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早上起来直接尿女朋友里面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可到了这一步,苏倩反而犹豫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阵开门声响起。

苏倩大惊失色,嘱咐许文自己穿衣服,然后跑到了厨房。

许文有些失落,关键时刻表侄子回来了,不过转念一想,从今天表侄媳妇儿的反应来看,以后有的是机会。

想着,他就打算出去,可刚走出来,就听见厨房传来苏倩娇滴滴的声音。

“别弄人家了,表叔还在呢,要弄也回房间弄啊。”

吴杰轻声笑道:“没关系,咱们动静小点,反正表叔也看不见。”

听到这话,许文激动了。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摸索着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

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厨房里面,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对着那边喊了一声。

“阿杰回来了吧,过来陪叔吹吹牛。”

吴杰此刻刚好把苏倩的裙摆撩到腰部,嘿笑一声,“表叔,我在帮倩倩做饭呢,等会儿就陪您哈。”

说着,他一把扯掉苏倩的丁字裤,扶住苏倩的腰,腰身一挺。

“啊……”苏倩忍不住叫了出来。

那么诱惑的姿势,要不是吴杰突然回来,说不定就是自己和苏倩弄了。

许文撇撇嘴,“倩倩怎么叫那么大声,切到手了吗?”

“没有没有,我们闹着玩呢。”吴杰喘息道。

苏倩撩了撩额前的秀发,胸前微微颤颤的,咬着嘴唇

轻吟。

“嗯……你轻点,不然表叔发现了多尴尬。”

“嘿嘿,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么,旁边就有个男人。”

苏倩娇嗔道:“就你鬼主意多,啊……”

“你没发现,有人在旁边,我更猛……”

许文话没说完,就宛如死狗一样,趴在苏倩背上气喘吁吁起来。

这就,完事儿了?

许文嘴皮抽了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表侄子这么差劲,这一分钟都不到啊。

难怪表侄媳妇那么渴望,一个女人,得不到满足,不想偷吃才怪呢。

这要是自己,恐怕会弄得苏倩来好几次。

两人战斗结束,吴杰就出来陪许文聊天了,两人年纪也就相差十岁,所以话题还是比较多的。

吃过晚饭后,许文就回了房间,过了会儿,吴杰推门进来。

“表叔,今天在按摩店工作还顺利吧?”吴杰关心道。

许文点点头,“挺好的,还得谢谢你小子给我找了份活儿做。”

“那就好,我刚听倩倩说表叔你腿有些酸,要不,我给你叫个按摩小妹放松放松。”

许文一愣,想不到这小子还挺会关心人,不过还是摇摇头,“算了吧,睡一晚上就好了。”

“哪能呢,你就别推辞了,虽然你辈分比我高,可咱们这关系,跟哥们儿一样,别不好意思。”

不等许文回答,吴杰赶紧道:“楼下就有按摩小妹,贼漂亮,我这就去给你叫。”

说完吴杰就出去了,许文有些不开心,按摩小妹终归是红尘女子,哪有苏倩给自己的感觉好。

在心里叹了后气,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苏倩的妩媚多姿的身影。

几分钟后,吴杰再次进来,嘿嘿一笑,“表叔,小妹来了。”

许文翻身一看,站在吴杰身后的,居然是苏倩!

什么情况?

许文有些发懵,难道吴杰所说的小妹,就是苏倩?

看苏倩的样子,没有丝毫不情愿,反而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如果说苏倩真的被自己吸引到了,想和自己做点什么,本应该瞒着吴杰才对,可现在……

“表叔,你们忙,我睡觉去了。”吴杰扭头瞥了眼苏倩,叮嘱道:“这是我表叔,可得好好伺候,知道吗?”

