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啊……副作用?”

安琪一下子睁开眼睛,看见老周一本正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对,副作用,都是你不懂,人家给你用了假冒伪劣的东西,现在在你身体里发生了作用,就像肥胖能引起心脑血管堵塞一样。”

老周说着,并没有着急,依然摸着,揉搓着波澜壮阔。

安琪脸颊绯红,眼神迷离中带着惊讶,喉管里忍住发出嗯嘤声。

“周叔叔,那怎么办,我可不想那里也得什么病,求求你了周叔叔,你给我治治吧。”安琪生无可恋的又被唬住了。

关键是老周刚才说的很有道理,肥胖就能引起心脑血管疾病,她相信别人给她用的丰胸药物也是这个道理。

“唉,安琪啊,这个得按摩你那里,也就是俗称排毒,只是吧你看看……”

老周得欲擒故纵,现在安琪动情了,可是,她并不是懵懂的小姑娘,如果操之过急能引起她的怀疑。

“周叔叔……要不……你给我精油……我回家自己按摩……”

果不其然,安琪这样说了,老周喘口气,手上并没有停下来,在她胸脯上捏了捏,安琪又是嗯嘤几声。

老周真想下嘴亲一口,但是,又不能直接亲,心里痒痒的难受。

“唉,安琪啊,不是周叔叔不给你,你不是按摩师,更不是医生,给你精油没问题,如果你不懂,会更加厉害,就像医生开药一样,要检查完病情才行,你说哪个医生给病人看病的时候不检查就开药的,这样会更加耽误病情是不是?”

老周这解释天衣无缝。

“周叔叔,可是?”安琪脸更红了,咬着嘴唇好像在犹豫,老周一瞅赶紧又道。

“安琪啊,我瞎子啊,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脱下来小裤,你看着,有什么你告诉我,比如什么颜色,红肿什么的,我指导着你涂抹精油。”

老周得循序渐进才行。

“周叔叔,这样行。”安琪这下算是放下羞赧的防备之心了,反正周叔叔看不见,只要他不伸手摸就行。

老周还真没有想到安琪这么快答应了,心里激动,马上就可以看见那里。

那里的反应更加激烈起来。

安琪说完,当着老周的面掀起碎花裙,慢慢的把小裤给脱了下来,当那里出现在老周面前时。

老周差点流鼻血,那里太美了,并且还看见安琪小裤上灰暗了一小片。

“周叔叔……”安琪脸红的像樱桃,娇艳欲滴,虽然老周看不见,可是,在一个老男人面前脱下小裤,还是太害羞。

“安琪,这样,我给你按摩上面,你告诉我,你下面有什么状况,当然了,你肯定有正常的反应,不过你得排除这些,就告诉我你看到什么。”

老周真想现在就把那里进去,好好的安慰她,让她尝尝什么才是真的的厉害。

“嗯……行……”

安琪答应着,坐起来,这下可把老周高兴的要跳起来,抚摸着那对极品,看着那里,这可是绝世享受。

一会的功夫,安琪哪能受得了这个啊,这几年她老公那虽然没有全废,但她已经没了夫妻生活了。

“嗯……周叔叔……我那里痒痒的……边缘有些红肿……”安琪又羞又急,浑身酥酥麻麻,喘气开始变的急促。

一股股的体香弥漫开来,老周的魂儿已经被勾了出来,少妇独有的魅惑啊。

“嗯,安琪,你这病的不轻,毒素已经很厉害了,看样子得好好的治一治,这样,这些精油你自己试着涂上去。”

老周多么想自己给她涂抹,亲一亲那里,那感觉美啊,宁肯少活几年都行。

“嗯……”

安琪接过老周递过来的精油,看着自己那里,都特么一江春水向东流,庆幸周叔叔看不见,如果看见真的羞死了。

老周贪婪的看着安琪那里,上面抚摸着饱满,忽然又一个鬼主意冒出来。

今天,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安琪都送上门了,要是不尽快拿下来,那就真是暴殄天物了。

“安琪,我这独家精油有点特殊,你得含在嘴里先把精油暖化再涂抹。”

老周解释的很认真,得一步一步的来,临门一脚不容易啊。

安琪没有怀疑老周解释的事情,眼神迷蒙着都是水雾,娇羞的用纤纤玉指扣了一点放在嘴唇上试了试。

果然有凉丝丝的感觉,入口即化,甘甜可口又清新自然。

老周炙热的眼神看着安琪那里,太美了。

老周感觉自己裤裆里的妖物都要爆炸。

“周叔叔,我感觉已经化开了,能涂抹了吗?”

