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摸完我下面之后好开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简单的一句话,孙晓兰仿佛是用尽了所有力气,说完之后小脸红红的,甚是诱人。

老周一听这话,差点欢呼出声。

但表面上,他依旧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认真说:“温泉的水很脏,女孩子那里感染的风险很大的!”

老周的话让孙晓兰顿时有些慌乱,赶紧问:“周叔,那你能给我开点药回去吃吗?”

老周心中嘿嘿一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义正言辞:“叔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药基本都是没什么用的,只有让我认真检查才有用!”

“啊?还要检查那里啊……”

一听到老周说要帮自己检查,孙晓兰顿时玉面绯红,羞的无地自容。

哪怕孙晓兰知道这是很正常的治病前的检查,但因为部位特殊,所以也感觉羞耻,抹不开面子。

而且上次…老周还那样…

见孙晓兰犹豫不决,老周双手插进兜里,语重心长的说道:“晓兰啊,你这种情况可比上面肿胀更严重啊,轻则不孕不育,重则也极有可能癌症啊!”

“啊?这么严重?”

孙晓兰俏脸发白,惊慌失措的说:“那怎么办……去大医院能治吗?”

老周认真的说:“大医院当然也能治,但是大医院都是年轻男医生居多,很多实习生也会围观,你想要看病时候围着很多人吗?”

“啊?”孙晓兰再次惊呼一声,真要让几个年轻人围观,她宁死也接受不了。

这么一对比,老周倒是显得可靠许多,而且,上次自己找他按摩过胸口,已经有了比较亲密的接触,这让孙晓兰心里对他多了几分信任。

思忖半晌,孙晓兰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周叔…那还是麻烦您帮我检查一下吧。”

老周努力使自己语气平和下来,说道:“咱们去里面吧。”

孙晓兰跟着老周进了里屋后,紧张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

老周看着孙晓兰身上那条短裙,声音都不禁有些颤抖:“晓兰,要检查,只能把下面全脱了…”

孙晓兰一听这话,羞臊的脸都滚烫,但为了治好自己难以启齿的隐疾,只能咬牙点了点头。

老周内心激动无比,面上却是一脸医者仁心的样子。

为了让孙晓兰心理不那么负担,他特意眯眼,假意闭上眼睛。

果然,孙晓兰感觉心理轻松了许多。

撩起碎花短裙,顿时一大片雪白滑腻就暴露在老周眼底…

“晓兰,你好了吗?”

老周内心激荡无比。

这时,身后传来孙晓兰那羞涩无比的声音:“好…好了,周叔你睁眼吧。”

老周一听这话,心里激动难耐,急忙转过了身。

此刻,孙晓兰已经准备好了,一想到待会老周要检查自己那里,顿时芳心大乱。

可是,要不给老周叔看的话,自己那里又特别不舒服……

想到这里,孙晓兰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忍不住捂着腿根,内心无比纠结。

老周正想一饱眼福,却发现孙晓兰正用一双玉手死死捂住了那里。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看的老周反应强的厉害。

他心急如焚,装作语重心长的说道:“晓兰,你这样捂着,叔还怎么给你检查啊?”

老周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心里却早就想和这嫩蹄子大战三百回合了!

孙晓兰脸红透了,羞臊的说:“周叔…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老周继续义正言辞说道:“晓兰,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感染的治疗可不能耽误,要是那里染病怎么办?”

孙晓兰再次被老周的话哄吓住了,自己才十八岁,万一那里真留下后遗症,以后人生可就完了…

想到这里,孙晓兰心里的羞臊被恐惧冲散了不少,紧张的问道:“那周叔…我该怎么做啊?”

“你先把手拿开。”

老周的心中兴奋到呐喊,呼吸沉重道。

说着,他又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只要叔诊断完,绝对能解决!”

孙晓兰这才逐渐强忍羞意,缓缓移开了自己的双手,羞赧不已的问道:“周…周叔是这样吗?”

老周的双眼紧盯着,随着她的动作,老周终于见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光景!

