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囚禁铁链锁在床头,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没……没事,正常现象罢了。”老王忍不住轻咳了一下,觉得更加口干舌燥,下面都快要爆炸了。

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索性赶紧拿开手,努力让自己移开目光。

“萌萌,你别动哈,越动它就越痒,师父出了汗,先去洗个澡,不然一会儿会感冒的。”

说完,老王就飞也似的跑进屋里去了。

一进门,他就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努力想把那股邪火压下。

可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满脑子都是萌萌漂亮的小脸和那两团雪白,下面反而更胀大了。

洗澡!对!得赶紧冲凉水!

老王急忙跑进屋后的澡棚里,边走边脱衣服,一进去就打开水龙头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打开水龙头的那一刻,王萌萌因为担心他也跟了过来。

发现师父果真是在洗澡,王萌萌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瞄到师父下面一大坨,瞬间好奇地停了下来。

“咦?怎么跟大明的不一样?好大啊!”随着老王的拨弄,王萌萌更加脸红心跳了,臊得不行。

“大明尿尿的时候都没那么大,可是师父的为啥长那么大呢?是不是跟我这里一样也长得比别人的大?”

王萌萌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师父长着这么大的玩意儿吊在身上,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看着,身体就本能的产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胸有点胀胀的,下面也有点酥酥麻麻的,好像有蚂蚁爬过似的。

好奇怪的感觉啊……她这是怎么了?

王萌萌捧着砰砰直跳的胸口,扭头就跑,不敢再看下去了。

老王洗完澡出来,就发现萌萌回了自己房间,他找到五块钱一包的金圣烟,去厨房拿火柴点上一根,吧嗒了几口也回了房。

躺在床上的老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之前的画面。

他叹了一口气,对他而言,自带体香的少女身体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轰隆……”

一阵电闪雷鸣过后,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窗户都被雨水敲打的砰砰响。

“师父,您睡了吗?”门外传来王萌萌娇娇软软的声音。

王萌萌从小就怕打雷,每次一听到都要依偎在老王身边才能睡着。

老王心头一跳,应了一声,就赶紧起来开门。

下一秒,一具带着淡淡幽香的娇躯就扑入他怀中。

“师父,我好怕!外面的雷声太吓人了,我不敢睡。”

老王拍了拍萌萌的背,柔声安慰:“别怕别怕!师父在,快进来吧。”

搂着王萌萌进了屋,老王就从墙角里拖出他自己做的折叠小床,让王萌萌睡在自己床上。

可是他才刚坐上小床,就听到嘎吱一声,床板猛的抖了一下,竟然陷了下去。

老王赶紧起身查看,这才发现,这小床下面的支架,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鼠给咬得只剩下手指那么一点连着。

老王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这一坐上去,支架就支撑不住断开了。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萌萌,这张床坏了,睡不了啊!”老王满脸无奈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萌萌紧靠着老王,咬着唇角看他,瞧着可委屈了。

“要不……你先和师父挤一挤?”老王的心瞬间一紧。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竟然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来!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萌萌竟毫不犹豫地点头,快速爬上床就钻进被窝里去,生怕老王反悔。

“师父,快来啊!”王萌萌冲老王招了招手,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简直要了老王的老命!

老王哪里舍得拒绝,连忙答应,就躺了上去,只是身子绷的很僵硬,不敢挨着她。

若是在以前,王萌萌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姑娘,就算直接睡在老王身上,他都不会有什么想法。

可是现在王萌萌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偏偏身上还带着阵阵幽香,这谁顶得住!

“轰隆……咤!”

又是一道惊雷,王萌萌吓得瑟瑟发抖,蜷着身子想要躲进老王怀里。

看着身旁的王萌萌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老王有些心疼,侧过身子半搂住她的肩。

“乖,别怕,师父在这儿。”

“师父,您能不能抱紧点,我好害怕!”王萌萌抬起头,那双眼睛沾上一点泪花,看起来更加惹人心疼。

老王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激动的伸出手,从王萌萌的脖子下穿过,将她反抱着,整个人都扣在自己怀里。

而他火热的大手,正好盖在两团柔软的浑圆上。

那柔软的触感和特殊的幽香,就像一股电流,瞬间袭遍老王全身,让他下面立马起了反应,正好抵在王萌萌的翘臀下。

“师父,被子里藏了什么啊?都硌着我了。”苏萌萌疑惑地扭头想要看,“是师父的大棒槌吗?”

