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一根手指继续扩张 滑入车颠簸不小心滑入

她上学后,张春华给刘志刚打了个电话。

“志刚,一会儿到家里来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刘志刚忙完了手头的活计,立刻赶到了张春华家。

一打开门,他便眼前一花。

张春华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薄纱睡衣,上身空空荡荡,里面显然是什么都没穿,两条大白腿暴露在空气里,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短裤的形状,紧紧地包裹着。

她平日里十分保守,很少有打扮的这么性感的时候,不禁让刘志刚心中一动。

好几天没来找张春华,她终于憋不住了?

之前的影响在刘志刚的心中已经减淡了,归根结底,他还是舍不得着诱人的母女俩。

他几乎是马上有了反应,目光灼灼地看着张春华丰满的身体。

“春华,想我了?”

张春华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有些惆怅。

她今天是要和刘志刚分手的,但心中到底舍不得,她对刘志刚的感情也是有增无减。

为了女儿,她狠心放下这段感情,决定和刘志刚最后纠缠一次。

“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不会是外面有别人了吧?”

刘志刚一把抱住她,早已激动地不行,嘴上说道:“哪有,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哎呦,好香,我可想死了……”

张春华嘤咛一声,被刘志刚打横抱起,到了卧室。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了张春华这里可是半分不假,好在刘志刚体力跟的上,换个小年轻估计都满足不了她。

更何况张春华心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干脆就放纵一把,平日里不敢说出口的话也都说了遍,十分配合,可把刘志刚给舒服坏了。

两人玩乐不知多久,刘志刚终于气喘吁吁地从张春华的身上退下来,点燃了一根香烟。

张春华从情事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看着刘志刚宽厚的背影,心中不舍。

他是个好男人,老公刚走的那两年,都靠着刘志刚的帮衬,她一个女人家才能带着女儿熬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张春华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刘志刚的原因。

一开始两人在一起,刘志刚就说过等时机成熟再告诉郑秀秀,可是现在郑秀秀已经长大成人了,又缺少父爱,张春华很怕她接受不了自己和刘志刚的关系。

想到这儿,她颤抖着声音开口:“志刚,以后我们还是别这样了。”

刘志刚的烟灰抖落的半截,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春华掩下心中的酸楚,找借口道:“被人发现咱俩的关系,影响不好。”

“这有什么,男未娶女未嫁的,谁敢说什么闲话?”

张春华无奈地笑了一下:“秀秀他爸都走了多少年了,我也这么大岁数了,不想着再找了。咱俩说到底还是不正当的关系,还是断了吧,要是被秀秀知道了,指不定多埋怨我呢……”

刘志刚不说话了,他心里明镜,张春华就是考虑到郑秀秀的因素,才想着断了两人的关系。

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眉头紧皱。

老实说,他好不容易找个伴儿,不想就这么分开,再说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那是说断就断的?

刘志刚心一横,干脆道:“春华,你觉得这样不正当,干脆咱俩结婚,搭伙过日子吧?”

张春华脸色微红,眼神中闪过犹豫之色。

“可……”

“秀秀那里你放心,我来说。”

刘志刚心里也没底,毕竟他和郑秀秀之前还有着一点不可言说的关系,他突然从隔壁大叔变成继父,对郑秀秀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郑秀秀听说刘志刚和张春华要结婚的消息,懵了一瞬。

她先是惊讶,随后又为母亲终于找到了归宿感到开心。

同时她心中涌起一股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她和刘志刚对视着,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天在卧室里的画面。

“只要我妈愿意,我都同意。”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头,这让张春华大喜过望。

刘志刚雷厉风行,几天后就和张春华扯了证儿。

他只有一个儿子,还是跟着母亲住,再婚这种事情前妻也不好参与,于是只邀请了一些还算熟悉的亲朋好友,大家伙聚在一起吃个饭,这婚也就算是结了。

酒席上,刘志刚春风满面,喝了个酩酊大醉。

张春华也是满脸红光,活像是年轻了十岁。

两家人正式变成了一家人,因为郑秀秀马上要上大学,刘志刚主动提出租掉他那两室一厅,攒下钱给郑秀秀上大学。

张春华感动不已,就这样,刘志刚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原本只有两个女人的家。

郑秀秀每天和刘志刚低头不见抬头见,心里有些不适应,她总是会想起那天的暧昧,闹地脸色通红。

刘志刚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尽力地扮演着一个慈父。

久而久之,郑秀秀也就抛掉了自己那一点心结,真正地接受了三个人的生活。

家里突然住进一个大男人,自然会有许多摩擦,郑秀秀在家习惯穿着清凉,经常不穿内衣只穿一个薄透的小吊带就跑出来了,看的刘志刚呆愣在原地。

张春华工作忙,一周只能做一两次家务,收拾房间的重任就落在了刘志刚身上。

刘志刚经常在沙发上找到郑秀秀的换下来的小内内,郑秀秀脸色通红地看着他,一把抢过了自己的衣服。

“刘叔,这个我自己洗。”

刘志刚也是老脸一红,清咳两声掩饰尴尬。

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过不少,郑秀秀终于开始收敛自己,不再乱扔东西。

毕竟是女孩子家的秘密之物,对于刘志刚还会有一定的吸引力。

每每和郑秀秀独处的时候,两人也会不约而同地想起那天的事情。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