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晴晴凤景澄小说 苏晴晴凤景澄免费章节阅读

苏晴晴凤景澄小说 苏晴晴凤景澄免费章节阅读

很多小伙伴都在找苏晴晴凤景澄为主角的小说现在已完结了,这篇穿越架空类小说可以说非常好看了,作者水明石真是写穿越架空小说的好手,看得出来想的很多。

《绝品丫鬟:毒王的心尖宠》 第2章 倾国倾城春花秋月 免费试读

“是,玉姐!”

回应金湘玉的是四个宛若天籁一般的声音,娇软柔媚,听得人直酥到了骨子里。

苏晴晴愣了一下,还没及回神,二楼一间房内就传出了一丝悠扬的拨弦之音,那如忧如怨,偏又缠mian不断的琴声袅袅婷婷婉转指尖,听得人只觉得难分难舍,心里不由自主地跟着情思涌动。

苏晴晴听得正入神,突然,一阵馥郁的香气袭来,大厅中央的舞台上方飘洒起了片片花雨,一位身着绚丽敦煌飞天舞衣的绝代佳人,腰间挽着一道彩绸竟然从天而降,一手托砚,一手执笔,伴随着琴音,边在半空中做着高难度的舞蹈动作,边举着手中的笔,在她面前的一副画卷上潇洒挥舞着。

“哇!我的天!”苏晴晴一声惊叹,看得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

这还不够,二楼至底楼大厅的两边楼梯扶手上,倏地飘滑下两个身影,一红一绿,是两个看起来年纪尚轻的女孩子,虽然略带婴儿肥的脸上还存着几分天真稚气,但是眉眼间的灵动,一看就是十足的美人胚子。

红衣女子手执一柄细腰青玉酒壶,落地后,在大厅左侧的一长条案桌前停住脚步,轻轻地一旋身,头往后一仰,纤细的腰身弯成一道虹形,手起腕落,只见那柄青玉酒壶里飞出一道清冽的白练,酒香瞬间四溢,目标准确地直指案桌上的酒杯,待她利落地斟完案桌上的六只杯子,仰身而起,粉颊已是微微沁汗,却丝毫不减她的天姿国色。

苏晴晴凑过去看那整齐排列的六只酒杯,杯内琼浆恰满,桌上却滴酒未洒。

“哇!好厉害!”

金湘玉得意地瞟了一眼吃惊不已的苏晴晴,朝另一边的案桌怒了努嘴,说:“喏!还有那边!”

苏晴晴扭头去看,只见那绿衣女子玉手翻飞,身形矫捷地轮次舞着案桌上的六个色盅,动作优美,矫若惊龙,翩若游凤,眉眼间俱是骄傲的自信。待她最后开盅,竟然每个盅内的六个色子都是整齐划一的六点!

“哇!赌神啊!”苏晴晴禁不住再次惊叹了起来。

此时,二楼的琴音缠mian而止,窗外竟飞来了数对画眉,绕着那弹琴佳人的窗户宛转啁啾,恩爱低喃,眷眷不舍离去,而刚在空中作画的佳人也翩翩落地了,苏晴晴抬头去看,画卷上赫然映着一朵娇艳硕大的水墨牡丹,虽无明媚色泽,却尤胜万紫千红,这位半空舞画佳人的功力可实在是绝非一般。

苏晴晴望着眼前身材窈窕,美艳无双的三位佳人,心里直叹,啧啧,这三人哪个跟着她回去了都是国际巨星的料啊!她再仰头望了望刚才二楼弹琴女子的房间,心里不觉暗暗好奇,这扇紧闭的窗后隐藏的又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呢?

“看到了吧!这才叫真本事!你当在我这邀月阁挣钱能那么容易么?”金湘玉很是满意苏晴晴羡艳吃惊的眼神,她赞许地朝面前的三位美女点了点头,“嗯,练得不错!”接着又转向苏晴晴,骄傲地说,“你至少得有她们三成的功力,我才会让你接客,不然岂不白白砸了我的金字招牌!”

