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子是锦鲤在线免费阅读 萧锦芸白易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冲喜娘子是锦鲤在线免费阅读 萧锦芸白易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高质量小说《冲喜娘子是锦鲤》是来自醉若璃歌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萧锦芸白易,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她爱他的眉目,爱他的才情,爱他的执着,爱他的痴狂,爱他的所有。一句龙凤呈祥,三世的情爱牵绊。红袖挥洒,蓝汀绕指。三千青丝,万年回忆。他是她的初恋,终究抵不过分别。他说着“一路顺风。”她字字心疼。他是她的远亲,终究追她远行。他说着“此生不变。”她泪流满面。他是她的最爱,终究因她而忘。他说着“来世再见。”她痛心疾首。他是她的工具,终究负了天下。他说着“大义灭亲。”她冷眼相看。他是她的仇人,终究只为红颜。他说着“拱手天下。”她闭眸不忍。她一生情债,玩弄权贵,到头来失去了真爱。站在最高点,俯瞰天下,却再无人与她并肩。从一个柔弱女子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她寻回了也失去了。

《冲喜娘子是锦鲤》 第7章  并非良人 免费试读

推开窗子,那一缕阳光直直地射入房间。微微眯了眯眼睛适应这一切,萧锦芸这才转身踱步到门前轻轻打开门。

这是她在不属于家的地方度过的第一晚,她以为这一切都是梦,睡一觉,梦醒了,一切都可以过去的。可是现在看来,好像都是真的啊。抬头仰望初升的太阳,有些柔柔的,却还是刺眼。闭了闭眸子,无心再多做遐想。怎样都好,都与她无关了。她只要管好自己,只要活下去,说不定有一天还能穿回去呢。

踏出房门,萧锦芸只是轻轻侧首,便看见浅饰正端着一盆水朝颜以素的房间方向而去,出于最起码的礼貌,她甜甜一笑,道:“浅饰,早安。”

浅饰显然没有适应一个“主子”对下人道“早安”,在原地愣了片刻,睁着眼睛有些呆滞地望着萧锦芸,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脸颊两旁飞上了两朵红晕,颔首道:“萧小姐早安。”

听到这称呼,萧锦芸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却也在片刻之间舒展了开来。她知道,这里毕竟不是现代,她不能要求所有人用她的思想去看待这个世界。或许,能转变楚楚一个人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想到此,她深吸一口气,朝着那女子点了点头,不语转身回了房内。

还没等坐下,就听见身后一个甜美的女声响了起来:“锦芸姐姐,我来迟了。”

萧锦芸回首而望,来者正是楚楚。

“什么迟不迟的?”她淡淡地笑着,瞥了一眼楚楚手中洗漱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刷牙的事情。对了,在这儿应该是漱口吧?可是没有牙刷没有牙膏的,真的很不习惯……

见萧锦芸站在原地,楚楚有些迷茫,抬首又唤了声:“锦芸姐姐。”

“嗯……”轻轻应声,萧锦芸也不想让楚楚难做,匆匆忙忙地洗漱完毕。

“锦芸姐姐,早饭少爷吩咐过了,让您和小姐去大厅吃。”楚楚递过毛巾,站在一旁说道。

“嗯,我知道了。”萧锦芸一边说着,一边摊开毛巾,在脸上轻轻擦拭。她不是什么特别挑剔的人,一切都基本无所谓,反正有的吃有的穿什么都不用担忧的米虫生活是人人都想要的。大概,她的那种理想生活就是那样了。在这里,她算是有些体验吧。

听到门外杂乱无章的吵闹声,萧锦芸爱管闲事的好奇心又开始蠢蠢欲动,斜睨了一眼楚楚,看她也不停地向外瞟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楚楚,外面好像有些吵,我们出去看看吧。”

楚楚本就想出去凑凑热闹,只是碍于萧锦芸在场不好自作主张,这样一得令,自然是满心欢喜,连连点着头。

楚楚毕竟年纪还小,萧锦芸看见她小孩子脾气的模样,不禁掩唇轻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扶着门框出了门,这才看见院里的人。颜以素正拉着一名女子的手,满脸的笑容,那女子背朝着萧锦芸,所以她看不见她的容貌,但是从她的身材上来看,却是点点滴滴的熟悉。

朝身边的楚楚打了招呼,萧锦芸顺着走廊下到庭院,走近了才看清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唯一一个看上去与颜以素感情颇好的女性――离幻羽。

“锦芸姐姐……”颜以素看见萧锦芸的声音,吞吞吐吐地喊了一声,有一刹那的迷惘,下一刻照常扬起了微笑,“锦芸姐姐早上好。”

有些奇怪于这丫头的转变,但萧锦芸也不想点破,“嗯”了一声,随后道:“早上好,素素。”转首看到她身边的淡妆女子,又道:“早上好,离小姐。”

离幻羽对于这个称呼没有任何的反驳,站起身紧紧攥着颜以素的那只小手,抬眸轻笑道:“早上好,萧小姐。”

几个人的恭维间,连空气都显得有些不适应了。淡淡的尴尬之意弥漫开来,谁也不说话,只是彼此这么看着。萧锦芸暗自想着:这女子与素素的关系如此之好,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只是,她的身份在颜府里有些不适宜了吧。

各种杂乱的念头在脑海里徘徊,乱,很乱,乱的她不想再想了。淡淡地一笑而过,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唤道:“素素,你哥哥说,让我们去大厅吃早饭。现在过去吧。”

