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在洗手台从后面用力,太长了 轻一点 局长

“嗯……哼……”

宽敞的主卧内,一位妩媚动人的曼妙女子正坐在丈夫的肚皮上展露魅力,胸前那对白嫩随着下身小蛮腰的来回扭动而晃颤不已。

她叫许灵儿,今年二十六岁,除了拥有迷人曲线的魔鬼身材外,俏脸上的精致容颜更带着几分天生的狐妖魅惑。

结婚前的许灵儿妖娆多艳,前男友不计其数。

当初余小天也知道这点,但心中的渴望抵不住女人的明媚动人,还是决定追求许灵儿,最后二人成功领证。

而婚后的许灵儿自然也收敛起当初奔放的性格,只将自己无限的温情展现给丈夫余小天。

“嗯……老公,舒服吗……”此刻的许灵儿全身香汗淋漓,娇喘的同时,不忘继续活动。

“舒……舒服……”感受着到许灵儿的美妙,余小天早已双眼通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抚摸许灵儿美腿上的开档丝袜。

席梦思床单足足弹了近二十分钟,随着男人低吼一声,这场深情的搏斗才得以结束。

打扫完战场,余小天仍爱不释手抚摸着许灵儿。

许灵儿发出一声嘤咛,忍不住道:“大流氓先别玩了,你不是说有事情吩咐我嘛。”

“嘿嘿,老婆别着急嘛,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一老同学的儿子本来在这读高中,不过他儿子最近做了眼科手术,三天后才能摘掉医用纱布,他委托我照顾,我又正巧明天出差,所以只能辛苦老婆一下了。”

“行,我知道了,你出差去到那边也注意安全。”许灵儿扭捏着身子。

余小天咧嘴一笑,发现许灵儿又动情了。

“老婆还想要呢?那就让老公来帮帮你。”

男人当即用手打开许灵儿的修长美腿,探下头……

“嗯……轻点……”许灵儿咬着下唇,白皙的大腿相互交叉,死死地夹住丈夫脑袋。

夫妻俩疯狂至深夜,睡醒时已是第二天中午。

余小天起床洗簌后,先去医院把老同学的儿子阿伟接回家,然后再独自赶往机场。

阿伟今年上高二,作为体育生,十八岁的他皮肤黝黑,身材高大、健壮,不久前训练弄伤了眼睛,才去医院做了手术。

许灵儿挑起媚眼盯着此时正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的阿伟,不由泛起一丝玩味的情绪。

“阿伟,你知道我是谁吗?”

“嫂子,你跟小天哥婚礼那天,我们一家人都在现场呢,我知道嫂子你长得很漂亮。”

许灵儿作为极品尤物,平时走在街上,就能牢牢吸引过路男人们的眼球。

而阿伟,即便现在眼睛看不见,光听着女人嘴里发出酥软人心的声音,他心里便是一阵激动与兴奋。

“小机灵鬼还挺会说话,在学校里是不是经常勾搭女孩子?”听到阿伟夸赞,许灵儿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满足。

“嫂子你猜错了,我从小练体育,每天特别忙,一直以来都没时间跟异性接触,借着受伤这些天,我正好可以休息休息。”

“这样啊,不过我听医生说,你坐着其实对伤口不太友好,嫂子扶你躺下吧。”许灵儿撩了撩自己的秀发后,起身靠近阿伟,白皙的玉指抚摸起男孩坚实的臂膀。

而那扑鼻而来浓烈的雄性荷尔蒙,让许灵儿不由两腿一紧,内心深处的狐媚情绪,好似被重新唤醒。

这位躺在沙发上的运动少年,顿时让许灵儿越来越充满兴趣。

“阿伟身材很不错嘛,小小年纪就练出腹肌了呢!”阿伟躺下后,许灵儿抬手抚摸起对方上半身,细长白嫩的玉指在对方一块块腹肌上有意无意的来回弹弄。

阿伟平时本就运动过量,被这么一撩拨,下边很快有了强烈的反应,人也羞得不敢开声。

许灵儿目光瞧见裤子上的变化,捂嘴莺笑:“阿伟竟然也会害羞,嫂子又是死板的人,这点反应很正常,对了阿伟,你平常自己弄吗?”

