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那东西比老公都大 顶得越大力叫的越大声

“好大,好软!

老王毕竟是过来人,不用看也知道,脑袋后面的两团柔软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刚洗完澡的柳如燕,里面还是真空的,这种美妙的滋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此刻,他紧紧贴靠住那对儿饱满圆润,只觉整个人都徜徉在无边无际的云朵之上。

情不自禁的,老王的脑袋开始在两团柔软之间,一左一右的滚动起来……

然而,柳如燕对此并没在意,随着按摩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她见老王的脑袋也摇晃得十分厉害,就下意识的用胸脯去抵住老王。

这无形中就给老王提供了可乘之机,以至于那只不安分的脑袋,能够在这对儿高耸挺拔的胸前,肆意的扭动着、挤压着。

不多时,沉迷其中的老王,呼吸逐渐急促,腿间的裤子也撑了起来。

见老王似乎十分享受,柳如燕也是心满意足,可当她发现老王身下异常的变化后,顿时脸颊泛起红晕,耳根滚烫,整个人像是发烧似的,害羞的收回目光。

就在这时,老王的脑袋忽然用力,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那些坚硬的寸发,摩挲在她的胸前。

一时间,柳如燕不觉娇躯一颤,双腿紧紧夹在一起,上半身也不由得贴住了老王。

这种潜意识的行为,带来的那种滋味,让柳如燕简直无法抗拒,禁不住心中荡漾起来。

察觉到柳如燕在身后微妙的迎合,老王当下暗自狂喜,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狠狠地吞着口水,喃喃道,“燕子,你站这么久,腿一定很酸吧,我也给你按按。”

不等柳如燕回答,老王打开按摩棒,反手伸过去顺着那双修长雪白的大腿,上下震动。

“嗯哼……”

随着按摩器“嗡嗡”的震动声,柳如燕只觉双腿阵阵酥麻,让她不由得夹的更紧了,小嘴也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咛。

而听见这道销魂的声音后,老王的心彻底醉了,他脑门一热,顺势将按摩棒探进了柳如燕的大腿根部。

要知道,柳如燕原本就被老王撩拨的有些动情,这会儿又被老王震动着敏感部位,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袭满全身,顿时让她无法自拔了。

眨眼间,柳如燕整个人就像过了电似的,身子骨软绵绵的趴上老王的后背,娇艳红唇伏在老王的耳边,吐气如兰。

与此同时,她先前躲闪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在老王腿间。

不知怎的,柳如燕竟有种冲动。

如果可以,她真想尝一尝老王的厉害……

而面对这般亲密撩人的姿势,相信每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就更别提多年没碰过女人的老王了!

此时此刻,老王觉得自己再不释放出来,就要彻底爆炸。

“燕子,你没事吧?”老王顺势扭身将瘫软的柳如燕揽入怀中。

四目相对,柳如燕的一双美目泛着秋水,俏脸红的都快要滴血。

“王叔叔,我……”

感受到老王孔武有力的胸膛,和粗重的喘息,柳如燕娇躯微颤,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怀抱如此极品尤物,老王已是双眼猩红,额前青筋暴露,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朝那对儿饱满圆润抓去……

虽然柳如燕穿着老王的长袖并不合身,但胸前两座高耸却显得异常挺拔。

此时,由于太过紧张,柳如燕急促的呼吸着,胸前那对儿鼓鼓的玩意儿,也就隐隐颤动起来。

老王看得是眼睛都不眨,伸手就抓了上去,饱满手感瞬间让他身下一紧。

毕竟好多年都没有碰过女人,强烈的快感冲击心头,老王差点舒服得叫出了声。

而被老王这么一抓,柳如燕更是如遭电击,娇躯颤抖不停,身体也开始起反应了。

要知道,胸脯可是她最为敏感的部位,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老王满是粗茧的大手抓在上面,感觉却分外明显刺激,似乎让人沉醉。

当下,柳如燕就有些意乱情迷了,她微眯眼睑,红唇翕张,柔软的香舌游离唇齿间,俏脸妩媚妖娆,模样性感风骚。

老王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抓住那对儿饱满圆润就想要狠狠蹂躏。

突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惊得老王浑身一哆嗦,连忙松开了柳如燕。

原来是开锁师傅来了,正等在柳如燕的家门口,望着柳如燕离去的倩影,老王真后悔主动帮她联系了开锁公司。

“唉,我这是在做什么呢!”老王忍不住拍了下脑袋。

吃罢晚饭洗完澡,老王便上床睡觉了,他每天去工地干活,已经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