那里的美景娇嫩无比,十几年没有见过这么完美无瑕的少女身体了,乍一看,老周差点心脏跳闸!

孙晓兰感觉那里一阵清凉,知道自己的那里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足够当自己爸爸的老男人面前,顿时就羞涩的捂住了脸。

老周见孙晓兰捂住了脸,更加肆无忌惮,立刻打开手电筒,凑到孙晓兰身前仔细观察着。

他这才发现,孙晓兰紧张的轻咬下唇,连娇躯都在跟着隐隐颤抖。

如此美景,让老周看的激动难耐,实际上,孙晓兰这个情况只是普通的细菌感染,只要用一点专门的药膏涂一下,很快就可以根治。

不过,老周还是故意吓唬孙晓兰道:“晓兰,你这外面感染的有点严重啊,里面也应该更痒吧?”

孙晓兰心中一惊,的确有这种感觉,顿时惊慌失措的问:“周叔,那该怎么办啊?”

“在着手给你治疗之前,叔还得先确定里面的感染情况,否则不能对症下药啊。”

“啊?”

再次听到这种话,孙晓兰心里无比羞臊,一张小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忍不住问道:“还要看里面?”

老周一本正经的说:“当然要检查!”

孙晓兰更加羞臊,但此刻,除了听老周的,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老周再难压住心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一张老脸顿时凑上前去,颤抖将手伸了过去…

孙晓兰还是头一次被男人看自己的那里,老周那粗糙的手指,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

当老周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

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

老周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和自己猜的一样,这小蹄子果然还没被开发过!

他激动难抑,顿时灵机一动,再次对孙晓兰说道:“晓兰呀,里面的感染有点严重,恐怕得上点药啊…”

听到要往那里面上药,孙晓兰芳心顿时一紧:“啊?上什么药?”

老周趁热打铁:“我这里有秘制膏药,只要几次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说着,他的目光一扫孙晓兰的那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刺激的想法:“不过要上药的话,就必须将周边全部给剃干净,否则很容易造成二次感染!”

孙晓兰本来就羞涩至极,此时听到老周竟然要将周围剃光,更是变得滚烫无比。

但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况且,她之前也看过相应的科普,很多时

候的确要这么做…

想到这,孙晓兰就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任人采劼的模样:“周叔,那…就麻烦您帮我剃一下吧!”

老周看着孙晓兰这般娇柔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

再联想到自己就要用剃须刀,把那周边全部剃掉,老周就激动浑身颤抖。

这般想着,老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在给剃须刀消毒后,顿时就蹲了下来。

眼前的风景,让他看的不能自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晓兰,那叔就要动手了?”

孙晓兰脸色红的要滴血一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老周,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

既然得到了允许,老周当然也不会墨迹。

突然遭到老周的触碰,孙晓兰脸色更加红晕。

她只感觉老周的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竟有一种异样的舒爽……

孙晓兰更加害羞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抗拒周叔的触碰,反而有些隐隐的渴望…

老周并不知道孙晓兰的想法,感受那里的柔软弹性,他心中再次闪过一道邪念。

这看上去那么美好…要是能尝一尝就好了!

这般想着,他也在慢慢清除着周围,让那里变得越来越白皙。

孙晓兰轻咬银牙,感受着剃须刀头在自己那里刮动的清凉感觉,虽然说这是治病的必需步骤,但是也让她羞的不能自已。

很快,手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

一瞬间,老周眼睛都看直了,差点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但老周知道不能表现得太过分,否则像上次一样就得不偿失了。

清了清嗓子,他再次开口:“晓兰,现在你翻过去趴着吧,叔这就给你上药。”

孙晓兰听到这话以后,身体里的异样感觉更加强烈了,她有种预感,要是再让周叔这么给自己弄下去,自己说不定会控制不住轻吟出来。

更何况,那样翻身的姿势也实在太让人羞耻了…

想了想,她咬着嘴唇说:“周叔,要不我自己上药吧!”

老周一听这话,心里立马着急了起来,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说道:“这可不行,你看不见患处,容易抹错地方,到时不仅没效果,还会让你的病更加严重!”

