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小说全集 时初傅言深微信内阅读

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小说全集 时初傅言深微信内阅读

经典美文《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是来自作者竹叶最新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时初傅言深,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讲述了听到时灵的声音,宾客们都把目光投向门口,眼睛里显出了惊异——

《独门甜宠傅总你够了》 第2章 血债血偿! 免费试读

痛……

好痛……

时初在后脑勺的疼痛中缓缓睁开眼来,她看着明亮的水晶吊灯,迷迷瞪瞪的。

她这是在哪儿?

被救了吗?

那……

“安安?安安?!”时初这才发现,她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紧忙撑着床坐起身,去找安安。

如果她被救了,那安安也一定被救了!

可当她刚坐起身,耳边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男声,语调清冷:“醒了?”

一瞬间,时初身体都变得僵硬,她立刻向来源处看去,只见到一个宽肩窄腰、身量颀长、穿着一套黑色新郎西装的英俊男人正凝着一双深邃的眸看向自己。

他右臂上侧的衣袖不知道被什么划破,渗出了鲜红的血,沾在露出的白色衬衣布料上。

“傅……”时初眼睛睁大,一颗心脏砰砰狂跳,看着他的面孔,不可思议地道:“傅言深!?”

是他救了自己?

不对!

她看着傅言深冷郁的表情,以及他身后熟悉的环境——

时初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是……这不是……她和傅言深的婚房吗?

这是怎么回事?

傅言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声音冷冷:“时初,你既然嫁给我,那就是我的人。别再想着你的前男友,否则,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前男友?

时初终于想起来了——嫁给傅言深的前夕,她差一点儿就和顾俊泽上了飞机,但不知道是哪里泄了密,傅言深直接带人赶到机场,把她抓了回去,并用顾俊泽的安危威胁自己,让自己和他结婚。

因此,她在新婚当夜拿着剪刀刺伤傅言深,不允许他靠近自己半分。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那场熊熊大火、在怀里停止呼吸的安安、绝情冷酷的顾俊泽,还有最后的爆炸……

都没有发生……

老天让她重生,这就说明,她还有改变的机会!

时初猛地一拍自己的头,内心狂喜,她还来得及改变这一切,还来得及珍惜眼前人……

突然,时初的手被攥住,她懵懵地抬头看去,是傅言深正皱着眉头,不悦地看向自己:“时初,你又想干什么?我和你说过,你如果想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威胁我,那么顾俊泽就会得到同样的伤害。”

他声音低沉且冷,可时初心里却暖暖又涩涩的,当初傅言深娶了她,把属于傅太太的一切荣光都给了她,可自己不但不珍惜,还一心追着顾俊泽,最后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傅言深,你抓的我有点疼……”时初动了动手腕,声音软软,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傅言深。

对上她那对明亮双眸,傅言深微微一怔,立刻松开手。

时初眼睛盯着他右臂上的伤口,满心愧疚,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道:“你的伤口……”

傅言深低头瞥了一眼伤口,其实并没有刺得多深,但新婚之夜被新娘刺伤,足以让他的心情不好,他淡淡地看了时初一眼:“没有第二次。”

说完,他立刻转身,离开了房间,门被重重带上。

前世也是这样,时初不愿意,他也不强迫,被刺伤后,只沉着一张脸去客房睡。

想到这,时初心里的后悔都要溢出来了,是她没有珍惜这样好的一个人,反而转身投入顾俊泽的怀抱,以至于最后……

她攥紧了手,指甲刺入掌心,细密的疼痛。

顾俊泽、时灵,重生一遍,那就血债血偿!

时初大半夜才睡下,醒来时,落地窗外已经是一片灿烂的阳光。

忽然,她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铃声响起,时初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把手机接通,那头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女声:“姐,你醒了吗?”

一瞬间,时初的睡意全无!

她拿起手机,看着来电人的姓名——时灵!

居然是她吗?

“姐,姐?”娇滴滴的声音响在耳畔,时初一颗心砰砰的跳,她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压着声道:“灵灵,怎么了?”

时灵语气柔柔的,在那边似乎叹了口气:“姐,我跟你说,你不要怪我……俊泽哥他,他……”

顾俊泽他怎么了?

时初闭了闭眼,想起前世,前世新婚的第二天,时灵不知道怎么带顾俊泽来到了傅家的后花园,并打电话给了她。

得知顾俊泽的出现,她当然是又惊又喜,直接去了后花园和自己的恋人见面……

但最后,傅言深出现在了后花园,让手下人把顾俊泽打了一顿,丢出傅家,对时灵也是冷眼相待。

她又因为这件事,和他大吵了一架。

所以现在时灵打来电话,是要她去见顾俊泽吗?

时初轻吸了一口气,装作着急的语气,问道:“俊泽他怎么了?你快说!”

那头的时灵犹豫了一下,说:“我也劝过俊泽哥,但他不听……他现在在傅家的后花园,想见你一面,姐,你要不要……和他见一面?”

果然如此!

“好,我这就去见他。”时初眸中闪过一丝光,缓缓道。

时初到后花园时,一眼就见到站在树下的顾俊泽以及他身旁娇小玲珑的时灵,他们似乎在说些什么。

“灵灵。”她穿着一件复古风的白色长裙,黑色卷发披在脑后,走上前去。

听见了她的声音,顾俊泽立刻抬起头看向她,喊道:“时初!”

他走上前,一身休闲装,面色憔悴苍白,下巴长着胡茬,如果是曾经,时初看到他这副模样一定会心疼死了。

但见证过他的真实面的时初,只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一双明眸淡淡地看向他:“你怎么来了?”

时灵还没意识到她的不对劲,也走上前,满脸担忧地道:“姐,你知不知道俊泽哥昨晚在傅家外守了你一夜……”

守了她一夜?

时初目光扫过顾俊泽,轻轻一笑:“真的吗?”

顾俊泽露出一副隐忍的表情,对她道:“时初,我知道你嫁给了傅言深,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我不好做出这样的事……”

他语气深情,时初却不为所动,她双手抱臂,打断他的话:“你都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做?”

顾俊泽和时灵顿时一愣。

时初说什么?

她不是应该立刻扑进顾俊泽的怀抱,眼里含着泪,对他说对不起吗?

“时初……你说什么?”顾俊泽问道。

只见时初轻皱着一双柳眉,带着点厌恶看他道:“你都知道我是一个有夫之妇,那为什么不离我远点?”

顾俊泽面对着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时初,有点呆住了,之前的时初都是满心倾慕着自己,不用他多说半句,就会扑入他的怀里。

可现在的她,对自己甚至有一些……嫌恶?

“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时灵率先站出来,咬着唇,一副为顾俊泽不忿的模样:“俊泽哥都是因为爱你啊!否则他一个顾家的大少爷,怎么会为你守候一夜?”

时初静静地看着她和顾俊泽拙劣的演技,只觉得当初的自己真是蠢到骨子里、被猪油蒙了心了!

怎么偏偏就上了他们俩的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