他冲苏倩挤眉弄眼了两下,直接回了房间。

许文还处于失神当中,这时候苏倩走进来关上门,柔声说了句。

“老板,您先躺着,我这就为您服务。”

苏倩明显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和之前不同。

许文想不通吴杰和苏倩为什么这么做,可对于苏倩身体的渴望,容不得他想太多,直接躺在床上。

呼吸急促道:“来,来吧。”

苏倩笑了笑,走到床边,开始给许文按摩起来,她的手法并不专业,但是很舒服。

由于她穿着一套薄纱睡裙,里面是真空的,胸前的雪白,彻底暴露在许文眼里。

“嘻嘻,老板受不受力?”苏倩的声音十分魅惑。

许文道:“受力,你用力些吧。”

“嗯呢……”

苏倩脸蛋儿红扑扑的,手指在许文胸膛处转了两圈后,一路下滑。

动作有些生涩,可许文依然感觉很舒服!

嘶……

那感觉真的很奇妙,许文没忍住,伸手搭在苏倩纤细的腰间,然后从睡裙里往上挪动,托住了两片雪白。

真大啊!

终于如愿以偿摸到了。

“妹子,你的好大。”

苏倩有些慌张,下意识躲了一下,“表……老,老板,别这样。”

情急之下,差点就露馅了。

“不好意思啊,我眼睛看不见。”许文故意道。

苏倩娇嗔一声,“没事,老板你别乱动,人家好好给你按。”

许文也不再乱碰,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太莽撞,而把表侄媳妇儿给吓跑了。

虽然不知道吴杰和苏倩到底想干嘛,但这种福利,那令他相当满意,可真是好表侄啊。

好一会儿后,许文被按得有了感觉,下面的反应越来越强,看着苏倩胸前晃晃悠悠的,他咽了咽口水,突然道:“对了妹子,有特殊服务吗?”

“什么特殊服务啊?”苏倩愣了一下。

“你说呢?”许文坏笑一声,趁苏倩不注意,翘起来,猛地一把握住她的小蛮腰,脑袋埋在胸前的雪白上。

苏倩立马知道了许文什么意思,想要挣脱开,可想到自己老公的事情,她咬咬牙,用手推搡着许文,柔声道:“老板,小妹是正规按摩,不做其他服务的,你还是好好躺着,不然等会儿到钟了,我还没给你按完呢。”

“我给你加钱,弄不弄?”许文不死心。

苏倩看着表叔那雄伟的部位,喉咙滚动,内心也十分渴望,平时吴杰根本满足不了她,很多时候甚至连前戏都没有,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这也就算了,每次都三两分钟完事儿,她刚来感觉,就没了。

空虚多年的她,此刻也很难受,看着许文那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可下一秒,她猛地一咬舌尖,“不行的老板,这不是加不加钱的问题,不好意思啊。”

许文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苏倩,这么个尤物,表侄子满足不了她,简直暴殄天物,今天自己把她给吃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到这,他心里窜出一头恶魔,直接将苏倩压在了身下,一把扯开底裤,伸了进去。

“妹子,你都来感觉了,就让老哥满足你吧,肯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不,不要……啊……”

苏倩大惊失色,用力夹紧双腿,可她哪是许文的对手?

苏倩虽然在挣扎,可感受到那双粗糙大手的爱抚,她又觉得浑身发麻,这种感觉,很舒服!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结婚了,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表叔,或许,她早就不顾一切,沦陷了吧?

想到这,苏倩觉得有些羞耻,她居然对表叔有了这种想法。

“妹子,你身上好香啊。”

许文一只手抓住那两片雪白,鼻尖蹭在苏倩小腹处,使劲嗅了嗅,那气味,令他异常兴奋。

但就在这时候,吴杰突然在外面敲门。

“时间不早了,我表叔眼睛不舒服,得早些休息。”

听到这话,许文下意识抽出手,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而苏倩也急忙跳下床,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落的,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许文下半身,幽怨道:“老板,那我先走了,下次有需要再叫我哦。”

尼玛,什么情况!

许文准备伸手抓住苏倩,可不能表现得太过,这要是被发现视力恢复了就完了。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苏倩已经打开门出去了,然后吴杰就探着个脑袋,嘿嘿

一笑,“表叔,按得舒服吧?”