“啊?”忽然聊得这么开放,让阿伟没回过神来。

“虽然你身体健壮,但嫂子还是提醒你一句,自我安慰很伤身体的,最好不要做,打多了,人也会变得堕落,这些天嫂子会好好考验你一下,算是给你锻炼锻炼自制力。”

许灵儿手指沿着肚皮一路下滑,快要抓到宝贝时,阿伟连忙喊停:“嫂……嫂子,我肚子饿了。”

“饿了吗?那嫂子现在给你做饭。”许灵儿妖娆一笑,收回手后,扭着翘臀去了厨房。

而从来没与异性深刻接触过的阿伟此时已经满面通红,虽然他身子骨强壮,但奈何情商太低,仅有一股子莽劲。

阿伟不知道嫂子许灵儿想干什么,他只认为嫂子会对他好,不会害他。

吃饭时,许灵儿盛了一碗鸡汤,本打算喂阿伟喝,但阿伟坚决要自己来。

看不见东西的阿伟,端起碗后双手东晃西晃,喝得满嘴都是。

“汤洒了吧,眼睛看不见逞什么强呢,嫂子先给你擦擦。”许灵儿附身靠近阿伟,精致的面孔朝向对方黝黑的脸。

但许灵儿并没用纸巾给阿伟擦拭,而是红唇微张。

许灵儿离阿伟越来越近,开始吻起对方的嘴角。

“嗯哼……”闻着阿伟身上青春洋溢的气息,许灵儿又忍不住发出轻轻的低吟。

“嫂……嫂子,你用的好像不是纸巾啊……”阿伟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脸上越来越黏糊,还不时有热气吹来。

二人嘴唇连在一块,整个厨房充满暧昧与刺激的气息。

“嫂子用的热湿巾给你擦,担心用凉的怕刺激到附近的伤口。”许灵儿停下了动作,双眼看向阿伟的神色变得越来越炙热。

傻大个呆萌呆萌的模样,让许灵儿性情大开,加上对又是个雏,她岂能让对方有飞走的机会。

“嫂,嫂子……我饿了,要吃饭。”

“行,嫂子这就喂你。”许灵儿拿起饭勺,一点一点给阿伟喂食。

不过当许灵儿低头看到阿伟的裤子时,她抿了抿性感红唇,又瞬间露出一丝坏笑。

“阿伟,你裤子好像也湿了,嫂子再给你擦擦。”

话音刚落,许灵儿美足摇晃,甩下拖鞋后将,性感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

那十只被黑色丝袜所包裹的晶莹玉趾,抵在阿伟的短裤上后,开始慢慢挤压摩擦着……

眼看阿伟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过高耸,许灵儿内心也愈来愈不满足,脚上的动作逐渐活跃。

“嘶……”阿伟当即发出一声喘息,即便隔着裤子,可触感还是非常明显。

随后,许灵儿娇躯斜靠座椅,两条美腿折叠弯曲,随着脚丫慢慢搓动,包臀裙里面的红色底裤若隐若现。

倘若阿伟此时能够看见,估计当场就要泄气了。

“嫂……嫂子,我好热,想去洗个澡……”许灵儿还没玩弄多久,阿伟满面通红,身上白色的T恤已经被汗水所浸湿,体内的熊熊烈火,开始烧的他全身难受。

“那咱们就洗完澡再吃饭,嫂子现在带你去浴室。”听到阿伟说要洗澡,许灵儿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诱人的趣味。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然后收回脚丫,起身扶住阿伟。

“你眼睛看不见,肯定是嫂子来帮你洗,你也别太过害羞了。”

“好……”阿伟知道躲不过,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

浴室内,阿伟先脱下衣物,坐在椅子上。

许灵儿暂时对男人的身材毫无兴趣,只有某处爆棚的资本,才让她双眼放光,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许灵儿带着微笑,她迫不及待的拿起花洒。

热水在阿伟身上顺流而下的同时,女人的手指也跟着一路向下揉搓。

从胸肌到腹肌,许灵儿终于蹲下身,双眼炙热的看向阿伟。

许灵儿表情充满了陶醉,她情不自禁的双眼紧闭,俯下头去后,贪婪的闻嗅起上面浓烈的雄性气息。

许灵儿神情中带着强烈的渴望与迷离,她抬起微颤的手,猛地一下握紧。

“嗯哼……”阿伟闷哼一声,身子也跟着抖动,他知道许灵儿的手在干什么,却又不敢出声中断。

“阿伟,嫂子先给你洗被汤弄脏的地方。”

