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架到肩膀上猛烈冲刺,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腿架到肩膀上猛烈冲刺,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房间里,陈瑶依旧感觉很丢人,脑海中依然想的是姐夫身体,最后,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

陈瑶起床走出房间,看到姐夫已经做好了早餐。

姐姐陈云也才起床,面色红润,一看就心情不错。

陈瑶突然有些羡慕姐姐,姐夫虽然年龄大点,但是有钱,还会做家务,人长得也帅气,而且晚上还那么厉害……

一想到这里,陈瑶的脸便红了起来,要是她以后还能再找一个这样的老公该多好。

吃过早饭之后,刘丰便带着陈瑶去自己公司上班了,陈瑶自己要求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刘丰的关系,避免些闲言碎语。

中午的时候,刘丰因为老家的父亲生病,打电话让自己老婆请假回去照看了。

陈云则打电话给陈瑶让人今晚在她家住给刘丰做饭吃,陈瑶得知后也就答应了。

下午的时候,刘丰因为去跟人谈合作,晚上要陪合作伙伴吃饭,所以让陈瑶先回去了。

等他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见客厅没人,当他走浴室的时候,透过浴室的玻璃门,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

刘丰刚想开口喊,是不是自己老婆,突然想到自己老婆已经回老家了,在里面的人是自己的小姨子,陈瑶。

一个疯狂的念头,瞬间从他脑海浮现……

刘丰一把打开浴室门,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陈瑶,嘴里还不忘喊道:“老婆,我回来了,想死你了……”

还没等陈瑶回过神,已经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随即,一双大手分别压在了她前面的两个挺翘的柔软上,温柔而又有节奏的揉动着,使得那对柔软不停的变化的造型……

三年来,陈瑶还是第一次被人摸这么敏感的地方,她感觉身体就像划过一阵电流,酥酥麻麻的,好舒服,身子瞬间软了,让本来想尖叫的她,顿时泄了气。

随着那双手的力道加大,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那双色手不断往下盖住了那挺翘的臀部,饱满而有弹性……

很快就要摸到诱人的地方了,陈瑶已经浑身无力了,虽然她想开口,但是身体本能反应出卖了她,甚至她对那酥麻的感觉有了贪恋。

而且她明显感觉到身后那个坚硬的东西顶着她,让她更加沉沦。

“嗯……”

实在没忍住的陈瑶,嘴里发出醉人声音。

刘丰见到陈瑶已经来感觉了,便知道机会到了。

他迅速亲吻着陈瑶的香唇,一边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衣物。

刘丰迫不及待把陈瑶压到墙上,摆正着身体,腰部微微用力……

房间里,陈瑶依旧感觉很丢人,脑海中依然想的是姐夫身体,最后,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

陈瑶起床走出房间,看到姐夫已经做好了早餐。

姐姐陈云也才起床,面色红润,一看就心情不错。

陈瑶突然有些羡慕姐姐,姐夫虽然年龄大点,但是有钱,还会做家务,人长得也帅气,而且晚上还那么厉害……

一想到这里,陈瑶的脸便红了起来,要是她以后还能再找一个这样的老公该多好。

吃过早饭之后,刘丰便带着陈瑶去自己公司上班了,陈瑶自己要求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刘丰的关系,避免些闲言碎语。

中午的时候,刘丰因为老家的父亲生病,打电话让自己老婆请假回去照看了。

陈云则打电话给陈瑶让人今晚在她家住给刘丰做饭吃,陈瑶得知后也就答应了。

下午的时候,刘丰因为去跟人谈合作,晚上要陪合作伙伴吃饭,所以让陈瑶先回去了。

等他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见客厅没人,当他走浴室的时候,透过浴室的玻璃门,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

刘丰刚想开口喊,是不是自己老婆,突然想到自己老婆已经回老家了,在里面的人是自己的小姨子,陈瑶。

一个疯狂的念头,瞬间从他脑海浮现……

刘丰一把打开浴室门,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陈瑶,嘴里还不忘喊道:“老婆,我回来了,想死你了……”

还没等陈瑶回过神,已经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随即,一双大手分别压在了她前面的两个挺翘的柔软上,温柔而又有节奏的揉动着,使得那对柔软不停的变化的造型……

三年来,陈瑶还是第一次被人摸这么敏感的地方,她感觉身体就像划过一阵电流,酥酥麻麻的,好舒服,身子瞬间软了,让本来想尖叫的她,顿时泄了气。

随着那双手的力道加大,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那双色手不断往下盖住了那挺翘的臀部,饱满而有弹性……

