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潇顾惜烟小说最后结局 云南潇顾惜烟完结版免费阅读

云南潇顾惜烟小说最后结局 云南潇顾惜烟完结版免费阅读

云南潇顾惜烟是作者火扇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云南潇顾惜烟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一张结婚证书,把他们捆绑在一起。人前,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但是却给了她极致的荣宠。但当她纯粹的爱上,却是要离开的时候……三年后,她再次归来,命运使然,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云南潇摸摸嘴唇:“差强人意,如果用你来抵三十万,真不知道我俩是谁吃亏。”“谁说我会让自己来抵债了?我根本没有同意!”她气呼呼的:“你放心,三十万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夫人欠债别想逃》 第3章:一百块还少吗? 免费试读

同时心底很是不满:既然如此,干嘛刚才他停下来?不是出租车,就不要抢出租车的生意嘛。不过又转念一想,也多亏他了,换成出租车,怎么可能那么快赶上徐家辉。因此,她还是诚心诚意地表示感谢:“这位帅哥,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停下来,但是太谢谢你了,多亏你能帮着我赶上。”一边说着,她一边万幸地摸了摸相机。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是吗?可是我觉得,一百块是不是少了点?”她愣了一下,一百块还少?这可是她三天的生活费啊。他开着这样的豪车,还想从她这里得到钱啊?算了算了,怎么有钱人也这么小气,但好歹他也帮助了自己。想到这里,顾惜烟摸了摸钱包,再次摸出一百块,同时给他下最后通牒:“这已经是最多了,你不能因为帮助了别人一点小忙,就再想着讹人吧?”男人没有接过那一百块,皱着眉头俯身接近了她。顾惜烟只觉得他高大的身体伸向了自己,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着她袭来,她心底莫名地很是紧张。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打开车门逃离这里。可是还未站起身子,人就已经被他抵在了车窗边。他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男朋友有什么魔力,从酒店里就捉奸,一直追到这里?”顾惜烟愣住了:“什么酒店?”“上次如果我不放过你,你觉得你真的能从那里离开吗?”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句话来。顾惜烟彻底地怔住了,有些紧张和莫名的望向了他,下一秒,他的脸慢慢地再次朝她凑了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捏住了下巴:“想起来了没有?”她的心随着他呼吸的靠近,还有他的动作,砰砰砰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差点没有跳出心脏来。她终于想起来了,怪不得那么面熟呢!她还以为天底下的帅哥都是相似的呢!闹了半天,他们这不是第一次见面!上次,在那个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她被误认为是那种女孩,求着他放过自己。现在,居然会再次碰到他了!他是那个云南潇,那个云氏集团的大总裁!顾惜烟觉得很是尴尬,她结结巴巴干笑着:“哎呀,原来是云大总裁,真巧啊,没想到居然是你,这世界居然那么小……”云南潇眼神眯了眯,巧合?当然不会,其实,他已经跟着她很长时间了,一直在车内看着她拿着相机狼狈地追赶着那对男女,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她,这些年一直要寻找她又是为什么?他想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他没说什么,从她的手里夺过了相机,并再次发动了车子。“喂喂喂,我要下车啊,你带我去哪里?”云南潇置若罔闻。看到相机被夺走,顾惜烟顾不得他开车了,赶紧去抢自己的相机:“赶紧还我!你可千万不要把里面的照片给弄没了!”她的手还没有过来,顾惜烟衣领已经被拎了起来,整个人像小鸡似的,被他给提了起来,再次扔到一旁。相机就放在了他旁边,他若有所思看她一眼:“这照片就对你那么重要?”“当然了,这可是证据!”“你男朋友劈腿的证据?”他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你知道他出轨了,为什么还要证据?还要这证据给谁看?”“给他看啊。”她理直气壮,“这样,他就不能否认了!”“然后,你觉得他就会离开这个女人,重新和你在一起好好的是吗?”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天底下有这么傻和一根筋的女人?顾惜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她死命地咬住嘴唇,上面都沁出了血丝:是的,她知道自己傻,可是他不是她,怎么能明白她的感受?“算了,你还给我就可以了。”她再次起身使劲去抢,他却轻轻地抓住她的胳膊,再次甩到一旁,根本不让她接近相机。顾惜烟急了,她大叫着就再次扑了上去:那可是她花了大价钱钱特意买的相机,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照片,是她好不容才拍到的证据!是她和徐家辉谈判的筹码!“你不能这样,这相机里的东西对我很重要!你怎么能这么没有道德,小心以后自己也会被女朋友甩掉!”云南潇听到这话,抬眸扫了顾惜烟眼,无比冷漠的道:“是吗?就算被甩,也不会像你这样没出息。”“我就是很没出息!你把相机赶紧还我!”顾惜烟顾不得他在开车,站起身冲上前就去抢,她现在万分焦躁,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拿到她的相机。可他居然一边开车还居然能一边阻止她,她根本就够不到他旁边的相机。顾惜烟不死心,她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手乱抓着,试图抢过自己的东西。