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女朋友后门真的舒服吗 堵着不准混浊流出来h

“金宝,别紧张,在嫂子眼里,你就是一个孩子。来,先冲一下,然后我给你擦香皂。”

嫂子说着,开了水,温热的水淋在我的身上,让我上下搓了起来。

嫂子眼睛不停地上下看着,甚至有时候是直接盯在了我的下面。

很快,她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开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

半晌,她说道:“金宝,我来帮你擦香皂吧。”

我说道:“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帮我擦背就可以了。”

“没关系的。”嫂子说着,拿起香皂,面对面的开始给我擦了起来。

顿时,我全身像触了电似的。

嫂子离我太近了,我一阵眩晕,赶紧闭上眼睛,感觉再看下去,就要流鼻血了。

然后,嫂子的手就碰到了我那儿!

我打了一个激灵,那东西就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啊……!”

弹出来的时候打在嫂子手上让我感到一阵生痛。

而嫂子也发出了一声惊呼,后退了一步。

我尴尬的无以复加,语无伦次的说道:“嫂、嫂子,我、我那个地方从、从来没有被女人碰、碰过!”

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用双手捂着。

“没、没事儿,嫂子是过来人了,你的反应是正常的,不用害羞,当初,你哥也是这样呢!”嫂子嗤笑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我背上抹香皂,“我家金宝真的长大了啊,是应该找个媳妇了。”

我感觉到她那饱满的胸部已经擦到我了,我一阵战悸,心里更是激动得不行。

“嫂子,你、你不要碰到我,我、我受不了!”

嫂子停了下来,我的余光看到她转到了我的侧边,眼睛往下瞟着,紧紧的抿着嘴唇,脸红得像苹果。

“嫂子?”我叫了一声。

“金宝,你自己先搓吧,嫂子也在搓呢!”

“哦!”

她的确在搓。

一只手搓着她的胸,另一只手伸向下方,一根手指头隐没在了那个地方……

然后,她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

嫂子把我当成了自我安慰的对象,可我却难受着呢!

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嫂子,我给你搓背吧?”

“好呀!”嫂子似乎放开了。

我的手伸出去,她则是背朝向了我。

我靠近她,然后就直接把那地方顶在了她娇嫩的屁股上。

她浑身一震,像触了电似的,紧接着便象征性的扭动了几下,好像在躲避着我的攻击,但我可以感觉到她并没有往回缩,反而有意无意的朝我那个地方顶了过来。

“啊……不……不要,金宝!”

听了她的话,我非但没有后退,而是快速的在她的翘臀上摩擦了两下,然后就爆发了!

真是爽到爆了!

我狡黯的笑了笑,装作结结巴巴的说道:“嫂、嫂子,对、对不起,我、我控制不了。”

“没、没关系,你已经成年了,嫂子懂得。”嫂子一边安慰我,一边放水冲洗身体,然后,又给我冲洗。

几分钟后,我穿着裤子走出了卫生间。

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这还仅仅是顶了嫂子,要是能够……

这样一想,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抬起了头。

哎,年轻真没办法呀!

从卫生间出来,我才发现我屋子的灯亮着!

门开着,我看到我妈坐在里面。

我‘摸摸索索’的走了进去。

我妈咳嗽了两声。

“妈,你在啊?”我装模作样的问道,看到我妈脸上笑嘻嘻的。

“跟你嫂子洗完澡了?”

我“嗯”了一声,摸着椅子坐了下来。

“你们是怎么洗的?”我妈讪笑道。

“妈,你问这个干嘛?”

“你老实给妈说!”我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妈,就是、就是和你以前给我洗澡一样呗!”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妈把椅子往前移了移,“她给你抹香皂啦?”

我“嗯”了一声。

“全身都抹了?”

“是啊,妈,你别问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地方也抹了?”我妈笑眯眯的问道。

“妈,你问这个干啥呀?”

“我不是担心她敷衍我嘛!”我妈说道,“你说实话,那地方抹了没?”

“抹了!”我没好气的说道,“弄得我难堪死了。妈,以后别让嫂子帮我了,我自己可以。”

我承认,我喜欢偷看嫂子,但是我不想让嫂子发现我的窘态。

“切,你这小子还不识好歹呢!”我妈笑道,“其实,妈这样做,还不是为了你小子!”

“妈,嫂子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硬来呀,是不是?”

我妈笑眯眯说道,“你嫂子的确是个正经女人,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但妈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很敏感,腰部细得像杨柳,屁股大而结实,这就是俗话说的‘水蛇腰’,这种女人骨子里最骚。”

“妈,你这个都知道?”我惊讶不已,我只听说女人屁股大,好生娃,真不知道水蛇腰的女人欲望强。

“你哥跟你嫂谈恋爱时,把你嫂子的照片寄了回来,我和你爸就找了算命先生看了。算命先生还说了,你嫂子眉毛浓密,嘴唇厚实,两眼看上去水汪汪,这种女人欲望强!”

