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疼太粗太长了坐不下去,将军马背上挺进公主

“哗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传来了一阵流水声。

站到蓬头下的蒋楠,在热水的冲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驱散了不少,她伸手将乌黑的长发给揽到脑后,仰着头,热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从粉红的脖颈,流向整个身体,蔓过漂亮的肚脐眼,沿着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溅起阵阵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挂着她的贴身衣物,天蓝色的Bra正往下滴着水。

站在浴室门外的陈川,此刻心底难以平静,可不是吗?浴室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话,那他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嘿嘿……还好我有所准备。”陈川在心底坏笑两声,连忙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调出监控画面。

很快的,蒋楠那曼妙的身体就显现到了电脑屏幕里。是的,他在浴室里装了监控探头。

没想到这场大雨竟然帮了他一个大忙,让监控探头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蒋楠,此刻浑然未觉。她伸出洁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着沐浴露,整个浴室里腾着大片的蒸汽水雾,腾起的水雾影响了监控画面,陈川这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但饶是这样也把他刺激得不轻。

而蒋楠呢,此刻一边沐浴着,脑海一边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陈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开始发出低吟……

都说健壮的男人那方面很厉害,也不知道陈川那里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昨晚与老公,没有令她满足,蒋楠俏脸一红,情不自禁的开始寻找安慰。

特别一想到这里是陈川家,蒋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刺激涌上心头。

在别人家里做这种羞羞的事,总是紧张中透着兴奋。

她紧紧咬着嘴唇,控制着那令人兴奋的声音不被陈川听到,脑袋也不知道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张脸蛋上透着丝丝妩媚以及满足。

这……

电脑前的陈川看傻了,他没想到蒋楠竟然会自娱自乐!

瞬间,他的心底浮现出一个大胆而疯狂想法!

“蒋老师,我给你找了套睡袍,你把门打开一下我给你递进来。”陈川抓着一套睡袍,敲响了浴室的门。

此刻的蒋楠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手一抖,身体瞬间绷紧,然后又很快舒展开来……

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自己……

“蒋老师,你在吗?”

“啊……在。在呢。”蒋楠深呼吸一口气,忍着浑身酸软的不适,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把陈川手里的睡袍接了过来。开门的刹那,她忽然扫到陈川下方,当即小嘴张成“O”型。

“天呐,好吓人。”蒋楠在心底吃惊道。陈川这儿跟老公王海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话,自己能不能承受还是一个问题,实在是太恐怖了。

蒋楠心底打了一冷颤,连忙关上了门。

站在镜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脸颊早已灿若红云,胸口一阵剧烈起伏,难以平静。她用毛巾把身体擦干,拿过睡袍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这睡袍也太前卫,太薄了吧,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种薄纱透明款的,面料特别轻薄,想来穿在身上肯定特别舒服,只是太露了。蒋楠还从来没有穿过如此大胆的衣服!她内心特别纠结。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还未干。穿吧,她有些抹不开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给我找了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虽然有些难为情,但当下没得选择,她慢慢将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对着镜子审视了一圈。

不得不说,虽然睡袍款式大胆而前卫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现出来的效果却是特别棒!

曲线玲珑,隐隐欲现,那种朦朦胧胧的既视感,让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阵啧舌,别说男人了。而且睡袍又是那种类似裙子的式样,睡袍下角堪堪达到大腿腿根,两条丰腴且修长的美腿,毫无遗漏的显露再空气里,空调里的热风一吹,感觉温乎乎的。

蒋楠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贴身衣物,犹豫良久:”小川你在吗?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吗?“

她真的实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觉,感觉随时都会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蒋老师,你把衣服给我吧,我这就去帮你烘干。”陈川巴不得这样呢。

“嗯。”蒋楠红着脸小声嗯了一句,颤抖着手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将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陈川手里,这还是第一次将自己贴身衣物给除老公以外的男人,这令她有些害羞,同时又有些兴奋。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纵的潜质?

