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啊宝贝我们去阳台好不好

“为什么他们不行?”我很低落,毕竟混血美女的确让我非常有冲劲。

但回归现实,我必须尊重妻子的选择。

“我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还不能一起做那事,之后再说吧,不行么?”她有点羞恼,捶了我一下转过身去睡了。

望着她窈窕的身段,我只好认栽,好吧,这种事是夫妻双方共同满意才行,我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渴望,而不顾及妻子的感受。

不然那样,和出轨有什么区别?

虽然我很郁闷,但还是和铜钟表示了歉意。

之后一个多星期,我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日子仿佛有又回归了平静,毫无波澜与激情。

床上妻子相邀时,我也是悻悻然草草了结。

但几天后,有个叫“巨炮”的人,打破了我生活的死寂。

他的微信头像就是个猛男,加上他的网名,让我觉得他在床上肯定是个洪水猛兽,但接触了一天后才发现,他本人非常佛系,说什么话都是慢条斯理,但我们却很投机。

不同于铜钟急性子,他始终都没和我要老婆的照片。

眼看着快放五一小长假,我询问他是否有这方面的意见。

“只要你们夫妻觉得没问题,我们就过去开间房,等你们一起玩。不过我有个很好的想法,如果不告诉你妻子这件事,到时候让她突然被我拽进一个小黑屋,会不会更有意思?”

“那你老婆也要在旁边,这样才算刺激。”我很快回复,并没有多么慎重思考。

“成交。”巨炮很痛快。

之后我们商量了具体地点和时间,但我着实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给妻子,怕她又像上次一样扫了兴。

小长假很快来临,我将孩子送到父母家,借口说要和妻子过二人世界。

本来他们就盼着我们生二胎,也乐意帮着看孩子。

晚上吃过饭后,我对妻子说,“好好打扮一下,我们等会出去逛逛街吧?”

“好啊,但都这么晚了,就不化妆了吧。”她看了看夜色,确实不早了。

“哎,难得能约会一次,打扮地越性感越好,最好是走在街上,那些男人都恨不得将你扑到。”

我凑上前,揉捏着她腰间的肌肤。

“讨厌!没个正形!”她嘴上嗔怪,但却乖乖地进了卧室。

等再出来的时候,我眼睛直放光。

她画了一个很精致的妆,还带了非常时髦的耳环,紧身针织衫将胸脯包裹地凹凸有致,露肩设计更加性感,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深深的沟壑。

下面只穿了一件小短裙,是她没结婚之前喜欢的款式。

去年闺蜜撺掇她买个这条裙子,就再也没穿过。

加上一双八公分的系带高跟鞋,妻子的双腿变得更加修长迷人。

我都觉得焕然一新,在巨炮那里应该会更觉性感吧?

“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暴露了?要是让聪聪同学的家长看见,是不是不太好?”

她捂着胸口,有点难为情地看着我。

“不会,你这么性感,不知道有多少孩子的爹都想把你扑到在身下。”我咬着她的耳垂,故意刺激她。

“讨厌死了你!”她被我说的一脸羞涩,拉着我出了门。

在商场逛了一圈,妻子的回头率果然是百分之百,那些男人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毫不避讳。

虽然妻子嘴上不说,但却抱我抱得很紧。

走在人群中,我看到几个陌生男人故意往妻子身上凑,我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和妻子说起了悄悄话。

“怎么样,被那些男人贪婪的目光盯着,是不是很刺激?他们一个个的都想和你那个呢……”

我心里很得意,证明我妻子的水平还是蛮高的,这也是个好开端,等会的事情应该足够顺利。

“不瞒你说,刚才有个男人趁乱摸了我的屁股,竟然让我心里痒痒的。”妻子趴在我耳边,羞涩地说着。

我万万没想到,一直寡言少语的妻子,内心竟然这么闷骚,对于陌生男人的触碰,她竟然会感觉到刺激。

“想不想吃一次浪漫的西餐?我之前订好了地方,现在就去吧。”

我将她搂紧,她高耸的胸脯抵在我身侧,让我心里一阵酥麻,毕竟在这么多男人面前带走一个火辣美女,这种感觉真是赞爆了。

终于我接到一个短信,是巨炮发来的,问我到了没。

我简单回复了一句,但心里却开始嘀咕,不知道是兴奋还是不安,连对方夫妻的面都没见过,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我脑海中浮现出几个可怕的电影桥段,万一进去后里面都是猛汉,然后粗暴地将我妻子侵犯了怎么办?

或者这个巨炮是个变态狂,不管我妻子怎么反抗也要侵犯她,那样会不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我开始浮想联翩,每走一步都觉得无比沉重,但妻子却浑然不知,还不经意间摩擦着我的手臂,似乎在暗示我什么。

渴望大过理智,我还是按照地点来到了三楼包间,这家酒店主打情侣房间,光线都非常地昏暗暧昧。

“老公,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越走越偏僻,妻子有点不解地问。

“你猜……”

我刚想故弄玄虚,可话音还没落,旁边的房门突然打开,一只胳膊伸出来直接将我妻子拽了进去。

然后房门倏地合上,我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冲着房门一顿猛砸。

“谁!开门!快给我开门!”