可是今晚,老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柳如燕躺在怀里那副娇嫩的模样。

不知不觉,身下已是春风吹战鼓擂了。

这可咋办呢?老王烦躁的不行,若是平时的话,自我解决一下还能得过且过,但今晚却觉得索然无味。

无奈,老王下床来到阳台抽烟,望着远处夜色里的零星灯火,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孤寂。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王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每天重复着工作,也算过得踏踏实实。

然而,自从柳如燕来过这个家,老王就有些不对劲了,感觉生活节奏转眼被打断,甚至还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滋味。

就在老王陷入沉思时,耳边隐约传来女人的哼叫声。

这是栋老式的单元楼,敞开式的阳台并排相连,两家之间隔着一层水泥墙板,此刻,老王洗耳聆听,声音好像是从隔壁柳如燕家里传来的。

他好奇的走过去,扒着墙角边缘伸出脑袋,去看隔壁阳台,因卧室和阳台仅一窗之隔,老王一眼就看见柳如燕的卧室亮着灯,只是拉上了窗帘,并不知晓里面的情况。

但,近距离的偷听,让老王确定这隐晦的叫声,正是柳如燕的声音!

当下,老王鬼迷心窍,直接爬上阳台翻入柳如燕的家。

这种做贼的感觉,让老王倍感刺激,他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边,透过窗帘的间隙,终于看清屋里的情形。

“咕噜!”

老王狠狠地吞着口水。

他万万没想到,柳如燕居然躺在床上,做着那种动作!

其实柳如燕经常这样,毕竟长期得不到老公张小军的满足,更何况刚才在老王家里,她已然被撩拨的浴火攻心了。

此刻,她平躺在床上,浑身如雪的肌肤像婴儿一般滑嫩,修长的手指轻轻在胸前摩挲。

不仅如此,两条纤细笔直的双腿,也是反复交叠相互磨蹭,一只玉手塞入腿间抚弄,丰腴的娇躯随之绷紧又松弛,一来二回,白皙的额头挂满了香汗。

不行,受不了了!

柳如燕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玩具…..

“嗯哼……”

充实的感觉让柳如燕的俏脸上,绽放出一抹痛并快乐的神采。

窗外的老王看得正上火,干涩的喉咙简直都快要冒出白烟,他急不可耐的脱掉短裤,握住身下,幻想着自己此刻就在柳如燕的背后驰骋……

然而不等他发泄出来,柳如燕却突然停止动作,拿起一件衣服翻身下床。

老王心头一惊,连忙爬上阳台回到自己家中。

“好险!要是被发现,那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进入卧室,老王心有余悸,刚准备抽支烟压压惊,却听一阵敲门声徒然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

老王满腹狐疑跑去开门,却见柳如燕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他的那件长袖。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

柳如燕居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娇躯!

见老王发愣,柳如燕妩媚一笑,“王叔叔,衣服还给你,那个,你现在有时间不?”

老王接过衣服,上面还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味,他咽了咽唾沫,“怎么了,燕子?”

柳如燕指着隔壁家门,一脸忧郁,“我家卧室灯坏了,你能来帮我修修吗?”

老王一听,有些蒙圈,刚才他在阳台看见明明还是好的,怎么突然就坏了?

走进柳如燕的家,老王发现卧室灯果真不亮,也没多想,搬了张凳子搭脚就开始修灯。

由于凳子放在床上,柳如燕只好跪在床边扶住凳子,并给老王递工具。

借着客厅的余光,老王低头一看,柳如燕凹凸有致的身型竟是一览无遗。

那盈盈一握的蜂腰下,即将冲出超短裙摆的臀,饱满挺翘让人心醉。

老王瞬间想起柳如燕趴在床头的模样,简直和现在的姿势如出一辙,要是就这样从后面来,绝对是终身难忘啊!

同样,由于角度的原因,柳如燕仰头一看,只见老王的裤裆倏忽支起,比之前看到的还要高挺许多,而且通过宽松的裤管,甚至都能一眼直视三分之二的内幕!

居然会有那么大……

一时间,柳如燕神思恍惚,双手一松,凳子歪了,老王跌下来将她牢牢压个满怀!

“哎哟喂!”

被老王猛地压住后,柳如燕惊吓出声。

与此同时,惊慌失措的老王,双手胡乱的一抓,刚巧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熟悉又陌生的手感,顿时让他忍不住偷偷揉捏了几下。

“嗯哼!”

