先吃了再说吧。

一口咬下,差点崩到牙,真硬,没有任何味道,还很粗糙,不过馒头很紧实,应该会很饱肚子。

一个馒头吃完,她差点噎死,这***太硬了,现在堵在喉咙里还下不去,难受得紧,蹙着眉头道:“大婶,有没有水喝啊?”

方秀姑一双不安分的眼睛正在四处寻找那男人,冷不丁听到她这句话,心里一阵烦躁,本想训斥她几句,可又想起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恶声恶气道:“等着。”

也不知道她是去哪里讨要了一碗水过来,云蓁端着大碗咕噜咕噜很快就喝完,然后将碗还给她,顺了顺喉咙和胸口,总算是把那馒头给冲下去了。

等方秀姑送完碗回来,她警惕的看了看旁边无人的小巷子,看到巷子深处有人来了,她立即转身警告云蓁:“小姑娘,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开口说话了,等会儿跪在地上,低着头就行,其他的都交给我们。”

跪?

云蓁眯了眯眼睛,本姑奶奶上辈子只跪过早逝的父母,这辈子想要我跪你,门都没有。

方秀姑见她没说话,以为她听进去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快速朝巷子里抬着担架过来的两人使了个眼色。

云蓁也循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乖乖,还喊了两个赚黑钱的帮手啊。只是,躺在担架上盖着白布的死人是谁啊?

她脑子里灵光一闪,是那个男人?

呵呵,十有八九是要演绎“卖身葬父”的戏码了,这可真是比电视剧演得还有趣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