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出嫁前一晚让爸搞

“好棒的手感啊!摸起来真爽啊!”

我触上的那一刹,仿若圆梦了一般,终于摸到雯馨了。

她的胸摸起来特别大,特别软,彷佛让我回到了年轻时,那种摸女人的舒爽和兴奋。

“嗯…”雯馨被我摸得娇躯一颤,俏脸红得滚烫,还发出一声轻哼。

涨奶的问题,对我来说很好解决,只要按摩到位了,轻重缓急节拍跟上,就能根治,所以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更多的还是要摸雯馨的胸部啊!

想着这些,我不由得手上加大了力气,摸得我享受的不要不要的。

“嗯…”

一脸羞红的高雯馨立马疼的轻哼了起来,娇躯也跟着扭动,不过她似乎是觉得自己被我摸,还叫,太过于羞耻,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想让我听到她的叫声。

我就喜欢她这种想叫却不敢叫的羞涩模样,看着我下身反应越来越强烈。

过了一会儿,奶水一点点的从她那粉红的小樱桃上涌出。

见状,她就十分迫切的问我:“陈叔现在应该好了吧!”

“没有呢!还得等一会儿了!”她现在的情况,奶水出来基本上就是可以去喂孩子了,但我摸到正爽,哪里能让这结束啊!

看着她迫切又羞耻的模样,我不仅没有停手,反而越兴奋,手也不老实的向着她敏感的地方摸了过去。

“嗯….”被我一碰敏感的地方,哪怕高雯馨捂住了自己的嘴,忍不住哼了起来,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陈叔…停下吧…”

我一本正经的告诉她:“现在治疗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停的。”

“陈叔这是不行的….”高雯馨略带一丝渴求,显然她觉得我和她的关系不应该这么做。

“丫头,没有什么不行的,叔这是在给你治病呢!忍着点。”我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当然不想错过,我要好好享受一下这丫头,就厚着脸皮继续碰她敏感的地方。

我本以为我这么做,她会生气。

但没有想到的是,没过一会儿,我就发现雯馨这丫头的表情不对了,她紧咬着嘴唇,接着,她再也不喊停了。

留下的只剩下哼唧的声音。

她的娇躯也开始跟着扭动,不由自主的夹住了腿,脸上竟然出现了享受的神色。

看到这,我立马就知道,雯馨这丫头被我摸舒服了,胸部在流出来奶水以后,堵塞的地方就通了,也就没有那么痛了,这时以我们之间的身份,她更应该喊停才对。

可现在一脸的享受,这不就是被我给摸舒服了吗?

看来天齐的不行,以及长期在外出差,让她得不到满足,所以被我老头子摸爽了以后,不仅不排斥了,还很享受。

高雯馨可不像是表面上那么保守啊,她内心里渴望的很。

望着一脸享受的美人儿,我心里邪恶了起来,我不是一直想睡了这丫头吗?现在家里没有人,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

一念至此,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专门摸她胸上的敏感地带。

“嗯….啊…”这时我看到往日里极其保守的雯馨,竟然闭上了眼,除了嘴里舒服的哼哼,就只剩下享受了。

完全没有介意,我一直都在摸她的那两个小樱桃,这不就是她想要了吗?

“陈叔,不要停!”

接着,我故意离开雯馨的敏感地带,到其他地方去按,下一刻,满脸羞红和享受的雯馨,竟然发出一道非常不舍得急促声,俏脸上变得极其极其不舍和渴望。

雯馨这声不要停,大大刺激到了我,我能完全感受到雯馨这是因为想继续舒服,才喊得不要停,这就像蚂蚁一样,爬进了我地心里,非常的痒痒,让我裤裆的帐篷越来越

高。

虽然我极力的想让这家伙消下去,但却还是被雯馨给看了个正着,她瞪大了眼睛,这让我无比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儿钻起来。

本以为她见我对她有反应,肯定不会让我按了,甚至她还可能骂我老流氓,等张燕和天齐回来,把我非礼的事告之于他们。

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她刚看到还一脸的吃惊,但看了一会儿以后,她俏脸上竟然一脸的震惊和欣喜,接着,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让我继续按。

我兴奋至极,她肯定是因为她老公那里不行,看到我的那么大,才想继续看的。

想了下刚才她那声不要停,我几乎能确定雯馨对我这个糟老头子有想法了,这让我哪里承受的了啊!