一小会儿之后,安琪嘴角的精油都流了出来,小香舌儿微微颤抖,用手接着精油,眼神翕动的害羞。

“哦哦,可以了,你自己试试涂抹,我给你按摩着上面。”老周差点失神。

安琪小心翼翼的用指尖粘上一点伸手涂抹那里,一接触那里顿时浑身酥麻,像过电一样,让她吟了一声出来。

看着安琪岔着腿在那里边缘涂抹,微微张开的那里,让老周恨不得现在就要亲上去。

涂抹一会,安琪已经受不了,这等同于自我安慰,只要摸上那里边缘,她就脸红心跳,想做那事儿的画面,想把岔开的双腿夹起来又不行。

喘息也是越来越厉害,尤其是老周摸着上面的雪白,让她感觉想要的想法更强烈。

真想让老周用嘴给她涂抹,老周当然看出安琪的反应了,吞了吞唾沫。

“安琪啊,有感觉了吗?”

“周叔叔,有感觉了,就是那里很痒痒,是不是在消毒?”安琪都不知道怎么就这样说,太想让老周用嘴代替她的手。

“对,在……在消毒,安琪,你看我也不能看,也不知道你涂抹的效果,要不我给你摸摸那里,我感觉一下怎么样?”

看着安琪已经流了很多水,并且安琪喘息的更厉害,老周真的受不住,安琪喘息出来的香气扑鼻而来。

“周叔叔,这个……这个……”

安琪感觉有些羞耻,那里的反应也很打,如果周叔叔真的摸那里,这些年那里太旱了,自己能不能控制的住都难说。

“安琪,我是瞎子不能看见,如果不摸摸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涂抹的怎么样,相信我,我不是占你便宜,我的为人……”

老周尽量站在道德位置上解释,还没等老周解释完呢,就听见安琪说道:“周叔叔,那你摸摸吧,不过,你得轻点……”

安琪有些迷醉,周叔叔是老实人,那是为了治病,自己不该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安琪一答应,老周异常兴奋,看着安琪妩媚的样子,岔开的性感双腿,老周脸发烫,心发慌,没想到这么快呢。

“安琪,你躺好,把腿在岔开一些,最好岔开成一字马,这样我摸起来才没有阻碍,免得碰到你大腿。”

老周一脸严肃的说着,安琪更加放心了,躺好,心里又告诉自己,周叔叔在给自己看病,是看病不是占便宜!

“嗯……周叔叔,你轻点,你弄疼我了。”安琪想夹腿,可是,被老周抓着呢。

“对不起啊,安琪,我看不见,你把我的手送到你那里去吧。”老周哪里是看不见啊,分明在那里捏了一下。

“行,周叔叔……”安琪娇羞带臊,咬着嘴唇,把老周手送到那里,浑身哆嗦一丢丢,被异性一触碰,太有感觉了。

“安琪,你涂抹的不行,有的精油都没有化开,这样效果太不明显了。”老周摸着安琪的茂盛,那种感觉妙不可言啊。

老周完全没有想到啊,安琪虽然是少妇,可是,那里的紧凑感比小姑娘还厉害。

更没有想到安琪这么好忽悠,还以为她会拒绝,但,老周哪里想到安琪现在的想法,她抚不停的摸着上面,那种感觉让她早就迷醉。

“嗯啊……周叔叔……那你赶紧想个办法呀,我可不想毒素蔓延……”

安琪这样的娇喘,让老周兴奋的要跳起来,手指在那边缘游走。

“唉,看来我得用上我的绝技了,安琪,我用嘴给你涂抹吧。”老周一提出来这个办法,安琪双腿猛的一夹,原先的一字马没了。

“周叔叔……这不太好吧?”

