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苒温容安小说最后结局 颜苒温容安完结版免费阅读

颜苒温容安小说最后结局 颜苒温容安完结版免费阅读

颜苒温容安是著名作者一汀烟雨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温容安顿觉一阵苦意漫过整个口腔,下意识就要将这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吐出去,却被颜苒一把捂住了嘴。温容安抬手想要推开颜苒,却在堪堪要碰到她的时候,顾忌着男女大防,又将手垂了下去。温容安被颜苒堵在墙角,避无可避,又不好与她有肢体接触,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她。颜苒霸道的说:“不许吐出来,咽下去我就松手。”温容安迫于无奈,赶紧嚼了几下将参片吞了下去。颜苒这才松开手,解释道:“这是四叶参,补气用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温容安方才不觉,被颜苒这么一提醒,果然感觉气息顺畅,手脚也有了力气。可眼下的情形实在尴尬,他也顾不得许多,只板着脸局促道:“你,你让开!”颜苒却充耳不闻,又将一个竹制的便携水壶递给他:“这里面的水是用四叶参和甘草冲泡而成,你若渴了就以此为饮,可补肺健脾,益气生津。”颜苒唠叨的模样令温容安觉得很陌生,却又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头划过。他愣怔半晌,忽而觉得有些狼狈,一把夺过了水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粗声粗气的吼道:“现在可以让开了吧?”颜苒这才有些不舍的侧开了身子,温容安立时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转瞬就没了影。守在巷子口的轻萱小跑上前,好奇道:“姑娘,那位公子就是国公府的大公子吗?好生俊俏啊!”听着轻萱的夸赞,颜苒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颇觉与有荣焉,得意道:“有眼光!”轻萱看着颜苒,自那日她从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再不复往日的欢颜,总是一副阴沉莫测的模样,令人觉得陌生。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挂着轻松纯粹的笑容,明媚的耀眼,生气勃勃。轻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抓住,便被颜苒打断了思绪:“走吧,省得一会儿迟到了。”颜苒虽是步行,但因走了小路,来到崇文学馆时,时间尚早。崇文学馆为本朝开朝时所建,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是盛国最负盛名的学馆。初时,学馆为皇族子弟专用;后来随着文化的开放,学馆逐渐开始接收世家大臣的子女。学馆分东西两厢,分别为男女学生所用。颜苒来到女子学堂所在的西厢,找到玄字甲班,一进门,便看见颜瑶和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说笑。姑娘们见到陌生的颜苒,立时止住了说笑声,面带好奇的偷偷打量着她。颜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偏过头去,没有看颜苒。颜瑶今日特意早起,乘坐马车先行,就是为了甩开颜苒,让她迟到出糗,没想到她还是按时到了。颜苒见颜瑶故作不识,挑眉一笑,走上前去:“瑶儿,姐姐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做了些花糕,你和朋友们一起吃吧!”颜瑶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咬牙切齿,暗骂颜苒不识相,为什么要来与她打招呼。颜苒说完,让轻萱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糕点,便走到一边去了。姑娘们立时又活跃起来,看着样式精巧的花糕赞叹不已。

《我拿了男主剧本》 第1章 表哥,我们私奔吧 免费试读

无法呼吸。

窒息的感觉令颜苒意识迷离,身体不断地坠落,下沉,却没有终点,仿佛堕入无尽深渊。

颜苒猛的睁开眼睛,一口水呛入口鼻,灌进肺腑,火辣辣的疼。

她发现自己正处于水中,没顶的湖水冰冷刺骨,令她无法呼吸,无力挣脱。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匕首刺入胸膛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怎么又落入水中了?

颜苒来不及多想,只凭本能奋力的划动着手脚。

死亡的滋味可不好受,无论哪种方式,她都不想再尝试一遍了。

突然,一个身影破开水面,向她游过来。

是温承衍!

当颜苒看清了那个向她游过来的身影的面容,原本茫然无波的眼眸中立时燃起两簇怒火,恨意滔天。

不过温承衍可看不懂也感受不到颜苒的恨意,他将臂膀环过她的胸前,带着她向上游去。

颜苒并不配合,她拼命的挣扎,挣脱了温承衍的怀抱。

温承衍只当她是慌乱,还要再来捉她的手。

颜苒避开温承衍的手,拼尽全力向上游去,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量,一跃而出水面。