盯着她诱人的模样,我心里的邪念越来越重,真想上去啃啊!

也许是我看到了可能睡她的希望,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就轻咳一声:“雯馨啊!”

“啊?陈叔怎么了?”被我突然一叫,高雯馨就像是做贼被抓住一般的,羞红的俏脸上满是慌张。

我更能确定,她刚才是在看我下面了:“雯馨,我想跟你说一下情况!”

“好的,陈叔你说!”雯馨此刻已经是满脸羞红了,就连她的敏感地带也让我摸的有些红,看着在雯馨身上留的这些印记,我心里的火彻底升了上来。

“雯馨,你这个情况…”

“哇哇…”

可还没有等我说,刚才饿的都快没有劲的孩子再次大哭了起来。

小童的一声叫,我和雯馨如梦初醒,

高雯馨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举动,一脸的羞红和尴尬,她推开了我的手:“陈叔,现在好了吗?”

我刚才其实是想给高雯馨说,她胸部还是有堵塞,需要用嘴来吸的,这会儿我还是想告诉她,可看着她那焦急喂孩子的模样,我只好说:”嗯,差不多了,你可以去喂奶了。“

也许是太着急了,高雯馨并没有让我离开,就赶紧地抱起来哭泣的孩子,把粉嫩的小樱桃放进了孩子嘴里。

饿了两顿的小家伙,闻到妈妈的奶香,就咕咚咕咚的吃了起来。

我看着吃着正香的小家伙,心里有些羡慕,我也想和他一样吃呀,况且雯馨刚才都被我摸的那么舒服了,还看我下面。

一念至此,我更想给高雯馨说我刚才想说的话了。

“陈叔,你真的好厉害,小童已经饿了两顿,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家伙越吃越想,高雯馨担忧的神情,也逐渐的消失,虽说面对我还是一脸的羞红,但她还是出言感谢道。

“雯馨,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妈不在家,那我就是你家里人,当然要帮你啊!”我一副自得模样说道。

“陈叔,你人真好,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这时,小家伙已经吃饱了美美的睡着了,高雯馨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再次给我说道。

也许是因为解决了心中一大难题,高雯馨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穿上衣服,她把孩子放下以后,硕大的雪白,还在晃动着。

看着我的眼睛都直了,更激发了我刚才的想法。

接着,我就对她说:“雯馨,你现在不要想感谢我了,虽然你现在可以喂孩子了,但也只是暂时的,乳腺管里还堵着呢,需要继续治疗呢!”

我的话让满脸放松的高雯馨瞬间暗淡了下去,她犹豫了片刻就咬了咬牙说:“那还得继续麻烦你了,陈叔!”

说着,她就要继续躺在床上。

我见状,心里嘿嘿一笑,雯馨还挺自觉地,不过我可不想光摸了,我就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

“雯馨,叔不麻烦,只不过想彻底的把堵在乳腺管的奶排出来,光靠按摩是不够了!”

“那需要怎么治疗呀?”高雯馨瞪大了眼睛。

“需要我用嘴帮你吸出来!”我眼睛死死盯着雯馨胸前的雪白,说出来,内心里最想说的话!

“用嘴吸出来?陈叔,这不行吧,刚才你摸我,我就已经够觉得羞愧的了,现在要您用嘴吸,我…”高雯馨先是一惊,随后就惊呼道。

这会儿我老脸都通红了,但是为了能抓住这个机会,我也就不要脸了,对她说:“雯馨,我知道这样不妥,可如果不治疗的话,会立马复发的,你婆婆让我在家里照顾你,那我就必须得让你好好的,不然我没有办法给你婆婆交代的….”

“可….陈叔,你这是用嘴吸呀,我觉得这样对不起天齐…也对不起我婆婆,你可是我婆婆的对象啊!咱们这样行吗?”高雯馨一脸为难。

“雯馨,这是咱们俩的秘密,谁都不知道的,咱们做的这些可都是为了天齐的孩子啊,你总不能让他回来以后看到孩子不好吧?

还有你婆婆有多喜欢她这个孙子你是清楚的,所以咱们必须得把病治好才行啊!”我装作为他们全家着想的说道。

“陈叔,这….”高雯馨陷入了犹豫之中。

“雯馨,那要不咱们去医院,可去医院至少也得半个小时,真怕耽误时间了,会更严重…”我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与此同时,我却把裤裆给翘得老高。

听到我说去医院,起初高雯馨似乎有点想去,但当她看到我高高鼓起的裤裆以后,让我血脉喷张的事情出现了

她咬了咬性感的红唇,对我说:“陈叔,既然去医院那么麻烦,要不,你还是把我吸出来吧!”

