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卿澜夙临最新章节免费 风卿澜夙临第十一章在线阅读

风卿澜夙临最新章节免费 风卿澜夙临第十一章在线阅读

风卿澜夙临是著名作者嫣小七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一天之内,父亲被斩,母亲自尽,长姐二哥被捕入狱。逃出的她茫然无措,只能向青梅竹马未婚夫求助,得到的是无情拒之门外。大雨磅礴,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羸弱的身体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倒下。再醒时,她不是内阁首辅幺女,而是跟农家女抱错的侯府真千金。血海深仇未报!仇人在逍遥!何能安眠!这一世她定叫那陷害之人死无葬身之地!皇城!她又回来了!——————–只是,仇人没找到,这转来转去的九千岁是闹哪样。“九千岁,有没有人说过你现在非常像一种动物?”“嗯?求偶的鸳鸯?”“不!像屎上的苍蝇,赶都赶不走。”“澜澜,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本督会心疼的。”

《九千岁的心尖宠》 第十一章 大哥本就不喜欢我 免费试读

“母亲,妹妹。”风卿澜抬脚走进,故作握紧手中的蜜饯,小手有些颤抖,“母亲,卿澜先回房了。”“姐姐,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风素律盯住风卿澜手中的东西。“没……没什么。”风卿澜将蜜饯藏在身后,见她上前便后退了几步,弱小的模样担心被夺去。“母亲,我回房了。”她转身,风素律紧追上去,长平侯怒气走进,“混账东西!”一声咒骂。从风卿澜身旁走过,恶狠狠瞪了一眼。风卿澜垂眸,被瞪害怕,别人看不见的是她那一丝笑容,好戏才刚刚开始。“老爷。”长平侯夫人脸色凝重,见他怒气的模样,急忙从位置上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惹老爷不快了?”扶住长平侯。见她触碰,长平侯嫌弃甩开,“你们干的好事,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在正位坐下,“砰”手掌拍在桌子上。长平侯夫人缩了缩脖子,风素律顾不得理会风卿澜的东西,“爹,素律和母亲什么也没做呀,爹怎么生这么大的气。”风素律端过茶水,“爹,先喝杯茶消消火。”手刚举上前便被拍落。“咣当”茶杯落下碎了一地,“滚开!”第一次见长平侯如此生气,长平侯夫人和风素律哑言,不敢多说一句,身子有些害怕的颤抖。“爹,乡下里听别人说,生气容易变老……”风卿澜小声道,“会折寿的。”闪烁着天真的眸色。言外之意,长平侯生气会短命。“你……”长平侯顿时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出不来,颤抖的手指指着风卿澜,见她天真是担心自己的模样,“哼!”收回手,不知是怒气还是无奈。外头,老侯爷闻声走进,看着正厅人齐,“一回来便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来人,还不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是,老侯爷。”身后下人上前去清理地上破碎的茶杯,老侯爷走到风卿澜的身旁,面带慈祥。“卿澜这几日是调理的不错,身子好了许多。”被提,风卿澜害羞低头微笑,“祖父,卿澜也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都是母亲待卿澜好,母亲给卿澜找大夫呢。”说着,有些得意,以有长平侯夫人这个母亲为荣,见她知恩感激的模样,老侯爷瞪了一眼长平侯夫人。“卿澜说的对。”别人不知,老侯爷还不清楚长平侯夫人?还不是为了面子才这么做,可以这丫头以为一心都是为了她。被无视,长平侯气愤从位置上起来,“爹,今日,她们可把长平侯府的脸给丢净了,还在九千岁面前丢脸!”“怎么回事?”老侯爷眉头蹙起,看了一眼疑惑害怕的风卿澜,心中觉得不是她,转眸看向长平侯夫人和风素律。风卿澜抓紧手中的蜜饯,胆小害怕的模样,声音犹如蚊子般的小,低下头,“是因为……我坐了九千岁的马车回府吗?”“什么!”长平侯夫人顿时炸了一般,转身睁大眼睛看着风卿澜,要吃了她一般。“风卿澜,你……”风卿澜埋下手,害怕向后退了几步,老侯爷眉头紧锁,将害怕的风卿澜护在身后,“你吼什么!一点做母亲的样子都没有!”长平侯夫人不敢再说什么,风卿澜在老侯爷身后探出一点脑袋,“母亲,我……我又错了吗?”“是九千岁说送我回来,我怕……我怕拒绝了,九千岁会觉得我们长平侯府不屑于他,我……”风卿澜吸了吸鼻子,眼泪在眼眶打转。“我是为长平侯府着想,是大哥让我帮他取东西,我出来后,大哥就……就和轿子不见了,九千岁看我可怜,就说送我回来。”风卿澜抬首,泪水滑落在脸上,眸色颤动,抿唇隐忍,哽咽道。“母亲是不是不喜欢我?母亲,卿澜很乖的。”老侯爷转身护着风卿澜,见她哭得伤心的模样,“乖孙女,不哭,她们不疼你,祖父疼你。”心疼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长平侯瞪了一眼自家夫人,听风卿澜这么一说,的确不是她的错。“我……我让砚南和卿澜同一台轿子回来,老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长平侯夫人解释,长平侯并不愿意听。“少爷,您回来啦!”门外,风砚南大步走进,心情好得不得了,见正厅里风卿澜,眸色微顿。“祖父。”风砚南唤了一声,走到一旁,督了一眼梨花带雨的风卿澜,没有一丝心疼,只有嫌弃,“爹,母亲。”“大哥。”风素律走到风砚南的面前,有些担心,还不等多想,长平侯怒气起身。“风砚南!你还知道回来?”风砚南一脸茫然看着对自己生气的长平侯,风素律神色紧张,“爹,也许大哥不是故意的,也许……也许大哥是有什么事,就先走开了,姐姐便误会大哥自己回府了。”风卿澜嘴角暗自嗤笑,不等风砚南开口,脸上的还挂着泪水。“爹,你别责怪大哥,也许大哥是有事走开了,忘了留人跟卿澜说一句,是卿澜自己误会大哥了。”“大哥本就不喜欢我,爹若是再因为我责怪大哥,大哥就更加讨厌卿澜了。”一时,众人无语,风砚南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中还在为风素律为自己掩饰而高兴。“祖父,如果你们都不喜欢卿澜,卿澜也不给你们添烦,卿澜一会儿收拾东西就回乡下,这样,亲人都也不会讨厌卿澜了。”风卿澜哽咽说着,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瘦弱的她如今看起来更加惹人心怜。“爹,母亲,大哥好像都只喜欢妹妹,卿澜不会忘记祖父的。”“这……”老侯爷心疼,连忙哄风卿澜,“乖孙女,没人讨厌你,你是祖父的亲孙女,回什么乡下,你本就该住在长平侯府。”老侯爷有些生气,转头怒视他们四人,瞪了一眼风素律,“你们谁要是对卿澜有意见,都滚出长平侯府去,卿澜才是我的亲孙女。”亲孙女,风素律袖子下的手握成拳头,埋着头不敢出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