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按摩师傅把我按出了水

秦雪的翘臀让我那罪恶之源很是舒服。

但是,我很快就不满足如此了,我的一双手,开始探到了她那睡衣里面。

秦雪虽然是睡着的,但是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就算睡着了,只要是遇到那种刺激,都有反应。

我感觉到我她的身体有了反应。

我准备将其小裤裤也脱掉时。

“不要啊……不要这样……别这样……”

秦雪忽然喊了两声。

我以为秦雪醒来了,我连忙将我的裤子给穿上了,装作睡着了。

半响之后,我发现秦雪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是我又开始在秦雪身上摩挲,抓着她胸前那对饱满。

不过,我终究没直接脱掉她的小裤裤,将其变为我的女人。

这么一个性感妹子在我身边,但是我却不能弄,我虽然摸得舒服,但是火气却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那地方膨胀得快要爆炸。

这个晚上之后,秦雪对我似乎没了戒心,又和以前那样了,穿着性感的衣服,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甚至有时候她里衣都没穿,让我一饱眼福。

……

一天早上,我和秦雪一起吃早餐。

我们都是边玩手机,边吃。

啊!

忽然,秦雪尖叫了一声。

我一看,这妮子只顾着玩手机,不小心把滚烫的牛奶弄到了衣服上,正好撒在胸前。

“烫死我了……”

秦雪哭了,她直接把上半身的T恤给脱掉了,她今天里面还是没穿里衣,她这么一脱,那对饱满,一下就弹了出去。

我的眼神,顿时火辣了起来,虽然我已经摸过秦雪很多次了,但这么完全看到她那完美的饱满,却还是第一次,而且,我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的那里,这般有弹性。

我舔了舔嘴唇,口干舌燥,冲动了起来。

“周伯伯,怎么办啊,我好痛啊。”秦雪揉着胸前,眼泪都出来了。

我这才一个激灵,连忙道:“小雪,你快点来我的房间,我拿烫伤药膏给你摸上去,你就不痛了。”

于是,我马上去我的房间找药膏了。

我刚找到药膏,回头一看,眼睛都挪不开了,因为秦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裙子都脱掉了,只穿着个小裤裤就走了进来。

而先前她因为烫伤已经脱掉了上面的T恤,此时,她的短裙也脱掉了,身上就只有底裤那个巴掌大的布片了。

今天她没穿黑丝,那雪白的大腿,雪白的胸脯等一切,就展现在了我面前,我很想直接扑上去,将秦雪扑倒在床上……

“周伯伯,你找到药膏了吗?”秦雪却是梨花带雨地揉着胸脯道:“我这里太痛了,您帮我……帮我上药吧……”

“那你怎么把裙子也脱掉了啊?”我一边眼神火辣在秦雪那雪白的娇躯上打量着,一边好奇地问道。

此时,我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了。

秦雪这妮子实在是太性感了,这样的妹子,我要是不拿下,就是暴殄天物了。

现在,我正好要给秦雪的胸前上药,那么绝好的机会来了,今天,我要拿下她。

“周伯伯,我的裙子上也有牛奶,黏黏糊糊的,让我很不舒服,因此我脱掉了。”

但秦雪却是没注意到我那邪恶的眼神,她可怜兮兮地道,因为疼痛,她的手,还在胸前搓揉着,她很信任我,一点也不防备我。

这也难怪,她脑子受伤,智力也就七八岁而已,哪里懂得女人长大了不能随便在男人面前裸露。

她胸前那挺翘,不断抖动着,让我看得浑身发热,越发难以忍受。

“别怕啊,我到我床上躺好,我帮你涂药,你很快就不痛了。”

我连忙道,我的脑子里面,已经出现了等下我趴在她身上涂药的一幕了,这想想就很刺激。

秦雪立马躺倒了床上,虽然是躺着的,但是她胸前的饱满依旧高耸,这少女就是好,弹性十足。

我的心中越发火热,我挤出药膏,弄在了手上,就向秦雪的胸前涂去。

虽然她被烫的地方不是那一对饱满,但也接近了,我的手机,故意在那一对雪白上面扫过。

那一对,顿时抖动了起来,那手感十足,画面感也是吸引力十足,我的心跳加快了,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了。

“哦……冰冰凉凉的,还真是很舒服呢,周伯伯,你真厉害啊……”

秦雪微闭着眼睛,近乎哼哼地道,就像是小电影里面的女主,在和男人做那种事情的那种状态。

我哪里还忍得住,我趁机抓住了她胸前那对饱满。

“啊……”

但是秦雪却忽然喊了一声。

“怎么啦,小,舒服吗?”

