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

“什么?”老赵有点不敢置信。

“赵叔,我的意思是…我大腿还有点痛,你再帮我揉揉。”张雪羞红着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连忙解释道。

“是这样啊,那我再帮你揉揉。”

老赵重新伸进张雪的裙子之中,沿着张雪白嫩的大腿揉捏起来,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张雪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沉重,时不时的还会冒出几声呻吟。

活了半辈子的老赵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也没想到张雪居然这么容易动情。

看着张雪那面带桃花的神情,老赵再蠢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老赵一边帮张雪按着大腿,一边有意无意的向那里移去,一个不小心整只大手都覆盖在了张雪的那里。

“啊!”

张雪惊呼一声,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老赵的手被张雪夹在了大腿中间。

他已经感觉到了张雪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隐约间还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的布料。

那是张雪的最后一道防线,只要扯下它,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拥有张雪。

此时张雪的心里也十分矛盾,一边是自己的道德,一边是生理的渴望,而老赵每一次靠近那里的按摩,都会让张雪内心升起一种满足,她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还期盼老赵能更加过分一点。

张雪感受着内心的冲动,身下的底裤也早脏了。

她低着头紧咬着下唇,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的颤抖让她似乎飞在云端之上,酥麻一阵阵袭来,而低头的时候看见老赵那,心里的渴望已经逐渐将她吞没。

看到张雪的变化,老赵也有些犹豫,两人现在都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状态下,但是凭借老赵多年的生活经验可以看出,张雪已经动了情,心里积压了一口气,要是不排出来有可能会伤到身体。

手掌被夹住了,但是手指还能动,老赵假装没注意到张雪的反应,继续用手指不停的

敲在张雪那里。

随着老赵的敲打,张雪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双手扶住了老赵的头部,整个人都瘫在了老赵的怀里。

老赵摩挲着张雪光洁的肌肤,最里面的那根手指有意无意的在那块柔滑的布料上敲打着。

一下一下的扣在张雪的心房上。

伴随着火车的晃荡声,老赵的手指越动越快……

“啊…不要。”张雪只感觉有一个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下不停的钻来钻去,一波波酥麻不停的冲击着她的心神。

老赵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哪里还受的了这种场景,立马就将王雪抱进了上铺的被窝中,准备将她就地正法。

“都起来一会,查票了。”而这时,远处传来了乘务员的声音,瞬间打断了陷入情欲中的两人。

张雪慌忙的整理好衣服,脱开了老赵,开口道:“赵叔,我们不能这样做,你快下去吧。”

此时的老赵也是懊恼不已,没想到关键的时间居然让乘务员打断了。

老赵沉着脸走到了下铺,等乘务员检完车票后,整个车厢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刚才就差一点,自己就能得到张雪了,一想到张雪那丰腴的身体,老赵心里就如猫抓的似的。

在这么胡思乱想之中,老赵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发现张雪居然侧躺在自己的身边,他看着张雪那完美的后背和挺翘的臀部,心里逐渐动了心思。

他一把抚摸上张雪硕大的柔软,当抚摸上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真软,真大啊。

那手感简直要了老赵老命了,他敢保证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摸过手感最好的胸部。

“嗯…”此时张雪身子也跟着轻轻颤了一下,发出一道诱人的轻哼。

这一声也如导火索一般,彻底点燃了老赵的渴望。

老赵双手握住张雪的柔软,他再也忍耐不住,开始肆意揉捏起来,几分钟后,并加大了力度,舒服的不行。

“嗯…用力…”张雪在睡梦中也似乎感觉到了快乐,身子开始不断扭动起来。

那副样子看起来无比销魂。

老赵哪里受的了张雪这样,侧躺着抱住了张雪,一只手捏着柔软,一只手已经滑进了张雪的大腿之间。

“雪儿,赵叔这样弄你,舒服吗?”老赵明知故问道。

其实老赵早就发现张雪并没有睡着,可能是难为情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既然张雪准备装睡,老赵也没有戳破她的打算。

“嗯…舒服…用力一点…”张雪在老赵怀里不断扭动着。

一阵阵刺激不断攀上张雪的身体,张雪的反应越加强烈。

老赵看着眼前的一幕,嘿嘿一笑:“好雪儿。”