安琪嘴上羞赧的这么说着,可是,身体的反应完全背叛了她,身体太空虚寂寞。

“安琪,你周叔叔虽是瞎子看不见,但,刚才我摸的时候感觉你根本不得要领,没有涂抹好都浪费了,如果不赶紧快治疗还可能会引起其他的病……”

老周一本正经的连哄带吓唬,安琪满脸通红,咬着红唇,心里挣扎一会。

周叔叔都是为自己好啊。

“嗯……周叔叔……那你可要轻点……”安琪说着闭上眼睛,等着老周用嘴涂抹。

老周浑身感觉要飞,赶紧搞点精油放在嘴边,悄悄的靠近安琪那里。

香……

真香……

香死个人儿……

“嗯啊……周叔叔……痒痒……”没几分钟,安琪羞赧的受不住啊。

安琪这特么能酥到骨头里的声音,让老周更加卖力,眼睛在安琪那里毫厘之间,一切都看的那么清楚。

“安琪,你忍着点,马上就好了。”

老周抬眼看看安琪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接连不断的起起伏伏。

让老周都要血脉喷张,尤其是安琪现在完全的迷醉,知道这小少妇真动情了

他得再加把火,再加把火就能上了。

“安琪,里面也需要涂抹,副作用扩散太严重,里面也有毒素了。”老周这次没有给安琪回答的机会,不能让她在云端上下来。

“嗯……用嘴……周叔叔你慢点……我怕疼……”安琪已经被老周撩的要心痒难耐,想要的渴望强烈到要爆。

哪里还管老周现在说什么,他说什么就什么了,反正上面,下面都被摸了,关键是老周给自己治病,是老实人还看不见。

安琪双手抚摸上面,娇吟连连,下面被老周不断的挑逗,太想有东西钻进去,狠狠的填满那里,让她彻底发泄一次。

老周这个时候却不用嘴了,站好,看着安琪浑身荡漾的样子,听着娇喘,眼神在这具天生媚骨的娇躯上游走……

“周……周叔叔怎么停了?”

老周的嘴一停,安琪顿时感觉浑身被抽空一样,睁开雾蒙蒙的眼神。

看见老周还是很严肃的样子,安琪这次彻底放下戒备之心,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明白,虽然老周看不见吧。

可是,身体已经被摸遍了,人家周叔叔都没有产生邪恶之心,真是有医德的好人。

同时她也挺失望的,难道自己没有诱惑力了吗?

“安琪呀,你让我这个糟老头子休息会,我可不是你们年轻人,这样给你排毒像是办那事儿,很费力气。”

“我……呸……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安琪这动情的暗想,让老周心花怒放。

老周越是提那事儿,安琪脑海里越是强烈,压抑着旱太久了。

“周叔叔,那你要休息多久?”安琪颠白一眼,小眼神太走心了。

“嗯,马上就好,我得攒攒力气,一会给你好好的上药,保证让你舒服。”

“哎呀,周叔叔,你就别休息了,我看你一点都不累,我岔着腿,很害羞呀。”

虽然老周看不见,可是,安琪自己感觉很臊得慌呀,自己可是岔着腿,上面没有一丝布条啊,还是大白天的,万一有人来呢。

“行,安琪,我听你的,周叔叔马上给你上药。”老周一瞅安琪这状态了,如果自己再撩拨下去,就是个大傻子。

“安琪,我在给你上面用嘴涂抹一次,这样能双管齐下。”老周说着轻轻把安琪摸着她饱满的手推开。

慢慢的把嘴凑了过去,这样老周几乎都趴在安琪身上了。

“嗯……好舒服……”安琪闭着眼睛,红着脸,享受着老周所带来的触感,下面早已不堪一击。

老周感觉差不多了,安琪已经完全的沉醉,就算这样的情况,老周也不敢大意。

“安琪,我要给你里面涂抹了,你要忍着点,可能有点疼,几下就过去。”

“嗯……里面好胀……好痒……毒素好多……你得好好的给我消消毒……”

安琪闭着眼睛迷醉的呢喃,这话更加刺激老周,小少妇彻底动情了,浑身都有要爆炸的感觉。

太诱人了。

老周实在忍不住了,尤其安琪现在扭动着美女蛇般的腰肢,他冲动了。

老周慢慢的把裤子退到大腿上,涂了一点精油在那上,准备先得到安琪再说……反正这女人现在是半推半就了。

安琪娇羞得闭着眼睛,哪里知道老周把裤子都脱了。

“周叔叔,你怎么还没开始啊……”安琪已经忍不住了,但是老周却还没开始,于是她摸索着去抓老周的手,让老周快点开始。

这一抓之下,她抓到了老周那大药物。

一触碰到火热,安琪当然明白抓到了什么,赶紧的松开,但,处于迷醉中的安琪已经不能自控,刚松开小手,又一把抓住,感觉要飞上天,从来没有这感觉。

她完全没有想到老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这样的厉害,这般坚挺,还这般大,酥麻瞬间传遍全身。

如果老周的那东西能塞进去,狠狠的侵略自己,是不是更加的爽?

