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

虽然柳如燕穿着老王的长袖并不合身,但胸前两座高耸却显得异常挺拔。

此时,由于太过紧张,柳如燕急促的呼吸着,胸前那对儿鼓鼓的玩意儿,也就隐隐颤动起来。

老王看得是眼睛都不眨,伸手就抓了上去,饱满手感瞬间让他身下一紧。

毕竟好多年都没有碰过女人,强烈的快感冲击心头,老王差点舒服得叫出了声。

而被老王这么一抓,柳如燕更是如遭电击,娇躯颤抖不停,身体也开始起反应了。

要知道,胸脯可是她最为敏感的部位,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老王满是粗茧的大手抓在上面,感觉却

分外明显刺激,似乎让人沉醉。

当下,柳如燕就有些意乱情迷了,她微眯眼睑,红唇翕张,柔软的香舌游离唇齿间,俏脸妩媚妖娆,模样性感风骚。

老王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抓住那对儿饱满圆润就想要狠狠蹂躏。

突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惊得老王浑身一哆嗦,连忙松开了柳如燕。

原来是开锁师傅来了,正等在柳如燕的家门口,望着柳如燕离去的倩影,老王真后悔主动帮她联系了开锁公司。

“唉,我这是在做什么呢!”老王忍不住拍了下脑袋。

吃罢晚饭洗完澡,老王便上床睡觉了,他每天去工地干活,已经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

可是今晚,老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柳如燕躺在怀里那副娇嫩的模样。

不知不觉,身下已是春风吹战鼓擂了。

这可咋办呢?老王烦躁的不行,若是平时的话,自我解决一下还能得过且过,但今晚却觉得索然无味。

无奈,老王下床来到阳台抽烟,望着远处夜色里的零星灯火,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孤寂。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王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每天重复着工作,也算过得踏踏实实。

然而,自从柳如燕来过这个家,老王就有些不对劲了,感觉生活节奏转眼被打断,甚至还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滋味。

就在老王陷入沉思时,耳边隐约传来女人的哼叫声。

这是栋老式的单元楼,敞开式的阳台并排相连,两家之间隔着一层水泥墙板,此刻,老王洗

耳聆听,声音好像是从隔壁柳如燕家里传来的。

他好奇的走过去,扒着墙角边缘伸出脑袋,去看隔壁阳台,因卧室和阳台仅一窗之隔,老王一眼就看见柳如燕的卧室亮着灯,只是拉上了窗帘,并不知晓里面的情况。

但,近距离的偷听,让老王确定这隐晦的叫声,正是柳如燕的声音!

当下,老王鬼迷心窍,直接爬上阳台翻入柳如燕的家。

这种做贼的感觉,让老王倍感刺激,他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边,透过窗帘的间隙,终于看清屋里的情形。

“咕噜!”

老王狠狠地吞着口水。

他万万没想到,柳如燕居然躺在床上,做着那种动作!

其实柳如燕经常这样,毕竟长期得不到老公张小军的满足,更何况刚才在老王家里,她已然被撩拨的浴火攻心了。

此刻,她平躺在床上,浑身如雪的肌肤像婴儿一般滑嫩,修长的手指轻轻在胸前摩挲。

不仅如此,两条纤细笔直的双腿,也是反复交叠相互磨蹭,一只玉手塞入腿间抚弄,丰腴的娇躯随之绷紧又松弛,一来二回,白皙的额头挂满了香汗。

不行,受不了了!

柳如燕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玩具…..

“嗯哼……”

充实的感觉让柳如燕的俏脸上,绽放出一抹痛并快乐的神采。

窗外的老王看得正上火,干涩的喉咙简直都快要冒出白烟,他急不可耐的脱掉短裤,握住身下,幻想着自己此刻就在柳如燕的背后驰骋……

然而不等他发泄出来,柳如燕却突然停止动作,拿起一件衣服翻身下床。

老王心头一惊,连忙爬上阳台回到自己家中。

“好险!要是被发现,那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进入卧室,老王心有余悸,刚准备抽支烟压压惊,却听一阵敲门声徒然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

老王满腹狐疑跑去开门,却见柳如燕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他的那件长袖。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

柳如燕居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娇躯!

见老王发愣,柳如燕妩媚一笑,“王叔叔,衣服还给你,那个,你现在有时间不?”

老王接过衣服,上面还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味,他咽了咽唾沫,“怎么了,燕子?”

柳如燕指着隔壁家门,一脸忧郁,“我家卧室灯坏了,你能来帮我修修吗?”

老王一听,有些蒙圈,刚才他在阳台看见明明还是好的,怎么突然就坏了?

走进柳如燕的家,老王发现卧室灯果真不亮,也没多想,搬了张凳子搭脚就开始修灯。

由于凳子放在床上,柳如燕只好跪在床边扶住凳子,并给老王递工具。

借着客厅的余光,老王低头一看,柳如燕凹凸有致的身型竟是一览无遗。

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下,即将冲出超短裙摆的臀,饱满挺翘让人心醉。

老王瞬间想起柳如燕趴在床头的模样,简直和现在的姿势如出一辙,要是就这样从后面来,绝对是终身难忘啊!

同样,由于角度的原因,柳如燕仰头一看,只见老王的裤裆倏忽支起,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挺许多,而且通过宽松的裤管,甚至都能一眼直视三分之二的内幕!

居然会有那么大……

一时间,柳如燕神思恍惚,双手一松,凳子歪了,老王跌下来将她牢牢压个满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