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镜子里的你多浪,女生越说痛男生越要塞

“阿伟身材很不错嘛,小小年纪就练出腹肌了呢!”阿伟躺下后,许灵儿抬手抚摸起对方上半身,细长白嫩的玉指在对方一块块腹肌上有意无意的来回弹弄。

阿伟平时本就运动过量,被这么一撩拨,下边很快有了强烈的反应,人也羞得不敢开声。

许灵儿目光瞧见裤子上的变化,捂嘴莺笑:“阿伟竟然也会害羞,嫂子又是死板的人,这点反应很正常,对了阿伟,你平常自己弄吗?”

“啊?”忽然聊得这么开放,让阿伟没回过神来。

“虽然你身体健壮,但嫂子还是提醒你一句,自我安慰很伤身体的,最好不要做,打多了,人也会变得堕落,这些天嫂子会好好考验你一下,算是给你锻炼锻炼自制力。”

许灵儿手指沿着肚皮一路下滑,快要抓到宝贝时,阿伟连忙喊停:“嫂……嫂子,我肚子饿了。”

“饿了吗?那嫂子现在给你做饭。”许灵儿妖娆一笑,收回手后,扭着翘臀去了厨房。

而从来没与异性深刻接触过的阿伟此时已经满面通红,虽然他身子骨强壮,但奈何情商太低,仅有一股子莽劲。

阿伟不知道嫂子许灵儿想干什么,他只认为嫂子会对他好,不会害他。

吃饭时,许灵儿盛了一碗鸡汤,本打算喂阿伟喝,但阿伟坚决要自己来。

看不见东西的阿伟,端起碗后双手东晃西晃,喝得满嘴都是。

“汤洒了吧,眼睛看不见逞什么强呢,嫂子先给你擦擦。”许灵儿附身靠近阿伟,精致的面孔朝向对方黝黑的脸。

但许灵儿并没用纸巾给阿伟擦拭,而是红唇微张。

许灵儿离阿伟越来越近,开始吻起对方的嘴角。

“嗯哼……”闻着阿伟身上青春洋溢的气息,许灵儿又忍不住发出轻轻的低吟。

“嫂……嫂子,你用的好像不是纸巾啊……”阿伟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脸上越来越黏糊,还不时有热气吹来。

二人嘴唇连在一块,整个厨房充满暧昧与刺激的气息。

“嫂子用的热湿巾给你擦,担心用凉的怕刺激到附近的伤口。”许灵儿停下了动作,双眼看向阿伟的神色变得越来越炙热。

傻大个呆萌呆萌的模样,让许灵儿性情大开,加上对又是个雏,她岂能让对方有飞走的机会。

“嫂,嫂子……我饿了,要吃饭。”

“行,嫂子这就喂你。”许灵儿拿起饭勺,一点一点给阿伟喂食。

不过当许灵儿低头看到阿伟的裤子时,她抿了抿性感红唇,又瞬间露出一丝坏笑。

“阿伟,你裤子好像也湿了,嫂子再给你擦擦。”

话音刚落,许灵儿美足摇晃,甩下拖鞋后将,性感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

那十只被黑色丝袜所包裹的晶莹玉趾,抵在阿伟的短裤上后,开始慢慢挤压摩擦着……

眼看阿伟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过高耸,许灵儿内心也愈来愈不满足,脚上的动作逐渐活跃。

“嘶……”阿伟当即发出一声喘息,即便隔着裤子,可触感还是非常明显。

随后,许灵儿娇躯斜靠座椅,两条美腿折叠弯曲,随着脚丫慢慢搓动,包臀裙里面的红色底裤若隐若现。

倘若阿伟此时能够看见,估计当场就要泄气了。

“嫂……嫂子,我好热,想去洗个澡……”许灵儿还没玩弄多久,阿伟满面通红,身上白色的T恤已经被汗水所浸湿,体内的熊熊烈火,开始烧的他全身难受。

“那咱们就洗完澡再吃饭,嫂子现在带你去浴室。”听到阿伟说要洗澡,许灵儿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诱人的趣味。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然后收回脚丫,起身扶住阿伟。

“你眼睛看不见,肯定是嫂子来帮你洗,你也别太过害羞了。”

“好……”阿伟知道躲不过,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

浴室内,阿伟先脱下衣物,坐在椅子上。

许灵儿暂时对男人的身材毫无兴趣,只有某处爆棚的资本,才让她双眼放光,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许灵儿带着微笑,她迫不及待的拿起花洒。

