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战皇小说全集 楚狂澜苏荷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狂澜战皇小说全集 楚狂澜苏荷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精品好书《狂澜战皇》是来自尝鱼有刺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楚狂澜苏荷,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狂澜战皇讲述了楚阔天还没回过神来,另一个坏消息就来了。“对,爸爸,刚打电话给龙交所,说我们组的会计出了大问题,今天停了我们的开业!”

《狂澜战皇》 第2章 马上给我开门! 免费试读

广安医院五层采血室里,站满了人。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跪在医生护士面前,不断磕头求救。

她把额头磕出了血,鲜血顺着白兮兮的小脸流下,看着让人心碎。

“呜呜呜!各位叔叔,阿姨!求求你们行行好,求求你们,快救救我妈妈吧,救救她吧!”

可是,她给每一位穿着白衣的天使磕头,每一位天使都转过脸不去看她。

医生护士,不应该救死扶伤的吗?为什么,为什么她们不救救我的妈妈!

不是她们不想救,实在不敢救!

就在刚刚,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实在看不下去,偷偷给孩子家属打了电话,竟然被他们活活打晕过去。

几个岁数大一些的护士忍不住哭了出来。

孩子,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就守在这里,你让我们怎么救她!

他们是安平最凶残、最没人性的打手,他们是沈家最会咬人的狗啊!

安平市豪门贵族沈家儿媳妇难产大出血,怎么偏偏就你妈妈的血型相符!

小女孩见给穿白衣的叔叔阿姨磕头没用,又转身去给那个让她害怕要死的凶恶叔叔磕头。

“呜呜!叔叔,求求你了,放了我妈妈吧,不要再抽了,再抽,妈妈真的就要死了!”

“滚!”

一声怒喝,魏三一脚踹开女孩。

“***再哭喊一句,我掐死你信不信!”

小女孩挨了一脚,全身没了知觉,却拼命爬起来又抱住魏三的腿。

“不要,叔叔,求求你了,妈妈已经快不行了,我不想妈妈死,不想要妈妈死啊!”

“哎呀呀,烦死我了,你先给我去死吧!”

魏三极度烦躁,一把提起小女孩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窗扇。

“小杂种,我现在就把你从五楼扔下去!让你再哭!”魏三把女孩举到窗外,心里发狠就要松手。

小女孩在窗外吓的魂飞魄散!

“啊啊啊!不要啊,安安怕!叔叔,别扔安安,你要血就抽安安的血吧,安安…安安也是熊猫血,安安有血!妈妈不骗安安,安安不骗叔叔!”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嗯?”

正要松手的魏三眼前一亮。

“哈哈,正愁血浆不够,没想到死女人的闺女也是阴性熊猫血?这下好了,少夫人有得救了!”

魏三苦于抓来的女人实在太瘦,费劲抽了半天才抽出两袋血浆,这怎么能够?医生说至少五袋才行!

少夫人难产大出血,要是出了岔子,不光自己小命不保,就连整个沈家都要完蛋!

魏三把女孩扔回了屋里,指着护士就骂。

“你们!听见没有!赶紧继续抽,能抽出来多少是多少,然后就抽这个小女孩的!快点!”

护士们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忍目睹这人间惨剧。

孩子,你为什么要说出你的血型,为什么啊!他们不是人,他们会要了你们娘俩的命!

难道,拥有极为罕见的熊猫血型,就要用命来救有钱人家?

你让我们怎么办?

广安医院是沈家集团的私人医院,老板要不惜一切代价救自己老婆,我们不听他的话,也要被打死的啊!

魏三见她们踌躇不动,上前又踹了一脚。

“你们愣着干什么呢,快点绑了她,随时准备采血!”

安安见叔叔阿姨们冲自己走了过来,吓的缩到妈妈床边,搂住妈妈垂下的胳膊浑身发抖。

“不要,不要过来!”

“妈的,魏三,采完没有!怎么这么慢!”

