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苒温容安小说在线阅读 颜苒温容安最新章节目录

颜苒温容安小说在线阅读 颜苒温容安最新章节目录

颜苒温容安是著名作者一汀烟雨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咱们接着往下看温容安顿觉一阵苦意漫过整个口腔,下意识就要将这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吐出去,却被颜苒一把捂住了嘴。温容安抬手想要推开颜苒,却在堪堪要碰到她的时候,顾忌着男女大防,又将手垂了下去。温容安被颜苒堵在墙角,避无可避,又不好与她有肢体接触,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她。颜苒霸道的说:“不许吐出来,咽下去我就松手。”温容安迫于无奈,赶紧嚼了几下将参片吞了下去。颜苒这才松开手,解释道:“这是四叶参,补气用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温容安方才不觉,被颜苒这么一提醒,果然感觉气息顺畅,手脚也有了力气。可眼下的情形实在尴尬,他也顾不得许多,只板着脸局促道:“你,你让开!”颜苒却充耳不闻,又将一个竹制的便携水壶递给他:“这里面的水是用四叶参和甘草冲泡而成,你若渴了就以此为饮,可补肺健脾,益气生津。”颜苒唠叨的模样令温容安觉得很陌生,却又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头划过。他愣怔半晌,忽而觉得有些狼狈,一把夺过了水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粗声粗气的吼道:“现在可以让开了吧?”颜苒这才有些不舍的侧开了身子,温容安立时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转瞬就没了影。守在巷子口的轻萱小跑上前,好奇道:“姑娘,那位公子就是国公府的大公子吗?好生俊俏啊!”听着轻萱的夸赞,颜苒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颇觉与有荣焉,得意道:“有眼光!”轻萱看着颜苒,自那日她从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再不复往日的欢颜,总是一副阴沉莫测的模样,令人觉得陌生。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挂着轻松纯粹的笑容,明媚的耀眼,生气勃勃。轻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抓住,便被颜苒打断了思绪:“走吧,省得一会儿迟到了。”颜苒虽是步行,但因走了小路,来到崇文学馆时,时间尚早。崇文学馆为本朝开朝时所建,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是盛国最负盛名的学馆。初时,学馆为皇族子弟专用;后来随着文化的开放,学馆逐渐开始接收世家大臣的子女。学馆分东西两厢,分别为男女学生所用。颜苒来到女子学堂所在的西厢,找到玄字甲班,一进门,便看见颜瑶和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说笑。姑娘们见到陌生的颜苒,立时止住了说笑声,面带好奇的偷偷打量着她。颜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偏过头去,没有看颜苒。颜瑶今日特意早起,乘坐马车先行,就是为了甩开颜苒,让她迟到出糗,没想到她还是按时到了。颜苒见颜瑶故作不识,挑眉一笑,走上前去:“瑶儿,姐姐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做了些花糕,你和朋友们一起吃吧!”颜瑶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咬牙切齿,暗骂颜苒不识相,为什么要来与她打招呼。颜苒说完,让轻萱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糕点,便走到一边去了。姑娘们立时又活跃起来,看着样式精巧的花糕赞叹不已。

《我拿了男主剧本》 第5章 表哥,别跑啊 免费试读

“又闹什么?”

颜老夫人正要责骂颜苒惹哭了她的乖孙,颜老爷走了进来,声音威严。

颜老爷只有颜祺佑这么一个儿子,望其成龙,对他要求甚高。

可偏偏颜祺佑天资愚钝,学业不精,又被颜老夫人娇惯,动辄哭闹,令颜老爷很是不喜。

颜祺佑很怕自家老爹,立时收了声,低眉顺眼的乖乖站好,大气也不敢出。

在儿子面前,颜老夫人也不敢过于宠溺孙子,便没说什么。

颜老爷向颜老夫人行了礼,坐下问道:“不知母亲叫儿子过来,所为何事?”

颜老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你媳妇儿说,苒儿在外面有男人了。苒儿,可有此事啊?”

颜老夫人出身乡野,说话粗鄙,也不会拐弯抹角。她说完就等着看戏,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颜老爷闻言,立时沉下了脸色,不悦的看向颜苒。

颜苒不紧不慢的解释道:“父亲,昨日是母亲派刘嬷嬷接女儿去参加珉阳长公主的寿宴,女儿才会出府的。”

温氏立时驳道:“你瞎说什么,我何时让刘嬷嬷接你去参加寿宴了?”

颜苒道:“刘嬷嬷是母亲派来照顾女儿的,她说的话,女儿自然是信的。”

反正如今死无对证,温氏可以将一切责任都推到刘嬷嬷身上,颜苒也可以。

颜苒点明刘嬷嬷是温氏的人,将了她一军。

温氏只能赶紧先撇清关系,故作惊讶道:“竟是刘嬷嬷不怀好意,我真是错看了她!”

颜老爷面色稍霁,又问道:“那男子的衣裳又是怎么回事?”