“嗯嗯!”苏晴晴佩服地连连点头。突然,她的脖子僵住了!

等等!接客?!

苏晴晴倏地瞪大了眼睛:“什么?!你这里不是客栈,是……技院?!”

我滴娘,这玩笑开大了!

苏晴晴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忙紧张地一把揪紧了自己的衣领,心一横,瞪着金湘玉用力地说,“你别做梦了!我死也不会接客的!”

“我呸!”金湘玉一听她的话,气得脸都绿了,她气愤地喷了苏晴晴一头口水,用涂着鲜红蔻丹的食指戳戳苏晴晴的胸口,鄙夷地说,“你才做梦嘞!就你这小鸡子一样发育不良的身材,谁稀罕!我邀月阁可是堂堂正正的青-楼乐所,里面的姑娘个个都是才艺双全美艳绝伦,卖艺不卖身的!”

“什么?谁说我发育不良了!”苏晴晴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太平公主,顿时也毛了。

“玉姐,你犯得着为一个不长眼的小蟊贼这么劳累吗?让丁全他们送官府置办得了。这种货色能跟我们比吗?留着也只是白白糟蹋了邀月阁的粮食!”刚才空中舞画的那位敦煌美人儿忽然慢悠悠地开口了,显然苏晴晴之前冒失的话让她极度不爽了,她用眼角尖锐地冷扫了一眼苏晴晴,抬腕轻轻拢了拢发髻上有些微微松动的珠花攅,慢条斯理地说完,就高仰着头,瞧也不瞧她地扭着盈盈细腰上楼去了。

“唉,既然有人要自比东西,当货物一样用货色来衡量,我也没有办法!”苏晴晴故意阴阳怪气地高声叫嚷,特意让花凌紫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你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果然,高傲的花凌紫立刻中招地扭头怒斥苏晴晴,但是话语出口,她顿时咋舌了,聪明如她,立刻反应过来是被苏晴晴耍了。

“嘻嘻,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可什么都没讲哦!”苏晴晴前几日才被好友丁伊娜陷害过,想不到拿来坑花凌紫这个自负的绝代佳人,也立即奏效。

“无聊!”一向被人捧惯了的花凌紫登时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

“喂!你这小贼真是不识相!竟然敢得罪凌紫姐!”刚才一起表演的那两个一红一绿女子忽然高嚷了一声,同仇敌忾地走了过来找口无遮拦的苏晴晴算账。

“我——”苏晴晴正想顶回去,那红衣女孩却调皮地朝她眨了眨眼睛,再看那绿衣女孩,脸上竟也没有半分真实生气的神色,嘴角还偷笑着上弯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偷偷地,二人背着花凌紫还竖起青葱玉指朝苏晴晴比了比,做了个佩服的动作。

嘎?这是什么状况?苏晴晴一时有些摸不着北了。

“沐王爷到!”门口小厮忽然高声喝唱了起来。

“哎呀!沐王爷来了!”金湘玉一听这个,顿时眼睛一亮,刚才还气得发绿的脸立刻堆砌满了笑容,她懒得再和苏晴晴多话,吩咐手下的壮汉盯牢苏晴晴,就忙转身去门口迎接贵宾了。

让苏晴晴更觉吃惊的是,刚才还没几个人的大厅,呼啦一下子,突然冒出了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全都直奔着门口而去,甚至连那位因为计较苏晴晴的话怒而上楼的敦煌美人儿都停下了动作,刚才还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瞬时漾起了融融春意,笑意盈盈步履妖娆地加紧了下楼的脚步。

这沐王爷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这一屋子的女人疯狂起来?苏晴晴都忘了自己正身处困境,也不自觉地往门口探了探脑袋。

“哈哈,玉姐,你半个月前可就许了我有好节目的哦,你看我昨晚才回京师,今天一早就赶紧先溜你这里了!”

伴随着一阵风liu悦耳的笑声,一位身着月色华袍,峨冠博带,风度翩翩的华服公子走了进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