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叶赵周韩免费全文 池小叶赵周韩小说在线阅读

池小叶赵周韩免费全文 池小叶赵周韩小说在线阅读

池小叶赵周韩是著名作者鱼歌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下面看精彩试读!池小叶必然是众矢之的。陌生的人都在背后骂她,熟悉的人,比如隔壁寝室的那几个女生,就直奔门口骂。「池小叶,求你明天快点走。」池小叶,你一个人可不行,别把我们都累坏了.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第3章 各自安好互不相欠 免费试读

池小叶茫然地回到了医院,爷爷的手术还在进行中,赵百川正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

见到她来,手里还拿着红本本,赵百川的脸上有喜悦,也有愧疚。

“小叶,刚才没来得及好好认识一下,我叫赵百川,是池班长当年带过的小兵。”说完,赵百川双腿站立,一挺身,一抬手,毕恭毕敬地向她敬了一个军礼。

池小叶一慌,连忙深鞠躬,脱口而出,“赵爷爷好。”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尴尬的气息。

“孩子,吓着了吧,先坐一会儿,你爷爷没那么早出来。”

池小叶讷讷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她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赵百川本人,比她想象中更加威武,跟赵周韩一样,他们身上的那股正义之气,足以吓退方圆几里的妖魔鬼怪。

赵百川尽量温和地说道:“你别害怕,也别着急,几个手术的医生都是心脏外科的权威,这种时候,你要相信现代医学的力量。”

池小叶点点头,终于有点回过神来了,“今天,谢谢您。”

“一家人不用说谢,刚才手术之前,我答应了池班长,一定会把你照顾好,”赵百川朝她身后望了望,“赵周韩呢?”

“他说有事先走了。”

尴尬的气息越发浓烈。

“他确实工作比较忙,以后我决不允许他欺负你。你们这事是有些匆忙,但你放心,该有的,我们赵家一样都不会落下。”

池小叶惶恐不已,可也不知道说什么。

为了缓解尴尬,赵百川故作从容地跟她聊起天来,“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和池班长为什么要结这门亲事?”

“嗯。”

“当年在部队,我是班上最小的兵,他是我们最年长的大哥,有一次夜里,我们营遭到了突袭,要不是他拼死相救,我必死无疑,他那条腿是为了救我才折的。”

“他因为伤残只能退役,那时候的通信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池班长退役之后回到了老家,从此我们就失去了联系。四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池班长,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这份恩情大过天。”

“一个月前,我终于找到了他老人家。原来,他退役回乡之后从来不提自己的英雄事迹,帮过多少人,参与过多少战争,立过多少军功,他只字不提,默默无闻地建设自己的家乡,这让我更加敬佩他。”

赵百川说的这些,让池小叶更加理解了爷爷,也更加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早早就听了爷爷的安排,不跟爷爷犟,不半夜离家,也不会发生那件事。

想着想着,池小叶簌簌落泪。

赵百川见状,安慰道:“他那两个侄子的事他跟我说过,他说自己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他是想为你找到值得信赖的依靠。他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我赵百川其他没本事,照顾你,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小叶,对于这桩婚事你不要有别的想法,我自己教出来的儿子,我敢说,他一定不会辜负你,只是身为军人,他更多的时间都是属于国家的,这一点,希望你能体谅。”

池小叶哭着点点头,“嗯,谢谢赵爷爷。”

“哈哈,你应该喊我一声爸。”

“……”

“也罢也罢,不为难你,以后慢慢来。”

那一刻,池小叶深深地觉得,这个赵百川可真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啊。

过了傍晚,天色都暗了,手术终于结束了。

手术很成功,池小叶在重症监护室里见到了浑身插满管子的爷爷。

“爷爷,”她哭着扑过去,哪哪都不敢碰,“爷爷,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是小叶。”

爷爷的麻醉刚醒,还处于危险期,按规矩是不能让家属探视的,他嘴里插着喉管,不能说话,只能微微点头。

池小叶喜极而泣,一个劲地流眼泪,拿着结婚证展开在爷爷的面前,“爷爷,你看,我结婚了,您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

爷爷欣慰地闭闭眼睛,眼角流下一行热泪来。

与此同时,监护室外面的楼道里,赵百川一声声怒吼,整个楼道回声隆隆,“别找理由,我还不知道你的工作内容?不就是派你去管选培办么,还没开学能有多忙?”

“同意你只请半天假是因为我没想到池小叶真能同意,是打算让你来送送池班长的,现在她都跟你登记了,你好意思把人丢在民政局门口自己走?”

“人家一黄花大闺女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不谢谢人家,竟然还把人丢下,畜生都干不出这种事!”

“少废话,立刻给我滚回来!”

慈父?呵呵,不存在的!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尽管赵百川勒令马上回家,但赵周韩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也已经是第二天了。

当他一身迷彩特训装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器宇轩昂,英武挺拔,一八六的身高加上黄金比例的身材,再加上军装加持,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仿佛自带聚光灯,走到哪都会吸引一***人的目光。

他迈出的步子大而利落,目的地很明确,重症监护室。

池小叶探望过爷爷之后终于可以暂时放下心来,爷爷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很快就能转入病房了。

她刚一出来,头顶忽然落下一大片阴影,不等她抬头看来人,就被人抓住手腕拖着走了。

“诶……你……”

“是我,”赵周韩回头说了一句,带着不可置否的眼神,“你爷爷病情稳定了,你跟我走一趟。”

“你怎么知道?”

“问了主治医生。”

“……”池小叶有些懵,后知后觉地问道,“带我去哪?”

“我家。”

“……”

池小叶连忙刹车,一把甩开他的手,拒绝道:“那个……我们领证是事发突然,现在我爷爷还在医院,咱两的事不急。”

赵周韩停步,回身,觑眼,像是确认一样问道:“不急?那你跟我爸打我小报告是几个意思?”

“昂?我没有啊。”

赵周韩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装得倒是挺像无辜的,他双手环胸,端着十足的架子,说道:“我工作比较特殊,忙起来六亲不认,希望你能体谅。”

池小叶暗想,还真是父子啊,说的话都一模一样,不过这态度吗,还是他老子诚恳一点。

她挥挥手,脱口而出,“没关系啊,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各自安好两不相欠。”

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