颜苒浮在水中,大口的呼吸起来,骤然钻入口鼻的冷冽空气戳的她肺管子疼,她也不管,只顾呼吸。

环顾四周,不远处有一艘游船,船上乱糟糟的,人们奔走呼救,向另一侧的水里喊着什么。

看到那艘带有长公主府标记的游船,颜苒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遥远的记忆。

天盛二十二年,八月初一,珉阳长公主生辰。

珉阳长公主是颜苒的继母温氏的兄嫂,温氏带其女参宴,未带颜苒。

颜苒在颜家做了十三年的透明人,从未参加过任何宴会,因心生好奇,偷偷从家中溜出来。

长公主之子温承衍邀请众位青年男女宾客乘船游湖,颜苒也上了船,却被继妹颜瑶发现并推落水中。

颜瑶是想置她于死地的,没想到温承衍救了她。

因着这次落水造成的肌肤之亲,两人订下婚约。

他是安阳城中有名的翩翩佳公子,长公主之子,定国公府的小公爷,万千宠爱;她是尚书府里不受待见的透明嫡长女,无人问津。

如此身份悬殊的两个人,被一次落水事件绑到了一起。

长公主不同意这门婚事,颜苒的继母和继妹也见不得她好,屡屡从中作梗。

温承衍硬是扛下了所有的压力和阻碍,把颜苒娶进了门。

婚后,他对她爱护敬重,不纳妾室,洁身自好,甚至为了维护她不惜与母亲敌对。

所有人都说,温承衍很爱她,颜苒也这样认为——至少在温承衍为了权势将她送给新帝做玩物之前。

颜苒呼吸够了,憋了口气,潜入水中,悄悄游向与游船相反的方向。

直到上了岸,她才任由自己脱力的倒在了草坪上。

和煦的阳光倾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将她从那种无望的刺骨冰寒中解救出来。

空气是甜的,带着青草的清冽和浅浅的花香,被阳光晒熟,沁人心脾。

她还活着,真好。

啪。

正在尽情享受阳光和空气的颜苒突然眼前一黑,身上一沉,整个人便被一件衣裳盖住了。

颜苒下意识的全身紧绷,随手摸到了一块石头攥在手里,慢慢的从衣服里面伸出脑袋,一双秋水般明亮沉静的眼眸里充满了防备和敌视,弓起脊背做出防御的姿态。

颜苒警觉的看过去,却见她面前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他背光而立,阳光透过头顶的树隙悉悉率率的照射下来,在他的身上笼了一层斑驳的阴影。

他面无表情,目光无波,看不出喜怒哀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颜苒,俊朗的面容苍白的不见血色,显出几分病容。

颜苒有片刻的失神,紧攥着石头的手渐渐松开,喃喃唤出少年的名字:“温容安。”

温容安的眉角细微的耸了一下,有些奇怪,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儿,可是她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但温容安并不打算细究,他只是不忍见这姑娘浑身湿漉漉的,一旦被人看了去,恐惹出闲话,遂扔了件衣服给她解围,这便打算离开。

颜苒一个激灵,猛的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温容安的腿,颤抖的声音带着恐惧和凄惶,更像是乞求:“表哥,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表,表哥?

温容安脚下一个踉跄,八风不动的表情有些崩坏,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表妹呢?

温容安垂眸,看着双眼蒙着水雾的颜苒,总觉得这梨花带雨的姑娘和刚刚那个仿若亮出了獠牙的幼兽判若两人。

温容安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姑娘莫不是个傻的吧?

若如此,再与她纠缠不清,想必府中那母子俩会很愿意给他做媒。

温容安被自己会娶个傻媳妇的想法吓到了,赶紧掰开了颜苒的手,拔腿就跑。

颜苒被温容安毫不怜惜的甩开,趴在了地上,心里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窜。

如今这会被姑娘吓得害羞逃跑的温容安,是怎么变成日后万花丛中过缔造了无数风流韵事的温相国的?

颜苒想着,不由脱口喊了句:“表哥,我们私奔吧!”

温容安怔在原地,这大概是他自出生以来,听到过的最惊世骇俗的宣言了。

一个十来岁豆芽菜似的小姑娘,抱着他喊表哥还把鼻涕蹭到他斥十两银子的巨资做的新衣服上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要和他私奔?

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丧心病狂!

温容安转身指着颜苒,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苍白的面庞上透出些许红晕,修长的手指颤抖个不停:“你这姑娘,简直不,不知羞耻!”

说完,他就像脚下踩了烙铁似的,匆匆离开了。

颜苒看着被她的一句话就逗得落荒而逃的温容安,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话明明是前世温容安曾对她说过的,如今他却害羞上了。

那时,温容安已是权倾朝野的温相国,连曾视他如无物的珉阳长公主和温承衍都要仰其鼻息。

他本该拥有富贵荣华的一生,可是他却抛弃了一切,只为将颜苒从新帝手中救出来。

颜苒仍然记得那一天,温容安倚在荒废已久的宜和宫里那棵歪脖子的梧桐树下,披着满身霞光,挑起的唇角带着几分邪气,蛊惑人心。

他说,小表妹,要不要跟表哥私奔啊?

那轻佻的模样活脱脱一个风流的浪荡子,哪有半分如今这青涩害羞的模样。

颜苒笑着,心中那股因着方才见到仇人而涌起的怨恨郁气全部烟消云散。

她披上温容安的外袍,决定看在衣服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心情舒畅的走在了回府的路上。

虽然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机遇,但既然人生已经重来,那么这一次,棋局如何进展,就轮到她来做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