“雯馨,你放心,陈叔今天一定会让你康复的。”我现在浑身都像是着火了一样,虽然我根本无法想象高雯馨在看了我下面以后,竟然答应我了,但我必须得相信这一切啊!

这让我的火彻底爆发了。

今天真的有可能睡她啊!

“那…陈叔,我现在继续躺下?”高雯馨有意无意的看着我鼓起的裤裆,指着她和天齐的大床说道。

“嗯,躺下吧!躺下可以促进胸部的血液循环。”我一本正经的回答,内心却兴奋到不行,马上就可以尝到雯馨的味道了,她现在还在看我裤裆呢!

“嗯!”高雯馨涩的点了点头,就躺在了大床上。

当我来到她跟前,看着她羞涩的模样,就像是等待着被我睡一样。

我眼睛火辣辣盯着她又大又白的胸部,就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她,然后嘴向着渴望的那两点凑了过去。

“嗯….”

在我吃上去以后,高雯馨娇躯就震动了起来,嘴角里也发出了一道诱人的轻哼之声。

她的肌肤嫩的几乎都能挤出水来,我吃着嘴里的感觉舒服到难以形容,终于吃到雯馨的奶了。

随着我嘴上一点点的用力,我还吃到了雯馨的奶香味,我抱的更紧了,她那盈盈小细腰,抱起来别提有多舒服。

让我彷佛回到了年轻第一次吃女人奶的时刻。

再加上我们之间的关系,让我觉得更为刺激….

“陈叔,你小点劲,啊…嘶…“我的用力,让高雯馨舒服的叫起来…

声音听着我热血沸腾的,激发了我要睡她的心思:“雯馨,力道小的话,效果就会差很多,你要是觉得吸不舒服,我换一种方式!”

接着,我把嘴改成了舌头,并且问道:“雯馨,这样感觉是不是轻点了?”

“陈叔,是轻很多了…”高雯馨点了点头,满脸的享受之色。

“轻多了,就好。”我又回了一声,不过此刻,我心里刺激到了用言语无法说明的程度,因为刚才高雯馨还想阻止呢,现在我改成用舌头,舔了,她竟然也没有反抗。

虽说我这是的目的是给她看病,但她明显是被我搞得舒服了,她肯定是知道我没有安什么好心的,现在的她肯定什么伦理道德都忘了,就任由我这个老头子吃她的奶。

也可能想和我老头子想更进一步,不然不可能在看到我下面大以后,她就同意让我吃了。

“嗯啊…”我不停地舔着她的敏感区域,她的叫声竟然越来越销魂儿,眼神竟然还偷偷地看我老头子的裤裆。

那样子就是在享受我给她舔啊!

既然都愿意让我舔了,还一直盯着我的裤裆看,那今天岂不是真的可以睡了她?

一念至此,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般,我的胆子更大了。

看着因为舒服夹紧双腿的雯馨,我就再也忍不住,手向着她那诱人的两腿之间摸了过去。

“陈叔,你摸我下面干嘛?”感受到我的手摸的地方,正在享受的高雯馨顿时叫了起来。

我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今天不论如何都得睡了她,被她发现我摸她,我还是厚着脸皮的说:“雯馨,陈叔不是摸你下面啊,而是,哎…”

病人最怕的,就是医生叹气,我这一声叹气,把高雯馨吓了一大跳,面色都慌张了起来:“怎么了,陈叔?难道我的病很严重了?”

我故作无奈的点了点说:“雯馨,你说的对,确实挺严重的,我刚才吸了吸发现,想要治好你的涨奶,这样是不够的….”

“那,那我的病情得根源是什么啊?”高雯馨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唉,雯馨,你这涨奶的原因,是因为气血没打通,单纯的按摩和吸,经没啥效果了,治标不治本,除非进行更深入的治疗,才能清除病根,不再复发,否则的话,再怎么揉都没效果了,甚至还有可能引起病变。”我一副专业的模样,但又带着些哀愁,就是不想让她看出异样。

“啊?陈叔,那我该怎么办啊?”高雯馨担忧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事,幸亏你遇上的是陈叔,我有法子治疗,就是可能很委屈你……”我说到最后,都不好意思在说下去了,怕露馅。

“什么办法啊?”高雯馨脸色一变。

“这个办法,就是刺激按摩你的……你的会阴穴,不仅可以打通气血,还能调通二阴,醒神镇惊,彻底清楚病根!”

