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在厨房要了我,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小峰,明天早上行不行?我现在有点不舒服,想先休息了……”

宋雪脸红地嘤咛,声音都带着颤巍。

“可是我很疼,疼的睡不着,你要不给我上药,我今天就不走了,跟你睡!”

赵峰赌气一般地回应,说话间已经掀开了宋雪的被子。

宋雪还来不及拒绝,就感觉身旁一凉。

转眼间,赵峰已经上了床。

和窘迫的宋雪不同,赵峰简直心里乐开了花,他刚掀开被子的瞬间,看见了她胸口两团雪白的东西,还有她下面修长的双腿。

怪不得不肯帮他上药呢,原来是已经脱光了!

“小峰,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能和我睡在一起呢?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

宋雪小心地推搡着他,想把他推下去,但又不敢用力,怕弄疼他。

“我们是一家人啊,谁会笑话?嫂子,你现在是不是不疼我了?你以前从来不会不关心我的……”

赵峰一边说一边使劲往她身上蹭,好几次都碰到了她的敏感点,但宋雪却一点都生气不起来。

她不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他都成年了啊!

“小峰,你长大了,嫂子现在也没穿睡衣,这样不合适。”

想了又想,宋雪还是说出口。

“这有什么啊,我也没穿啊。嘻嘻~”

笑着笑着,赵峰又朝宋雪的腰间摸过去,他以前总是这样,开心的时候就会挠宋雪的痒痒。

“哎别,别,睡,你睡在这就是了。”

宋雪哪里能招架的住,没几下就投降了。

赵峰得逞后果然停了手,眼睛贼亮亮地看着她,“就知道嫂子还疼我~可你下次不许这样喽,不然我真的会很伤心!”

说完,他一骨碌钻进了被子里,顺手将手搭在了宋雪的腰间,头靠在她耳窝处。

感觉到他的触碰,宋雪感觉浑身酥麻,要是平时也罢,但现在两人都脱得光溜溜的,不起反应都难。

但赵峰安静下来,她又没法说什么,兴许真是她想多了,小峰还是个孩子呢。

可躺了一会,赵峰的裤子却高高膨胀起来。

宋雪身子又软又香,他又将她搂在怀里,自然而然就有了反应,一开始还有些小心,后面体内实在燥热,便开始大胆地摸索起来。

作为成年人,宋雪怎么会不知道这些生理常识,赵峰摸过的地方都痒痒的,她生怕会出什么事,赶紧推开了他。

“小峰,你自己躺倒一边睡去,我有点不舒服,你压着我喘不上气。”

她认真地解释,害怕伤到他的自尊心

赵峰刚被推出去,又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来,宋雪想伸手推搡,身子便在这时暴露在了空气中,赵峰的手也碰上了她的三角区。

这下两人都顿住了,赵峰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她下面怎么湿成那样?都洗完澡多久了还没干?

他不由得想起小说里的段子,有些明白了宋雪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大哥不在家,她空虚寂寞了吧?

越想越兴奋,本就对女人身体极度好奇的他,直接将宋雪紧紧搂在了怀里。

而且,一条腿还搭在了宋雪的身上,生怕她跑掉一般。

这样一来,某个坚挺的部位直接搭上了宋雪的敏感地带,她瞬间身子滚烫起来。

“小峰……”

“小峰,明天早上行不行?我现在有点不

舒服,想先休息了……”

宋雪脸红地嘤咛,声音都带着颤巍。

“可是我很疼,疼的睡不着,你要不给我上药,我今天就不走了,跟你睡!”

赵峰赌气一般地回应,说话间已经掀开了宋雪的被子。

宋雪还来不及拒绝,就感觉身旁一凉。

转眼间,赵峰已经上了床。

和窘迫的宋雪不同,赵峰简直心里乐开了花,他刚掀开被子的瞬间,看见了她胸口两团雪白的东西,还有她下面修长的双腿。

怪不得不肯帮他上药呢,原来是已经脱光了!

