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男主剧本全集在线阅读 颜苒温容安小说免费看

我拿了男主剧本全集在线阅读 颜苒温容安小说免费看

高质量小说《我拿了男主剧本》由著名作者一汀烟雨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苒温容安,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温容安顿觉一阵苦意漫过整个口腔,下意识就要将这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吐出去,却被颜苒一把捂住了嘴。温容安抬手想要推开颜苒,却在堪堪要碰到她的时候,顾忌着男女大防,又将手垂了下去。温容安被颜苒堵在墙角,避无可避,又不好与她有肢体接触,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她。颜苒霸道的说:“不许吐出来,咽下去我就松手。”温容安迫于无奈,赶紧嚼了几下将参片吞了下去。颜苒这才松开手,解释道:“这是四叶参,补气用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温容安方才不觉,被颜苒这么一提醒,果然感觉气息顺畅,手脚也有了力气。可眼下的情形实在尴尬,他也顾不得许多,只板着脸局促道:“你,你让开!”颜苒却充耳不闻,又将一个竹制的便携水壶递给他:“这里面的水是用四叶参和甘草冲泡而成,你若渴了就以此为饮,可补肺健脾,益气生津。”颜苒唠叨的模样令温容安觉得很陌生,却又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头划过。他愣怔半晌,忽而觉得有些狼狈,一把夺过了水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粗声粗气的吼道:“现在可以让开了吧?”颜苒这才有些不舍的侧开了身子,温容安立时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转瞬就没了影。守在巷子口的轻萱小跑上前,好奇道:“姑娘,那位公子就是国公府的大公子吗?好生俊俏啊!”听着轻萱的夸赞,颜苒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颇觉与有荣焉,得意道:“有眼光!”轻萱看着颜苒,自那日她从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再不复往日的欢颜,总是一副阴沉莫测的模样,令人觉得陌生。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挂着轻松纯粹的笑容,明媚的耀眼,生气勃勃。轻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抓住,便被颜苒打断了思绪:“走吧,省得一会儿迟到了。”颜苒虽是步行,但因走了小路,来到崇文学馆时,时间尚早。崇文学馆为本朝开朝时所建,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是盛国最负盛名的学馆。初时,学馆为皇族子弟专用;后来随着文化的开放,学馆逐渐开始接收世家大臣的子女。学馆分东西两厢,分别为男女学生所用。颜苒来到女子学堂所在的西厢,找到玄字甲班,一进门,便看见颜瑶和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说笑。姑娘们见到陌生的颜苒,立时止住了说笑声,面带好奇的偷偷打量着她。颜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偏过头去,没有看颜苒。颜瑶今日特意早起,乘坐马车先行,就是为了甩开颜苒,让她迟到出糗,没想到她还是按时到了。颜苒见颜瑶故作不识,挑眉一笑,走上前去:“瑶儿,姐姐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做了些花糕,你和朋友们一起吃吧!”颜瑶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咬牙切齿,暗骂颜苒不识相,为什么要来与她打招呼。颜苒说完,让轻萱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糕点,便走到一边去了。姑娘们立时又活跃起来,看着样式精巧的花糕赞叹不已。

《我拿了男主剧本》 第3章 将她送官吧 免费试读

温氏带着颜瑶从珉阳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便从刘嬷嬷那里听说了颜苒竟私自出府并穿着一件男子外袍回来的事。

颜瑶轻蔑的冷哼一声:“她竟没淹死,真是命大!”

温氏嗔怪道:“瑶儿,想整治一个人,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法。你的手段实在毛躁,如此明目张胆的将她推下水,若是被人看见,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颜瑶撇了撇嘴,不屑道:“若是被别人知道我有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长姐,那才是丢脸呢!”

颜瑶才十二岁,竟有如此狠毒的心肠,视人命如草芥。

温氏却丝毫不觉不妥,宠溺又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

温氏和颜瑶气势汹汹的来到了琼华院。

颜瑶进了屋子,见颜苒正躺在床上休息,毫不客气的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

颜苒并未睡着,顺势拽住了颜瑶的手,将她拉到眼前,不待她反应,便一口血喷到了她的脸上。

颜瑶尖叫一声,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用手擦了擦脸,却见满手血红,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哇哇大哭起来。

温氏怒目看向颜苒,正欲训斥,却听轻萱哭喊起来:“大姑娘吐血晕倒了!”

