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帅狂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云中鹤全本资源

《帝帅狂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云中鹤全本资源

火爆新书《帝帅狂婿》由知名作者云中鹤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叶天临玄冥,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敢欺我妻儿,这帮杂碎要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给我召集龙神殿十万部众!八部圣将!八十一战神!一日之内,全部给我降临龙国苏城!”

《帝帅狂婿》 第2章 解救儿子 免费试读

龙国,苏城郊区的一处荒凉之地。

一个脸上满是污渍,身上都是血痕的男孩双脚被捆住,困在一个狗圈当中。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身体羸弱,已然变成血人的青年。

地面之上,肮脏的泥土发出刺鼻的恶臭,周围的狗圈里,还有几十只凶神恶煞,留着口水的大狗!

这帮畜生眸中透着饥渴的光芒,若不是被锁链捆住,一定会毫不犹豫撕了自己。

眼前的一切,都让小男孩害怕无比。

但他没有哭。

小男孩走到钢铁栏杆边,大大的眼睛瞭望着窗外的天空,天上有云,他似乎能从云中看到爸爸的样子!

“爸爸,小辛巴好难受,好饿,这里好臭啊。”

“爸爸,妈妈说你这些年去国外干大事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爸爸,小辛巴昨天看到的是你吗?一定是你!但如果是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救救小辛巴…….”

“爸爸,这些年妈妈被好多坏人欺负,她虽然很坚强,很爱辛巴,但是你在的话,那些坏人就不敢欺负她了。”

小辛巴越想越委屈,想到记事以来,自己跟李莫染受的苦,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但是他还是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因为他深深记得李莫染的一句话,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透过小男孩脸上的污渍,可以清晰看见,这是一个稚嫩的小子,今年不过四岁的样子。

来这之前,他还在温暖的被窝里面睡觉。

按理说,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幼儿园里跟小朋友开开心心做游戏。

然而,一天之前,一切都改变了。

一个满脸都是刀疤的青年将他绑架,囚禁到了郊区的这个养狗场。

这里充斥着肮脏,恶臭,血腥。

更可恶的是,这个青年居然喂他吃狗食!腥臭难闻的狗食!

刀疤男没有什么耐心,所以让养狗场的主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照顾小辛巴。

年轻人见到一个小孩子居然被如此虐待,便悄悄问辛巴要了家人的电话。

找到一个刀疤男出去的空隙,让小辛巴给对方打了过去。

结果没想到,刀疤男去而复返,将二人抓个正着!

刀疤男极度残忍,在青年身上直接开了十几刀,虽然残忍,但是却不立刻致命!

而后,更是对着小辛巴拳打脚踢,踩碎了手机!

不管小辛巴死命求饶都没有用,直接被打得昏死过去!

醒来的时候,自己又在狗圈里了。

“这要是做梦该多好啊,爸爸妈妈都在身边。”

小辛巴咬着嘴唇看着天空。

“水…..水…….”

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青年发出了喃喃的声音。

小辛巴顿时一喜,还没死,这个大哥哥还没死!

他四处看了看,这个狗圈里,只有石槽里面有些脏水。

他皱了皱小眉毛,艰难挪动脚步,跪在水槽前,用稚嫩的小手掬起一捧水,而后放到青年的嘴边。

青年干涸的嘴唇触碰到水源,终于是变得润了一点。

“***崽子你在找死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爆吼突然在身后响起!

小辛巴顿时吓了一跳!

小小的身体颤抖不止,刀疤男回来了!

小辛巴委屈巴巴道,“他,他口渴…….我,我喂他…….”

砰轰!

刀疤男眼神顿时一厉,一脚踹在小辛巴的胸口。

噗!

小辛巴哪扛得住这种冲击,瞬息身体飞起,撞在了围栏之上,一口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难受。

小辛巴只觉得胸口瞬息被堵住了,呼吸都不顺畅了。

这不由分说的一脚顿时让小辛巴有些愤怒,倔强的眼神看着刀疤男。

刀疤男先是一愣,旋即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哎哟,这是不服气啊?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你跟这些生活在巢穴里的野狗有什么区别?”

“我有爸爸!我不是野种!”

不知道为什么,小辛巴听到这个问题,突然爆发了,倔强愤怒的小眼神瞪着刀疤男。

虽然没有见过爸爸,但是爸爸这个词,在他内心是无比神圣的,谁也不允许诋毁!

刀疤男笑了,“哦?“你有爸爸啊?我怎么不知道?那你爸爸怎么不来救你啊?”

“我爸爸一定会来救我的!”

小辛巴极其果断回应道。

“救你?你个***崽子也太他妈天真了!”

刀疤男眸中透着残忍的光芒,“老子今天就是打死你,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

说着,开始对小辛巴开始了泄愤般的拳打脚踢!

小辛巴四处躲避,刀疤男眼眸瞬息泛红,抽出了一把刀!

小辛巴瞳孔一缩,吓坏了。

“细皮嫩肉的,老子今天就得在你脸上留下一点记号,让你一辈子记得今天的屈辱!”

说着,刀子一晃,直接朝着小辛巴划了过来!

小辛巴已然是吓傻了!

不敢动。

在这最绝望的时刻,他还是看了一眼窗外的云。

云朵的形状愈发地像一个男人的面孔。

小辛巴绝望喊道,“爸爸,你在哪?辛巴怕,坏人要杀辛巴……辛巴怕……”

小辛巴只觉得眼皮很重,就快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死亡就没有那么痛苦了吧?

虽然,他还只有四岁,才刚刚从妈妈那里知道死亡是什么概念。

然而。

就在这千钧之际,一道寒光陡然闪耀而来!

那是一柄墨绿色的军刀!

刀疤男持刀的手才刚刚扬起,就被寒光闪过,军刀何其锋利,又何其之快?

顷刻间,刀疤男持刀的手臂就被砍下来了!

咚!

咚!

咚!

一阵沉重如同千斤重鼓的脚步声陡然传来!

小辛巴闭上眼睛的前一刻,视网膜之中陡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高大!厚实!面孔刚毅!无比可靠!安全感爆棚!

“爸爸,爸爸…….”

小辛巴激动地喊了一句,伸出了小手,但下一刻,小手垂落,小辛巴,晕了过去!

咔吱!

刚刚赶来的叶天临看着这一幕,瞳孔无限放大,内心的狂怒传递到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毛发竖起,肌肉一瞬间变得紧绷如同钢铁!

这帮***!居然敢让他儿子住狗圈,吃狗食!拳打脚踢!还敢持刀欲要杀人!!

轰!

叶天临的愤怒犹如修罗降世,苏城区的天空一瞬间都变得乌云蔽日,虚空中隐隐雷鸣响彻!

此刻,叶天临已然是丧失了理智,死神一般的眼神看向了刀疤男!

“给我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