说着,她的手就往身后探去。

老王顿时一惊,赶紧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萌萌,别乱动!好好睡觉!”

“师父,我想摸摸看,您就让我摸一下嘛!”王萌萌嗔道,同时还扭了一下身子。

这一摩擦更是不得了,老王的反应跟强烈了。

而王萌萌也因为这个动作,臀部酥酥麻麻的,下面更加痒了,那种想要尿尿的感觉也更加强烈。

“萌萌,你老实告诉师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为什么会想摸师父的……大棒槌。”老王老脸一热,这妮子一向心思单纯,没想到做出这种动作来竟然那么魅惑。

王萌萌娇羞道:“以前看生物书上画的,而且我出去割草的时候,还听到婶子们说男人的东西变硬就会很难受,就要摸一摸才会好。”

老王一惊,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下面呼之欲出的强烈冲动了。

王萌萌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偷看了师父洗澡,才对异性的身体感到更加好奇的,她真的很想知道师父的大棒槌是用来干嘛的。

不过,被这个滚烫的东西挨着,她的身体更难受了,“师父,我好难受啊,还有这儿又开始发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心痒难耐,想要触摸那对柔软的想法更加强烈了,于是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没事儿,师父给你揉揉就好了。”

此刻的老王,已经彻底被渴望占据了理智,还没等王萌萌开口,他就开始揉搓起来。

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满手软弹的触感还是让他神魂颠倒。

在他的揉捏下,王萌萌也渐渐呼吸急促起来,她忍不住微微仰着头,紧闭着双眼,身子阵阵战栗。

“萌萌,好点了吗?舒不舒服?”老王紧贴着王萌萌的耳边,故意将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耳后。

说着,他又往前挪了一点,正好这个时候王萌萌觉得耳朵发痒,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老王身下的东西,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火热,王萌萌更加躁动不安,下面的感觉也更浓了,急切的想要拿什么挠一挠,好止住这难耐的痒意。

“师……师父,我好难受啊!”

“怎么了?告诉师父,你哪里难受啊?是不是下面很痒?”老王不停耸动着,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听到这话,王萌萌羞红了脸,总觉得特别羞耻。

可一下想到身后的人是自己的

师父,她红着脸点点头:“嗯。”

这话就像催化剂一般,让老王更加兴奋地耸动起来了。

“乖萌萌,这说明你已经长大了,已经是大姑娘了。以前师父不好说,现在师父就教你关于两性的知识,好不好啊?”

王萌萌顿时眼睛发亮,连连点头。

以前看到生物书上光溜溜的小人,她就对这些感到很好奇了,只是一直没人告诉她,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去问别人。

现在师父终于能教她了,如何不令她激动!

“好啊好啊!那师父快教我吧!”说着,王萌萌赶紧翻了个身,好奇地看着老王。

这样一来,老王更加不好意思了,老脸滚烫滚烫的,可心里的渴望,却不断催促着他。

“这里,是等你以后生了小宝宝,就给小宝宝喂奶的地方。”老王指了指王萌萌高耸的两团,视线下移,“下面这里是用来生小宝宝的。”

王萌萌的眼睛更亮了,连连点头,“师父,我可以摸你那里了吗?”

她刚才就很想摸了,可惜被师父拦着不让摸,她真的很想摸摸看,那么长那么大的一坨,到底是什么样的。

老王一愣,说话都不利索了:“当……当然可、可以。”

得到允许,王萌萌开心得笑了,嫩白的小手就往下一伸。

刚触碰到,就算隔着裤衩,也让老王舒服的直翻白眼。

“好烫啊!”王萌萌忍不住窃笑起来,原来这个东西真的跟婶子们说的一样,滚烫滚烫的呢!好神奇啊!

不过,她发现自己越摸身体就越奇怪,下面更痒了不说,身体也跟着发烫了,双腿下意识的夹了夹,忍不住往上挺了挺腰,把自己的浑圆凑到师父手中去。

这种本能的反应,让她忍不住发出惊叹,更加感到好奇了。

老王撩开王萌萌的衣服,看到里面挺拔浑圆的柔软,咽了咽口水:“萌萌,你这里是不是更涨了?师父帮你吸一吸好不好?”

