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他体力太好h在线阅读,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

我好想要儿媳妇的美臀,我想她骑在我的身上,接受她美臀的暴烈撞击,心里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我就有了生理变化,我裤子鼓囊囊的硬了起来,又粗又大的家伙,把裤子都快给撑爆了,正在给我擦药的儿媳妇,也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她知道我又动歪心思了,给我擦完药后,她神色有些慌张的转身就想走,但,偏偏她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我怀里坐了下来。

她丰满,滚圆的臀部,结结实实的坐在了我的家伙上,一股强有力的撞击感,从娇臀瞬间传遍全身。

“啊!”儿媳妇全身一阵酥麻,而我更是爽到了极点,儿媳妇的玉臀软绵绵的,充满弹性,压在我的家伙上面,舒服的我差点喷出来。

“爸,对不起!”坐在我怀里后,儿媳妇迅速意识到了什么,她神色慌乱的站了起来,逃也似的钻进了卧室,再也不出来了,我看着儿媳妇的背影,一阵不舍,她玉臀的柔软,还在我心头缠绕,让我久久难以忘记,钻进了卧室后,儿媳妇一整夜都没有出来,原因就是她很尴尬,儿媳妇是教师,很注重尊严,不小心坐进了公公的怀里,让儿媳妇很难堪,儿媳妇躲进卧室,一整夜没有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见面的时候,儿媳妇还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儿媳妇就去上班了,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再次发生了变化,儿媳妇已经不像以前对我那么抵触了,但她对我还是有些排斥,我们俩的身份毕竟是公公和儿媳妇,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却发生了这么多过度亲密的事情,我的家伙已经连续两次撞在儿媳妇的玉臀上了,儿媳妇臀部的柔软,我一直念念不忘。

过了几天,儿子打电话过来了,他在外面出差的时间又延长了一个月,我和儿媳妇等于又多了一个月独处的时间,在电话中,儿子一直叮嘱我,一定要我照顾好他媳妇,千万不能让他媳妇受一丁点的委屈,他可以做的,我都可以做,他行驶的责任,我都可以行驶,总之,他不在家,他媳妇的一切都归我管!其实电话里我一直特别想问问儿子,他媳妇我能不能草一回,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挂掉电话后,儿子就全心全意的去工作了,把媳妇交给我这个亲爹,他放心。天气越来越热,再加上,我们居住的是一个三线小城市,城市内老旧的火力发电厂,不堪负荷,周末的时候再次停电了。

周末那天,儿媳妇在家休息,我去工地上班,见我不在家,儿媳妇嫌太热就把南北通透的窗户给打开,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而我因为天气太热,工地提前下班了,我回了家,就看见了在客厅里睡午觉的儿媳妇,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所以她穿的很清凉,一件薄薄的小背心,里面没有穿内衣,躺在沙发上,小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白色的背心里面的肉色若隐若现,尤其是儿媳妇丰满的胸部,背心被汗水湿透后,胸部的轮廓几乎清晰可见,美胸上面两个小葡萄,高高的竖起,把背心撑出来了两个凸点,儿媳妇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裤,紧绷绷的短裤,只能勒住大腿根,儿媳妇的两条玉腿和白皙的脚面完全露了出来,虽然南北通透的窗户都开着,但儿媳妇依旧很热,她身上不停的出汗,我有些心疼她,我去拿了一把蒲扇,坐在了她的旁边,给她扇风,我每扇一下,儿媳妇的小背心就微微鼓起,里面雪白如玉的大圆球,清晰可见。

我一下找到了乐趣所在,很卖力的给儿媳妇扇了起来,她的小背心每鼓起一次,我就会兴奋一次,儿媳妇在睡梦中只觉得越来越凉快,她渐渐睡的更香了。

“爸,是你!”睡了一会儿后,儿媳妇终于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是我在大汗淋漓的给她扇风,儿媳妇顿时一阵感动。

“爸,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儿媳妇有些愧疚,我这么大年龄了,还给她扇风,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儿子不在家,身为爸,要疼你啊,天气这么热,你怎么睡得着啊,我给你扇扇风,你好凉快一点”我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爸,谢谢你了”儿媳妇根本没有想到,我趁着扇风的时候占她的便宜,“热坏了吧”她见我出了这么多汗,忍不住拿了一张纸巾帮我擦汗,她伸着胳膊帮我擦汗,她傲人的胸部一下挺了起来,薄薄的小背心,随时可能撑爆了似的,大屁股的女人往往胸就大,儿媳妇就是这种人,她的玉臀圆滚滚的,又大又圆,她的美胸同样丰满的吓人,两个大圆球,鼓囊囊的,她的身体随便动一下,两个大圆球就止不住的上下乱颤,看的我直吞口水。