我喘着粗气问道,我心想秦雪智力不行,但是身体却很敏感啊,我这么一搓揉,她就受不了啦,那我要拿下她,弄了她,今天就可以做到。

“周伯伯,你……你稍微轻一点啊,我都被你抓痛了……”但是秦雪却道。

“好,我会让你觉得舒服的。”

我心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答应了秦雪,手上的动作也轻柔了起来,我决定把这妮子撩拨起来,到时候说不定她会求着我来弄她,毕竟她发育很成熟了,也需要男人。

“好辣啊……好辣……”

我以为秦雪回变得很舒服了,但是没想到,她很快就喊了起来。

这药膏就是这样,要消毒消肿,肯定有点辣。

“小雪,你忍着一点,伯伯给你吹吹,就不辣了。”我连忙道,今天我快要把这妮子弄到手了,我可不想煮熟的鸭子就这般飞走了。

“周伯伯,那你快点帮我吹吧……”秦雪哀求了起来。

“好,伯伯给你吹……”

我兴奋起来,开始往她的胸脯上吹气,当然,我时不时吹在她那一对雪白的饱满上面,慢慢逗弄她。

同时,我也在近距离欣赏这对雪白。

她的这一对饱满,还真是造物主的恩宠。

“周伯伯,好痒啊,我这里被你吹的好痒啊……”没多久,秦雪低吟了起来,开始在床上扭动着身子。

“小雪,最近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啊,你这里怎么这么大了啊?前几天都没这么大啊,和你年级差不多的女孩子,这里还很小呢,你的却一手难以掌握了。”

我动了坏心思,吓唬秦雪道。

“周伯伯,我没乱吃什么啊,我是不是得病了,我会死吗?”秦雪这小妮子被我吓得不行了。

“也不是什么大病,你见过电影里那些男人给女人治病吗?伯伯也会。”我心中大喜,嘴上却是一本正经地道。

上次她问我小电影里的男人为何要亲女人的那对饱满,我就说是在治病,反正她也相信了。

“周伯伯,那你快点给我治病啊。”秦雪急促地道:“那要怎么治病啊。”

“你上次不是看过电影,我帮你吸这里就行,你乱吃了东西,我帮你吸这里,把你身体里的毒素洗出来,你身体就好了。”

我邪念四起。

“周伯伯,那你快来吸,我求你了……”

秦雪立马捧着她那一对雪白的饱满,送到了我的嘴边,哀求道。

秦雪这小妮子是完全主动了啊,看着眼前那白花花的一对,我哪里还能忍受?何况我早就想睡了这小妮子。

这种事情,只要是个男人,那都无法忍受啊。

我的呼吸瞬间无比急促起来,我一下就凑了上去。

我开始施展我荒废了的十几年的技巧,开始了各种挑弄。

而且,我不只是用嘴,我的双手也没闲着。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伯伯,你太大力了,我好难受啊……”

秦雪哼哼了起来。

她的俏脸,此时就像是桃花一般,鲜红鲜红的,她觉得在我的嘴下和手下,一股股电流袭击她,让她浑身酥麻,尤其是她这一对雪白和那那穿着丁字裤的什么地带,又痒又麻。

我越是大力,她就越是受不了,因为这种酥麻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她扭动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娇吟,她感觉自己舒服又难受,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小雪,我不用力不行啊,用力才能吸出你体内的毒素。”

我忽悠秦雪道,此时我正无比舒爽呢,怎么会停?

“周伯伯,那辛苦你了,你快点吧,我可不想因为这个病死去。”秦雪很相信我的话,她一边哼哼,一边对我道。

听秦雪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我心中一乐,两只大手出击,在那一对雪白上面施展各种技巧,嘴上也是不停,我知道,要拿下一个女人,那就要让这个女人感到快乐,这样,她才会沦陷,才会愿意献身于我,和我一起攀上那快乐巅峰。

我本身是学过一点按摩的,再说了,我年轻的时候很帅气,那方面也厉害,裤裆里的罪恶之源征服了不少女人,因此,我在对付女人方面,那是很有技巧的,我一阵操作之后,我的动作就不再生疏,而是变得熟练了起来。

我把各种技巧都拿出来了,逗弄秦雪。

没多久,秦雪的哼叫声就越来越大了,可谓娇喘连连,她的眼神也迷离了起来,不仅仅是脸上,整个娇躯都变得红红的,她浑身都软绵绵的了,她在我的床上,任我怎么弄。

此时,我几乎是整个人都压在了秦雪的身上,她身上那种处女的体香不断袭来,我裤裆里的罪恶之源越来越膨胀,越来越想出来干点坏事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脑子里面坏主意闪过,我已经有法子了,我要她会主动求着我,让我弄她。