这么不要脸的话,我心里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但都这个份上了,想真的把雯馨给睡了,我也就不在乎了。

“会阴穴,是,是哪里啊?”高雯馨似乎察觉到什么,下意识的看向了她那个部位,她磕磕巴巴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对,差不多就是那个位置了。”

说完,我只觉得心惊肉跳,偷偷观察她的表情。

她的脸蛋刷的一下红透了,表情十分不自然的说:“陈叔,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我强压着内心的紧张,故作无奈的说:“雯馨,陈叔也不是那种不务实的人,有别的办法,我还会说这条吗?”

高雯馨低下头,显然是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

瞧着她这副模样,我心里也是紧张到了极点,生怕她会说出个不字,毕竟她一直都在偷看我下面,她应该知道我摸了她下面会是啥情形,我真怕她不答应啊!

然而,我小瞧了雯馨,她犹豫了片刻就对我说:“既然没有其他办法了,那陈叔,你就帮我按吧!”

说完这话,她仿若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子都彻底软了下来。

闻言,我这颗心脏又猛地一颤,激动到了极点,

想着的功夫,雯馨已经再次妖娆的身子平躺在床上,娇羞的对我说:“陈叔,你…来帮我按吧!”

听着她这发颤的声音,我感觉就像是更加激动了,我狠狠的点头,吞了口口水说:“好,雯馨别急,陈叔这就来帮帮你。”

说完,我红着眼,盯着她的神秘的地带,装着一副为她好的模样说:“雯馨,快,把裤子给解开吧,时间不等人!”

“陈叔,我现在有点难受,你帮我解开吧。”高雯馨依旧闭着眼,因为疼痛,说话声都颤得厉害。

“好!”

咕咚一声,我咽了口唾沫,她都同意了,我哪里还有磨蹭的意思啊,搓了搓手,我就一脸邪恶的伸手去解她的裤子。

她的裤子把她的腰勒得很紧,我解开扣子的时候,看到里面的一抹黑色贴身衣物,忍不住更加兴奋,手都不住的在颤抖。

很快,我就把她的裤子给拿掉了,那两条完美又修长的腿摆在我的面前,以及那最令我渴望的一丝神秘。

我感受得到,此刻她身子都紧绷起来了,我小心翼翼的说:“雯馨,接下来陈叔帮你把贴身的裤子拿掉好吗?”

“好,陈叔,麻烦,麻烦你了!”高雯馨紧闭着双眼,艰难的蹦出几个字。

我心中大爽,看着她这么羞涩,我更来劲了,伸手就抓着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为了避免她受惊过大,我慢慢的把她的裤头往下拽……

中途还碰到了她的豚部,那嫩滑的手感,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不过很快,我就被另一处风景给吸引了,随着我拽下的越多,之前还朦胧的地方,瞬间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想到马上就能接触到那里,我浑身滚烫起来!

随着裤头被我彻底拽掉,高雯馨那两条修长的美腿不由自主地交叉在一起,夹得很紧,当我再观察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蛋,羞涩到了极点,羊脂玉一般的双手也死死的抓着床单。

她绝美的脸蛋娇滴滴的,咬着红唇,完美的身子,一切尽在我眼前。

这还是我第一次完整的观看她身体,那每一寸肌肤,我都不舍放过,眼睛像是恶狼一般的死死的盯着她。

我心里无比痒痒,就如同万千蚂蚁在爬动一般,恨不得现在就趴到她身上,和她一起做运动。

“雯馨,陈叔要开始给你做最正式的治疗了,你做好准备,如果疼的话,记得给我说,我马上停止。”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生怕被她发现什么异常。

高雯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两条美腿夹得更紧了,声音极其不平静的说:“好,陈叔,你,你开始吧……”

那洁白得如同碧玉一般的身子,每一寸仿若都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让我心痒的不行,我狠狠的点头:“好。”

说完,我就把手渐渐朝着她的两条美腿碰去,细腻的感觉让我心头更火热,因为那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叉得很紧,所以我没法动手,只好一只手捏着一条,想把她的大腿分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