热水在阿伟身上顺流而下的同时,女人的手指也跟着一路向下揉搓。

从胸肌到腹肌,许灵儿终于蹲下身,双眼炙热的看向阿伟。

许灵儿表情充满了陶醉,她情不自禁的双眼紧闭,俯下头去后,贪婪的闻嗅起上面浓烈的雄性气息。

许灵儿神情中带着强烈的渴望与迷离,她抬起微颤的手,猛地一下握紧。

“嗯哼……”阿伟闷哼一声,身子也跟着抖动,他知道许灵儿的手在干什么,却又不敢出声中断。

“阿伟,嫂子先给你洗被汤弄脏的地方。”

感受着手上的硬物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许灵儿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红唇微张,又将头埋了下去。

许灵儿技术很棒,柔软滑嫩的感觉,并没有让阿伟产生任何怀疑。

品尝的同时,许灵儿小手不由自主转到自己包臀裙下,隔着黑色丝袜慢慢抚摸早已是狼藉的一片。

“嗯……”

或许是结婚以来第一次跟别的男人暧昧,久违的刺激感,让许灵儿坚持了不到三分钟便低吟出声,全身也瞬间抽搐瘫软下来。

“嫂……嫂子你怎么了?”阿伟原本也处于享受的状态,听到许灵儿发出的声音,才赶忙回过神。

“没事……可能是地太滑,嫂子刚不小心扭到脚了。”许灵儿面色羞红,偷吃禁果后,身上散发的妩媚好似又增添了几分。

“刚刚嫂子给你洗的舒不舒服?”

“舒……舒服。”阿伟低着头,发出蚊子般大小的声音。

男孩越是害羞,许灵儿心里便越是喜欢。

“那……嫂子等下可以让你更舒服,你要不要试试?”许灵儿站起身,说话的同时,向阿伟耳边幽幽吹着热气。

“我……我肚子饿,嫂子你赶紧给我洗吧,不然等下饭菜都要凉了。”阿伟下意识伸手将那捂住,他胆子小,又害羞,完全不敢答应。

许灵儿咯咯笑着,她体内的空虚暂时已被填满,便决定先放了阿伟。

清洗完、吃了饭。

很快又到了睡觉的时间。

“阿伟,晚上跟嫂子一块睡吧,半夜要是发生什么情况,嫂子也好照顾你。”许灵儿身上已经不再是束缚身体的衬衫、包臀裙,洗漱后她选择了一条性感睡裙,里面也没有穿里衣。

“好,我听嫂子的。”

阿伟双眼看不见,心里本来挺淡定,不过两人躺床上挨在一块,闻着许灵儿身上独特的魅香,自己下边的东西就仿佛打了鸡血似得。

房间内寂静无比,阿伟脑子里却越来越兴奋。

不久,许灵儿娇躯侧翻,身子对向阿伟后,鼻尖发出阵阵轻哼。

阿伟知道许灵儿已经熟睡,同样转过身,近距离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回忆起当初许灵儿的绝世容颜、凸翘身材,阿伟内心的渴望无法强行压抑下来,他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伸出了手。

许灵儿今晚穿的性感睡裙本就十分暴露,加上又是侧身,胸前的饱满露出来一大半。

阿伟先将手臂放在许灵儿肩上,确认许灵儿毫无反应后,轻轻把脸贴了过去。

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神经混乱,阿伟猛吸一大口,而愈不满足的他双手逐渐下滑,撩起睡裙。

紧接着,阿伟整个人向下移动。

他的判断力很强,位置找的很准。

虽然不能看到许灵儿最隐秘的部位,但是阿伟又使用了刚才同样的办法,把脸部慢慢凑近到许灵儿的双腿间,隔着内裤贪婪的闻嗅着女人下体穿出的气味。

女性荷尔蒙的气味让阿伟十分的兴奋,他就像是一个正在闻嗅吸食毒品的瘾君子,那种毒品的气味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爽。

“阿伟,你在嫂子的裙子里面干什么?”许灵儿脸色红润,她从头到尾都在装睡,就是为了猜测阿伟会不会主动打她身体的主意。

“我……”阿伟赶忙从睡裙底下钻出来。

干坏事被人当场发现,阿伟羞得恨不得当即藏到床底。

“年轻人有欲望,嫂子对此非常理解,但你忘了嫂子白天说的话了吗?只有忍住诱惑,将来才会有前途。”许灵儿打开房间灯后,美腿弯曲在床上,玉手抚摸了会儿阿伟上身的腹肌后,转移至对方的短裤,最后缓缓脱下。

“现在你犯了错误,嫂子可要好好的惩罚惩罚你……”

阿伟平躺在床,心情紧张。

他不知道许灵儿要如何惩罚自己,究竟是要告诉家里的长辈,还是把不听话的某处给剪了?