温氏一惊,再看颜苒,只见她已经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颜瑶止住了哭声,抽泣着问道:“娘,她是要死了吗?”

温氏一把捂住了颜瑶的嘴,心中却觉快意。

颜苒这个小杂种,就该跟她那个碍眼的娘一样,早早的死了最好,省的给她添堵!

轻萱急道:“奴婢这就去找大夫!”

“站住!”温氏大喝一声,拦住了轻萱,质问道:“大姑娘为何会吐血?”

轻萱回道:“奴婢不知,奴婢这就去请大夫,为姑娘诊治!”

温氏冷笑一声:“你贴身伺候大姑娘,怎会不知?依我看,就是你毒害了大姑娘!”

温氏拖延时间的意图太过明显,轻萱又气又急,顾不上许多,起身就向外冲,却被温氏带来的丫鬟婆子拽住。

“怎么回事?”

几人正拉扯间,颜老爷闻讯赶来,见琼华院乱作一片,十分恼火。

轻萱忙道:“老爷,大姑娘吐血了,夫人却不许奴婢去请大夫!”

温氏来不及堵住轻萱的嘴,被她告了一状,强压着怒气解释道:“老爷,我已差人去请大夫了,只是这丫鬟形迹可疑,怕是与苒儿吐血一事有关,我这才抓住她审问。”

温氏向一旁的画绣使了个眼色,画绣会意,悄悄的退了出去。

颜老爷不疑有他,竟不顾颜苒的安危,和温氏一起审问起轻萱。

大夫来的很快,因听说事关人命,一路小跑,将原本想拖延时间的画绣落的老远。

大夫为颜苒诊脉后,对颜老爷道:“令千金乃是中毒之象。”

温氏反应极快,马上状似悲痛的接道:“莫不是,她自知私会男子一事败露,便寻了短见?这孩子,怎么这般想不开……”

温氏此言一出,颜老爷的脸色更加黑沉。

轻萱被颠倒是非的温氏气的心窝子疼,高声道:“大夫,我家姑娘今日身子不舒爽,只喝了半碗姜汤,怎会中毒呢?”

大夫忙问:“还有剩下的吗?快拿来我看看!”

轻萱将颜苒喝剩下的姜汤端了过来,大夫仔细查验一番,面色大变:“这姜汤中有毒!”

温氏道:“果然是苒儿想不开……”

轻萱打断了温氏的话,看向刘嬷嬷:“刘嬷嬷,这姜汤是你亲手做的,是你下的毒!”

刘嬷嬷张嘴就破口大骂:“你这小浪蹄子,瞎泼什么脏水!”

轻萱愤慨道:“刘嬷嬷,是你对姑娘不敬在先,姑娘才教训了你,没想到你竟怀恨在心,给姑娘下毒!”

刘嬷嬷一惊,忙跪在地上哭喊着解释道:“不是我下的毒,真的不是我!老爷,夫人,是大姑娘与男人私会被老奴发现,她这才羞愤服毒自尽的!”

这回不待轻萱反驳什么,大夫已经看不下去了,对颜老爷解释道:“颜大人,令千金所中之毒,乃是凉药之毒。凉药性寒,并不会危及人的性命,但若长年累月的服用,对姑娘家的身子却是百害而无一利,严重者可影响子嗣。令千金本就体寒,又喝了这凉药,寒上加寒,才会突然发出来。否则这凉药藏于体内,根本无法察觉。”

大夫所言之意十分明显,颜苒就算想自尽,也不会喝根本死不了人的凉药,她分明是被人所害。

大夫也是心中不落忍,才仗义执言。

没想到后宅阴私竟如此防不胜防,谁会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下此毒手,真叫人不寒而栗。

颜老爷冷眼看向刘嬷嬷,凉薄淡漠的目光俨然在看一个死人:“刁奴!竟敢残害主人身体,其罪当诛!拖下去,按家法处置!”

刘嬷嬷吓得全身哆嗦,下意识的看向温氏。

温氏微微摇头,示意她安心。

这时,颜苒悠悠转醒,强撑着力气对颜老爷道:“爹,您是朝中官员,对下人动用私刑,恐落人话柄,还是将她送官吧。”

颜苒的声音有气无力,轻飘飘软绵绵,落在刘嬷嬷耳中,却似一柄钢针直戳进心里。

她惊吓的面无人色,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