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花唇大开开宫口,1v1大肉到处做甜宠无虐古文

我兴奋到了极点。

我的大手,在秦雪的身上不断摸索。

她实在是太性感和水嫩了,那手感,好到让我飞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像个苹果,我很想一口吃掉她。

“周伯伯,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忽如其来的用强,吓到了秦雪,秦雪在我的身下哀求道,她的眼中有着泪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小雪,我们像是电影里面的那样玩一次好不好?你太性感了,我忍不住了,我们玩起来,会很舒服的……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只要玩一次,你就会上瘾,就会天天想着和我一起玩的……”

我喘着粗气道,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毛还没有长全的男人,完全失去了理智,我心里想的,就是得到秦雪。

我不等秦雪答应什么,我直接脱下了小雪的底裤。

但我还没局限,秦雪就喊了起来:“周伯伯,好痛啊,不要……”

她这么一喊,我一下就愣住了,我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停止了动作。

而秦雪立马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快速回了她的房间。

我没去直接破开房门,再去弄秦雪了。

我觉得对秦雪不能用强,只能循循善诱。

……

从这之后,秦雪和我之间的关系变了。

连续一段时间,她都不搭理我,看到我就躲到了房间里面不肯出来,甚至我给她买她最爱的零食,她也不吃。

我懊恼了起来,我知道自己的用强吓到了秦雪,我应该慢慢拿下她的,不该那么心急,得慢慢来,这样才有滋味。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忽然下起了暴雨。

我拿电脑看了几个小电影,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憋得慌,秦雪忽然穿着睡裙走了进来。

她这睡裙,也是我刻意买的,下面几乎罩不住翘臀,上面胸前的雪白露出了一大片,我一下就看呆了。

“小雪,你怎么来了?”我好奇地问道。

但秦雪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秦雪还因为那天的事情,对我有恐惧之感。

“小雪,伯伯那天不该太粗鲁地和你玩那种游戏,我保证以后对你再也不粗鲁了。”我向秦雪道歉。

轰隆隆!

外面炸雷响起,闪电也很恐怖。

“周伯伯,我怕打雷……我怕……”秦雪小声喃喃道,她吓得蹲在地上,浑身颤抖。

“我在这里,我保护你,你什么都不要怕。”我连忙过去,将秦雪抱起来,抱到了床上。

秦雪在我怀里瑟瑟发抖,我拿手慢慢拍着她的背,她似乎感到了安全,很快就睡着了。

我就这样搂着秦雪睡了,我没再打算做点什么了,上次我太粗鲁了,伤害了她,我不能再这么做了。

睡到半夜,我醒来了,因为秦雪全身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她那幽幽的鼻息,和幽幽的体香,都向我袭来,我心中的邪念,一下被点燃了,因为这小妮子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卧室留着小灯,借着夜灯淡淡的光线,我看到趴在我身上的秦雪胸前的雪白。

而她的睡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到了腰上,她那浑圆的雪白,完全展露在了我的面前。

而这一次,秦雪居然穿的是我给她买的丁字小裤裤,因此她的翘臀,显得更加性感。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热血沸腾了起来,先前我的那种自责完全没有了,我又想弄秦雪了。

“小雪,这一次我只在你的翘臀上摩挲摩挲……”

我自欺欺人地自言自语,然后脱掉了我身上的障碍物,拿出了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罪恶之源……

秦雪的翘臀让我那罪恶之源很是舒

服。

但是,我很快就不满足如此了,我的一双手,开始探到了她那睡衣里面。

秦雪虽然是睡着的,但是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就算睡着了,只要是遇到那种刺激,都有反应。

我感觉到我她的身体有了反应。

我准备将其小裤裤也脱掉时。

“不要啊……不要这样……别这样……”

秦雪忽然喊了两声。

我以为秦雪醒来了,我连忙将我的裤子给穿上了,装作睡着了。

半响之后,我发现秦雪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我又开始在秦雪身上摩挲,抓着她胸前那对饱满。

不过,我终究没直接脱掉她的小裤裤,将其变为我的女人。

这么一个性感妹子在我身边,但是我却不能弄,我虽然摸得舒服,但是火气却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那地方膨胀得快要爆炸。

这个晚上之后,秦雪对我似乎没了戒心,又和以前那样了,穿着性感的衣服,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甚至有时候她里衣都没穿,让我一饱眼福。

……

一天早上,我和秦雪一起吃早餐。

我们都是边玩手机,边吃。

啊!

忽然,秦雪尖叫了一声。

我一看,这妮子只顾着玩手机,不小心把滚烫的牛奶弄到了衣服上,正好撒在胸前。

“烫死我了……”

秦雪哭了,她直接把上半身的T恤给脱掉了,她今天里面还是没穿里衣,她这么一脱,那对饱满,一下就弹了出去。

我的眼神,顿时火辣了起来,虽然我已经摸过秦雪很多次了,但这么完全看到她那完美的饱满,却还是第一次,而且,我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的那里,这般有弹性。

我舔了舔嘴唇,口干舌燥,冲动了起来。

“周伯伯,怎么办啊,我好痛啊。”秦雪揉着胸前,眼泪都出来了。

我这才一个激灵,连忙道:“小雪,你快点来我的房间,我拿烫伤药膏给你摸上去,你就不痛了。”

于是,我马上去我的房间找药膏了。

我刚找到药膏,回头一看,眼睛都挪不开了,因为秦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裙子都脱掉了,只穿着个小裤裤就走了进来。

而先前她因为烫伤已经脱掉了上面的T恤,此时,她的短裙也脱掉了,身上就只有底裤那个巴掌大的布片了。

今天她没穿黑丝,那雪白的大腿,雪白的胸脯等一切,就展现在了我面前,我很想直接扑上去,将秦雪扑倒在床上……

“周伯伯,你找到药膏了吗?”秦雪却是梨花带雨地揉着胸脯道:“我这里太痛了,您帮我……帮我上药吧……”

“那你怎么把裙子也脱掉了啊?”我一边眼神火辣在秦雪那雪白的娇躯上打量着,一边好奇地问道。

此时,我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了。

秦雪这妮子实在是太性感了,这样的妹子,我要是不拿下,就是暴殄天物了。

现在,我正好要给秦雪的胸前上药,那么绝好的机会来了,今天,我要拿下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