给我擦完了汗,时间已经很晚了,天气太热,我们无心吃饭,随便对付了几口,晚餐就算解决了,但这个时候还没有来电,我们的卧室都热的不能睡觉,家里只有一张凉席,我建议,把凉席扑在客厅的地板上,我和儿媳妇一起躺在上面睡觉,儿媳妇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天气实在太热了,为了能有一个好的睡眠,她最终接受了。

我和儿媳妇一起躺在了客厅的凉席上,第一次和公公躺在一起睡觉,儿媳妇有些拘束,她故意和我离的远远的,害怕我会触碰到她,我有些无奈,但也只能接受了,天色越来越黑,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这个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更加闷热,我和儿媳妇躺在凉席上,依旧热的大汗淋漓,我热的实在睡不着觉,见屋内漆黑一片,一咬牙干脆把内裤给脱了下来,脱掉内裤后,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我的家伙直勾勾的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的凉快了许多,就在我渐渐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对很柔软的东西撞在了我的家伙上,那种感觉软软的,充满弹性,让我很舒服,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儿媳妇睡着后,不小心翻身,把圆滚滚的玉臀,贴到了我的家伙上!我已经勃起发硬的家伙,紧紧的顶在了她的玉臀上,一股暖暖的微热,从她的玉臀上不断传来,我的家伙愈来愈硬,现在,我的家伙头和儿媳妇的玉臀,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内裤,肉色的蕾丝内裤,我的家伙撞在上面,传来了一股滑滑的质感。

“儿媳妇,你睡着了吗?你的身子撞到爸爸了!”我试着喊了两声,儿媳妇睡的很香,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捏着家伙,在儿媳妇玉臀上摩擦了起来,儿媳妇的玉臀,丰满,柔软,我的家伙在上面每摩擦一下,她的玉臀就会一阵微微的抖动。

摩擦了没一会儿,我越来越兴奋,家伙内不由自主的喷出来了一股润滑液,湿湿的液体一下把儿媳妇的内裤给弄湿了,我顿时一阵害怕,我担心儿媳妇醒来了会生气!我赶紧停了下来,继续假装睡觉,但是,躺了一会儿,儿媳妇丝毫没有醒来的样子,我的胆子更大了。

我已经不满足摩擦儿媳妇的玉臀了,我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把儿媳妇的小背心撩了起来儿媳。妇丰满,浑圆,像是水蜜桃一样的美胸立刻露了出来,我屏住呼吸,用手握住了儿媳妇的水蜜桃,小心翼翼的捏了一下,儿媳妇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什么,她发出了“吭哧”一声响。

我浑身一激灵,正准备收手,发现儿媳妇双眼还在紧紧的闭着,我的手又再次按了下去,这次,我两只手同时出动,把她的两个水蜜桃全都握在了手里,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在我的揉搓下,不停的变换形状,不一会儿的时间,儿媳妇的水蜜桃竟然膨胀了起来,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圈。

她水蜜桃上面的两颗水晶葡萄也开始变硬,直勾勾的竖了起来,我用手指对着她的水晶葡萄捏了一下。儿媳妇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喘,“啊!”“不要啊!”睡梦中,儿媳妇的娇躯突然抽动了一下,她夹紧了双腿一阵摩擦。

儿媳妇这是发情了吗?儿媳妇年芳27,正值青春年华,儿子常年不在她身边,她肯定很空虚吧!身为公公,儿子不在家,我有义务满足儿媳妇的一切需求,我心里想着胆子越来越大,我干脆张开了嘴吧,把儿媳妇的水蜜桃含在口中吸了起来。

上一次含女人的胸,还是我老伴在世的时候,我老伴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胸又干又瘪,和儿媳妇丰满,白嫩的水蜜桃差了十万八千里;能含到儿媳妇这对水蜜桃,老汉我这辈子没白活,我一边含着儿媳妇的水蜜桃,一边对着她的水晶葡萄轻轻的吸允了起来。“啊!”“额!啊!额!”儿媳妇在睡梦中,发出了一阵阵泥泞的娇喘,她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儿媳妇的脸色也变得潮红了起来。她浑身开始发热,玉体上香汗淋漓,我对着她的水蜜桃嘬了一会儿,就转移了阵地。

我朝着她的下半身,摸了过去,儿媳妇的内裤已经一片水泽了,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异香。“啊!”“额!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她两条大腿不停的摩擦,她的内裤已经斜到了一边,大腿根露出来了半边玉唇和一撮弯曲的黑森林。

我用手对着她的玉唇轻轻的戳了一下,“啊!不要!”睡梦中,儿媳妇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喘,差点把人的骨头融化了,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用手指再次对着儿媳妇的玉唇拨弄了一下。儿媳妇突然用两条大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