“阿伟,接下来你会做一个充满诱惑的梦,你不能做出任何反抗,只能默默忍受,如果最后你坚持下来了,那嫂子就原谅你”许灵儿嘱咐完后娇躯跪爬在床,低下头,红唇吻在了阿伟

嘴上。

感受到嘴唇上的柔软与香气,阿伟顿时全身颤抖,某处也变得更为突起。

“把底裤脱掉吧。”

阿伟大概猜测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里或许还有点挣扎,不过还是很听话的将底裤给脱掉。

当那根红润发亮的东西跳出来时,这种环境,这种花样,让许灵儿也产生了强烈的刺激。

心中带着活跃的兴奋,许灵儿伸出手,将阿伟紧紧握住。

“嗯哼……”由于身体强烈的触感,许灵儿的动作让阿伟忍不住兴奋的哼了一声。

灯光还是那么昏暗,泛黄的光线仿佛一切都带着躁动不安的气息。

许灵儿脸蛋慢慢向下移动,触碰到阿伟,她开始用鼻尖轻轻摩擦起来,好似要把这位年轻帅气,又带着特别旺盛荷尔蒙气息的男人给永远记住一样。

缓缓的磨蹭中,除了许灵儿的呼吸声越来越明显,阿伟同样不时的发出哼声,上身的腹肌不断猛烈收缩和放松,双手也已经紧紧抓住了两边的床单。

终于,许灵儿在用她那性感的红唇碰了两下,再也忍不住的红唇轻启……

这时候,阿伟的脖颈都在紧绷,额头的青筋跳了出来,扯住床单的手因为太过用力颤抖着,关节也开始发白。

房间内的画面,就宛如一件会动的艺术品,美丽与丑陋共存。

阿伟很听许灵儿的话,现在或许在不断的自我催眠,全身毫无动作,就这么躺着,任由这个无边美妙的梦继续去发展。

随后,许灵儿撩起睡裙,迷人的翘臀朝向阿伟。

“阿伟,你嘴边有你最想吃的东西。”

阿伟又闻见了之前熟悉的气息,已经彻底陷入深渊的他,随即张嘴,就是一顿大快朵颐。

“嗯……”感受到年轻男孩的青涩,许灵儿双眼布满红丝,玉手也情不自禁的自摸起胸前的饱满。

许灵儿渴望暴涨,她很想现在就狠狠的发泄,但为了享受更多的刺激,只能咬紧下唇,强行忍受。

阿伟品尝了一会儿,又被许灵儿叫起来、身子靠在床头。

“阿伟,你以前亲过女孩吗?”

“没……没有。”

“那就让嫂子来教教你。”许灵儿张开美腿,平坐在阿伟大腿之上。

阿伟以前的确没接吻过,吻技笨拙,好在许灵儿技术老道,引领阿伟体验了一番后,二人就渐入佳境。

许灵儿性情大发,阿伟则强憋着身体上正在无限燃烧的火,避免爆发。

两人交缠了好一会儿,许灵儿彻底动情,此时再忍受已是一种折磨。

她光脚走到床边,两腿微张,将完全湿透的蕾丝裤裤脱下来。

很快,许灵儿又弯下腰,从柜子里拿出一只小雨伞。

脸上带着渴望的微笑,许灵儿伸出纤细修长的玉手,撕开包装,最后温柔地给阿伟带上……

“嫂子,这是什么东西。”

阿伟的脸涨得通红,他虽然对这些事情不明白,但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更何况阿伟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涨的快要爆炸,他想要找一个地方发泄,但是又说不出来应该怎么发泄,似乎只有眼前的许灵儿才懂如何让他舒服下来。

“这叫小雨伞,是个好东西,让你能从男孩长成男人的好东西。”

许灵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伟,纤细的手指隔着为阿伟戴好的小雨伞上面来回的滑动着,阿伟只觉得全身都酥酥麻麻的。

“嫂子,我难受。”

阿伟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闷哼,随着许灵儿的动作,他觉得自己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的渴望些什么。

许灵儿居高临下的站在阿伟身边,很是满意阿伟的表现。

这是一具年轻充满了朝气的身体,健壮魁梧,还有从下身的小兄弟的调皮程度都能看得出来,要是以后阿伟懂了男女之间的事情,肯定又是个祸害女人的小坏蛋。

许灵儿也被阿伟的状态感染的蠢蠢欲动,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感受一下阿伟的力量和火热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