片刻后,保安都快被我砸上来了,房门才打开一条缝,“哥,开个玩笑而已啦,怕什么?我又不是坏人。”

门缝里露出一张帅气的脸,留着干净清爽的发型。

我这才意识到,他就是巨炮!

带着一丝慌乱我闯进房间,妻子正在整理衣服,旁边还站着一个高挑的妹子,身材也是绝顶火爆。

妻子看见我,赶紧走到我身边,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嫂子,不好意思了哦~”

巨炮的妻子冲着我们吐吐舌头,模样很俏皮。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着实算是个极品。

她身材高挑却不干瘦,而且该有肉的地方有肉,和之前的混血妹子有一拼。

我妻子也很丰满,但却是典型的江南女人,以温婉为特点。

但巨炮的妻子却很活泼,像是北方的小辣椒。

“来吧,坐下看喝点什么。”

巨炮很绅士,安排我们坐下后拿来了菜单,妻子无心吃什么,全程都在看我,我迫于压力,只好简单地点了两杯咖啡和两份牛排。

随后,包间内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氛围。

我和巨炮的妻子四目相对,互相打量,而巨炮和我的妻子也在互相打量,大家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又猜到了什么。

妻子没有追问我这是在干嘛,只是眼神逐渐比刚才安宁了许多。

“哥,嫂子,你们叫我小周,叫她慧慧就行。”

“你可以叫我李哥,叫她琳琳。”

小周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看着他开朗阳光的脸,我打消了刚才的顾虑。

这对小夫妻看起来年纪并没有多大,难道刚结婚就喜欢玩这种刺激的游戏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了。

慧慧比妻子穿的还火辣,深V低领长裙,裙子内衬却只到膝盖之上,露着白皙纤细的长腿。

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害羞,但能感觉到她对我还算满意。

之后我们开始慢慢聊天,小周应该是做销售之类的工作,非常能言善辩,不到一会功夫就把妻子逗乐了。

我看着她脸色有所好转,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但慧慧和妻子的话一直都不多,兴许女人总觉着这种场合有点奇怪,或者是还端着架子放不开。

我和小周倒是很谈得来,聊得话题也越来越多,随后服务员端上来咖啡和牛排,妻子只是不断地喝着咖啡,牛排一点都没动。

我猜,她已经有点紧张了。

相比之下,慧慧就大方很多,逐渐参与我和小周的话题,尺度也越来越大。

不自觉的,我对今晚的活动充满了期待。

吃的差不多了,小周对我使了个眼色,“李哥,我去趟卫生间,你走吗?”

“行。”

我们一起出门,却不到三分钟就回来了,小周顺手将包间内的灯光调的更昏暗,还拉上了半截窗帘。

本来包间就不大,旁边还是一个硕大的落地窗。

只是现在夜已深,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在这样狭小昏暗的空间内,想不萌生点暧昧想法都不可能。

但这一次,我坐在了慧慧旁边,而小周则坐到了妻子身边。

她们虽然有些诧异,但都没有开口拒绝。

我们的话题逐渐变得开放,从白天的生活谈到晚上的生活,从厨房谈到卧室。

小周年轻活力旺盛,率先提起了他和慧慧最爱用的姿势,顺便拉住了妻子的手。

我也不甘示弱,谈及和妻子的夫妻生活时,也摸上了慧慧的大腿。

随着这些小动作的出现,我们和彼此的妻子都拉进了一点距离。

从最开始四个人的谈话,变成了两两对谈。

小周不知道在和妻子低语什么,总之逗得妻子花枝乱颤,胸前晃晃悠悠,实在迷人。

我看着都裤裆一紧,更别说小周了。

慧慧看我的眼神炽烈,我当然也不能让她失望,于是拿出毕生所学在与她耳语,逗得她脸颊绯红。

过了一阵,我看到小周的大手伸进了妻子的裙底,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干什么。

随后妻子的脸色更是好看,一会想要张嘴出声,一会紧紧咬着下嘴唇不知道在隐忍什么。

她时而用余光瞥着我,观察着我的反应。

慧慧要比我还主动,她小手顺着我的裤子滑到腿根,装作聊天却故意弯腰把事业线露在我面前。

趁着灯光昏暗,我不由得侧过身将慧慧挡在身后,隔着布料悄悄抚摸了几下。

“讨厌~”

慧慧发出隐忍地娇喘声,挑逗着我每一个雄性细胞。

“嘶……”

“李哥,我陪嫂子去趟卫生间好吧?”

