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鸢路言行是什么关系 秘爱娇宠小妻滋味别样甜全文在线阅读

秦鸢路言行是什么关系 秘爱娇宠小妻滋味别样甜全文在线阅读

秘爱娇宠小妻滋味别样甜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秦鸢路言行,是作者柳叶千歌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书主要讲述这里提供小说秦鸢路言行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大夫的话刚说完,路说话和行动都走了进去秦鸢看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路的言行站在她面前,竟难得有几分无所适从。

《秘爱娇宠小妻滋味别样甜》 第2章 上门求亲 免费试读

说到这些,秦鸢的情绪就控制不住,想哭。“我不知道你和路言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平心而论,程佳怡,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我?你明知道我有自己喜欢的人!”

“现在追问为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程佳怡做着精致美甲的手,温柔的抚摸着秦鸢的肚子,“人啊,还是要往前看,从今天开始,你也为人母了,奉劝一句,千万别有了孩子忘了娘,你那年迈的老母亲,你要多疼疼她。”

她说话口吻慢条斯理,脸上都是笑意,可眼睛里全是威胁。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你现在理解的意思。”

“你在威胁我?难不成你……”

秦鸢立刻抓起床头的电话给母亲拨过去,程佳怡坐回原位,笑着欣赏她的恐慌。

电话意料之内打不通。

秦鸢握着电话的手不住颤抖,一字一句道:“你,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她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甜甜的笑道:“没什么,就是请阿姨去香港度假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要好好和路言行相处,不准惹他生气,不准和他吵架,更不准在他面前胡言乱语,要让他相信,你是因为爱他才不惜背叛我,爬上他的床。只要你做到,我保证,阿姨会平安回来。”

“程佳怡!”

“嘘。”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好好养胎,你身体本就不好,别动了胎气。”

可她怎么可能冷静!

她一把揪住她的手臂:“你算计我的事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若敢对我妈做什么,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程佳怡并没有把她的警告放在心上,笑道:“我会不会对她做什么,完全取决于你的行为,不想让她出事,就好好表现。”

“你到底图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你会有知道的那一天。”

留下这么一句话,程佳怡便拎着包包,带着墨镜,潇洒离去。

“程佳怡,你别走,你站住!”

秦鸢虚弱的很,想要追出去,下床的时候脚下不稳噗通一声跪到地上。

小腹抽痛,她蜷缩在地上不安的捂着,狼狈极了。

可再怎么狼狈,也挽留不住程佳怡离去的脚步。

距离上次路言行来找她摊牌,整整过去了一周。

期间,她和母亲视频了几次,她在香港过的很好,玩的很开心,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程佳怡监控软禁,回不来了。

不过只要知道她的消息,只要她过的好,她就放心了。想来只要她按照程佳怡的吩咐待在路言行身边,她应该就不会为难她。

等孩子生出来,她再想办法把母亲救出来。

原本因为见红住院,如今稳定了,秦鸢也出院了,回到她自己的单身公寓。

这是她存了几年钱自己贷款买的房子,不到八十平,上下两层,一层客厅,二层卧室,还有书房和衣帽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装修都是她按照自己的喜好亲自弄的,十分温馨。

已经七八天没有回来,家里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她打来温水,挨个地方擦了一遍,床单被褥也换了一遍,全部弄完天已经黑了,她累的浑身都是汗水。

又简单洗了个澡,她顿时浑身轻松。

从浴室出来,她拎着毛巾一边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下楼,本想去煮一杯热茶喝,就听到门铃响了。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她没有约朋友,怎么会有人敲门?

走近门口,看了眼门镜,有三个人,一个老头带着一对中年夫妻,他们一直按门铃,十分急迫的样子。

秦鸢认识他们。

去做骨髓配对的时候,他们都陪在小智身边,是路言行的父母和爷爷。

秦鸢疏离道:“请问你们找谁啊?”

“是秦小姐吗?你好,我们是路言行的家人,听说你出院了,我们特意来看看你。”

秦鸢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不过八成是和骨髓移植有关系。

她犹豫了几秒,还是打开房门,毕竟是长辈,她很恭敬,颔首道:“爷爷,叔叔阿姨,你们好。”

“哎呀,这就是小鸢啊!快让阿姨看看。”

爷爷和路父先进门,左瞧右看她居住的地方。

跟着他们进来的是路母,赵华依,她雍容华贵,面容随和,拉起秦鸢的手上下左右的看她的肚子,十分亲切。

秦鸢有点懵,但知道她是肚子里孩子的奶奶,便没有排斥她的靠近。

秦鸢将三个人让进屋,分别给他们倒了茶,她则恭敬的站在茶几前。

三个人用不同的眼光打量她,不一会儿,眼神交换后,都十分满意的点头。

老头更是十分亲切,温声细语道:“丫头,来,别站在那儿,坐下说话。”

秦鸢摇头,“我不累。就是不清楚,叔叔阿姨,还有爷爷,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话落,路父从里怀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了茶几上。

“时间匆忙,我们来的也匆忙,小鸢,这笔钱你收下,就当是我们路家给你的彩礼钱。如果明天方便的话,我们想和你的母亲见个面,把你和言行的婚事定下来。”

他们没有提父亲,显然是知道,她父亲早就过世,她是由母亲养大的。

他们调查过她的家室。

不过这也不稀奇,彩礼都送上门了,总要查一查女方有没有什么黑历史。

毕竟,这可是路家,A市首屈一指的富豪。

“叔叔阿姨,爷爷,我知道你们替路言行出面应承这桩婚事是为了给小智骨髓移植的事情,可是,”

“骨髓移植全看你心意,你身上怀着孩子,就是不愿意冒风险我们也能接受。小智的骨髓,我们会继续寻找合适的匹配源,你不用有压力。但是你和言行的婚是必须要结了,否则等你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会越来越不方便。”

不等秦鸢话说完,爷爷便打断了她说的话。

秦鸢杵在那,一时接不上话,他们竟不是为了骨髓移植才上门求亲的。他们竟知道自己怀了路言行的孩子。

可路言行他明明不承认这个孩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