“嗯嗯,我听师父的。”王萌萌乖巧的点头,师父是她除了爸妈以外最信赖的人,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会下意识的顺从。

老王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低头一口含住其中,开始卖力地活动起来。

“唔……啊……”王萌萌本能地发出低吟。

只觉得被师父含住的地方特别舒服,一股电流从脚趾传到头发丝,浑身都酥酥麻麻的。

然而,老王却不仅仅满足于此了,他仿佛着了魔一样,抱着王萌萌坐起身来,沙哑着嗓子说:“萌萌乖,快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

“啊?为什么要这样啊?可是现在外面还在打雷呢,人家好怕!”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话,师父不是在这嘛!”老王宠溺地摸摸王萌萌的头。

王萌萌这才听话地趴在床头,乖乖把屁股撅了起来。

“乖萌萌,把腿分开些,师父才好帮你检查。”老王红着眼强调。

虽然不明白师父的用意,但师父的话就是对的,王萌萌还是照做了。

看着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老王只觉一股热气直冲头顶。

原始的冲动让他撩起王萌萌的裙摆,快速扯下自己的裤衩,掏出里面的家伙。

“师父,接下来要怎么做啊?”王萌萌突然回过头,刚好看到老王掏出的大家伙,顿时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王心一慌,赶紧扯上裤衩,手足无措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王萌萌清凌凌的眼睛,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瞬间浇灭了他熊熊燃烧的欲火。

“那个……萌萌啊,现在已经很晚了,师父很困了,咱们改天再学好吗?”老王虽然觉得有些遗憾,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王萌萌自然同意,只是现在外头还在打雷,她赶紧转身躺下,抓着老王的胳膊撒娇:“嗯,我听师父的,那您还抱着我睡好吗?我害怕。”

老王无奈地叹气,平躺着半搂住王萌萌,尽量不去看她,也避免更多的接触。

可王萌萌身上不断散发的香味,不断涌入他鼻中,好不容易熄灭的邪火,又一次升腾。

不知过了多久,王萌萌突然扭动了一下,侧着身体面对老王。

“师父,我睡不着了,您跟我说说话好不好?”王萌萌瞪着溜圆的大眼睛,仰头看着老王。

“怎么了?不是没打雷了么?”

“唔……我想摸摸师父的那个。”王萌萌的脸腾地红了。

一听这话,老王就忍不住发出哀嚎,这孩子怎么净想一出是一出呢!

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谁知这孩子又来……

他只好严厉些道:“不行!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可记住了,往后不许别人看你会麻麻痒痒的地方,上下都不行,更不许摸!听到了吗!”

“可是师父,你刚才还说可以摸呢!你又不是别人!”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满脸的不服气。

屋里很黑,可两人隔得近,还是能勉强看到彼此脸上的表情。

看着满脸期待的王萌萌,老王暗暗咬牙:“行吧,那你就摸一下,就一下子哦!完事儿赶紧睡觉!”

“好!”王萌萌甜甜一笑,小手就往下伸去。

其实,对于这种事,是根本没办法控制的,老王丧偶多年,都快忘了那滋味儿了。

可王萌萌生涩的触摸,竟让他瞬间如获新生,回到当初年轻那会儿一样,兴奋的不能自已。

不一会儿,他就沉浸在这种快感中,双手也情不自禁地顺着王萌萌滑嫩嫩的腰线,一点点往下移。

“师父,你也想摸我吗?”王萌萌还以为老王也和她一样对女孩子的身体构造好奇,不但不拒绝,反而还把腿分开,撩起裙摆,方便老王行动。

老王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身体更兴奋了,手指触碰到萌萌娇嫩身体的瞬间,他整个人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嗯啊……”被师父这么一摸,王萌萌忍不住拱起肚子,感觉还蛮舒服的。

老王激动地引导:“来,萌萌,抓着师父的大东西,这样上下套弄。”

此刻的老王只想得到释放,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如果再不释放出来,他怕是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只是萌萌毕竟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也不好当着小姑娘的面做这种事,只能让她来帮忙了。

王萌萌一脸茫然:“啊?师父,为什么要抓着你的大东西套弄啊?要怎么套弄?”

唉!这傻孩子……

老王又忍不住叹气,主动抓着王萌萌的手,让她抓住自己的大家伙,上下套弄起来。

王萌萌没两下就学会了,玩得不亦乐乎,还笑呵呵地拱进被窝里去看。

随着她的动作,老王爽的仰着头不住地吸气。

嘶……

“萌萌,你现在是不是也很难受啊?”老王已经感觉到指尖的湿润了,不禁问道。

王萌萌愣住,仔细感受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好难受,下面好痒,浑身都软绵绵的提不起劲。”

“师父帮你搔痒好不好?”