老王这么一弄,柳如燕不禁又发出一声销魂的嘤咛。

这时,柳如燕才反应过来,刚准备说什么,突然察觉到一根坚硬的东西,正好抵在她的大腿间。

那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像即将冲过关卡似的,一下子让她如鲠在喉。

而此刻的老王,犹如跌入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中,压着柳如燕柔若无骨的娇躯,嗅着女人身上特有的芬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置身梦中,可以纵情天伦之乐。

因此,在揉捏那对儿饱满圆润的同时,老王的身下也跟着动了动,一种久违的快感似春风拂面,让他不觉打了个激灵。

“王,王叔叔……”

就在这时,柳如燕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呢喃。

闻罢,老王清醒了不少,尴尬一笑,“对不起啊,燕子,我不小心失足了。”

说着,老王就准备爬起身来。

“哎呀!”

不想老王刚一挪动,柳如燕就蹙眉痛呼。

“怎么了燕子?”老王吓得一动不动,凝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绝美脸蛋,喘着粗气问道,“你,你没事吧?”

此刻,与老王近距离对视,柳如燕羞得俏脸通红,她连忙别过头去,娇喘吁吁,“没……就是……腰有点痛……”

老王一听,下意识伸手探入柳如燕的后腰,轻轻揉摸着,“这里吗?不会是扭伤了吧?”

“嗯……嗯哼!”

感受着老王粗糙的大手,柳如燕咬着红唇,害臊的点了点头。

常言道,男人头女人腰。老王都这样明目张胆的摸腰了,那点小心思自然也愈演愈烈。

于是,他趁机紧紧抱住柳如燕的蜂腰,佯装低头去查看,顺便用侧脸磨蹭那对儿饱满圆润,同时身下也轻轻的耸动起来。

“嗯嗯……”

老王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撩拨得柳如燕完全憋不住了,情不自禁的低吟起来。

见此,得手的老王顿时气血上涌,在蜂腰上肆无忌惮的胡乱揉摸,其中一只手还顺势滑下,狠狠地抓弄她的臀部。

不抓不知道,一抓吓一跳,滑溜溜的手感让老王惊奇发现,柳如燕的下面居然是真空的!

而被老王上下其手,柳如燕也是意乱情迷,她玉手不由得抓紧老王的后背,一双美目渐渐焕发出迷离般的色彩。

眼下,老王探进隐私,柳如燕体内的火焰瞬间就被点燃了,长久积压的空虚让她像投入火堆里的干柴,噼里啪啦的疯狂燃烧。

“嗯哼,王叔叔,人家……好想要……”

此刻,柳如燕口吐香兰,热气吹在老王的耳边,像是要给这把火焰吹得更旺。

老王顿觉小腹一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燕子……叔叔这就给你!”

他一咬牙,褪掉短裤,撩起柳如燕的裙摆……

其实,不只是老王急不可耐,柳如燕也是迫不及待,自从看见老王裤管里的内幕,她就已经无法忍受了,就连之前独自在家偷偷自我安慰时,脑海里也是幻想着老王的模样。

如今,老王就要真枪实弹的干起来了,柳如燕简直亢奋到极致。

眨眼间,两条修长美腿就夹住了老王的腰躯,一双玉手也勾搭住老王的脖颈,美目秋水涟漪,火辣辣的热吻禁不住凑向老王那张胡茬嘴。

有那么一瞬间,老王仿佛忽然明白,对方早就有所预谋,挖好坑等他来跳呢。

既然是主动送上门来的,那老王自然不会客气,只不过都这种时候了,老王哪里还有心思去接吻调情,身下那杆大炮都特么快爆炸了。

于是,他使出浑身的力气,狠狠地朝柳如燕的腿间就是一挺!

“嗯啊!”

随着耳边响起的一声痛呼。

“嘶……”

略微的痛楚,让老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原本准备来个长驱直入,却不想太着急一下子歪了。

如此尴尬的结果,让两人心里都是异常失落,犹如刚刚上升到半空中,蓄足马力预备冲向云霄,却中途猛地跌落下来。

老王很难为情的瞥了一眼柳如燕,讪笑一声,“燕子,那个,别急啊,咱慢慢来。”

柳如燕眯着双眼,贝齿咬着红唇,连连点头,琼鼻发出急促的呼吸,像热浪一样拍打在老王的脸上,撩拨的老王瞬间精神抖擞。

他缓缓褪去柳如燕的双肩带,原本就裸露的吊带裙此刻滑落到腰际,雪白的上半身一下子照亮了老王的老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