“阿杰,这才没一会儿,怎么就让小妹走了,我还没享受够呢。”许文埋怨道。

“表叔,下次,下次再给你叫,今天不早了,你早点歇着。”

说完不等许文回答,关上门就溜之大吉了。

许文一头雾水,不知道吴杰和苏倩两口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事到如今,视力恢复的事情,必须瞒着吴杰,这样兴许就能发现端倪。

想到表侄媳妇儿的倩影,许文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来,就看到苏倩正在客厅里安慰一个少妇。

“晓月,那臭男人又动手打你,要我说的话,赶紧离婚得了,咱不受这个罪。”

许文定睛一看,不由得呼吸一窒。

眼前的女人,年轻貌美,身材丰腴,看上去比苏倩还更胜一筹。

虽然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是通过她们的对话来看,关系应该不错。

许文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那洁白如玉的大长腿,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让人忍不住想爱抚一番。

还真是个尤物!

“倩倩,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稍微喝点酒就乱打人,可平时他对我挺好的,所以……”

张晓月哭得梨花带雨。

她和苏倩是邻居兼闺蜜,每每受到委屈,第一时间就会来找苏倩。

张晓月虽然比苏倩大上几岁,可身材风韵丝毫不比苏倩差,年芳二十八,保养得却跟刚二十出头似的。

“家暴的男人,不管是不是醉酒,都不值得原谅,你要是不愿意离婚也行,但也别太惯着他,这几天你就住我家,先把他给晾着。”

苏倩轻轻拍打着张晓月的后背,以示安慰。

“这不太好吧?”

张晓月有些犹豫,毕竟她一个女人,别人老公还在家呢,终究不太方便。

也是这时候,许文摸索着,慢慢走出去。

“倩倩,阿杰,有人在家么,你们聊着,我去上班了啊。”

苏倩看到许文,不禁想到昨晚的事儿,脸一红,赶紧走过来扶着,关心道:“表叔,阿杰已经出门了,要不我送您去吧。”

“不碍事,按摩店就在小区门口,挺近的,我能摸到地儿,你忙自己的。”

张晓月一愣,抹了一把眼泪后,走过来,柔声说了句。

“倩倩,正好我浑身酸痛,想去按摩一下,你先去上班吧,我送你表叔去。”

许文看了看张晓月,顿时气血翻滚。

刚刚距离有些远,没太看清,此刻近距离看到,简直美得冒泡。

听她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温柔,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她男人竟然舍得打她。

这要是换做自己,疼她还来不及呢。

“也行,那就麻烦你了。”苏倩也没见外,“不过,得说好了,这几天住我家,把你老公先晾几天,让他长点记性。”

“可是,你老公也在……”

“没事,他朋友多,能找到住处,你就放心吧。”

“那好吧。”

得到应允,苏倩满意的点点头,叮嘱许文几句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而张晓月,扶着许文,慢慢往外走。她的胸太大,随着走动,会有轻微的晃动,也会时有时无的碰到许文的胳膊。

闻着她身上的芳香,许文感觉太幸福了。

想到接下来的几天,能跟两大美女共处一室,他就激动得不行。

“麻烦妹子你了,扶我一个瞎子。”许文道。

张晓月笑了笑,“不麻烦不麻烦,你是倩倩的表叔,也算是我的表叔,不过看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咱还是各叫各的吧。”

“也行,我叫许文,你叫我文哥就成。”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按摩店,因为张晓月要按摩,正好和许文认识,就点了他的钟。

包间里,许文拿出精油在掌心一边搓着,一边说道:“妹子,把衣服换了吧,方便按摩一些。”

张晓月应了一声,看了看许文,有些忸怩,不过想到他不过是个瞎子,也就释然了。

当她脱掉衣服的一刹那,许文差点流鼻血。

那两片雪白脱离束缚,直接跳出来,视觉冲击力很强。

这一刻,许文突然发现,当个盲技师,似乎也不错,福利太多了,不管如何此,自己恢复视力这个秘密,都得先隐瞒着。

“文哥,你应该来倩倩家没几天吧,之前都没见过你。”

说着,张晓月已经脱掉了裤子,露出雪白的臀部和大长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