那边接过蒋楠衣物的陈川,别提多高兴了,他并没有把衣服立马拿到烘干机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丝的手感极好,面料既柔又软。

“好香。”陈川凑着鼻子在上面闻了闻,上面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这种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儿,更像是蒋楠身上的味儿。

这种味儿令陈川特别沉醉,就连毛孔细胞感觉都舒张开了不少,在这种香味的引导下,陈川没忍住将蒋楠的贴身衣物放到了裤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游遍全身……

数分钟后,蒋楠一脸忐忑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蛋红霞未减,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会揪上一下,她紧张且含羞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川,看到陈川的眼睛一直盯着她,蒋楠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她能感觉到陈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和贪婪,下意识的她将双腿微微合拢,手也紧紧扯着睡袍下角,生怕陈川会发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殊不知陈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吗?她贴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间里藏着呢,他又没有给蒋楠准备,她去哪穿?这么好的东西,陈川可没有还回去的打算。

对于他来说,好的东西就要收藏。

“蒋老师,这是我刚替你熬的姜汤,你喝一碗吧,刚才才淋过雨,喝了能驱寒,防止感冒。”看着蒋楠那紧张的样儿,陈川连忙将熬好的姜汤递了过去。

“谢谢。”蒋楠道了谢,接过一连喝了几大口。她没想到陈川会如此细心、体贴,心底立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我看咱们还是快一点补习吧,今天的课程我来的时候已经备好了,大概需要五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蒋楠实在受不了被人盯着猛看的眼神,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看穿似的,连忙说道。

只有让陈川投入到学习中,她觉得眼前这种尴尬才会缓解不少。

“好的蒋老师,那我们去房间吧。”陈川答应了。然后把蒋楠带到了他的房间里,每次补习的时候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找课本,开电脑,陈川像个乖孩子似的坐到了电脑桌前。蒋楠则站在一旁开始指导学习。

“小川,我们先练习一下口语吧,老师说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蒋老师。”反应过来,陈川连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他的眼睛自打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就被蒋楠那纤细修长精致的小腿给吸引住了!

因为蒋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陈川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电脑桌下蒋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别是……特别是蒋楠那一双光着的脚丫,小巧玲珑,精美无比。此刻十指微曲,紧紧并拢着,趾甲盖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显得特别璀璨迷人。

光顾着欣赏了,陈川哪里还听得清蒋楠说什么。

蒋楠自然也察觉到了陈川的异样,她蹙了蹙眉,顺着陈川的目光看去,就发现陈川竟然盯着她的脚丫!

这……

蒋楠浑身一震,内心慌慌的,特别紧张。虽说她对陈川也有些许好感,但是做传统教育这么些年,老师的那种拘谨与本分始终枷锁着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办?揭穿?还是假装不知道?

犹豫片刻,蒋楠还是决定装作不知道。她深提了口气,正想用英语和陈川对话,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陈川床头上放着的东西惊讶到了!小嘴瞬间张大!一脸的羞愤以及难以置信!

“天!我的贴身衣物怎么会在他的枕头底下!不是让他拿去烘干了吗?他怎么……”这一发现,蒋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上有种醒目的痕迹,可以想象得到陈川到底是拿着它干了什么!

木讷,呆滞,紧张,兴奋……等等情绪开始涌上蒋楠的心头。

短短的数秒内,她的脑海里已经闪现过了多幅画面,一想到陈川拿着她的贴身衣物干坏事,蒋楠整张脸蛋红绯一片,耳垂也烫的吓人,红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颈,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要命的是,她竟然在这种状态下有了兴奋感!

“天,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可是我的学生!”意识到自己那混乱的想法,蒋楠吓了一跳,努力的摇着头,想把这些东西赶出脑海,但是愈赶愈浓,挥之不去。

一直低着头的陈川,忽然察觉到蒋楠有些不对劲,他连忙抬起头来,就看到蒋楠脸红不已,眼睛一直盯着他床头愣愣出神。

“糟了,被发现了。”陈川在心底暗叹了一声不妙,想着该如何跟蒋楠解释,承认?那多尴尬啊。不承认?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怎么办?

陈川思考了两秒,然后鼓足勇气,忽然站了起来,伸手就把还处于呆滞状的蒋楠给抱在了怀里!

