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军临苏映雪主角小说叫什么 龙婿战尊免费阅读全文

叶军临苏映雪主角小说叫什么 龙婿战尊免费阅读全文

精选热书《龙婿战尊》由著名作者雨歌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叶军临苏映雪,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身为天神殿殿主,妻儿却被关进铁笼,受尽折磨欺辱;至尊龙王叶军临,呕血震怒,挥师铁甲百万归来……

《龙婿战尊》 第十六章 黑龙阁 免费试读

“陈长官,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入神将阁?”

叶军临询问道。

神将阁?

东洲战域总指挥萧战闻言浑身一哆嗦。

饶是肩扛三枚将星的他,也没有资格入神将阁,甚至是摸到边,都还没摸上。

神将阁!

龙国第一大阁!

里面每一个成员都是功勋卓著的大英雄!

当然,叶军临加入神将阁,萧战并没有什么意见!

以叶军临这么多年来浴血厮杀所创的功绩,就算是当神将阁阁主,也是有资格的!

“没错,叶兄弟,你可愿意?”

陈天剑神秘一笑。

叶军临摇了摇头,天神殿已经解散,他决定马放南山,自然就不会再加入什么阁!

“你把我的手足安排好就行,我已决定刀剑入库!”

“龙主!”

白起等人跪在地上,涕流满面!

六年来,他们与龙王同生共死,浴血厮杀,早就凝结出比亲兄弟还要深厚的感情,如今突然说要分手,他们怎么能受得了?

钢铁硬汉也有落泪的时候!

“听我的!”

“天神殿就此解散,尔等以后跟随陈老,为龙国百姓浴血,不过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了!”

“我天神殿的钢铁男儿,流血不流泪,在战场上,谁要是敢掉一滴泪花子,被我知道了,我亲手活劈了他!”

“天神殿虽然不在了,但不管走到哪儿,你们都不能丢天神殿的脸!”

叶军临掷地有声说完,眼前已经花了。

天神殿是他一手创建,一步步走到今天,就如同他的孩子,现在要把这个孩子送人,他怎能舍得?

但舍得得舍,舍不得也得舍!

叶军临闭上眼睛,两滴热泪砸落。

“龙主!”

“请放心!”

“天神殿永驻我们心中,我们绝不会给天神殿丢脸!”

铿锵有力的声音,震颤四野!

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所感染,不由得抹起泪花子。

就连陈天剑都泪目。

“好!”

“好啊!”

“老夫没看错!”

陈天剑拍了拍手,随即把手中的龙头令递给叶军临。

叶军临接过来一看。

龙头令核桃大小,通体乌黑,前面是一个龙头,后面是把黑色的长剑!

“这是……”

叶军临疑惑。

陈天剑朗笑道:“叶小子,主上怎么舍得解散你们天神殿?”

“叶军临,主上决定,立即成立黑龙阁,你任黑龙阁第一任阁主,天神殿所有人全部移入黑龙阁。黑龙阁与神将阁地位相同,我与你也平起平坐!”

“从今以后,你我二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就像是两把剑,永保龙国太平!”

什么?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天神殿众将兴奋的握紧拳头,只要不跟龙主分开,让他们干什么都行!

“怎么样?叶阁主,你可还满意?”

陈天剑抚须笑道。

“好!自此天神殿从世界上消失,一个更恐怖的组织异军崛起!”

叶军临身上磅礴的气息升腾,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爆了!

“说得好!”陈天剑狂笑不已,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兴了,千金易得,知己难寻。

“未来黑龙阁的势力一定会遍布天下!”

叶军临摇了摇头:“黑龙阁的目标是全世界!”

“好!”

陈天剑是越来越欣赏叶军临了,要不是身上有要事去办,非得留下来跟这位知己痛饮三天三夜。

二人又聊了几句,陈天剑便乘坐专机离开。

临走之前。

还不忘叮嘱彭坤和张万雷等人,不要将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如有违者,杀无赦!

彭坤等人连称不敢。

陈天剑走后。

叶军临把天神殿五千精锐全部散去,让他们散落在龙国各地!

……

帝王居山脚下,骑过来一辆三轮小电动。

这就是乌梦云的‘八抬大轿’!

金龙山地势陡峭,乌梦云骑了一半,电动车的马力就不够了。

“这是什么破地方!”

乌梦云推着车,往上爬。

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累得够呛。

叶军临早就看见乌梦云上来了,不过他没动,就蹲在地上抽烟!

“我说姓叶的,你是眼睛瞎了吗?没看见我这个大活人?还不赶快过来扶我一把!”

乌梦云喘着粗气。

“好的,妈。”叶军临掐灭红塔山烟头,笑着迎了过去,身上的戾气已经完全散去,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

“别乱叫,谁是你妈?”

乌梦云没好气道。

“妈,不是你说李家覆灭,你就亲自为我和映雪操办婚事吗?”

叶军临笑道。

“是我说的,不过不是还没办婚事吗?”乌梦云冷言冷语道,只要一天没办婚事,就还有机会反悔。

“别傻愣着了,还不赶快开车载我下山?”

乌梦云白一眼叶军临,嘀咕道:“真是个榆木疙瘩,真不知道映雪看上你哪儿了?”

“不知道底的,还以为李家是你弄垮的呢?实际上,你不过就是个证人而已!”

“妈,说得对,我就是个证人!”

叶军临不会跟乌梦云一般计较,她毕竟是映雪的亲生母亲,而且这六年来,他也确实亏欠人家。

“妈,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姓叶的,你别乱来,没有刹车,啊……”

……

西祀胡同家里。

乌梦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双腿仍在发抖。

她这辈子还从来没做过这么刺激的电动三轮车。

“妈,用不用我扶您?”

“不用,你手太脏,我自己能行!”

乌梦云像是喝醉酒一样,扶着墙,栽栽愣愣,进入家里。

叶军临笑而不语,紧随其后。

“等一下,姓叶的,你身上太脏,我给你消消毒,还有,你赶紧把鞋脱了,扔到外面,不行,袜子也脱了,还是不行,要不套个塑料袋吧。”

乌梦云满脸嫌弃道。

苏映雪闻讯赶过来,满脸歉意地看着叶军临。

叶军临无所谓的笑了笑,脚上套好塑料袋,便跟了进来。

乌梦云还是觉得叶军临身上脏,猛喷消毒水。

即使套上塑料袋,走过的路,也用拖布猛擦。

“妈,你够了,以后君临就生活在这里了,你天天这样对他,你不嫌累吗?”

苏映雪实在看不下去。

“住在这里?”

乌梦云如遭雷击。

“妈,可是你说的,李家覆灭,就亲自操办我们的婚事!”

苏映雪提醒道。

乌梦云真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光,许什么愿不好,竟然许这种愿!

李家要是叶军临覆灭的也就算了!

关键叶军临还只是一个证人!

真是冤死了!

“姓叶的,想要留下来也行,必须每个月交给我三千块生活费!交不起,可别怪我无情,将他扫地出门!”

乌梦云冷哼连连。

一个穷鬼能有钱吗?

没有钱,不好意思,拜拜您内!

“妈?你这不是为难君临吗?”景如画快急死了。

啪!

一沓钱拍在桌子上。

“妈,这些够三个月的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