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九千岁的心尖宠》风卿澜夙临全文免费阅读

完本小说《九千岁的心尖宠》风卿澜夙临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好书《九千岁的心尖宠》是来自嫣小七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风卿澜夙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一天之内,父亲被斩,母亲自尽,长姐二哥被捕入狱。逃出的她茫然无措,只能向青梅竹马未婚夫求助,得到的是无情拒之门外。大雨磅礴,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羸弱的身体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倒下。再醒时,她不是内阁首辅幺女,而是跟农家女抱错的侯府真千金。血海深仇未报!仇人在逍遥!何能安眠!这一世她定叫那陷害之人死无葬身之地!皇城!她又回来了!——————–只是,仇人没找到,这转来转去的九千岁是闹哪样。“九千岁,有没有人说过你现在非常像一种动物?”“嗯?求偶的鸳鸯?”“不!像屎上的苍蝇,赶都赶不走。”“澜澜,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本督会心疼的。”

《九千岁的心尖宠》 第七章 绿叶衬托红花 免费试读

“那便是被抱错的二小姐,可还真苦,明明富贵不愁吃穿,却命运坎坷,吃了这么多苦。”“前几天我见过,她那时候可不比现在好。”“唉哟,那面瘦肌黄的模样,瘦得跟木柴一样,要是我女儿这样,我得心疼死。”“好在现在不用吃苦了,这长平侯夫人可又是给她准备衣裳请大夫呢,长平侯夫人也是为母心疼啊。”耳边的议论,夸赞着长平侯夫人心善不嫌弃生女落魄。“夫人,时辰不早,再耽搁就误时辰了。”下人靠近长平侯夫人的耳边。长平侯夫人瞄了一眼弱小无助的风卿澜,眸光转向本为长子风砚南准备的轿子,“一起吧!”“卿澜,你坐你大哥那顶轿子。”下人扶着长平侯夫人上了轿子。你大哥三个字,风素律眸色幽深。“是,母亲。”风卿澜欣喜应了一声,提起衣摆便走到中间的轿子前,由着扶上了轿子。风素律看着她上了原本风砚南的轿子,捏紧手中帕子,如此一来,她还要跟在风卿澜的后面。“小姐,夫人怎么……”凉音抱着伏琴气愤开口。“闭嘴!”风素律狠狠瞪了一眼凉音,转身走向轿子。三顶轿子,长平侯府的轿子自然在前,本随后是长子风砚南,如今成了刚相认的风卿澜,而后才是风素律。轿子上,风卿澜眸色收紧。燕侯府,他可在?当初冷漠一封退婚书,而后再未见过。知她死在燕侯府,他又是什么反应呢?“小姐,燕侯府到了。”松吹的声音将她唤回神,同时,轿子也已经被放下了。风卿澜指腹抹了一下杏眸的泪水。风素律看着面前轿子的人还未下来,携带凉音加快莲步走向长平侯夫人的轿子。既要快她一步,又要保持大家闺秀的风度。过了风卿澜的轿子,心下松了一口气,眼前就要先到长平侯夫人身旁。“母亲!”她唤了一声,提起裙摆跑向长平侯夫人,周围同时来燕侯府祝寿的名门世家皆是看了过来。风卿澜从身旁跑过,一阵风带过。长平侯夫人眸中焦虑,低声呵责,“卿澜,注意一下形象,把衣摆放下!成何体统!”“噢。”憋屈放下裙摆,她抿唇,脸上无辜又担心不被喜欢的模样。“母亲,我知道错了。”“我不知规矩,在乡下,我只能低头一个劲的干苦活贴补家用,不知这些,母亲……母亲能不能……不要不喜欢我。”风卿澜说着有些哭腔,眸中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好了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哭什么!”长平侯夫人低咒,见她的泪水,撇开视线去。“母亲。”风素律走到身旁,有意替长平侯夫人挡住风卿澜流泪的模样。“母亲,我们先进去吧,外面人多。”言下之意,长平侯夫人不会不懂。“还是素律懂事。”长平侯夫人暗自瞪了一眼风卿澜,转身走进燕侯府。听到对自己的夸赞,风素律嘴角上扬,“姐姐,别哭,别人以为我们欺负了你,母亲不喜这般。”风素律嗤笑一声,跟随一旁走了进去。绿叶就是绿叶,如此衬托,母亲自然会更喜爱自己了。“小姐,为何这般。”玉絮小声疑问,风卿澜嘴角微扬,“松吹明白,你问她。”走进燕侯府,今日的燕侯府格外的热闹,想要攀附燕侯府的人也是众多。燕侯世子如今依旧是单身无妻妾,成了众多府中虎视眈眈的目标,长平侯夫人,风素律也在内。看着燕侯府一切未变的模样,风卿澜眸色收紧,似乎在这周围,还能看到她与那人的身影。“长平侯夫人,你终于是来了,等你可久了。”次辅夫人走上前来唏嘘。“次辅夫人。”风素律唤了一声。次辅夫人笑意点了点头,上来便抓住长平侯夫人的手,似乎很是熟络的模样,视线看向身后的风卿澜。“长平侯夫人,这位便是……”次辅夫人虽未将话说完,却谁人也能意会。长平侯夫人看了一眼如今身形瘦弱的风卿澜,脸上的彩有些挂不住。“我是长平侯府二小姐,风卿澜。”走到长平侯夫人身旁笑回。既然长平侯夫人不介绍,她便自我介绍好了。见她脸上单纯无心机的笑容,次辅夫人有些迟疑,莫名感觉到一股俗气。“呵,卿澜,这个名字好听,人也……长得漂亮。”次辅夫人夸了两句,脸上却是虚假,身后,女子走到次辅夫人的身旁,温婉灵气。“母亲,你们在聊什么?”风卿澜看向次辅夫人身旁的女子,夏清瑶?眸色微收。“清瑶,无礼,也不先叫人。”次辅夫人嗔了一眼夏清瑶。“长平侯夫人,素律妹妹。”夏清瑶脸上满是笑意。“清瑶,那个是长平侯夫人的女儿,卿澜。”次辅夫人给夏清瑶介绍,夏清瑶眸色鄙夷,“我还以为是丫鬟呢,素律妹妹,走吧,我们我好久没有一块儿聊聊天了。”夏清瑶说完,转身直接离开。“母亲。”风素律请求长平侯夫人的意思,见她点头方才走向夏清瑶的方向。次辅夫人脸上有些尴尬,“长平侯夫人,清瑶乱说,勿放在心上,我替清瑶道歉。”“怎可,这怪不得清瑶。”长平侯夫人并没有替自己女儿说话,回头瞪了一眼风卿澜。真不该带她来,土里土气,丢脸。风卿澜站在原地,无辜弱小的模样,瘦小的身板在众人中,显得有些可怜凄凉。次辅夫人斜视一眼,长平侯夫人不同外面人传的喜爱这个风卿澜。寿宴上,风卿澜已经打扮的简单要没入人群,可她刚回长平侯府的热度还未过,耳边还是能听到议论。寿宴人渐渐齐了。一阵喜乐在耳边响起,寿宴开始,正桌上,主角也出现了。燕侯和燕侯夫人两人一同出现。风卿澜杏眸中一阵寒意,揉紧手中的帕子。燕侯夫人,她大雨中跪在门外,一日一夜,而后等来的是一封退婚书和无情的闭门羹。“卿澜姐姐,你怎么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