颜苒坦然道:“我在湖边摔了一跤,衣裙溅上了污泥,如此形容不雅,自是不妥当,正巧遇见了国公府的大表哥,便向他借了衣裳遮盖。”

“大表哥?”

温氏微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颜苒轻笑一声,却是满目凉意:“母亲不记得容安表哥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温容安是温氏已逝的兄长与原配所出,珉阳长公主为其继母。

温氏和颜老爷一样,眼睛只往高处看,自然是巴着珉阳长公主和温承衍,早将温容安这个无父无母又不受长公主待见的小透明忘在了脑后。

温氏听着颜苒挖苦的语气,心中隐隐有些怒意。

颜老爷倒没在意,只想着二人既是表兄妹的关系,此事又没有闹大,便不算坏了规矩,遂道:“经此一事,你也该长些记性,以后切莫轻信人言。”

颜苒福身道:“父亲的教导,女儿记下了。”

温氏见颜苒三言两语就将私会男子一事揭了过去,没想到平素包子似的颜苒竟也有如此伶牙俐齿的时候,心中暗恨。

她又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对颜老爷道:“老爷,琼华院本就人手不多,如今又走了一个嬷嬷,我便想着给琼华院添置些人手,可苒儿却是不要。不知苒儿可是因为刘嬷嬷的事,对我有了怨言?”

温氏说着,已是泪盈于睫,泫然欲泣。

颜老爷瞧着心软,颜苒却觉得好笑。

“母亲多虑了,女儿并无此意。我院子里也没什么活,不过是些日常的洒扫,人手已经足够,无需添置。况且,父亲毕竟是朝中官员,身为其家眷理应克己躬身,若是太过招摇,恐为人诟病。”

颜苒的声音平淡,没带什么感***彩,却句句都说到了颜老爷的心坎上,令他觉得无比熨帖。

他赞许的看着颜苒,声音和缓了不少:“苒儿说的对,各级官员的用度皆有规制,不可逾越,否则被言官参一本,我这官也不用做了!瑶儿身边伺候的人也该减半,去个学馆也要跟着一堆丫鬟伺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公主郡主呢!”

颜瑶莫名躺枪,十分委屈。颜苒不想让人伺候,关她什么事,凭什么减少她的伺婢?

颜瑶正要反驳,被温氏一个眼神安抚住了。

温氏恭顺的应道:“老爷说的是。”

回到菁华院,颜瑶大发脾气:“颜苒那个***!她倒是在爹爹面前卖乖讨好了,却是用我做筏子!”

温氏也在颜苒手里吃了亏,不仅未能整治她,还折了个刘嬷嬷,也恨恨道:“瑶儿放心,娘不会放过那个小***的!”

温氏还没想好怎么整治颜苒,颜苒就主动送上门了。

隔天,颜苒起了个大早,去向温氏请安。

温氏尚未起身,颜苒便在凉风中等了近一个时辰。

待进了屋内,颜苒什么也没说,便先咳嗽起来,直咳的脸都变了颜色,好似要将心肝咳出来一般。

温氏一大早就被颜苒的病容找了一通晦气,气的铁青着脸色道:“你身子未好,不必来请安。”

颜苒却道:“给母亲请安是女儿应尽的孝道,礼不可废。”

于是,颜苒第二日依旧出现在了温氏面前,拖着一副好像随时会倒下去的孱弱病体。

温氏咬牙恨恨道:“这小蹄子不安好心!她前两日刚吐了血,又天天跑到我门口吹冷风,若她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颜瑶愤愤不已:“我这就去告诉父亲!”

温氏按住颜瑶的手,让她不要冲动:“瑶儿,娘说过,整治一个人,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明日起,让她与你一起去学馆。”

颜瑶不解的看着温氏:“娘,当初不是您说服爹爹,让她不能去学馆的吗?怎么如今又让她去了?”

温氏露出一抹算计的笑容:“今时不同往日,她正是身子孱弱的时候,每日于学馆之间奔波,徐夫子又严厉,课业繁重,便是累不死她,也够她大病一场了!”

颜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听到温氏让颜苒去学馆的消息,轻萱满眼崇拜的看着颜苒:“姑娘,果然如您所料!”

颜苒轻轻笑了笑,温氏那点心思,她若是猜不透,前世岂不是白活了。

其实,去学馆什么的并不重要,前世她虽未去过学馆学习,却也通过自学精通琴棋书画。

所以,重要的是,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出门,见她想见的人啊!

温容安刚出门,就打了个喷嚏,耳边总隐隐约约响起一个小姑娘叫表哥的清脆声音,幻听一般。

“表哥!”

温容安怔住,缓缓转过身,便看见站在晨曦中花骨朵一般摇曳的颜苒。

不是幻觉,那傻姑娘真的追上门来了!

温容安转身就跑。

颜苒莫名其妙,不知温容安为何要跑,抬步追了上去:“表哥,别跑啊!”

哪知这话一出,温容安跑的更快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