孙晓兰的眉间很是忧愁,又羞又怕,但还是没办法:“周叔…那…那你小心点…我怕疼…”

见孙晓兰这么担心害怕,老周赶紧安慰道:“晓兰你别怕,你还不信叔的医术吗?不会弄疼你的。”

孙晓兰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强忍着内心的羞臊,就像是小猫一样乖乖的翻身趴在了床上,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具冲击。

老周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傻白甜,那么好骗,立刻激动的一把将她裙子掀了起来。

&

nbsp;

这一刹那,老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顿时心中的想法更加强烈。

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老周将涂抹了药膏的中指,按了上去…

接触的一瞬间,老周只感觉非常的滑嫩,让人流连忘返。

而那来回滑动的感觉,让孙晓兰同样是一阵颤抖。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能捂住脸,忍受着如同涨潮一般逐渐袭来的畅快。

老周将孙晓兰的表现尽收眼底,他心里也更加激动。

这个纯洁小姑娘,简直是个让人致命的尤物,要是能搞上手,这辈子也值了!

虽然心里渴望着这幅身子,但老周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不仅使坏的来回游走,而且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使得孙晓兰连连微颤。

她哪里受得住老周这样老道手法的撩拨,感受着身体里的怪异感觉,孙晓兰捂住脸的双手也不由得散开了,整个人有些意乱神迷,如果不是一直咬着牙的话,她早就叫出声了。

但很快,老周便不满足这点,将孙晓兰的状态看在眼里,看势头已经差不多了,他便直接用手指伸了进去。

感受到异样,孙晓兰更是浑身一震,如梦初醒,她那双纤细双腿瞬间夹紧了起来,将老周的手臂都夹的死死的,丝毫无法更进一步。

老周被这一夹,立马心里一慌,这时候,孙晓兰一边夹紧双腿,一边紧张的说道:“周叔,你…你不能这样…”

老周听到这话,却义正言辞说:“晓兰,你傻呀,我这是把药送到里面,要是耽误了,你的病情加重怎么办?”

孙晓兰却紧咬着嘴唇,慌慌张张的说:“周…周叔,里面真的不可以,我还是个…”

老周立即懂了意思,随即继续劝说道:“你放心,我有特殊的手法,上药的过程中不会破坏你的身子!”

孙晓兰一心想把隐疾治好,但怕就怕这种治疗方法会让他的第一次都没了。

不过一听老周这么说,她想了想,就羞涩无比的问:“周叔,你说的是真的么?”

老周急忙点头,假意有些气愤道:“当然是真的,叔在这一带的名气你还信不过吗?”

思虑片刻,孙晓兰这才咬了咬朱唇,鼓起勇气说:“那…那就麻烦周叔了!”

听到这句话,老周更是变得迫不及待:“晓兰,那我就继续了,你忍着点。”

“嗯…”

孙晓兰轻轻嘤咛一声,低声道,早已羞的不敢再看。

这一句话听在老周的耳朵里,简直如同仙音一般美妙,更是让他浑身几乎爆炸。

孙晓兰并不知道,老周给他抹的药膏,有很强的润滑作用,她只觉得那里热热的,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但是又感觉很舒服。

感觉到老周手指的活动,孙晓兰浑身如同过电一般舒爽,她闭着眼睛,微不可闻的轻吟了一声。

她本以为这样治病会很痛苦,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愉悦的感觉,老周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老周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于是他偷偷地将下面解放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是时候了!

心中再难忍受,老周趁孙晓兰不注意,顿时就挖下一块药膏,往下一抹,然后便深吸一口气,对准着那里,猛地就冲了上去…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一个刚成年的娇嫩美少女合二为一,老周就激动得心跳都漏了两拍!

此刻,他已完全将什么医德、操守都统统抛在了脑后。

强烈的欲望彻底吞噬了他的理智,他眼下只想摁着眼前这具充满了致命诱惑的娇躯,从后面狠狠地冲刺!