“啊!好痒!啊!”“啊!啊!好难受!老公,你终于回来了,人家好想你!”儿媳妇夹着我的胳膊,用她的玉唇,对着我的手臂摩擦了起来,她的玉唇内流出了一股潺潺溪流

涌出来的溪流越来越多,不一会儿,把凉席都弄湿了一片。我用手指沾了一下澄明的溪流,在儿媳妇的水蜜桃上涂抹了起来,没一会儿,儿媳妇的水蜜桃上就被我涂满了,她玉唇内分泌出来的蜜汁。

儿媳妇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人家好想要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早就硬如顽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儿媳妇的玉穴,老汉我注定要走一遭。我捏着硬的跟铁棍子似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爱洞,缓缓抵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儿媳妇突然醒了过来。“爸!不要啊!”儿媳妇声音颤抖的喊道

“儿媳妇,儿子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男人,你就从了我吧”我嚷嚷着,捏着家伙,朝儿媳妇的爱洞强行捅了过去关键时刻,儿媳妇突然夹紧了双腿,我的家伙一下顶在了她的小腹上。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坚硬如铁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小腹一阵乱捅了起来,“爸!不要啊!”“爸!您快住手啊!”“爸,求求您了,快停下来啊!咱们这是乱伦啊!”儿媳妇痛苦的哭了起来。

我犹如一只禽兽,只顾着发泄内心的兽欲,完全顾不上儿媳妇的死活了,我的家伙,依旧在不停的乱顶,儿媳妇白皙如羊脂玉的小腹,被我顶的上下乱颤。儿媳妇的美目中,尽是惊恐,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和蔼可亲的公公,这么可怕我的家伙硬的跟烧火棍似的,顶在她的小腹上,弄的她很疼。

儿媳妇还发现,我的家伙比儿子厉害太多了,比他的长,比他的粗,比他大了足足好几号,关键是,我的还硬!顶在她小腹上的时候,就像一根大铁棍子撞在身上似的,儿媳妇这才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爸,你别顶了,我用手给你弄”见我一直乱顶也不是办法,儿媳妇主动给我用手解决出来

冷静了下来,挺着直勾勾的家伙,朝儿媳妇递了过去。儿媳妇伸出来了纤纤玉手,握住了我的家伙,顿时,一股酥麻传了过来。儿媳妇的玉手实在太舒服了,但,儿媳妇毕竟第一次用手帮男人弄,她的技术很生疏,尤其是我的家伙太大,她一只手都握不住。

她两只手同时握着我的家伙,一不小心力气就用大了,“哎呦!疼!疼!”我呲牙咧嘴的喊了起来“不好意思啊,爸”儿媳妇有些尴尬,她急忙减小了力气,儿媳妇是个很细心的人

她慢慢的就找到了敲门,一双玉手握成了一个卷,套在我的家伙上,帮我来回弄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越来越舒服了。“儿媳妇,有点干,你吐点唾沫,润滑一下”用手弄毕竟不等于做爱,不一会儿就有点干,我着急的喊道。“唾沫?是不是有些不干净啊?”儿媳妇是个讲卫生的人,听说要把唾沫吐在我的家伙上,她有些抵触。

“啥不卫生啊,儿媳妇,你的唾沫就是香水,比世界上最好的香水都要香,你快点吐啊,公公快要受不了了!”下面越来越热,我有些受不了了“好吧”儿媳妇点了点头,张开了玉唇,一股白色的香液从她的口中缓缓流了出来,浇在了我的家伙上

有了儿媳妇口中的香液做润滑剂,老汉我更舒服了。

“爸,它又变大了!”发现我的家伙,竟然比刚才又硬了不少,儿媳妇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别停,快加大力气啊!快!”我已经到了最舒服的时刻,马上要喷出来了,忍不住催了起来儿媳妇也知道我要出来了,她赶紧用手帮我使劲的弄了起来。

“啊!啊!儿媳妇!我终于得到你了!”一股炙热的岩浆就像滔滔洪水一样破体而出,我像丢了魂一样喊了起来,数不尽的粘液,全都喷在了儿媳妇精致的脸蛋上。看着儿媳妇被喷的白花花的玉脸,我充满了成就感。

“爸,你这是干啥啊”儿媳妇被我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片一片白色的粘液,迷住了她的眼睛,糊在了她整张脸蛋上,她生气的喊了起来,“儿媳妇,你再委屈委屈,用你的身子帮我擦干净了”我笑着,捏着黏糊糊的黑家伙,顶在了儿媳妇丰满的水蜜桃上,使劲的擦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擦在上面又软又舒服,不一会儿,我就把家伙上面的脏东西,全都擦在了儿媳妇的水蜜桃上。

擦干净后,我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爸!讨厌死了!”

儿媳妇最爱干净,被我弄了一身的污秽,她气的要死。

家里还没来电,她冲进了浴室,用瓶装水一瓶接一瓶的往身上浇灌着,企图,把我留在她身上的脏东西给冲洗干净。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后,我已经无心休息了。

儿媳妇把身上反反复复冲洗了好几遍,然后,就钻进了卧室,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