感受着手上的硬物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许灵儿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红唇微张,又将头埋了下去。

许灵儿技术很棒,柔软滑嫩的感觉,并没有让阿伟产生任何怀疑。

品尝的同时,许灵儿小手不由自主转到自己包臀裙下,隔着黑色丝袜慢慢抚摸早已是狼藉的一片。

“嗯……”

或许是结婚以来第一次跟别的男人暧昧,久违的刺激感,让许灵儿坚持了不到三分钟便低吟出声,全身也瞬间抽搐瘫软下来。

“嫂……嫂子你怎么了?”阿伟原本也处于享受的状态,听到许灵儿发出的声音,才赶忙回过神。

“没事……可能是地太滑,嫂子刚不小心扭到脚了。”许灵儿面色羞红,偷吃禁果后,身上散发的妩媚好似又增添了几分。

“刚刚嫂子给你洗的舒不舒服?”

“舒……舒服。”阿伟低着头,发出蚊子般大小的声音。

男孩越是害羞,许灵儿心里便越是喜欢。

“那……嫂子等下可以让你更舒服,你要不要试试?”许灵儿站起身,说话的同时,向阿伟耳边幽幽吹着热气。

“我……我肚子饿,嫂子你赶紧给我洗吧,不然等下饭菜都要凉了。”阿伟下意识伸手将那捂住,他胆子小,又害羞,完全不敢答应。

许灵儿咯咯笑着,她体内的空虚暂时已被填满,便决定先放了阿伟。

清洗完、吃了饭。

很快又到了睡觉的时间。

“阿伟,晚上跟嫂子一块睡吧,半夜要是发生什么情况,嫂子也好照顾你。”许灵儿身上已经不再是束缚身体的衬衫、包臀裙,洗漱后她选择了一条性感睡裙,里面也没有穿里衣。

“好,我听嫂子的。”

阿伟双眼看不见,心里本来挺淡定,不过两人躺床上挨在一块,闻着许灵儿身上独特的魅香,自己下边的东西就仿佛打了鸡血似得。

房间内寂静无比,阿伟脑子里却越来越兴奋。

不久,许灵儿娇躯侧翻,身子对向阿伟后,鼻尖发出阵阵轻哼。

阿伟知道许灵儿已经熟睡,同样转过身,近距离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回忆起当初许灵儿的绝世容颜、凸翘身材,阿伟内心的渴望无法强行压抑下来,他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伸出了手。

许灵儿今晚穿的性感睡裙本就

十分暴露,加上又是侧身,胸前的饱满露出来一大半。

阿伟先将手臂放在许灵儿肩上,确认许灵儿毫无反应后,轻轻把脸贴了过去。

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人神经混乱,阿伟猛吸一大口,而愈不满足的他双手逐渐下滑,撩起睡裙。

紧接着,阿伟整个人向下移动。

他的判断力很强,位置找的很准。

虽然不能看到许灵儿最隐秘的部位,但是阿伟又使用了刚才同样的办法,把脸部慢慢凑近到许灵儿的双腿间,隔着内裤贪婪的闻嗅着女人下体穿出的气味。

女性荷尔蒙的气味让阿伟十分的兴奋,他就像是一个正在闻嗅吸食毒品的瘾君子,那种毒品的气味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爽。

“阿伟,你在嫂子的裙子里面干什么?”许灵儿脸色红润,她从头到尾都在装睡,就是为了猜测阿伟会不会主动打她身体的主意。

“我……”阿伟赶忙从睡裙底下钻出来。

干坏事被人当场发现,阿伟羞得恨不得当即藏到床底。

“年轻人有欲望,嫂子对此非常理解,但你忘了嫂子白天说的话了吗?只有忍住诱惑,将来才会有前途。”许灵儿打开房间灯后,美腿弯曲在床上,玉手抚摸了会儿阿伟上身的腹肌后,转移至对方的短裤,最后缓缓脱下。

“现在你犯了错误,嫂子可要好好的惩罚惩罚你……”

阿伟平躺在床,心情紧张。

他不知道许灵儿要如何惩罚自己,究竟是要告诉家里的长辈,还是把不听话的某处给剪了?

“阿伟,接下来你会做一个充满诱惑的梦,你不能做出任何反抗,只能默默忍受,如果最后你坚持下来了,那嫂子就原谅你”许灵儿嘱咐完后娇躯跪爬在床,低下头,红唇吻在了阿伟嘴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