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男主剧本小说无弹窗全文阅读 颜苒温容安章节列表

我拿了男主剧本小说无弹窗全文阅读 颜苒温容安章节列表

热门好书《我拿了男主剧本》是来自一汀烟雨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颜苒温容安,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温容安顿觉一阵苦意漫过整个口腔,下意识就要将这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吐出去,却被颜苒一把捂住了嘴。温容安抬手想要推开颜苒,却在堪堪要碰到她的时候,顾忌着男女大防,又将手垂了下去。温容安被颜苒堵在墙角,避无可避,又不好与她有肢体接触,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她。颜苒霸道的说:“不许吐出来,咽下去我就松手。”温容安迫于无奈,赶紧嚼了几下将参片吞了下去。颜苒这才松开手,解释道:“这是四叶参,补气用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温容安方才不觉,被颜苒这么一提醒,果然感觉气息顺畅,手脚也有了力气。可眼下的情形实在尴尬,他也顾不得许多,只板着脸局促道:“你,你让开!”颜苒却充耳不闻,又将一个竹制的便携水壶递给他:“这里面的水是用四叶参和甘草冲泡而成,你若渴了就以此为饮,可补肺健脾,益气生津。”颜苒唠叨的模样令温容安觉得很陌生,却又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头划过。他愣怔半晌,忽而觉得有些狼狈,一把夺过了水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粗声粗气的吼道:“现在可以让开了吧?”颜苒这才有些不舍的侧开了身子,温容安立时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转瞬就没了影。守在巷子口的轻萱小跑上前,好奇道:“姑娘,那位公子就是国公府的大公子吗?好生俊俏啊!”听着轻萱的夸赞,颜苒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颇觉与有荣焉,得意道:“有眼光!”轻萱看着颜苒,自那日她从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再不复往日的欢颜,总是一副阴沉莫测的模样,令人觉得陌生。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挂着轻松纯粹的笑容,明媚的耀眼,生气勃勃。轻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抓住,便被颜苒打断了思绪:“走吧,省得一会儿迟到了。”颜苒虽是步行,但因走了小路,来到崇文学馆时,时间尚早。崇文学馆为本朝开朝时所建,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是盛国最负盛名的学馆。初时,学馆为皇族子弟专用;后来随着文化的开放,学馆逐渐开始接收世家大臣的子女。学馆分东西两厢,分别为男女学生所用。颜苒来到女子学堂所在的西厢,找到玄字甲班,一进门,便看见颜瑶和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说笑。姑娘们见到陌生的颜苒,立时止住了说笑声,面带好奇的偷偷打量着她。颜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偏过头去,没有看颜苒。颜瑶今日特意早起,乘坐马车先行,就是为了甩开颜苒,让她迟到出糗,没想到她还是按时到了。颜苒见颜瑶故作不识,挑眉一笑,走上前去:“瑶儿,姐姐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做了些花糕,你和朋友们一起吃吧!”颜瑶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咬牙切齿,暗骂颜苒不识相,为什么要来与她打招呼。颜苒说完,让轻萱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糕点,便走到一边去了。姑娘们立时又活跃起来,看着样式精巧的花糕赞叹不已。

《我拿了男主剧本》 第2章 出去跪,省得碍眼 免费试读

颜苒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

她同来时一样,悄悄回到了颜府。

一踏进琼华院,便见她院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正跪在地上,刘嬷嬷叉着腰,正在训斥他们。

见到颜苒回来,刘嬷嬷也不行礼,阴阳怪气的说:“呦,大姑娘这是打哪儿回来啊?”

她吊着眼角将颜苒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见她身上披着一件男子的外袍,立时叫嚷起来:“我道大姑娘为何会偷偷出府,原来是去与男子私会!真是败坏门风,不知羞……”

啪的一声,刘嬷嬷的话被颜苒一巴掌打断。

颜苒这会儿才十三岁,身量尚未长成,又常年受到苛待营养不良,要徒手打刘嬷嬷这皮糙肉厚的婆子,恐怕疼的还是自己。

于是,她在衣袖中藏了一块木板,待刘嬷嬷走近,便出其不意的扇了过去。

冷硬的木板可比巴掌的威力大的多,刘嬷嬷的半边脸颊立时肿了起来。

刘嬷嬷没想到一向温顺的颜苒会突然这般暴力,一时蒙住了。

好半晌,她才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颜苒,凶煞的模样似乎恨不得将她掐死:“你敢打我?夫人让我来琼华院伺候,就是为了教你规矩!你与男人私会还有理了,有娘生没娘养的,反了你了!”

颜苒闻言,戾气横生,手中的木板飞了出去,擦过了刘嬷嬷的额角,面目阴沉:“我为什么会没娘养?”

刘嬷嬷被颜苒突发的气势骇的不由后退,连被擦伤的额角都忘了疼,心虚的避开了她仿若看透一切的视线:“我,我这就去告诉夫人,看她不扒了你的一层皮!”

