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叶赵周韩免费小说 池小叶赵周韩在线阅读

池小叶赵周韩免费小说 池小叶赵周韩在线阅读

池小叶赵周韩是著名作者鱼歌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池小叶赵周韩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池小叶必然是众矢之的。陌生的人都在背后骂她,熟悉的人,比如隔壁寝室的那几个女生,就直奔门口骂。「池小叶,求你明天快点走。」池小叶,你一个人可不行,别把我们都累坏了.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第1章 谁在他的酒里下药? 免费试读

“你不要过来!!”

黑暗中,池小叶拼尽全力朝那个向她扑过来的男人怒吼,可是,无济于事,女人在力量上本就难以与男人抗衡,更何况,他还是一只发了情的猛兽。

狭小的汽车后座,空间密闭,她不停地挣扎,不停地嘶吼,她以命相搏的反抗都被那双炙热的大掌给击退。

他只用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另一只手,从她的脸颊一路往下。

池小叶扭动身体试图避开他的碰触,但结果适得其反,反而让他的手越发滚烫。

“停下,停!”她嘶哑地吼叫着,身子一个劲地蜷缩起来。

终于,她挣脱了一只手,本能地抓住了他不停往下探的手,“求求你了,停下好不好……你这是在犯法,犯法啊……”

可是,男人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反扣住她的手腕子,肆意妄为。

“啊!!!”剧痛蔓延至四肢百骸,她感觉整个人都被撕裂了。

车里很闷,挥汗如雨,真皮座椅容易打滑,摩擦间发出“呲呲”的声响,似乎也在***男人的粗暴之举。

他的力气太大了,轻而易举地将她捏扁搓圆,吃干抹净。

而池小叶,就像一个布偶娃娃,被不停地撕扯,不停地抽离,不停地翻转,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直到奄奄一息……

这是她身为女孩最珍贵的第一次,竟然就在车里,被一个陌生人,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夺去。

这种耻辱,足以毁掉她整个人生。

这场噩梦持续了多久,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当那男人停下来的时候,外面的天依然是黑的。

整个车里都是燥热的空气,每一寸空间都弥漫着浓郁的气味。

忽然,池小叶只感觉身上一轻,随即“咚”的一声,那男人自己摔了下去。

她害怕得要死,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她好怕他再折腾她一次,两腿之间的疼痛感仿佛又加深了几分。

良久,下面传来了男人均匀而又低沉的呼吸声。

他睡着了!

池小叶艰难地坐起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空间里摸索着,可是,这车里既没有安全锤,也没有其他趁手的东西。

这车里太闷了,如果关着门呆上一夜,或许会闷死。

她一不做二不休,拆下驾驶座的头枕,用头枕两根粗实的钢管“啪啪啪”朝底下的男人一顿乱戳乱砸。

漆黑的天,寂静的夜,池小叶咬着牙,龇着嘴,抱着头枕,大口大口地喘气,如果他再扑过来,那么,他们就同归于尽。

然,男人毫无反应。

头枕的钢管上有些黏滑,不知道是她的手心汗,还是那男人的头骨血。

这种男人,死不足惜!

很快,她下了车,拖着残破的身子,仓皇而逃。

回到家,爷爷还在客厅打盹,不管多晚,爷爷都会等她回家。

池小叶一阵心酸,父母死得早,她是爷爷一手带大的,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爷爷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样子。

于是,她猫腰着身子,蹑手蹑脚地钻进了洗手间。

爷爷睡得浅,很快就被吵醒了,“是小叶回来了吗?”

“嗯,”隔着门,她揉了揉嗓子,尽量轻快地说,“爷爷,快回房睡觉吧。”

爷爷站起身,不住地叹气,“这么晚回来,不知道我会担心吗?我还以为你真的离家出走了,还在生爷爷的气吗?”

洗手间里,池小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止不住地流眼泪,她怎么会生最爱她的人的气,要气,也是气自己不听话。

“你要真不愿意嫁给赵周韩,爷爷也不会逼你,一切以你为重,你就不要跟爷爷置气了。”

听着爷爷的话,池小叶的心脏像是被捅了一刀,她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错了,错得离谱,她不该因为拒婚而跟爷爷闹矛盾,更不该任性地大晚上还跑出去,要是不出去,她不会被那个男人拖进车里玷污,也不会报复性杀人。

等到天亮,或许就会有人发现他的尸体,然后报警,然后……

她闭着眼睛重重地甩了甩头,到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向爷爷交待。

爷爷口中的赵周韩,是他老战友的儿子,两战友断联了四十多年,一重逢,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想到结亲去了。

她刚刚20岁,还在念书,那个赵周韩比她大了整整十岁,无论是按辈分,还是按年龄,她都要喊他一声叔。

爷爷说赵家如今在军中很有权势,赵周韩也是一名军人,可是,以赵家这样好的家世,赵周韩本人是要多寒碜,才能30高龄依然单身?

她死活不同意。

“你回来我就放心了,以后不提这桩婚事,”爷爷确实被她离家的举动给吓到了,马上妥协,“爷爷只希望你好好的,你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强……天都快亮了,爷爷睡去了,你也早点睡。”

池小叶不敢开口回应,怕沙哑的嗓子露馅。

水声哗哗,她仰着头,直面喷头,一直一直冲刷着身体,有那么一瞬,她都不想呼吸了,就这么溺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可是,她要是死了,爷爷怎么办?

她的父母早就去世了,爷爷已经有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经历,难道还要他再经历一次?

想及此,她终于冷静下来。

此时,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这漫长的黑夜,终于要过去了。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照下来,把整条阴暗的巷子都照亮了。

这里很冷清,两边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周围的居民早就搬空了。

就这样的地方,一辆高大的路虎停着,车身上反着崭新的高光,与这周围的残旧格格不入。

赵周韩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车顶那大开的天窗,亮得他睁不开眼睛。

“嘶……”他的头,痛到炸裂。

前座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大队,你终于醒了。”

赵周韩一个激灵,抱着头坐起来。

一坐起,他就看到了自己衣裤上的血迹,不止衣裤上,就连座椅皮面上也有,踩脚垫上也有。

那一瞬,一些不堪入目的片段在脑海里闪过,黑暗之中,有个女孩一直在喊叫,一直在抓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