他礼貌地问着我。

再看妻子,也是小脸涨红,裙子乱糟糟的,像是被人动过了手脚。

“好,去吧。”

我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因为在妻子的眼神中我也看到了欲望与饥渴。

他们朝外走去,我即刻将大手伸进了慧慧的裙底,想要一探风采。

她小手紧紧抓住我的腰带,似乎大战一触即发。

这么浪荡的

女人,一会要按在玻璃上狠狠蹂躏一番才可以。

可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服务员。

“请问四位用餐完毕了吗?时间很晚了,我们要打烊了。”

他的话扫彻底扫了我们的兴,随后也不敢在餐厅多待,各自匆匆回了家。

不过我们约好,下次一定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再继续。

我一边笑着打趣。

“你讨厌啦,你不也是在人家慧慧身上过足了瘾

她眼神逐渐迷离,说的话也是前几年都没有过的大尺度。

我第一次感觉到,妻子竟然能如此鲜活,像外面艳丽的女人一样奔放。

我将她狠狠压在身下,驰骋了好久,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惩罚她在别的男人那里如此放荡。

这晚过后,我和妻子都变开放了很多。

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平时都活的谨言慎行,这种言语上的挑逗几乎没有。

但现在只要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就会说一些肉体上刺激对方的话。

不仅不觉得粗俗,还觉得非常有情调,很好地促进了我们的感情。

小长假虽然结束了,但还有平时的周末,小周月我们在本周六晚上真正开始游戏。

我和妻子说完后,彼此都沉默了一会。

不是不想,而是有些忐忑。

这种交换游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因为它面临着道德的审判,我们之前三十几年都是很传统的人,一下子要突破这层束缚,实在有些不适应。

但对于那些未知发生的事,我们却又充满着向往。

周六这天下午,我和妻子开始收拾东西,因为小周将地点选在了郊外的一家喷泉酒店,环境非常好。

“你不是想追求什么极致体验么,我这是为了配合你,将游戏进行到底……”

妻子羞涩地低下了头,我能看出来,她对小周很有期待。

随后我们启程发车,等快到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小周的电话,问了我们地点,十分钟后他们开了过来。

“李哥,嫂子,真对不起,临时家里有事,今天的活动只能先取消了,以后我们有机会再约吧。”

小周下车和我们解释,他的妻子慧慧并没有,而是在副驾驶上擦眼泪。

貌似是家里的亲戚出了车祸,所以要赶紧回去看看,我和妻子四目相对,眼神中只有无奈和不甘。

“没事,家人重要,你们赶紧过去吧。”

我安慰了他两句,小周点点头,又跑到了妻子身边低语了一番,随后妻子脸颊红红的抱了抱他,小周便和妻子开车离去了。

“他和你说什么了?”上车后,我很是好奇地问。

“他说……”妻子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我。

“怎么,现在他在你心里的位置已经比我还重要了?”我环住她的脖子,有点吃醋地说。

“没有啦,只是怕说了你不高兴而已。”妻子锤了锤我的胸口

说完,我把她扑倒在座位上。

又怕被人看到,又很想被人看到,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尤其是我捂着她的嘴,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让我有一种强迫她的快感。

完事后,我们便回了家。

一连几天,小周都没了消息。

因为他们的出现,妻子这些天越来越性感,每天换着花样和我玩游戏,我也逐渐不再群里找新的目标。

又快到周末了,有新人突然加了我。

“嘿,兄弟,这周末有没有空?”

这哥们非常活泼且主动,自我介绍完之后便开始给我发他和女朋友的照片,各种大尺度的裸照,非常夺目。

为什么我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

因为男生身上一股书生气,还有点稚气未脱,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肌肉很发达,应该是常年健身。

他没有多么吸引我,倒是她女朋友,清纯可人的样子,让我心里一下很痒痒。

曾经学生时代,最吸引我的就是那些少妇和性感御姐。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痴迷那些学生妹,清纯懵懂的感觉,让我有种想去开发的感觉。

“你们多大?”我没忍住多问了一句,虽然知道这和游戏无关,但还是好奇。

“我有十八厘米,我女朋友妥妥C罩杯。”没想到,他竟然给了我一个很雷人的答案。

虽然听他这么一说我很心动,但还是觉得他们年纪太小,不太合适。

想了想,我还是委婉拒绝,“你们才二十出头吧,我们夫妻比你们将近大十岁,不太合适。”

果然,他半天没回复我,这也在意料之中,谁想和叔叔阿姨交换呢?

没想到我刚下班,他的消息就发来了。

“不好意思刚下课才方便回你,年龄不是问题,而且刚才我女朋友看了你照片,说一下就击中了她的心,底裤都湿了半截。而且我也喜欢御姐型,经常幻想压着阿姨是什么感觉,想想就刺激。”

这个小伙子的回答的确让我有些意外,果真是年轻人,口味都有些与众不同。

但他女朋友的话,却激起了我内心的小波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