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刘海超顿时瞪大了眼睛!可惜两个美女没闹几下,就已经纠缠着进了房门,随着“砰”的一声响,那道对他来说充满某种幻想的大门也彻底关上了。

虽然心痒,但刘海超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更怕事情败露,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心虚归心虚,外卖还是要送的,刘海超只能再次回到楼下,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开始接单。

刚刚打开接单后台,一条语音立马跳了出来:“叮咚,又有新订单了,请您尽快处理!”

刘海超甩甩脑袋,把那些杂念抛到脑后,拿起手机查看。

结果这一看,他简直倒吸一口凉气!原因无他,因为这一单的送货地址就是黄思雅家——楼上!

刘海超屏住呼吸,确认了一遍地址的确是五楼而不是四楼,点单的也是一个叫冯子红的女人而不是黄诗雅。他感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来地失望。

这应该是巧合吧?

想到少妇身体那丰润柔软的手感,还有一声声动人的娇喘,刘海超的身体诚实地涌上一股冲动。

“老子迟早要把你这骚女人办了!”

刘海超啐了一口,想象着自己把少妇黄诗雅压在身下的画面,跨上电瓶车往商家去了。这次的商家很近,不过二十分钟,刘海超敲响了黄诗雅楼上那户人家的大门。

大门很快打开了,刘海超是死也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熟人……

刚才在黄诗雅家见过面的红姐——也就是冯子红,正倚在门边,穿着跟黄诗雅同款的吊带睡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冯子红也是一位少妇,与黄诗雅介于清纯和成熟之间的气质不同,她一看就是个御姐。一头黑色长直发散落在腰间,胸前同样是两团浑圆。因为尺寸没有黄诗雅厉害的缘故,刘海超只能看到她深邃的沟渠和被裙子勾勒出的纤细腰肢。

最妙的是,有一丝长发拂过了她的肩膀,正好被夹在两团雪白之间,深入衣服里头。

这可过于刺激了!

这女人……什么意思?

眼前的场景与之前太过相似,近在咫尺的美景和记忆中柔滑触感的刺激下,刘海超竟是再次沸腾了起来。

“看来我想得没错,你应该跟黄思雅那个骚女人搞上了吧?”

冯子红一双杏眼直勾勾地盯着刘海超,兴致勃勃地盯着他下身的小兄弟:“你这东西可真够大的,怎么样?我那小姐妹可是骚得很,你搞得舒服吗?”

一个大美女,穿着只遮住重点部位的衣服,问你昨天晚上搞得舒服不舒服……刘海超被刺激得热血上涌,甚至有股要喷鼻血得感觉。

这女人是……那个意思!?

刘海超心动无比,可是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只能强压欲望着急答道:“没有得事!美女,我可以发誓,我跟楼下那个美女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

一边说着,刘海超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涌出一颗汗珠!

“骗谁呢?”冯子红的声音很轻,带上了一些诱惑的感觉,可她的话却让刘海超又是渴望又是害怕,“我刚才在房间,都听到她叫了。她老公可从没让她这么爽过,我当时就觉得不对,结果一下去就看到你……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

说着说着,冯子红重重哼了一声,双手抱胸,因为胸脯太过突出,她的两个手臂只能搁在胸下。

这么一来,冯子红的胸前的两团看着更加宏伟。

感受到刘海超灼热的视线,冯子红暗自得意,故意又把手臂抬了两下,那两团也跟着抖了抖。

骚女人……

刘海超眼睛都看红了,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撕碎红姐的裙子,直接侵犯上去!可是这位红姐明显比楼下的少妇黄诗雅有主见多了,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真的付诸行动,这个女人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到时候把他近似强上未遂的事情一起捅出去,他却只是过了把手瘾,什么实质性的好处都没得到,岂不是很亏!?

想到这,刘海超依旧很坚定地推脱说:“没有的事美女!我绝对没有跟楼下那位美女发生关系,不信你就请警察来验一验!”

他这么信誓旦旦,反而让冯子红心里打了鼓。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

就在他们的楼下,刚刚前后送走刘海超和红姐的黄诗雅捂着自己绯红的脸颊连连喘息。想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没走几步就已经软了腿,双膝跪在地上。

“嗯……好痒……”

表面上,她长衣长裤裹得严严实实,其实反应特别强烈了。尤其是刚才那个男人的粗暴行为和红姐对她的戏弄,更是让她受不了了。

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粗暴对待自己的手,还有充满野望的犀利眼神,以及那个一看就比自己老公威风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东西,黄诗雅忍不住喘息连连,连手都在颤抖。

可同时,她又忍不住骂自己下贱!

这么一个罪犯,你这个贱女人怎么能对他有感觉!

然而越想,身上越痒,每一丝布料都像是在搔着她的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纤细白嫩的小手,也跟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伸了进去……

“啊……不要……”

想象着那个粗鲁的老男人按住她,两手抓住她的纤腰直接开始动作,黄诗雅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想象着自己被那老男人压在身下,拼命反抗可是又无法抗拒欲望的样子,黄诗雅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下身疯狂活动,把那当作是那个男人在侵犯自己,忍不住娇吟出声:“救命……嗯……!”