张雪继续装睡,但呼吸却开始急促了起来,一张俏脸上布满了红晕与渴望。

老赵收回张雪身下的手指,也不准备再逗她,一把脱下了张雪的黑色蕾丝底裤,释放出自己的武器,猛的一挺腰……

就在此时,对床的一个客人突然坐了起来,吓得张雪一个激灵从老赵的床上站了起来,慌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朝卫生间跑去。

对床的客人不知含糊说了句什么,便倒头又睡了。

“妹的!来的真是时候。”老赵躲在被窝里忍不住暗骂了两句,但是一想到张雪那曼妙的身体,老赵脸上就充满了笑容。

看来这次去城里不会很无聊啊……

而另一边张雪冲进卫生间,把门反锁后大口喘着气,感觉心脏随时都会从胸腔跳出来,自己和老赵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了?

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让自己的老公知道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不过火车上灯火这么暗,而自己又是和老赵躺在被窝里,别人应该看不到吧。

想到这里,张雪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自己的底裤被老赵脱下来,自己现在又没有备用的,待会可怎么弄。

不过一想到刚才老赵之前的行为,张雪身子就一阵酥麻,如果那个人在晚点醒来就好了。

张雪红着脸照了照镜子,自己的身材比起结婚前要丰满不少,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只是脸色有点差,都怪自己的老公最近冷落了自己,不然自己现在也不会显得这么憔悴,要是自己的老公有老赵那样雄壮就好了。

继续在卫生间呆了会,张雪便走了出来,等到了床铺的时候发现老赵已经睡着了,张雪便爬上了上铺,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老赵和张雪下了车,便赶到了站台上了公交车。

期间两人一句话也没说,而张雪害怕老赵发现自己没穿内内的异样,走路都尽量合着双腿,因此姿势看起来十分怪异。

公交车上的人很多,挤来挤去,味道也十分的大。

由于老赵和张雪上车的比较晚,所以已经没有位置了,老赵贴着张雪被挤到了一个角落里。

“赵叔,家豪出差去了不能来接你,只能麻烦你挤下公交车了。”张雪艰难的站着,说道。

“没事,赵叔我什么苦没吃过,坐个公交车有什么的。”老赵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赵比张雪要高出一个头,此时一低头便看见张雪那殷红的小嘴,以及白外套撑起来硕大的柔软,这让他不由想起了昨晚的风光,心里也逐渐起了一些心思。

张雪看着老赵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他在心里想什么,一低头便看到老赵那隆起的裤裆,顿时脸色一红,赶紧别过头去。

而就在这时,老赵也被人群挤了一下直接就抱住了张雪。

顿时软玉在怀,幸福与激动充斥在老赵的脑海中,看着张雪那欲休还迎的样子,老赵直接伸出一只手偷偷摸上了张雪的翘臀。

“啊…”张雪被老赵的大胆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制止了他。

“别乱动哦,你想让大家都看见我们再做什么吗?”老赵趴在张雪的耳朵上笑道。

随后张雪便不敢再轻举妄动,而这也给了老赵机会,老赵直接伸出手穿过了裙子,将张雪那挺翘的后面抓在了手中。

真是丰满有味道啊。

“雪儿,你怎么现在这么骚,连底裤都不穿了。”老赵犹如发现了新大陆,笑道。

“不是的,赵叔,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昨天那条…昨天那条还在你那呢…”张雪涨红着脸,解释着。

“哦,是这样啊,那你喜欢赵叔弄你吗?”老赵继续把玩着张雪的身体。

“赵叔,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做。”张雪颤抖着身体,说道。

“哪样,这样吗?”

老赵笑着直接贴近了张雪,坚挺的武器直接顶在了张雪的柔嫩上。

“赵叔…不要这样…”张雪只感觉粗壮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身下,让她瞬间失去了力气,整个人都软在了老赵的怀里。

随着公交的晃动,老赵身下挺拔的伙计有节奏的在张雪的臀部冲撞着,张雪一边忍受着体内的躁动,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以防被别人发现。

结果张雪这一个举动,更加刺激到了老赵,他偷偷掀起张雪的裙子,刚好把白嫩浑圆的臀部展露出来。

乖乖嘞!这么大!

趁着没人发现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往前冲了一下!