“好啊,我们一起去。”

颜苒应了一声,抬步跟了上去。

刘嬷嬷本以为颜苒会怕,未料到她竟是这个反应,不禁停下脚步,狐疑的看过来。

颜苒走到刘嬷嬷面前,面色已恢复平静,不见喜怒,声音却冰冷至极:“刘嬷嬷,我敬你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儿,才对你平日的指手画脚不置一词。可你是不是忘了,我姓颜,在这个家里,我是主,你是奴。你敢对主子不敬,出言不逊,污蔑主子的清誉,以下犯上,我倒是也想让爹做主,看他是会扒我的皮,还是扒你的皮。”

刘嬷嬷之所以不把颜苒放在眼里,是因为从前她柔顺可欺。

但现在她突然强硬起来,还要将事情闹大到老爷面前,刘嬷嬷也有些畏惧。

颜苒的父亲是当朝的礼部尚书,虽不重视颜苒,却最是注重礼仪规矩。

若是被他知道府中有奴大欺主之事,不说颜苒德行是否有失,他定会先处置了刘嬷嬷。

刘嬷嬷马上变脸似的换了一副堆笑的面孔:“姑娘,方才是老奴一时情急,口不择言,老奴自打嘴巴!”

刘嬷嬷说着,轻轻拍了拍自己红肿的脸颊。

颜苒没计较她虚伪的做派,放缓语气道:“嬷嬷知道错了就好,我有些受凉,嬷嬷去给我煮碗姜汤吧。”

颜苒高高在上的姿态令跋扈惯了的刘嬷嬷很不爽快,但她转念又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算计,应道:“是,老奴这就去。”

颜苒转身向屋内走去,下人们仍老实的跪着,大气也不敢出。

颜苒教训刘嬷嬷的场面对他们起到了震慑,令他们对突然变得杀伐决断的姑娘心生惧意。

颜苒经过众人身边,道了句:“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起身,近身伺候颜苒的丫鬟轻萱和芸袖忙跟在她身后。

进入屋内,颜苒将温容安的外袍脱掉,轻萱一边伸手去接一边关切道:“姑娘,您去哪儿了,奴婢都要急死了!呀,您的衣裳怎么湿了?”

轻萱说着,又急急忙忙去找干净的衣服给颜苒更换。

颜苒刚换好衣服,刘嬷嬷便端着姜汤进来了:“姑娘,姜汤熬好了,您趁热喝。”

颜苒淡淡道:“有劳嬷嬷了,放着吧,我一会儿喝。”

刘嬷嬷顿了顿,见颜苒没有马上喝下姜汤的打算,略显遗憾的退了下去。

芸袖拿来了蜜饯,讨好道:“姑娘,姜汤辛辣,您配着蜜饯一块儿吃。”

颜苒点了点头,随手拈起一块蜜饯,看向眼前冒着热气的姜汤。

纵然生姜的气味很大,但其中夹杂的一股似有若无的异香还是钻进了颜苒的鼻子。

是凉药!

颜苒双眸微眯,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前世,颜苒被囚深宫多年,遭到妃嫔下毒残害,身体一直不好,由神医苏虞为她调养。

苏虞喜好制药,每每研制出新药,便用颜苒试药。

颜苒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却也因尝遍百药而通识了药理,所以马上就闻出姜汤中加入了凉药。

颜苒捏着蜜饯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纵然早已得知真相,但在真正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她仍是怨愤难平。

颜苒的继母温氏不仅指使刘嬷嬷毒害了她的亲生母亲,还在她这么小的时候,就日日在她的膳食中加入凉药,令她以后不能生育。

若论毒蝎心肠,恐怕没有人能比得过温氏了!

颜苒心中恨意翻涌,泄出一丝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姑娘……”

轻萱不知颜苒怎么了,被她凶戾的眼神吓到,轻轻的唤了一声。

颜苒回过神来,用帕子擦了擦手,漫不经心道:“这蜜饯太腻了,我不想吃。我瞧着墙边的抚子花开的不错,芸袖,你去采些来,给我做碗甜汤。”

芸袖看了一眼窗外那不知名的小花,心中有些不屑,想着乡野出生的野丫头就是没见识,提议道:“姑娘,您若想喝甜汤,奴婢给您做金桂花甜汤吧,金桂甘甜滋补……”

“轻萱,你去。”

颜苒打断了芸袖的话,轻萱看了看颜苒,又看了看芸袖,心中不解,但还是福了福身,听话的退了出去。

芸袖不解的看着颜苒:“姑娘……”

颜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既听不懂人话,我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颜苒话中的重点,不是芸袖听不懂人话,而是她不听话。

芸袖有些委屈,不明白平素一向倚重她的姑娘为什么突然变了,不甘不愿的跪了下去:“姑娘,奴婢知错了。”

颜苒却没再看她一眼,冷淡的说:“出去跪,省得碍眼。”

芸袖更觉憋闷,却也只能忍着一口郁气老老实实的跪在了门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