采血室里又跑进来一人。

沈俊凯,安平沈家的大少爷,也是难产孕妇的老公,这家私人医院的幕后老板。

“马上好,哎呀,沈少,您不知道,这女人骨肉如柴,浑身没有二两肉,抽了半天也没抽出多少血来!”魏三吓的赶忙给沈少解释。

沈俊凯脸色一寒,就要怒骂出口。

“不过,您放心!”魏三见沈少发怒,赶紧补了一句。

“这个小女孩居然也是RH阴性血,抽死一个,咱们还有一个呢,夫人用肯定是够用了。”

沈俊凯听完,一巴掌扇在魏三脸上。

“胡说什么,什么抽死一个还有一个,这叫献血,献血!懂吗?不懂别瞎比比!”

“还有,献血协议签好没有,签好才能让她死!”

说完,沈俊凯扫了一眼床上昏迷的苏荷,呆了一下。

天下竟有如此漂亮的女人!

沈俊凯突然舍不得这么美丽的女人死掉。

就算女人被抽取了大量鲜血,苍白的脸上仍展现出绝色容颜。

要是拿老婆阎珊珊和她做比较的话,老婆简直是天差地别,狗屎不如!

沈俊凯想着,要是这女人成了自己的禁脔,岂不是太爽了啊!

“等等!还是先抽小孩的吧!你们动作快一点!我老婆快坚持不住了!”

沈俊凯恶毒的念头一转,吩咐下去,然后又跑出了采血室。

魏三见沈少如此吩咐,清楚了大少的心意,面色一虎,指挥手下抓住楚安安。

“停了停了,别采了,马上采小孩的,快快快!你们敢再耽误一分钟的时间,都从这里跳下去!”

两个马仔掏出尖刀,逼迫她们马上开始采集女孩的血浆,护士无奈之下,只好取出一套设备,一步步缓缓靠近小安安。

小安安已经被绑到了采血床上,看着叔叔阿姨走来,吓的面无人色。

长长的针头,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妈妈的样子,身体里红红的血液就要给别人使用……

可是,不用安安的血,妈妈就会死的啊。

好吧,只要…只要你们救救妈妈,安安可以全给你们!

妈妈,还有爸爸,安安好想回家!

可是,爸爸你在哪里啊,为什么不来救我和妈妈!

“叔叔、阿姨!你们轻一点好不好,安安怕疼!”

楚安安蠕动着嘴唇,说完这句话后,伸出了纤细地胳膊,扭脸闭上了眼睛。

为首的老护士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折磨,一把扔掉手里的针头,跪在魏三面前,苦苦哀求!

“大哥,行行好吧,她就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抽出500cc就会死,放了她吧!求求您了!”

魏三无动于衷,身后的马仔上前将她踹倒在地。

“就显你废话多,我砍死你!!”

“噗嗤!”

马仔一刀砍在老护士的身上,吓得众人再也不敢给女孩求情!

“记住,给你们最后五分钟,凑不齐五袋血浆,下场跟她一样。”

几人见了老护士的下场,再不敢磨蹭,七手八脚按住小安安的胳膊,举起静脉针狠心扎了下去。

孩子,你要是死了不要记恨我们!

要恨就恨这帮吃人的王八蛋吧!!

当仪器上的导流阀门开启之后,儿童特有的、鲜红的血液开始传输至采血袋里。

小安安***的胳膊顿时失去光泽,只感觉身体里面像是拧开了水龙头,一股股暖流向外流失,寒冷让她打起哆嗦。

“冷!好冷!阿姨,我冷!”

“爸爸,你在哪里啊?安安好冷!!”

“安安可能,可能等不到爸爸回来了!爸爸,我和妈妈好想你啊!”

“妈妈说,你是天底下最厉害的爸爸,可是,安安还没有见过你呢!安安累了,安安想睡。”

小安安渐渐闭上眼睛,只觉得好困,好困!

不过想到,梦里又能见到爸爸和妈妈,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忽然!

门外响起惊天怒吼,瞬间驱散了安安的困意!

“啊!!!开门!马上给我开门!!”

一声暴喝,从采血室外面传来,特质的铁门被捶的砰砰作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