“哦。”颜以素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微微的变化,应声之后抬头看向离幻羽,“离姐姐,今天你陪素素一起吃吧。想必哥哥也不会介意的。”

闻言萧锦芸微微一愣,她不会忘记颜以素对进入大厅吃饭的人的评论。不是自家人则是侍女。看离幻羽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侍女吧,罢了罢了,她怎么又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离幻羽到底是什么人与她又有什么干系呢?心底有些隐隐的不安,总觉得今日她们有些怪异……

“嗯,姐姐陪着素素啊。”离幻羽微微含笑,朝萧锦芸轻轻点头,便拉着颜以素的手径自离开了庭院。

站立许久,萧锦芸低首自顾自地想着心事。她有些怀念曾经的那个自己,和好友末-夏一起捣乱课堂、一起在冬天吃冰激淋、一起在雨天里大声唱歌、一起笑着哭泣、一起做着秋叶标本。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只是方才离幻羽最后转身的那个动作,很像她罢了。又或许,她是真的想家了。她不是个恋家的人,但不代表她永远不会想起。

“锦芸姐姐。”楚楚看着萧锦芸站在原地低着头,上前道,“姐姐,离小姐是府里少有的受宠女子。少爷不管是否有新宠,其实在颜府里都是一样的对待,从不多去一次,也不会少看一眼。但是离小姐不同,不论少爷有多忙,甚至远在千里,也会在办完事情以后立刻回府去离小姐那里。而且……小姐的人很好,她对下人很亲和,不像蓝小姐那样冷漠,也不像迷蝶小姐那样高傲。不过……锦芸姐姐,楚楚相信你一定可以获得少爷的欢心的。”

踉跄一下,萧锦芸差点摔倒。楚楚见状,疾步上前伸手扶住,抬眸问道:“锦芸姐姐,你没事吧?”

无言,萧锦芸看着那张天真的脸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刚才她是在想心事没错啦,可是根本和这颜府的少爷无关啊!她不过是在想念一下她的美好时光罢了。从楚楚开始说离幻羽的时候她就已经回过神了,只是越听越迷糊,越听越不知道楚楚到底想表达什么,直到最后一句她才是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楚楚是以为她在伤心啊?

轻轻叹了口气,萧锦芸无奈地一笑,轻声道:“楚楚,你误会了。我与你家少爷什么都没有,他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算要找,我也找白公子那样的。”轻轻眨了眨眼睛,她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排的人,继续说道,“而且啊,我来自别的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朋友找到我把我带回去了呢,这个都是说不好的。我可不会浪费自己的感情,浪费自己的生命。谈恋爱什么的以后再说吧。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家少爷什么都好,可就是不符合我的标准……”看见站在对面的楚楚头越来越低,几乎要对自己鞠躬了,萧锦芸这才停下来,关切地问道:“楚楚,你怎么了?”

“不知道萧姑娘的什么标准那么高,颜某人竟然不符合?”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萧锦芸一愣,顿时觉得背上一层冷汗。她怎么那么倒霉,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在别人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不过……这也不能算是坏话吧?

萧锦芸轻轻咬了咬唇,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惶惶不安的转身,看着呼啦一大片人,扯了扯嘴角笑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素素等了你很长时间,偏要你到场才肯吃早饭,没办法,有人非得要用请的嘛,只好这么一大片人亲自过来请姑娘过去吃早饭了。”颜以亦冷嘲热讽地说完,这才发觉自己又失态了。看见身旁的离幻羽眼中放着不知名的光芒,他轻轻咳着试图引开众人的注意力,便又道,“姑娘还没回答在下的问题。”

果真,这么一说,在场人的眼光又回到了萧锦芸身上。

微微蹙眉,她不是没有想要说的,而是不知怎么开口。毕竟,她要说的东西在这些人耳里听起来可能是谬论。那些新时代的东西,他们又真的能接受么?脑海里搜索了一圈,隐隐约约对河东狮吼那一段有些印象,可又不是那么深刻了。思索片刻,看着众人兴趣不减的神色,突然有一种豁出去的想法。

“这是一个朋友说过的,关于爱情,只是我自己比较向往罢了。”表明了立场,还有那一句“自己比较向往”,那下面的话再怎么惊人也可以吧?自我安慰也就是这样了,她侃侃而谈,“我的那个朋友说,如果真的爱上了一个人。那这个人,便只会对他爱的人好,会一心一意宠她,不会给她谎言,不会给她欺骗。答应她的事情也会如数做到,每一句‘爱’都会真心真意,付出情感。在女子任性耍小性子的时候,他也会忍耐,甚至是用别人不赞成的方法去溺爱她,让她高兴。他会随时随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在她需要关心的时候关心她,在她受欺负的时候帮着她,在她开心的时候陪她开心,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哄她开心。最重要的是,爱一个人难道不应该一心一意吗?”

说罢,萧锦芸深深地吐了口气,这么多,应该够了吧?好像她刚才说的,那个人是一条也不符合哦……

“一心一意?”颜以亦轻轻重复了一遍,他又未尝不可,只是,让他一心一意的女子还没有出现呵,更何况,既然他要一心一意,那他就要为她创造出一个一心一意的条件。可现在,他不行,他还有太多没有完成的事情。冷笑,他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女子,问道:“那当今天子,也需要一心一意吗?”

猛然抬头,这……这让她怎么回答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