很快就要摸到诱人的地方了,陈瑶已经浑身无力了,虽然她想开口,但是身体本能反应出卖了她,甚至她对那酥麻的感觉有了贪恋。

而且她明显感觉到身后那个坚硬的东西顶着她,让她更加沉沦。

“嗯……”

实在没忍住的陈瑶,嘴里发出醉人声音。

刘丰见到陈瑶已经来感觉了,便知道机会到了。

他迅速亲吻着陈瑶的香唇,一边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衣物。

刘丰迫不及待把陈瑶压到墙上,摆正着身体,腰部微微用力……

“嗯……”

陈瑶虽然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但是她身体本能的移动了下,并没有让刘丰对准。

甚至,她发现跟她死去的老公比起来,刘丰明显能让她更舒服,也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感,也有些无法自拔。

像是出于本能反应一般,陈瑶抱着刘丰的头,用力压了压……

刘丰一击未中心中有点不快,但是看到陈瑶的那么主动,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坏笑,低下头,然后张开了嘴……

“啊……”

陈瑶再也没忍住,直接发出了高亢的叫声,两只手用力抱住了刘丰的头,好像就怕刘丰会突然离开。

而她的手也没停着,在刘丰身上一阵摸索。

当她摸索到她要的那个地方之后,发现要比她想象中的还更厉害,光只是用手感受一下就让她心里难受的不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意识已经有些混乱的陈瑶开始还没主意,后面才发现是自己手机响了。

她知道这个点只有她女儿会给她打电话,但是身体里强烈的渴望让她全然忘记了女儿的关心,根本就不想接这个电话,就怕会因为破坏她跟刘丰的事。

但是手机一直再响,脑子里残余的理智让陈瑶接通了电话,接通了,要不然她女儿一定会担心的。

“妈,你怎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里传来她自己女儿薛梅急切的声音。

陈瑶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然后回道:“还在加班呢,刚才在工作没看到。”

薛梅好像并没有怀疑,关切的问道:“你工作还没忙完吗?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嘛?”

“今晚不了,你大姨让我再陪她一晚,那么晚了,你早点睡吧。”陈瑶说完就准备挂电话,怕薛梅听出什么异常。

刘丰此时还埋头在陈瑶前面努力着,所以对他们通话的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女的一边跟男的偷情,一边跟老公通电话的情景,虽然陈瑶打电话的对象是自己女儿,但是同样让刘丰很刺激。

他没想过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这对所有的男人来说,都又一种不可言喻的刺激感,他也不例外。

他的头慢慢往下移动,来到陈瑶腿间的时候,然后张嘴埋下了头……

“啊……”

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还没挂电话的陈瑶再次叫了出来,吓得她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妈,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电话里薛梅狐疑的问道。

陈瑶根本不敢说话,等到她适应了刘丰的嘴给她带来的刺激之后才对她女儿解释道:“刚刚没主意,撞到桌角上了,有点疼……”

“那你没事吧?”

“没……没事……”

陈瑶一张嘴,刘丰的舌头突然再次发力,让她说话带着明显的喘息声。

“妈,你又怎么了?”电话里的薛梅再次质疑道。

“我刚刚揉了一下被撞的地方,好疼……”陈瑶只能找借口解释。

“哦。”薛梅也没多想。

刘丰玩的女人不少,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次玩的这么刺激,也迫切的想玩点更刺激的。

他从陈瑶腿间抬起了头,用动作示意陈瑶不要挂电话,然后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陈瑶原本在想着怎么跟女儿聊呢,突然看到刘丰现在的样子,直接惊呆了。

好厉害,好像比她刚刚摸的时候更厉害了,看的她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刘丰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跪在了陈瑶前面。

陈瑶此时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情不自禁的就把腿张开了一些,刘丰迫不急的的挺了过去……

“妈,那我先挂了,你也早点回大姨家休息。”薛梅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大姨!自己的姐姐!

听到大姨两个字,陈瑶瞬间整个人一下清醒了不少,虽然身体上有强要的冲动,但是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能破坏自己姐姐的幸福。

眼看着刘丰在自己身上慢慢磨动着,做进去之前的准备工作,陈瑶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直接翻身坐了起来。

“姐……姐夫,我们不能对不起我姐,今天的事就当做没发生过吧!”

陈瑶脸红心跳,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心里羞的不行,两个人刚刚差点就那个了。

刘丰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刚刚不玩过火,现在都肯定成了。

看到陈瑶态度坚决,他想到自己的老婆,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说:“好!”

