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岩薄煜然小说章节目录 林岩薄煜然免费阅读第8章

林岩薄煜然小说章节目录 林岩薄煜然免费阅读第8章

林岩薄煜然是作者酒熙欢霓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豪门虐情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一场替嫁,却让她遇到了将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传闻轮椅上的男人容貌尽毁、性格阴鸷,安意初次见他怕得发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守护神,让她逃离过去的一切阴霾。烈阳下,薄煜然褪去伪装,将安意抱在怀里,满脸宠溺,只有在这个他心疼得发紧的女人面前他才能放下一切,做自己。……林岩“总裁,夫人又赚了100亿!”男人的嘴角上扬,却偏偏冰冷的语气“意料之中。”

《薄总的宠妻101式》 第8章 我姓夜 免费试读

突然的转折让林岩看某人的眼神有些变了,他怎么从没发现,自家总裁这么闷骚的?———————“安小姐,照顾总裁的事情会有佣人来做的,总裁不希望累到你。”安意看着手机上收到的短信,腾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脸要红炸了。她就是给林岩发个短信问一下注意事项,林岩怎么还给薄煜然看了?正在她脸红难为情的时候,手机上又进了一条短信,会所发来的,让她现在赶紧到会所去,201的客人今晚要到会所去。收到会所的短信后,安意一刻也不敢停顿,立即穿了衣服出门。到会所时差不多十一点,服务台告诉她客人还没来,让她先去休息室等着。她从十一点一直等到一点钟,会所打烊了,但是201包房仍旧没动静,她问服务台客人是不是不来了,但服务台告诉她说会来,让她继续等着。在休息室坐着实在无聊,安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时,安意是被痒醒的。漆黑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在脚掌上蹭,凉丝丝的,像虫子。安意下意识的去抓,却摸到一只温热的大手。“醒了?”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别有一番滋味儿。很熟悉,201包房的客人!安意受惊地坐起来,黑暗中脑袋好像碰到了什么,耳畔传来男人的闷哼声,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好心帮你涂药,你还撞我,真是恩将仇报!”男人似乎有些不悦地讲道。安意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是她敏感的药水味儿。刚刚他是在给她涂药?心脏突然有些暖,她很不适应。“对不起……谢谢。”“道歉用什么表达歉意?道谢用什么表达谢意?”男人的大手一把将她捞进怀里,滚烫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服熨帖着她的腰。似乎不满意她的沉默,男人带着烟草味的鼻息催促着她。“嗯?”“我去开灯。”跟男人一直在黑暗中独处,实在太过暧昧,她需要光亮给自己安全感。男人并没有拦着她,不慌不忙地让开身子,安意摸索了好久,才摸索出这里不是休息室,而是包房。她之前不是在休息室吗?怎么来的包房?终于摸到了开关,安意松了口气,食指用力地按了下去。咔的一声,预期中的光亮并没有出现,黑漆漆的包房内依旧是一片黑漆漆。她又不死心地按了几次,依旧如此。“没电?”“你们会所就是这么招待我这种至尊客户的吗?”空气中传来男人低沉的质问声,安意心一慌,摸索着打开了包厢的门。“不会的,我现在就出去看看什么情况。”包厢外的走廊上同样是漆黑一片,按了走廊上的开关,廊灯同样没反应。她摸索着下楼去了一楼大厅,服务台没人,整个一楼都没人。“弄明白了?”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安意被吓了一跳,她转过身,心惊胆战地往后退。“好像是停电了。”她的身子靠到服务台,还想往后躲,但是后面没路了。现在整个会所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还停电,想想都觉得……这样的状况让安意很忐忑,她小心地讲道:“先生,您看我们会所现在这样,似乎……”“停电了就不招待我了?我可是花了钱的。”男人悠悠地讲着,却一下子堵死了安意的话。是啊,成为至尊客户要一次性充值一千万,那可是一千万啊!而且人家充钱后,那么多天都没来,刚来也不能赶客啊……“我饿了,做吃的给我。”薄煜然不等安意讲话,便吩咐道。实际上他本来打算十点多来的,但是临时接到个紧急电话会议,一直开到半个小时前才结束,本来就没吃晚饭,再加上一直加班,现在胃疼得厉害。安意听了这话,实在犯难,她只是会所的服务生啊,会所的食材以生鱼片为主,她哪里会处理那个?可是,明明说好的201包房的客人要光顾,为什么别人都下班了,就独独留下她一个人为客人服务!但是人家是至尊客户,又不能赶客……出了口闷气,安意对男人讲道:“您在这里稍等片刻。”讲完,她硬着头皮摸索进了后厨,摸到了冰柜,开了冰柜后,橘黄色的灯光从里面晕染出来,她在里面看到了青菜、面包片、猪肉、鸡蛋等很多很多食材。她在会所工作了三年,从来没见过用这些食材做的菜!不对,厨房怎么有电了?她惊喜地开了灯,然后用现有的食材做了份三明治端出去,摸索到大厅的开关按了下去。咔的一声,偌大的大厅仍旧是一片黑暗。看着周围黑茫茫的一片,安意愣了。几个意思,就厨房有电,其他地方都没电?“怎么这么慢?”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吓得她身体猛地一抖。这人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停电了,不太方便。”男人没讲什么,从她手中取走了做好的三明治,随便在大厅找了个位子坐下,吃了起来。因为光线太暗,安意并不能看清男人吃东西的动作,但仅仅凭着男人吃东西的声音,她竟然觉得他吃东西的动作很帅。安意掐了自己一把,乱想什么,别忘了你的目的!“先生,您都为我花了那么多钱了,可我还不知道您是谁,似乎不太尊重您。”“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男人幽幽的声音传来,安意心头一阵恶寒感,有些生气地讲道:“既然先生不愿意告诉我,那我以后就喊大叔吧,听声音您比我大很多,大叔,您觉得呢?”“咳咳!”薄煜然想到之前安意怼记者的话,差点被三明治噎到,这小女人是喊人大叔有瘾吗?清了清嗓子,低沉的嗓音才开口:“我姓夜,你可以喊我二哥。”安意很不满地嘟起了嘴,能随手挥霍一千万的男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但在临西城,她从没听过有姓夜的企业,但如果是外来的商人,他消息不可能收的这么快,对临西城的人脉这么了解。很显然,这个男人在骗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