我继续品尝秦雪那一对极品,这对极品实在是太美好了,我的嘴都舍不得放开了,而且她那哼哼哼的呻吟,实在是太好听了。

但我已经无法满足这一点了,我悄悄把我的裤子拉链拉开了,将那个罪恶之源放了出来,然后,我趴在秦雪身上,用罪恶之源在她的大长腿的根部摩擦。

我的罪恶之源,那是异于常人的,此时我的动作幅度那么大,秦雪当然能感觉到。

她不仅感觉到了胸前那一对上面传来的酥麻的感觉,也感觉那神秘地带很痒,她不由自主,扭动了起来。

这么一来,就等于是在配合我了。

我知道这小妮子是动情了,那我还顾忌什么,我看着身下的秦雪,我的双眼都快要喷火了。

我趁着这小妮子半闭着眼睛在享受,我拿手指勾住了她那黑色丁字裤的边缘,慢慢地将这性感的小布片给扯了下来。

秦雪一点也没阻止我的动作,很快,她在我面前变得丝无寸缕,这最后的遮羞布,都被我慢慢给扯掉了。

她的神秘地带,展现在了我面前。

“实在是太迷人了。”我口水都快出来了。

我把罪恶之源挪了过去,开始在她的神秘地带的边缘摩挲。

“周伯伯,毒素吸完没有啊?你怎么还在吸啊,我的病还能治好吗?”就在我无比舒爽的时候,一直微闭着眼睛的秦雪忽然睁眼,俏生生地问我。

此时,她的呼吸也是乱的,这么一来,就显得特别暧昧和动人。

我当然早就想好了说辞,我正色道:“小雪,你身体里面,应该是有寄生虫了,但我吸你这里,还只能吸出一部分来,其余的毒素,我还得在你身上找,找到之后,再吸出来。”

“周伯伯,那……那你快点帮小雪找……”秦雪急急忙忙道,看来这小妮子很怕生病,很怕死。

这正中我的下怀。

我开始在秦雪身上到处摩挲了起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此时的秦雪,就像是一个煮熟了的鸡蛋,让我食欲大动。

“周伯伯,好痒啊……好痒……”秦雪越发扭动得厉害了,不过,她对于我压在她身上亲吻,那是一点都没介意,她相信了我的话,以为我是在给她治病呢。

“你忍着一点啊,不然找不到毒素。”

我继续在秦雪身上摩挲,同时忽悠这性感的小妮子,今天我是一把枪,子弹都上膛了,因此我怎么样都要开火,将我集聚了这么多年的子弹给打光,打进秦雪这小妮子的身体内。

我这么一说,秦雪就一点都没反对了,大概是我刚开始亲吻她全身的时候她还不习惯,但是现在却觉得舒服了。

慢慢地,我来到了她的神秘地带。

我的手只是在上面一扫,她就浑身颤抖起来。

这妮子好敏感啊,我要是得到了她,那以后有得玩了。

我激动了起来,开始伸出一根指头……

“周伯伯,你轻点啊,有点痛啊……”

大概是我的手指稍微深入了一些,秦雪开始喊疼了,毕竟她还没有被

开发过。

“小雪,那我轻一点。”

我连忙道,我知道不能心急,得慢慢来,等下秦雪这里水漫金山了,那我再用力,她也不会迟,而是会觉得舒服了,到时候,她肯定求着我用力,再用力一点。

我暂时放慢了速度,也减小了力度,开始施展各种技巧。

秦雪哪里能经受这样的刺激,她开始喘息起来,脸上和身上越来越红彤彤的了,甚至,她扭动得欢快起来,配合我手上的动作。

“周伯伯,好痒啊,我受不了啦,这里……这里也有毒素吗?”

秦雪看来是忍不住了,她开始一边哼哼,一边问我。

我知道这小妮子已经真正动情了,于是停止了动作道:“是啊,这里的毒素很多,你没看,你这里都水漫金山了啊,这就是毒水,以后,我要每天用手帮你,把毒水放出来,你的病就没事了。”

我先前动作的时候,秦雪那是快要飞上天了,此时我停止了动作,她渴望了起来,她又怕病死,她抱紧了我道:“周伯伯,你快点,你快点用手帮我……”

“小雪,你不用担心,伯伯呢还有一个厉害的法子,可以帮你吸掉这毒素,我有根大吸管,我这大吸管放你这里,帮你吸,毒素慢慢就没有了。”

这一下,秦雪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我的那罪恶之源,眼睛瞪得老大,因为这根大吸管,实在是太大太吓人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