“妈,你说来说去,嫂子不同意,也不行呀!”

“傻小子,你咋个听不明白?妈说你嫂子欲望强,就是说,她离不了男人!现在,你哥走了,这时间一长,她哪受得了?就算她嘴里说不要,但她身子受不了啊!”

“所以啊,妈不就是让她跟你一起洗澡?你的身子长得像个小牛犊似的,本钱也不小,她看了肯定馋得慌啊!这么刺激她几次,保管她自己都要张开大腿!”

我妈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贼笑。

“啊,妈,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我苦笑了一下。

好吧,我不得不佩服姜是老的辣!

“行了,睡去吧,来日方长。”

在回房间的时候,我发现嫂子的房间还亮着灯。

走到门口,听见里面有动静,好像电视开着。

于是,我敲了门。

“谁呀?”嫂子的声音响起。

“嫂子,是我,金宝,我来拿盘蚊香!”

“哦,我给你开门。”

脚步声响起。

门开了。

我顿时愣住了。

嫂子居然是光着身子的!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不过,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我走了进去,瞟了一眼电视。

又呆住了!

电视里居然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光身子在做那事儿!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影碟机亮着,嫂子是在放碟片!

她居然在看这个?

我蔫下去的小祖宗一下就起来了!

乖乖!

我想起了刚刚我妈说的话:“你嫂子眉毛浓密,嘴唇厚实,两眼看上去水汪汪,这种女人欲望强”

而嫂子给我递蚊香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为了怕她看出什么,我赶紧说道:“嫂子,我尿急,你快给我!”

嫂子‘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嫂子也想上厕所,我们一起去吧!”

然后,她穿上睡衣,拉着我走了出去。

在她穿睡衣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根新鲜的黄瓜。

难道嫂子把这个当夜宵?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在偷看我!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电影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宝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宝,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小电影,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宝,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宝,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方大庆对小卖部老板娘林翠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林翠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羞羞答答的说道:“金宝,你不要乱想,嫂子是个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经走了好几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坏女人,你以后会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帮你,我看不见啊!”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激动无比!

嫂子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我却可以趁机看个仔细啊!那可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我听说,男人和女人办事儿,就是男人把家伙放到女人那里去!

“金宝,你千万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父母也不行!否则,嫂子丢死人了。”嫂子低着头说道。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会说出去!”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哎,幸好你看不见,不然,嫂子真是羞死人了。”嫂子抬起头来,又期期艾艾的说道,然后,就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那处,然后,她自己躺了下去。

“金宝,就在那里,你、轻点伸进去。小心,别、别再弄断了!”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像蚊蝇。

我激动的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女人的身体,而且还是我的嫂子,如初生婴儿般娇嫩的肌肤,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更刺激的我几欲发狂!

“知……知道了,嫂子。”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股淡淡的异香弥散在空气中,这种香味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结果全喷在嫂子身上了。

“不好意思,嫂子,我、我有点激动!”我的手慌忙在她身上胡乱抹了几下。

嫂子‘嘤咛’一声,“快点,金宝!”

“好,好!”

我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嗯……”在我将手指伸进去的同时,嫂子猛的一下夹起了腿,嘴里也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

“咦……在哪呢……怎么找不到了……不对……好像摸到了……”我有心多享受一会,于是不老实的在嫂子身体里不停地搅动着。

但毕竟眼前的是自己嫂子,我也不好做的太过了,于是捣鼓了几下,我就摸到了黄瓜,夹住了它。

我的手缓缓向外抽出,伴随而来的是嫂子越来越高亢的低吟。

“金宝……”嫂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勾起头来勉力的看着我,只是本来想要解释的她,在

看到我裤子的隆起以后,却仿佛跟中了定身咒一样,长时间没有开口,甚至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我听声音就感觉嫂子像虚脱了一般,不过,她表情很是愉悦啊!

“谢谢你,金宝。”几秒过后,反应了过来的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显然她是想避开我之前的问题。

“哦,那嫂子,这黄瓜你还要吗?”对这方面我也不懂啊,只好呐呐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脸上红霞飞舞,“当然不能要了。”

她从我手中抢过黄瓜,“谢谢你了,金宝,。”

我点点头,站起来。

嫂子的目光又落在我下身。

嫂子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半天她对我说:“那个…金宝,你在镇上诊所里学的按摩吧?”

“对啊!”我连忙回道。虽然我没法学木匠,但是作为一个瞎子,这几年来,我一直在镇上一家诊所跟一个老中医学按摩。

“那你给嫂子按摩一下吧,让嫂子看看你的水平怎么样!你哥走之前说过等他回来要在城里开一家休闲娱乐的店,到时候再把你带上。”

嫂子直接就把手给放在下面,不停地用手在那里按来按去的。

我浑身激动了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