透过薄薄的睡袍,陈川能感觉到蒋楠那温软的身子,当然也有一些紧张,他能感觉到蒋楠娇躯在轻微颤抖着。

“老师,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男朋友。”说着,陈川立马就吻了上去。对付

女人,一柔二刚,这是铁律。

“小川……别……呜……”反应过来的蒋楠想阻止已经晚了,她性感的薄唇被陈川堵上了。

蒋楠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自己的学生产生什么关系,也更没有想到陈川竟然这么大胆。

有那么一瞬,她想推开陈川,可是不知怎么的,手上却提不起力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气息,在她的口腔里蔓延开来。

这种味儿她还是第一次尝到,对于接吻这种事儿,她本来是很排斥的。和老公王海也就只发生过一次,那还是刚结婚的时候。后来发现王海有口臭,有洁癖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和王海接吻了。

可是陈川不一样,这种淡淡的烟草味气息,让她有些沉醉,有些迷恋。渐渐的,蒋楠挣扎不是那么厉害了,她的身体也软了下来,两只手紧紧扒着电脑桌,雪白的尖下巴情不自禁的仰高了起来,香舌也在这种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被陈川给噙住了。

陈川能感觉到蒋楠的身体变化,从开始的抗拒,到接受,虽然只是短短数秒,但对于陈川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像一只饿了很久的狼,热烈的吻着蒋楠,恨不得将她融化。

“小川……别……”某一刻,热吻中的蒋楠忽然感觉到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攀到了她的腰肢,正在慢慢向下蔓延。

她身体忽然一震,脑袋也清醒了不少,自己浑身上下除了一件睡袍以外,其他可什么都没穿,要是任由陈川的手继续作恶的话,那……

她连忙急呼一声,想要阻止陈川,可是此刻热血上头的陈川哪里听得进去,他一边用嘴封住蒋楠,一边快速的摸到了蒋楠的翘臀上。

感受着陈川那霸道的攻势,和身体传来的那种异样的刺激之感,此刻的蒋楠浑身紧绷得如同一张弯弧大弓,啊……

“小川,求你了。别碰那,我……”蒋楠语气颤抖,说话断断续续。

陈川充耳未闻,霸道的掀起裙摆,将手伸了过去。

那是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暖暖的……

那一刻,蒋楠害怕极了,自己最担心的事发生了,除了老公王海以外,陈川是碰到她的第二个男人。

她内心无比纠结,同时隐隐的又透着丝丝兴奋,就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老师,你好美。”陈川忽然停住了手的动作,热眼囧囧的看着蒋楠。

此刻的蒋楠脸上布满了红霞,雪白的尖下巴不知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喉咙里断断续续的挤出阵阵犹如蚊子一般勾魂的音调。

粉红的脖颈上带着一款玉佛吊坠,吊坠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兴奋与紧张,随着蒋楠剧烈而紧张的呼吸来回晃着,左肩的睡袍微微滑落少许,露出迷人的肩胛骨。

深V领口的睡袍下,那羡煞盘人的事业线条,和完美的弧形轮廓好似世间最迷人的风景,牢牢吸引着陈川的眼球。

而这时,陈川的手,还没有伸回来。他放肆而大胆的伸出手,在上面柔和的画着圈圈。

一推二就,三从四得,只要迈过了这个坎,他相信蒋楠一定会接受他的。

”小川,求你了,不要……“蒋楠声音颤抖得紧,陈川每碰一下,她的身体就如同弹簧一般,收紧放松,放松再收紧。

这种感觉快要让她失去理智了,这是一种她和老公王海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感觉。令她不安,令她紧张,令她兴奋。

陈川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并没有停止,反而愈发大胆起来。他心底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楠姐,你喜欢我这种动作是不是?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陈川紧紧盯着蒋楠的眼睛,他能感觉到蒋楠似乎不是那么排斥他。

这次他并没有称呼蒋楠为老师,他知道蒋楠这种有很深传统教育理念的人,要是继续称呼她为老师的话,蒋楠肯定不会接受他,所以他聪明的称呼蒋楠为姐姐。

“我……”蒋楠沉默了。就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没有理由去反驳陈川的话。是因为他那种炙热的眼神吗?

&n

bsp;

还是因为他帅气的外表和魁梧的身体,还是他放肆的行为……?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陈川邪邪的笑了笑,就在蒋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一把抓住蒋楠的玉手,放到了令她害怕的地方。

“啊。”蒋楠发出一声尖叫,脸蛋通红得吓人,抓着的手轻微的打着颤。

天,吓人得可怕。

她愣愣的,眼睛瞪大,一脸惊恐的样儿。老公王海和他一比,简直毫无可比性!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话,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察觉到蒋楠的吃惊,陈川很有成就感的笑了笑:”吓人吧。嘿嘿……他们都叫我大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