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李叔,你是中医,也一定会催奶,看着他哭,我这心里揪心的疼,你就帮帮我吧!”

王雪儿哭着来着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被担忧所取代了。

“我…会倒是会,可…可是…我……”

虽然这时候我很想答应王雪儿,可表面上还是得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以后要再进一步就难了。

于是,我故作犹豫的看了眼还在哭的小家伙,一脸无奈的说:“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王雪儿对我完全没有了防备,甚至开始惭愧和羞涩,她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俏脸看了我一眼。

此刻我的眼睛虽然看向小家伙,但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又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轻轻的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王雪儿坐在沙发上。

王雪儿双眼紧闭,俏脸通红把衣服掀开,饱满的雪白呼吁而出,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看得我顿时就愣住了。

我直呆呆看着那,喉咙不知觉的咽下了一口唾沫,下面也有了不小的反应。

“李…李叔,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伸了过去。

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激动的受不了了。

我压着心底的激动,伸出双手,慢慢的抚摸起来……

检查的过程中,那持续不断舒适和刺激感,让我舒服的险些的哼出了声!

不过我还在强行的忍住了,一边抚摸一边寻找问题,很快我就敏锐地发现,在她右边的胸上有两个不大的肿块,看来是乳腺堵住了,导致奶水无法通畅。

“小雪,你忍着点哈,等会可能会有些疼!”她俏脸更加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嗯……”

我慢慢的加重手上的力道,她疼的轻哼了起来,娇躯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那任人采摘的模样,让我移不开目光,为了转移注意力,我的力道越来越大。

“…嗯…李叔,再…用力点!”

随着我的动作,王雪儿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变成一种愉悦的红晕,甚至开始娇喘起来,轻微的叫声竟然变成催促,听的我心头一喜,看来张博易并没有好好满足眼前的尤物啊。

我心情渐渐的激动了起来,手上的力道又不自禁的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大力道,王雪儿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王雪儿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俏脸红的像一个大苹果,让我想去咬一口。

虽然我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王雪儿这样,哪怕心中有许些想法,可我却没敢继续用力。

肿块很快就消散了,热流开始流动,我这次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王雪儿感觉我的手拿开后,赶紧睁眼,满脸羞红的穿上衣服,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李叔。”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王雪儿得到回复后,赶紧抱起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奶。

本来精神萎靡的小家伙,闻到熟悉的味道,一下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吃了起来。

我咽了咽口水,突然也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奶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现在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就行了,真要是凑上去,肯定会被王雪儿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想得到她就难多了。

小家伙可能是饿太久了也苦累了,在狼吞虎咽一番后,没一会就睡着了。

“李叔,真是谢谢你了,现在我感觉舒服多了,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里,王雪儿面色潮红的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我遗憾的收回目光,立刻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那就好,一会拿热毛巾再热敷几下,这几天注意休息就行了。”

眼见王雪儿打算把孩子放回婴儿床上,知道暂时不能留在这里了,所以简单的交待几句,就准备先行离去,反正张博易那小子还有好几天才回来。

“哎呦!李叔,疼!”

可就在我刚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又听到她叫了起来,连忙转身,将她扶起来。

我看着脸上渐渐变得苍白的王雪儿,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疼?”

王雪儿指着自己胸前,颤声道:“这里疼。非常涨,啊……”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睡衣,看到她的胸前比之前还大了一圈,而且涨大发青,奶水成线流着。

“小雪,你这是涨奶……”

我心中莫名的兴奋了起来,可脸上孩子故作凝重的说:“要是不赶紧把堵在里面的奶水排出来,可能会……”

“啊…会怎么样啊?”看到我凝重的表情,王雪儿疼痛的脸上透着一丝惊慌,连忙拉着我的手问道。

“唉,可能会引起乳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要动手术……”

“那,李叔你快想办法帮我疏导一下啊!”

我话还没说完,王雪儿就紧张的抱着我的手臂,摇晃道。

感觉到她那饱满挤压着我的手臂,我心中顿时荡漾了起来,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强压下心底的激动,把手抽开对她安慰道:“好好,小雪你别急啊,叔这就帮你!”

我把她抱起,掀起她的睡衣,再次摸上那片雪白,一边享受着,一边刻意的避开那些穴位。

王雪儿很快就忍不住了,带着一丝哭腔询问道:“李叔,不行啊,我怎么越来越疼了。”

“唉,这可能是回奶乳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无奈的样子。

“李叔,那我该什么办啊?”听到我说的这么严重,王雪儿都快要崩溃了。

我见时机已到,喉咙咕咚一下,咽了口唾沫。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小雪,你……千万别误会啊,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既然推拿没有办法将奶排出来,就只能靠吸力来疏导了。”

看到王绪尔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这一步了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了。

“没…没有,李叔,我没有误会你,只是……”

听道我的解释,王雪儿也生怕我会误会,可说着说着脸一下就红到耳后根子去了。

“小雪,要不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幸运女神青睐,我这话刚说完,就

看到王雪儿的娇躯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样子。

“李叔,你…你来吸吧!”