隐约中似乎噗呲一声,老赵只觉得自己下面的家伙瞬间被一股温暖滑腻的感觉包裹,虽然隔着裤子,但那种紧致和畅爽的感觉却是异常的真切。

与此同时,张雪一个没忍住,啊的一声轻呼出来。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之前目测不准的话,这次绝对是真切的感知到赵叔那活的大小了。

张雪紧咬着拳头不让自己喊出声,但是下身那饱胀的感觉实在是太舒畅了,虽然隔着裤子,她也能清晰的感受到

赵叔的坚铤和硕大,就算是只进去了不到一半,也让她畅快的不能自已,她只能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叫出来。

两人就这样尴尬的保持着接触,老赵有意进一步行动,但是奈何周围人太多,况且还有裤子阻隔,实在是不方便。

好在没等几站两人就到站了,张雪逃也似的下了车,老赵往下扯了扯衬衫,盖住自己还昂首挺立的裆部以及那湿漉漉的裤子。

到家之后,来不及安顿赵叔,张雪就急忙冲进房间洗了个澡,虽然自己和赵叔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越轨事情来,但是这两天的接触实在是尴尬之处太多,她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保持清醒,这可是自己的叔叔辈啊!

张雪换了一身衣服后,才来到老赵的房间,似乎昨晚和今天的事情都是一场梦,帮老赵铺好床褥之后,她便去上班了。

张雪是一名英语教师,平时就是负责教同学们学习英语,工作比较轻松,但今天她接到学校主任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说有点事情需要她处理。

叫她过去的主任叫刘浩,今年40岁,长得庞大腰圆的,平时作风也比较不好。

张雪刚推开门,就看到刘浩四仰八叉的依靠在椅子上,衬衫解开着,露着大肚子,皮带也解开丢在了地上,裤子褪到了小腿处,而在他前面,则蹲着刚晋升优秀教师的何薇,看样子正在帮他口。

三人面面相觑了一分钟,张雪转身就要走,何薇突然一下冲过来,抱住她的腿哭着哀求:“雪姐,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我今年才刚结婚,求求你了雪姐。”

张雪本就没有想往外声张,见到她这样,更觉得于心不忍,急忙弯腰扶起何薇,小声劝慰道:“哎呀你这是干嘛,我刚才眼睛进了沙子,现在看不太清东西,跟别人说什么呀。”

刚把何薇扶起来,刘浩突然提着裤子冲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最近在晋升优秀教师吧,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只需要像何薇一样服侍我就好了。”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张雪冷声说道。

“不懂?那我教教你好了?”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别乱来。”面对刘浩的态度,张雪也有些急了。

“现在不是你需不需要的问题,既然我和何薇的事情被你发现了,你也必须加入进来!”

说着,刘浩突然发难,把张雪推到了办公室的桌子旁,张雪惊呼一声,接着就被刘浩给压到了桌子上。

“刘浩!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哼哼,干什么,我今天上了你,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倒霉你也得跟着倒霉,而且加入进来我还能帮你一把,有什么不好的。愣着干什么,来帮忙啊!”刘浩阴恻恻的说完,转身冲门口发愣的何薇喊了一句。

“刘浩,你这是强奸!我要告你!”张雪此时内心早已慌乱,但她强撑着镇静的警告刘浩,希望自己能逃过一劫。

但是此时刘浩早已急红了眼,三两下就用皮带把张雪的手捆住,顺手扯下她的手套塞到她的嘴里。

接着便开始撕扯着她的套裙,经过刚才一番挣扎,张雪的衣服早已凌乱不堪,此时外套上的扣子已经崩开,露出里面黑色蕾丝的内衣。

刘浩一把扯断黑色蕾丝的带子,两个饱满丰腴的乳舫挣脱了束缚,弹跳出来。

“唔,唔唔……!”

张雪绝望的摇着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对不住了,为了我俩的前途和名声,只能委屈你了!”说罢,刘浩一边欣赏着张雪胸前的柔软,一边伸手去扯她的底裤。

张雪双手被绑,只能无奈的发出唔唔的声音。

刘浩一边扯着她的底裤,一边感慨:这娘们平时看着不咋地,想不到这么有料,这胸,就像是气球灌了水一样,水嘟嘟的,又白又嫩,还有一股奶香气,光是闻着就已经让人有点难以自制了。

就在刘浩失神的瞬间,张雪用被捆在一起的双手一把推开刘浩,夺路而逃。

刘浩和何薇愣了一会,赶紧去追。

张雪一边流着泪,一边慌张的向教学楼外逃去,眼看刘浩越逼越近的时候,突然在经过一个转角处时,一只大手将张雪拉进了教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