黄诗雅双膝跪地,一手在自己身下动作,另一手则大力揉搓着自己胸前高耸的两团,动作越来越快。

“要……要到了!”

幻想着那粗鲁的男人就在自己身后大力冲刺,黄诗雅两腿发软,脚趾绷紧,终于是抽搐着彻底瘫软。

指尖感受到自己下身的反应,理智回笼的黄思雅简直羞愤欲死。

我竟然……想着那个人!

更让她感觉羞愧的是,她刚刚才“到”过一次的身体在想到男人那个凶猛可怖的部位时,还是诚实的涌上一股冲动。

后怕、无助和快感一起涌出,一滴泪不争气地从她娇美的面颊上划过。

楼上,冯子红和刘海超还在对峙。

不止是刘海超心里打鼓,冯子红的心脏也是砰砰直跳:难道这个粗野男人和黄思雅那个骚女人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不应该啊,自己明明是听到她的叫声才下去的……

冯子红心里想着,眼神下意识上下打量这个男人。不得不说,这人长得虽然不咋地,这身板可是真壮实,就是不知道下半身……

她的视线流连在刘海超的裤子上,眼神就跟要把裤子烧穿似的,完全是个活脱脱的欲女。

刘海超把这个女人的眼神看在眼里,心里那股渴望也悄悄地再次蔓延……这女人莫非……?

刘海超上下打量着这位后来的美女,一双莹白修长的大长腿几乎完全暴露,胸前伟岸圆润有几促发丝拂过,衬得那胸口的肤色更加白皙。衬托下,冯子红的腰肢显得异常纤细,刘海超是既想一把抓住那雪白的两团狠狠揉捏,又想扣住这少妇的纤腰,撩开她的裙子……。

看着冯子红有些闪躲不自在的眼神,刘海超有些呼吸粗重,忍不住朝冯子红胸前的柔软伸出了手。

要是能跟这样的美女一度春宵,老子就是死也甘愿!

还没等刘海超直接碰到,冯子红身后的里头忽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婆,你跟谁说话呢?拿个外卖这么久?”

刘海超一惊,原本只想揩油的手下意识在那柔软上狠狠抓了一把!

“嗯……”

冯子红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这么大胆,敢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对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之下竟然直接娇喘出声!

两人都是一愣,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

幸好这娇喘声不算大,屋里的冯子红老公应该是没听到,又催了冯子红几句。

冯子红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媚眼如丝地给刘海超抛了个媚眼,小声道:“看你这饥渴样,我就给你指条明路……楼下我那个闺蜜,老公常年不在家,可是饥渴得很!她在床上那风骚的模样,你想都想不到。”

刘海超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冯子红就伸出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小手在他下半身轻轻划了一下,然后“砰”一声关上了大门。刘海超甚至还能听到里面,冯子红和她老公的对话:“谁啊聊那么久?”“没事,就是送外卖的。”

刘海超这才算是彻底回了神,一拍脑袋,赶紧下楼骑上自己的小电驴,暂时远离这个充满诱惑的小区。

而屋内的冯子红敷衍完老公,把外卖一放就转身进了卧房。

她面颊通红地往床上一扑,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刚才那个男人虽然只碰了自己一下,但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不是自己这个孱弱老公能给的!

想到自己那个老公,冯子红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一丝怨恨。原本以为,嫁了个高知老公就能衣食无忧,结果结了婚才知道,这老公工作能力是不错,就是那方面根本不行!结婚三年,她就跟守了三年活寡没区别!

“嗯……轻点……”

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的样子,冯子红从床头柜掏出一个和黄诗雅同款的“玩具”,往自己的下半身伸去……

刘海超骑着小电驴远离了那个小区,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紧张,生怕听说那个小区有人报警。

这种警觉的状态让他有些疑神疑鬼,每个从小区方向走过来的人只要看他一眼,他都是浑身寒毛倒竖。

刘海超越想越心虚,整个下午不是送错单就是拿错货,赚钱就不说了,还倒赔进去不少。

一直挨到吃晚饭的时间,刘海超终于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逼自己面对现实:这样下去不行!

既然不能逃避,那也只能面对了!

刘海超硬着头皮掏出手机,找到了送餐时拨过的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美女,我是中午送外卖的那个,那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可一定要原谅我!”

短信发了好久也没个声响,刘海超犹豫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或者干脆送上门去,让那美少妇打自己一巴掌,也许还能让她消气。

刘海超胡思乱想着,而少妇黄诗雅已经换上了一身相对保守的居家服在客厅看电视,她发誓她再也不敢穿那件吊带裙给陌生人开门了!

可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回想起那个场景……她的下身就会诚实地涌出一股酥麻的感觉。

黄诗雅黄诗雅!你可是差点被强了!能不能争点气!?

夹了夹腿,黄诗雅暗骂自己太浪,竟然会对一个差点强了自己的男人念念不忘!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弹了出来——正是刘海超发来的道歉短信!

黄诗雅浑身一激灵,立马抓起手机劈里啪啦回到:“你给我滚远点!再骚扰我,我可要报警了!”