“小峰,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能和我睡在一起呢?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

宋雪小心地推搡着他,想把他推下去,但又不敢用力,怕弄疼他。

“我们是一家人啊,谁会笑话?嫂子,你现在是不是不疼我了?你以前从来不会不关心我的……”

赵峰一边说一边使劲往她身上蹭,好几次都碰到了她的敏感点,但宋雪却一点都生气不起来。

她不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他都成年了啊!

“小峰,你长大了,嫂子现在也没穿睡衣,这样不合适。”

想了又想,宋雪还是说出口。

“这有什么啊,我也没穿啊。嘻嘻~”

笑着笑着,赵峰又朝宋雪的腰间摸过去,他以前总是这样,开心的时候就会挠宋雪的痒痒。

“哎别,别,睡,你睡在这就是了。”

宋雪哪里能招架的住,没几下就投降了。

赵峰得逞后果然停了手,眼睛贼亮亮地看着她,“就知道嫂子还疼我~可你下次不许这样喽,不然我真的会很伤心!”

说完,他一骨碌钻进了被子里,顺手将手搭在了宋雪的腰间,头靠在她耳窝处。

感觉到他的触碰,宋雪感觉浑身酥麻,要是平时也罢,但现在两人都脱得光溜溜的,不起反应都难。

但赵峰安静下来,她又没法说什么,兴许真是她想多了,小峰还是个孩子呢。

可躺了一会,赵峰的裤子却高高膨胀起来。

宋雪身子又软又香,他又将她搂在怀里,自然而然就有了反应,一开始还有些小心,后面体内实在燥热,便开始大胆地摸索起来。

作为成年人,宋雪怎么会不知道这些生理常识,赵峰摸过的地方都痒痒的,她生怕会出什么事,赶紧推开了他。

“小峰,你自己躺倒一边睡去,我有点不舒服,你压着我喘不上气。”

她认真地解释,害怕伤到他的自尊心

赵峰刚被推出去,又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来,宋雪想伸手推搡,身子便在这时暴露在了空气中,赵峰的手也碰上了她的三角区。

这下两人都顿住了,赵峰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她下面怎么湿成那样?都洗完澡多久了还没干?

他不由得想起小说里的段子,有些明白了宋雪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大哥不在家,她空虚寂寞了吧?

越想越兴奋,本就对女人身体极度好奇的他,直接将宋雪紧紧搂在了怀里。

而且,一条腿还搭在了宋雪的身上,生怕她跑掉一般。

这样一来,某个坚挺的部位直接搭上了宋雪的敏感地带,她瞬间身子滚烫起来。

“小峰……”

“嫂子你别动了,我都快睡这了,你要不等我睡着再把我推开,好不?”

赵峰用商量的语气和她说,让宋雪心软下来。

哎,算了,就等他睡着再说吧。

赵峰果然没再动弹,闭上眼睛好上认真睡觉了一般,但宋雪就变得更难熬了。

那硬呼呼的部位一直在刺激着她,想睡着都难。

其实赵峰也是如此,他只是装的很安静,但满脑子都是从小电影里看来的香艳画面,很想和宋雪试试。

无数次心里的呼唤,终于让他将大手向上移,放在了宋雪的饱满上。

“嘶……”

宋雪倒吸一口凉气,但却舍不得推开他,因为她此刻也很渴望男人的触摸。

兴许是睡着了才这样吧?她心里安慰自己。

赵峰见她没有反对,动作越来越大胆,将柔软的部位捏在手心,一次次揉扁搓圆。

宋雪被他搞得心痒难耐,下面也是越来越润,她多想推开赵峰自己玩弄一番,但却不敢行动,只好将两腿之间夹得越来越紧。

两人心照不宣,彼此都很享受这样的刺激,赵峰的玩意越来越巨大,让宋雪开始了幻想。

这要是进去,得多刺激啊……

而赵峰也从开始的揉捏变成了玩弄。

就在他们乐此不疲时,客厅突然传来开锁声!

赵赫回来了!

宋雪瞬间慌张起来,要让他看见自己和赵峰这样躺在一起,他们就完了!

赵峰也是同样慌乱,万一被大哥发现自己勾引嫂子,以后二人还怎么相处?