咬了咬性感的薄唇,王雪儿似乎下定了决心,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松开了双手,任由那展现在我眼前。

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了我这过分的要求!

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小雪你放心,叔一定会帮你把奶排出来的!”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都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两眼炙热地愣盯了会,我缓缓蹲跪在了她的面前,将嘴慢慢凑了上去。

“啊!”

王雪儿的身体一下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给她疏导,毕竟这样难得的机会可是我费劲脑子好不容易才争取的,自然得好好享受享受。

刚才之所以没有疏导成功,那是因为我刻意避开了那些穴位。

不然只要随便来个人,乱按一气也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没有专业的手法的话,会给身体留下很多的隐患,这才是关键的。

“李叔,好了吗……好难受……”

在我享受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赵雅欣伴随着

一声颤抖的轻哼,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

“小雪,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搂着她的芊芊玉腰,我没有继续使坏,将手放了上去,在其中一个穴位轻按了一会后,那股早就憋了很久的热流顿时如开闸一般冲了出来。

“嘶!”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赵雅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嘶。

原本盘踞在胸前的阵阵剧痛,也随之四散而去,一股正常的红晕一下从她脸上朝四边扩散,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生出了一丝得意!

对于我这种老中医来说,这种小病不过是小问题,要不是为了享受这美妙的福利,又怎么会弄出这么多麻烦,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又怎么会浪费呢。

“嗯…、啊!”

我对穴道也有研究,知道哪些地方能引起女人的舒服,所以在我刻意的撩拨下,王雪儿反应也大了起来,开始慢慢的配合我,甚至双手竟然主动搂住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前。

而且她的娇躯开始时不自禁的扭动起来,那双玉手也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

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开始情动了。

所以面对王雪儿的主动,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开始迎合起来,我用嘴堵住了她的朱唇,跟她开始纠缠,手上抱起她放在沙发上,嘴唇慢慢的向着脖子移动,一手握住那饱满的雪白,一手伸到她两腿间……

“嗯…李叔…”

当我摸着雪白的大腿间时,靠在沙发边的王雪儿猛的颤抖了下身体。

我顿时吓一大跳,正打算抽出手时,王雪儿已经睁开了双眼。

王雪儿媚眼如丝,脸色绯红的她,缓缓解开了身上的浴巾,直接伸出手,紧紧抓住我的大手往她的腿间用力一放。

刹那间,我只感觉我的手指放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饱满充实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娇喘起来。

“嗯…李叔…我……想要……快……动……”

我惊喜万分,知道王雪儿已经彻底情动,被夹着那只手不停的动着,另一只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等到我露出健壮的身材时,王雪儿双眼迷离的看着我:“李叔…我要…”

我面色一喜,早就听说张博易是个没用的男人,果然啊,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来,你不行,那我就来帮你吧。

我分开王雪儿的双腿,趴向她开始与她亲吻,分散她注意力,下面也慢慢的……

“啊…好大…”

“嘶!好紧啊。”我不仅对张博易鄙视万分,结婚这么久还这么紧,这男人真是废物。

然而,当刚刚进去一半的时候,孩子突然了起来。

王雪儿猛然睁开眼睛,深情的看了一眼我们俩负距离的地方,快速地推开我,拿起睡衣羞涩的跑向孩子。

我尴尬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看想王雪儿那洁白无瑕的背影,尤其是翘臀之下,对方才的感觉回味无穷。

王雪儿可能是感觉到我的炽热眼神,娇躯在颤抖不知,内心暗叹我雄厚的本钱,又对自己男人没有鄙视万分。

我看这副样子,内心大为惋惜,不过以后还有机会,反正张博易满足不了眼前的尤物,迟早会便宜我的,再说了他还有段时间回来呢。

“小雪,对不起…我是情不自禁……”我怕王雪儿会介意生气,所以忐忑问道。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轻的说道:“没,没事,孩子可能是受惊了。”

我见她不提方才的事情,知道她这是暗示我不要再提及,所以就识趣的慢慢穿着自己的衣服。

“小雪,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一会还胀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容易再次造成堵塞,再推拿的话会更疼,弄不好就只能动手术把它切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重复了之前说的严重后果,因为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真的吗?李叔,你可别吓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王雪儿潮红的脸色再度变的有些发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眼底带着一些质疑。

“叔是医生,在这种事情上怎么可能骗你呢!疏导一次不代表永的解决,再说,咱左右住着都这么长时间了,叔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故作生气,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更何况我还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叔不怪你的,再怎么说我也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如果一会实在挺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我头也没不回,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老脸禁不住都有些发红,太不要脸了!

回到家,我赶紧冲了个冷水澡,躺在床上还是失眠了。

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王雪儿那动人的身姿,久未躁动的情绪疯狂的叫嚣着,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晚上基本没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王雪儿,挥之不去。

可是白等了一晚,王雪儿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王雪儿就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就连面也没有见过。

第五天心中空荡荡的我不到八点就睡了,半夜被尿憋醒,从卫生间回来后扫了眼手机,居然是王雪儿的微信头像一直在闪动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