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蹭蹭,男生说蹭蹭能相信吗?

张晓月也没多想,微微分开双腿,即便还隔着裤子,但那双腿间的缝隙依然诱惑。

似乎淡淡的清香从那处传来,许文低下头,皱鼻嗅了嗅,顿时感觉全身的血细胞都打开了。

“文哥,你怎么不按了?”张晓月疑惑道。

“这就按,这就按。”

许文担心出岔子,不敢再走神,将裤腿卷到大腿根部,然后由小腿处,慢慢往上推动。

“嗯……”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张晓月轻吟出声。

听到这爪耳的声音,许文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身体直接起了反应。

他赶紧躬身,避免被发现。

不过此刻的张晓月,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手法带来的快感。

那种痒痒的,麻麻的感觉,就好像有个温柔的男人,在爱抚她一样。

虽然她有丈夫,可她老公经常在外应酬,大醉回来后,要么直接睡觉,要么就对她拳打脚踢,两人已经几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腿按得差不多了后,许文声音沙哑道:“妹子,翻过身来吧,该按前面了。”

一想到张晓月的那片雪白,许文就激动得不行。

张晓月翻过身来,脸蛋儿红扑扑的,她刚刚已经被按出了感觉。

当她看到许文躬身的样子,瞬间明了,连脖颈都通红了。

许文看出她的反应,心里偷笑,一本正经说道:“妹子,通过刚刚的穴位按摩,我发现你的胸上应该有肿块。”

“啊?”张晓月满脸诧异,“不可能吧,很正常呀。”

可能是出于本能,她居然自己按了按。

咕噜……

许文忍不住喉咙滚动,“我也不能骗你啊,不信的话,我给你检查下。”

张晓月本就有些难受,这么揉了下后,更难受了,听许文这么说,她有些忸怩的答应了。

“好嘛,那,那就麻烦文哥了。”

虽然是盲人按摩,但也没有按摩胸的流程,许文为了抚摸一下那玩意儿,这才撒了谎。

“不麻烦不麻烦。”

许文笑了笑,摸索着按在张晓月肚子上,没有一起赘肉,摸起来很舒服。

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慢慢往上挪动,当接触到胸的边缘时,颤抖了两下。

而张晓月,也是满脸羞红,虽然隔着衣服,可那双充满男人气息的大手,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呼吸变得急促。

她紧紧抿着嘴唇,紧紧盯着许文的大手,这一刻,她多么渴望这双手能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在里面肆意揉搓。

以前和老公弄的时候,她总喜欢老公粗暴的弄她,那种感觉很刺激。

许文站在张晓月身边,下面那处火热距离她的脑袋很近,张晓月似乎隐约能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

这股气味更让寂寞的她难受,情不自禁下,居然微微朝那处歪了下脑袋,想要更近距离的闻一闻。

许文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手掌慢慢从下往上,盖在两片雪白上,可由于太大,根本完全覆盖不住。

“真是大啊!”他不由得感慨一句。

“你说什么?”

张晓月有些惊讶,身子动了一下,不偏不倚的,小嘴刚好碰到了许文那火热的部位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