“周叔叔……给我……”安琪开始胡言乱语,咬着唇,摇着头,香汗淋漓,凌乱的长发黏在脸上,更加妩媚迷人。

安琪都主动了,老周要是不上,那就是个傻子了。

“安琪,叔叔给你……”老周说着在她那里边缘轻轻的磨蹭着,得把她调节到最佳状态才行,磨蹭一会之后,安琪喘息声更厉害,身体越发扭动得厉害了。

这样的身子让老周兴奋的无以言表,不能在那里边缘磨蹭了。

老周准备开始,最为美妙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

正在这个关键时刻,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周师傅……在吗?”

老周顿时吓了一跳,立马提好裤子,幸亏是松紧带的,没特么的腰带,要不然还来不及呢。

他听出来了,这是吴美丽的声音。

老周想掐死吴美丽的节奏,你什么时候来不行,非要这个时候来啊。

“啊……”

安琪惊恐中压抑一声嘶吼,夹紧白皙双腿,那里酥麻的炙热,仿佛身体在惊吓中被抽空,自我意识中睁开眼睛,浑身肉哆嗦。

“安琪,穿好衣服……”老周经历过大事的人,立马镇静下来,瞎摸着迎出去。

“哟,周师傅,我又来了……”

吴美丽哈哼哼着撩起门帘,抬腿翘步走进老周按摩室,一股股春风般的香水扑鼻而来。

性感,妩媚这样的词用在吴美丽身上是不可以的,老周找不到什么词儿形容她。

听见她的声音,老周心里就长草,扎的慌,尤其那樱唇小嘴,可咸可甜可油腻,那就是安河桥下的清水。

“美丽,有什么事情吗?”老周问道。

“周师傅,来你这里能干嘛呀。”吴美丽说着杏眼一挑往里面的房间看,琼鼻微微翕动,像是嗅到什么味儿了。

“当然是找你按摩了,这几天我的肩膀又开始疼了。”吴美丽惦着脚就要往里面走。

老周可不能让她进去,得让安琪稍稍平复一下心情才行呢。

“哎哟……”

老周故意一下子歪在吴美丽身上,我靠,吴美丽的身子像棉被子一样软。

“哎呀,周师傅……”吴美丽杏眼圆瞪,感觉小腹被什么顶着,一股酥麻传遍全身。

作为高级会所的妈咪,她特么啥不知道,闪电般明白过来,张着樱桃小嘴。

天呢,瞎老周的那东西这么壮实,像金箍棒一样硬,如果捅进自己那里能不能给搞烂呀,瞬间吴美丽就手麻脚麻。

“美丽,不好意思,你一来我这里太高兴了,你看看我瞎老头子看不见,碰了你不好意思。”老周挡在吴美丽身前。

吴美丽穿着暴露,虽然快四十的女人,因为有钱保养的特好,皮肤白皙滑腻,看上去像是二十七八岁一样。

大波浪卷,红色热臀库,大腿之间鼓个小疙瘩,蓝色兜胸吊带。

极品D罩杯呀。

“哎呀,周师傅,没事呀,我又没怪你。”吴美丽舔舔殷红嘴唇,眯起眼睛,瞬间一股股的媚星子飘出来。

老周那里太壮观了,好像吃一口呀,不过,今天吃不上,有重要的事情办。

“周师傅,给你介绍生意来了。”吴美丽说话都有骚味,说着转身给外面的人招手。

“郑惠若,进来吧。”

老周浑身热的不行,妖物胀的要爆炸,还想办法让吴美丽走呢,这倒好又给介绍一个麻烦,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这女人,瓜子脸,小嘴巴,一双冰水秋眸,说话之间一眨一眨能特么放电,能把男人下面那东西给电晕一样。

老周直接就看呆了,裤裆里的妖物再一次冲动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