这语气虽然不客气,但远处忐忑不安的刘海超还是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女人暂时还没有报警。

他赶紧打字:“真对不住啊妹子,我一直单身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今天看到你那么性感漂亮,我一时脑热做出那种事,实在对不起!”

“你看,这事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也不好……本来两地分居就是多疑,这事你老公要是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

“你看,我找这份工作也不容易,要是有案底,这辈子就彻底毁了!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我保证再也不敢了,你看行吗?”

黄诗雅端坐在沙发上,姣好的面容有些许纠结。

的确,女人的名誉要败坏起来可太容易了……而且,自己那老公也是个搞文学创作的,在这方面总是疑神疑鬼,要是这事被他知道,还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她本来都准备吃了这个哑巴亏,大不了以后不点外卖,这时候看这男人道歉言语也算诚恳,也算是能勉强理解他一时冲动。

况且……黄诗雅看着那行说自己“性感漂亮”的字,有些脸红,她老公可从不会这么直白地夸奖她!

唉,我想什么呢!

黄诗雅赶紧甩甩脑袋,试图把这个年头甩出自己的脑子,劈里啪啦回到:“行,这件事我就当作没发生过……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送进去蹲着!”

巨大的狂喜砸中了刘海超!

没想到这事竟然就这么轻易解决了!

刘海超赶紧再说了几句好话,就把手机放回了衣兜,不敢再打扰这位美少妇。

要说男人就是男人,没了那点担心,刘海超忍不住开始回忆起黄诗雅身体的曼妙感觉。

这么容易就过关,要是自己真的强了这位美艳少妇,她恐怕也不会声张吧?

刚才还忧心忡忡的刘海超,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与此同时,黄诗雅楼上的冯子红跟老公吃过晚饭,直接起身打了个招呼:“老公,我下楼去找黄诗雅玩了。”

冯子红老公默默收拾着碗筷,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哪方面不行,亏欠冯子红很多,如果老婆能跟邻里之间处好关系经常一起玩,也算是排遣寂寞了。

冯子红看了眼老公穿着睡裤的下半身,又想到今天那个送外卖男人的健壮身材,忍不住夹了夹腿,赶紧下楼敲响了黄诗雅的门:“诗雅,你在家吗?”

黄诗雅刚跟刘海超聊了几句,听到敲门声就是浑身一激灵,听到冯子红的声音才松了口气,打开了大门。

一开门,冯子红直接热情地给了她一个熊抱:“诗雅,你是在自己‘玩儿’?怎么开门这么慢?”

黄诗雅猝不及防面上一烧,赶紧推了她一把:“什么啊!我没有!”

两个少妇都有八分以上的相貌,一个温婉一个性感,一个长卷发一个长直发,抱在一起的样子可以说是相当养眼。

尤其两人都没穿里衣,两人胸前的两团就隔着两块薄薄的布料摩擦,两个少妇都是抖了抖,又痒又酥的感觉传遍全身。

“红姐,别闹了!”这种酥麻的感觉总让黄诗雅想起下午的危险,直接把自己抽身出来。

冯子红笑了笑,倒也没有再做出其他举动。

两人本来就是闺蜜,现在又住上下楼,彼此之间熟悉得很,一起看了会儿电视,黄诗雅放下了戒心。

两闺蜜一个老公长期不在家,一个老公不中用,在冯子红的刻意引导下,话题自然偏向了哪方面。

“诗雅,之前送你那个东西好用吧?听说是仿真的,我都是让我老公给我弄,挺舒服的!”冯子红观察着黄诗雅的表情,笑着说,“唉,不过说到底,还是比不上真枪实弹的来,更赶不上真正的男人。”

这话题实在太露骨,黄诗雅忍不住羞红了面颊。那“玩具”是上个月冯子红送她的,一共也就用过两次,今天也是实在忍不住才……没想到还被那个送外卖的撞见了!

冯子红不知内情,还以为黄诗雅是不好意思,忍不住咯咯笑了:“唉,我们闺蜜之间说些私房话,你害什么羞?这世道啊,咱们这种条件想找个男人还不容易?”

“就说下午那个送外卖的,老娘一看就知道他魂儿都被你勾没了……别看他长得不咋地,身体壮实啊!下半身那家活也那么大,你要想找个床伴儿啊,那样的正合适。”

黄诗雅原本听得面红耳赤,这下也愣住了:“红姐……你也看过他……那儿了?”

“也?”冯子红挑眉,纤纤玉手在黄诗雅身上摸了几把,一脸高深莫测。

“这……我!”黄诗雅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羞得面色红润,整个人的气色都很不错,一看就是被滋润了的女人。

反观自己,自从嫁给这个不争气的老公以来,已经三年多没得到滋润……再过些日子,怕是能和那些三四十岁的半老徐娘相提并论了!

思来想去,冯子红也算是彻底下定决心,要把黄诗雅也拉下水。毕竟自己老公基本天天在家,想偷个腥都没机会,要是老公常年不在家的黄诗雅入了伙,自己去她家偷腥,也就顺理成章了。

更重要的是,有人照应,被老公发现的概率也是大大降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