陈瑶也没说什么,裹着浴巾就往外面走。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刘丰虽然有点后悔,但是经过刚刚一番品尝之后,他对陈瑶的想法更强烈了。

越是难得到的女人,他就越想要!

这个小姨子,她一定要得到!

陈瑶回到卧室,待了一会,整个人好像清醒了不少。

她觉得自己平时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今天怎么就跟姐夫……

第二天早上,因为昨天满脑子都是刘丰的身影,所以失眠了睡了,陈瑶起晚了,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陈瑶,你怎么才来,李经理都找你两次了,你赶紧过去吧!”

她才进公司,一个同事就对她说道。

陈瑶说了声谢谢,急忙去了李经理的办公室。

“陈瑶,你还有没有规矩了,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吗?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你把公司的规章制度当成什么了?”

一进门,李经理就冲着陈瑶破口大骂。

陈瑶委屈极了,可自己迟到是事实,根本就不敢说什么。

等到李经理发泄完了之后,陈瑶才小声的问道:“李经理您找我有事?”

那个长的一脸猥琐的男人冷哼一声接着说:“昨天交代给你事情,你都办好了?”

陈瑶有些心虚,昨天她第一天上班,姓李的就给她安排大量的工作,她以为是一个礼拜的量,所以才做了一部分。

“做点小事都做不好,公司养你是来做花瓶的吗?你到底能不能干?”

陈瑶有心想要解释,却每次想要解释的时候,都被那个男人给阻止了,听着上司恶毒的语言,陈瑶委屈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刘丰就那么走了进来。

“刘总,您怎么来了?”

陈瑶一阵紧张,说话都结巴起来。

刘丰挥挥手让陈瑶先不要说话,将目光看向了李天照。

李天照急忙站起来解释:“刘总,这不,我正在批评陈瑶呢,陈瑶今天上班迟到,而且把我交代的工作没有完成,这种歪风邪气可不能助长下去呀!”

刘丰平时在公司挺严格的,李天照觉得,他只要这样一说,刘丰不仅不会批评他,还会表扬他一番,说不定还可以升值加薪……

“是这样吗?”

刘丰没有理会李天照的解释,将目光看向了陈瑶。

陈瑶低着头流泪的样子,咬着唇不愿意解释,这让刘丰有一种将其搂进怀里的冲动。

她昨天刚来,今天明显是撞到枪口上了,这是要给自己下马威呀。

看到陈瑶没有解释,李天照就更加得意了,继续诋毁着陈瑶,他看不惯陈瑶,仗着自己长得漂亮,昨天他约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闭嘴!”

刘丰突然开口,李天照瞬间闭嘴,不解的看向了刘丰。

“第一,陈瑶今天迟到是因为我派了她去做其他的事情,第二,你所谓的工作没有完成是不是因为这个?”

说话间,刘丰直接将一份资料扔在了李天照面前……

“刘总,您这是……”

李天照的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陈瑶昨晚的确把资料给我送来了,可因为我有事就没有看,难道我要跟你解释吗?”

说完,刘丰将目光看向了陈瑶,目光中带着鼓励,就好像在说,有我呢,别怕。

其实是昨晚,刘丰出来后,看到客厅上的资料不是很完整,昨晚便帮陈瑶做好了。

陈瑶心里感动,将内心深处堆积的不甘瞬间发泄了出来。

“我也想解释呀,可人家李经理官大一级压死人,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你!”

李天照大惊,没有想到陈瑶会在这个时候反抗。

刘丰发怒了,冲着李天照大声说:“这就是我让你给我管理公司的?我给你权利,你就是这么用的?”

李天照一句话都不敢说,等到刘丰骂完,才急忙求饶:“对不起刘总,我错了!”

可刘丰根本没理会他,大手一挥撤销了李天照的职位,带着陈瑶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以后你就不用去业务部锻炼了,直接来当我的私人助理好了!”

刘丰的突然任命,让陈瑶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想到两人昨天的事,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姐夫,这样不好吧,我……”

“难道你不愿意?”

刘丰坐在办公椅上,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挺拔,一身深色西装更是将他的魅力展现出来,一副成功男人独有的气势。

陈瑶一时间有些错愕,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成功的男人年纪越大反而越有味道,这么一想,陈瑶的心就莫名的跳了起来。

“不,愿意,自然是愿意的,只是……”

陈瑶才刚到公司,便感受到同事之间的排挤。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