但就在老大哥即将冲刺到门口时。

咚咚咚…

外面的诊所大门突然被拍的一阵重响,并伴随着婴儿的啼哭与女人焦急的声音。

“周医生、周医生,你在吗?”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把老周给吓得浑身一颤,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下面的老大哥也顿时塌了下去。

我靠!

老周心中顿时暗骂不已,这种情况,孙晓兰必定清醒过来,是不可能再继续了!

他连忙停止举动,用白大褂遮掩好,害怕被孙晓兰发现。

孙晓兰也被吓得不轻,神色慌张的将裙子弄了下来,遮盖了起来,并没发现老周之前的一些意图和动作。

“周叔…我下次再来吧。”

孙晓兰脸色绯红,回想刚才老周给自己治病,竟然触摸了自己的那里,还弄的自己说不出来的舒服,她就羞臊的抬不起头。

更要命的是,孙晓兰感觉有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腿根往下流,那感觉让她既羞耻又觉得隐隐有些别样的刺激。

天大的机会就这么跑了,老周也觉得无比遗憾和气愤,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成了,都怪那外面的女人!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没完没了。

老周只好无奈对孙晓兰道:“那好,晓兰你直接从后门走吧,下次记得再来。”

“好,谢谢周叔…”孙晓兰点头说完,立刻就脸色羞红的从后门离开了。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老周心中暗暗可惜,这次只能先放这尤物走了,下次再从长计议。

急促的敲门声还是没有丝毫减弱,外面的女人更是大喊:“周医生,求求您快点开门啊!”

老周烦躁的要死,只能去开门。

刚一打开门,只见一个性感美艳的少妇正怀抱一个婴儿,娇美的脸蛋上挂着慌张不已的神色,都快哭了出来。

“周医生,您看我这孩子喂他喝奶也不喝,这可怎么办啊…”

本来老周心里是一肚子火气,但见到她,却很快平息了下来。

这女人叫白露,是小区里的老住户了,而且就住在老周楼上,刚结婚不久,正在家里带孩子。

白露本来就长得漂亮,身材丰腴,性格温柔,刚刚生完孩子,身上更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对于这个极品的小少妇,老周同样觊觎已久了!

他的眼神没有看孩子,直接被白露给吸引了过去。

可能是太焦急,这极品女人只穿了件近乎半透明的真丝睡衣…

老周刚刚被打消的邪火再一次升腾起来,他在想,跑了个孙晓兰,却来个小少妇,也不会亏!

白露此刻满心焦急,并没有注意到老周的眼神,见他半天都没说话,焦急又问道:“周医生,麻烦您看看我这孩子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周连忙移开目光,赶忙道:“来,赶紧把孩子给我看看!”

说着,伸手把她的孩子接了过来。

盯着孩子看了一会儿,老周知道这孩子也就四五个月大,但面黄肌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老周皱眉问她:“小露,你孩子平常都吃的奶粉还是自产的?”

白露迟疑了一会,说:“之前都是吃我的,但是这两天…我突然不够了,所以就给换成了奶粉,谁知道孩子根本不吃,这可怎么办啊?”

白露脸色又羞又急,拉着老周的手臂都急哭了,柔软饱满之处不经意间蹭了蹭他的手臂。

感受着惊人的柔软,老周再次浑身燥热。

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他表面还是严肃说:“小露,周叔跟你说,自己喂养是最好的,而且你突然换成奶粉,孩子怎么会吃?”

“可是我没有了啊…”

白露低下了头,脸红了起来,似乎有些羞愧。

老周看着白露那惊人的波澜壮阔,却有些难以置信:“小露,你这里这么大,怎么会没有呢?”

听着,白露满脸羞愧,眼泪都下来了:“之前确实挺足的,可是…”

老周见她欲言又止,急忙问道:“可是什么啊?有什么情况得和我说清楚呀,不然我怎么帮你?”

白露美艳的俏脸更是变得一片通红,她低垂着头、扭捏了半天,才羞臊的说道:“之前足的时候,我老公他…他总是跟孩子抢着吃…”

“不过那时候量也大,倒也能供应得上,只是他前几天出差走了之后,我却越来越少,到今天已经一点都没有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