但是回去已经来不及了,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宋雪。

“衣柜!衣柜!”

宋雪指了指墙角,赵锋赶紧从床上跳了过去,他刚关上衣柜门,赵赫就推门而入。

“这么早就睡了?”赵赫温柔地说。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宋雪坐起身揉了揉双眼,假装刚被吵醒的样子。

看她香肩半露,赵赫本来疲惫的眼神一下来了精神,“我回来取个东西。”

一边说,他一边脱开了衣服。

宋雪见他充满渴望的眼神,一下就明白了男人的想法,但想到赵峰还在衣柜,她很想拒绝。

“媳妇,出差了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啊?”

赵赫说着,已经钻进了被窝里,对着宋雪的柔软身躯动手动脚起来。

“当然想了。”宋雪很肯定得回答,但脑子里却在想该怎么阻止他。

“想我什么了?嗯?”

赵赫一手握住她的高耸,一只手逐渐向下滑,摸到一片晶莹后,整个人更加兴奋了,直接翻身将宋雪压在身下。

“哎,别……别这样……”

宋雪发出嘤咛声,刺激着赵赫也刺激着衣柜里的赵峰。

他虽然看过很多此类的小说,也偷偷看过一些小电影,但却从未见过真人实战,自己也没实操过。

听着听着,他没忍住开了一条小缝。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赵峰的目光,宋雪一下按住了赵赫乱动的手,“老公,我今天特别累,可不可以明天?”

她小脸上写着恳求,语气娇柔的让人浑身酥麻。

“不行,就现在,我快想死你了!”

赵赫被再次刺激到,直接将被子掀开一扔,硬生生挤入了宋雪地身体里。

“啊……”

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宋雪没忍住叫出了声,但考虑到赵峰,她只好紧紧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

可赵赫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变得非常强硬持久,动作也比平时粗暴了很多。

宋雪不想发出声音都不行,被冲撞地嘤嘤叫了许久。

“对,就是这样,太棒了媳妇,我简直太爱你了。”

赵赫望着她满脸红润娇唇微启,感觉备受鼓舞,他今晚非常厉害,可能真是憋得太久了。

赵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断地吞口水。

原来睡女人,就是这样的……

他越看越精神,裤子里的都快炸掉了。

可还没等他看过瘾,就听见赵赫一声低吼,身子颤抖了几下,就倒在了宋雪的身边。

还没等宋雪擦干净身子,就响起了他的鼾声。

“哎。”

宋雪失望地摇摇头,还以为这次丈夫凶猛了,没想到还和之前差不多。

等确认赵赫睡实后,她才打开衣柜的门让赵峰离开。

赵峰偷偷溜走的时候,她还瞥见他高高的裤子,心里更是空虚,于是回到房间后又靠玩具继续了一会。

第二天,赵赫因为有工作,只和赵峰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吃过早饭后,宋雪依旧开车带赵峰去上学,只是今天两人气氛有点尴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宋雪很难为情,要说赵峰昨天什么也没听到,那是不可能的。

而赵峰,却是眼神溜溜地盯着宋雪的高耸和她的下面,满脑子都是昨晚两人冲撞的场景。

大哥那还没他大,宋雪都能叫的那么大声,要是换成他,得叫成什么样啊?

到了学校,宋雪把他安顿好就去办公楼了,但这一天都没什么心思工作,上课时也讲错了好几个地方。

转看赵峰,一天蔫头耷脑,愣愣地咬着笔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雪例假推迟,加上心情又很烦躁,她下午没放学便回家了。

小区附近有个中医诊所,据说大夫医术不错,她决定过去看看。

把情况和孙大夫说完后,后者微微皱起了眉头。

“孙大夫,难道我的情况很严重吗?”

宋雪赶紧追问,以为自己情况不妙。

“这……说真的情况有点复杂,要是想确认到底怎么回事,得做进一步检查才行。”

孙春旺上下打量了她一通,故作深沉地说。

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却是个十足的色胚,经常利用给病人看病的机会吃病人豆腐。

宋雪肤白貌美,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尤其夏天穿的少,火辣的身材更是包裹不住了。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