云南潇一边开车一边冷冷的扫了眼身上的人,讥讽道:“还挺坚持的,看来谁做你男友也会劈腿,因为劈腿成本那么低。”她根本不是想着马上摆脱那个渣男,还弄什么劳什子证据!顾惜烟顾不得多说什么趁着云南潇说话一个不注意,一下子朝放像机的位置跳过去,想着抢过来。因为她的动作太过猛烈,云南潇开车的手都被打到一边,手也脱离了被打偏的方向盘。云南潇大吃一惊,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拼命,车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朝马路一边冲去,他赶紧地再次抓住方向盘。但还是晚了,车一下子撞在了栏杆上。车停下了,云南潇下去查看一番又再次上来,顾惜烟呆呆地看着他。他语气冷冷:“就为了几张照片,你居然拼命去抢?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现在好在没出什么事!”她也被吓住了,缩了缩自己的小身子,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模样:“谁让你不给我相机?”“先别提你那个什么相机!你觉得,现在我的车怎么办?被撞成了这样,你觉得,自己能这样离开吗?”“维修得多少钱?”她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三千?”他摇摇头:“维修费,至少三十万。”他说的倒是也没错,如果要维修,要重新送回原厂去,也许还不止三十万。但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也许根本这车他就废弃了。可是现在,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忽然恶意满满,想要看她到底这么解决这个问题?“喂喂,你要知道,是你先抢我的东西的,这能怪我吗?”她很不满大叫。他看了她一眼:“是吗?可是结果就是,现在我的车,因为你被撞击成了这样,你必须要负责。”顾惜烟咬牙切齿,可是明白他说的是真的。是的,这车是因为她才会如此,他顾惜烟虽然穷,但是这是她的责任,她不会赖账。可是,他去哪里找三十万?“这样吧,我给你打个借条,一定想办法换你,但是只能分期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让她一下子拿出三十万,根本是天方夜谭。“也可以。”没想到,云南潇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变戏法一样拿出纸和笔来:“那就写张借条吧。”顾惜烟接过了纸和笔,在上边刷刷地写上三十万的借条,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我会打工挣钱,每个月还给给你一部分,放心,我不会抵赖的。”她又主动地报出自己的手机号,让他可以随时和自己联系。云南潇很满意,他忽然觉得事情变得分外的有趣,接过借条认真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把相机还我,我要走了。”顾惜烟很是泄气。“当然不行。”他的话言简意赅,但是让顾惜烟一下子心跌入了谷底。“你什么时候还上了一部分钱,我再把相机给你,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地要还钱呢?”云南潇的话是理直气壮。顾惜烟垂头丧气,他说的有道理,只能点点头:“好吧,那我会尽快地还上第一笔钱。”她觉得云南潇的要求并不过分,是的,她嘴上说说还钱,谁知道能不能坏呢。“那我可以走了吧?”顾惜烟觉得心情败坏极了,今天出门真是倒霉投了,好不容易有了证据,最后被云南潇拿走了不说,还平白无故地欠了他三十万。“可以了。”云南潇很大方地点点头,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顾惜烟拉开车门走了出去。她不知道,身后的云南潇一直从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表情若有所思。看着她离开,他的眼神稍微缓和了点,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在马路不远处等出租车:这个女孩,和十多年前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他摇摇头,没想到现在,她居然是要和渣男在一起,居然,明知道对方已经劈腿,也不死心。她看起来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根本是很怕失去吧?也根本是小孩子心性。顾惜烟拦了辆出租车,直接让出租车把她送回自己租住的地方。回到家里,她浑身无力,干脆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天都中午了,她愣愣神,觉得精神有点空虚。从十八岁上大学,她就搬了出来住,即使周末也很少回去,直到现在她二十二岁,上大三。自己是养父养母收养的孩子,他们对她还好,但是自己一直有寄人篱下的感觉。这么些年,一个人,她都习惯了,因为平日打工挣生活费也没有住过宿舍。想到那三十万的借条,她小脸垮了下来,心沉甸甸的,她得还到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呢?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懒懒地打开门,发现是李笑眉,她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林峰。他们三个从一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旁人都叫他们铁三角,还有人一直在猜测,到底其中哪两个才是一对?但是别人都猜错了,三个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至少在顾惜烟这里,那是比什么都纯洁。“惜烟,你干什么去了?这两天也没有回过学校,我和林峰都担心死了。”李笑眉赶紧询问。“去抓奸了。”顾惜烟也没有隐瞒。他们都知道,最近顾惜烟的感情出了点问题,男友劈腿了,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一直在找他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