说着,老王手指一探,滑入那湿润紧致的洞府中……

王萌萌顿时皱着脸痛呼:“嘶!好痛啊!”

“没事儿,再忍忍,一会儿就不痛了。”老王柔声安抚,紧靠在王萌萌肩上,腰身快速耸动起来,好让自己的大家伙可以在萌萌手心里活动。

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做,可心理上的刺激,还是让老王感到了强烈的舒适感。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叔!王叔快开一下门!我有急事!”

是后屋的大力媳妇儿!

老王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就小跑了出去。

王萌萌疑惑的看着老王的背影,不明白师父为啥要那么着急。

老王却顾不得那么多,着急忙慌地套上衣服就准备开门,“什么事啊小美?都这么晚了。”

说着,还回头冲王萌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一开门,就看到胡美一脸痛苦地捧着硕大的胸脯,“王叔,您快给我看看吧,也不知道咋了,我这儿都要疼死了!”

老王赶紧把她迎进门,满脸的担忧:“嗐!你怕是涨奶咯!”

胡美是老王后屋王大力的媳妇儿,胸大腰细屁股翘,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

刚生下孩子,她丈夫大力为了养活他们母子,就继续外出务工了,一年到头也就只有过年才会回家和亲人团聚。

王大力和老王是同宗,虽然早已出了五服,却也还是尊称他一声叔。

王大力临出门前,特意请老王帮忙照料他的娇儿老母。

这街坊四邻的,老王自然义不容辞。

“啊?涨奶?那……那是什么病啊?”胡美疑惑地问道。

她本来还好好的,不知咋的突然从梦里痛醒了,这黑灯瞎火的,卫生所早关门了,只能就近找老王看看,毕竟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大拿。

胡美初为人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没读什么书,对母婴知识知之甚少,而且这也是她第一次遭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别害怕,涨奶不是什么病,就是乳腺被奶水堵住了,要疏通一下,不然堵久了怕是会坏事儿。”

老王的目光落在胡美高高鼓起的胸脯上,她穿着宽松的睡衣,胸前还有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之前被撩拨起来的邪火都还没彻底歇下去,看到这个画面,老王的反应更强烈了。

而垂着头看自己胸脯的胡美也正好看到这一幕!

好……好大啊!

她不禁脸红,磕磕巴巴地说:“那个……王叔,你能不能快点帮我疏通一下?我实在是太痛了!”

“可是……现在不太方便啊!”老王吞吞吐吐的,神情有些尴尬。

“啊?为啥?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胡美顿时急了。

这个时候,她只能向王叔求助,要是王叔也不帮她,这要是出了个好

歹可怎么办!

老王一脸的无奈:“我这儿没有吸奶器,这黑灯瞎火的也没地儿买,可是要想疏通,就必须把乳汁吸出来,再配合我的手法按摩挤压才行。”

虽然这的确是实话,但其实老王也想过顺势而为,只是这种时候,他真的不忍心看大力媳妇儿为此痛苦。

一听这话,胡美就懵了,更加纠结起来。

要把奶水吸出来,那岂不是要用嘴去含住自己那个地方么?

这……这怎么行!

她顿时俏脸通红,那地方毕竟是自己的私密之地,只有丈夫和孩子才含过,要是让王叔去含……

哎呀!他可是自己的长辈呀!又是作为大夫,现在自己那么痛,要是耽搁了,就算不痛死,估计也废了!

想到这儿,她咬了咬唇,闭着眼睛羞道:“王叔,求您帮我吸出来吧!”

老王激动地点头:“好!那你脱衣服吧!”

胡美不敢多耽搁,胸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了,她麻利的脱了上衣,两只硕大的浑圆瞬间跃入老王眼帘。

由于还在哺乳期,胡美并没有穿内衣,两只硕大的柔软虽然很大,却丝毫没有下垂的痕迹,反而特别挺拔。

特别是中间的两个红点点,哪怕早已为人妇,也还是娇嫩的殷红色。

老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那处的反应也越来越强。

“那……小美啊,叔真的开始了?”

见胡美羞红了脸点头,老王搓了搓手掌,俯下身自,双手托住硕大的柔软,一口含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