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半夜家公走进了我的房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还意犹未尽,对秦雪的身子越来越渴望了。

我打开房门,正碰上她们吃早餐。

“这是小雅,我的同事,来陪我作伴的。”

秦雪愣了愣,还是给我草草介绍了两句,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目光扫向小雅,她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不出多大年龄,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像随时能把人的魂儿勾走一样。

天气还不算热,她就穿着深V紧身衣,胸前的大片白皙都露在空气中,白嫩地像鲜奶豆腐,短裙只到大腿根,露出修长的双腿,我一时间有些看呆。

“孙叔早上好~”

小雅不同秦雪,她丝毫不避讳我灼热的目光,还主动和我打招呼。

“你也好,快到上班时间了吧,赶紧吃不用管我。”

我挠挠后脑勺,转身又回房间去了,有外人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秦雪沟通。

隔着房门,我隐约听到她们两人在说悄悄话。

“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啊,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去你的!”

我恍然大悟,这小雅原来是她请来的“保镖”。

等她们出门上班,我才从卧室出来,一抬眼便看到阳台上挂着的酒红色胸衣,款式比秦雪还火辣。

薄薄两层蕾丝,一点海绵都没有,这得对身材多自信的女人才敢穿啊。

秦雪的尺寸我知道,这件一看比她还大,估计是小雅的。

顿时我心里窜起一股火苗,秦雪搞不定,能搞定她的“女保镖”也可以啊!

我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个计划……

日子平平淡淡过去三四天,阳台上的里衣每天不重样,而且一件比一件火辣,像猫爪子一样挠着我的心。

面前经常幻想秦雪白皙的臀,也变成了小雅的。

这天下午,我从超市回来,一进门就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难道是秦雪?

这个时间她怎么会在家?

我小心翼翼挪过去,却看见浴室门开着一条小缝。

小雅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头,皮肤上粘着细密的水珠,花洒里喷出的水流经过她胸前,在平坦的小腹上滑过,然后在下面汇聚……

她纤细的手滑过两腿之间,紧闭的双眸睫毛卷翘,嘴唇微微嘟起十分性感。

和秦雪相比,她绝对是那种更明艳的美丽。

我趴在门边看了十几分钟,下面便有了反应,喉咙里愈发干燥起来,真想直接把她按在墙上……很难想象我把着她的翘臀会是什么光景……

她拿过浴花在身上打着泡泡,高兴地嘴里还哼着小曲。

正当我想有所行动时,小雅一个脚滑啪嚓摔在了地上。

“哎哟——”

尖叫声把我从幻想中惊醒,小雅脸色难看地倒在地上,水珠高高打在她全身,溅起更加细密的水花。

我退后几步,假装刚从门外回来,“谁在浴室?怎么了?”

“孙叔,我摔倒了动不了,你能进来扶我一下吗?”

小雅的回答果然没让我失望,她痛快地让我不由得怀疑,难不成她是故意为之?

“是小雅啊,你情况严重吗,我帮你打120吧。”

我怕里面有诈,忍住冲动没进去。

“哎不用,我就是扭到脚了,地上太滑我站不起来,你扶我一下就行。”

小雅倒是不矫情,就是语气有点痛苦,看样子摔得不轻。

“那你等会啊,我放下东西就进来。”我把手里的水果蔬菜扔到一边,假装犹豫地钻进了浴室,故意闭着眼不看,“小雅,你在哪呢,告诉我方向我挪过去。”

下一秒,她噗嗤一声乐了。

“孙叔,你都这把年纪了,我也不怕你占我便宜,睁开眼吧。”

“瞧你说的,孙叔老当益壮着呢!”

我毫不客气地睁开眼,小雅白花花的身子展现在我面前,她脸色微微一红,倒是没多余动作。

我装模作样给她披上浴巾,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真没看出来,孙叔力气还挺大,我不重吧?”

小雅主动将胳膊搭在我肩上,搂紧了我的脖子,眸光流转让我猜不透她什么心思。

这妮子是真不怕我对她做什么,还是想给我设陷阱?

想到这我心里多了一层防备,沉默地把她抱回卧室。

不过该占得便宜我可不会放过,她的臀部圆溜俏滑,一点都不比秦雪差。

左手的位置刚好在她胸侧,隐约能摸到那弹性慢慢的诱惑。

把她放在床上,我出去拿了瓶红花油进来,试探性地问,“我帮你按按?”

“多谢孙叔。”

小雅点点头,浴巾滑下肩头,胸前深深的沟壑露在我面前,真叫人难熬!

我擦了点红花油,掌心按住她的脚踝,手感棒极了,像摸了一块刚化开的奶酪,柔软又丝滑。

“没伤到骨头,应该按两次就行了。”

我凭借经验告诉她,手上也没闲着来回揉搓。

“听说按摩能去水肿,叔你帮我也按按腿吧。”

小雅说着,直接将大长腿靠近我面前,她下半身完全处于真空状态,只是这么一动,下面都露出一半来。

真把我不当男人呢?

我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感觉自己被一个小姑娘调戏了,绝对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既然她这么想被我占便宜,那就来吧!

我毫不客气地在她两腿上游走,从脚踝到大腿根,每一寸肌肤都被我地掌心触碰过,当靠近她两腿之间时,我就会故意加重力道,惹得小雅娇喘出声。

“小雅,你怎么这个时间在家?”

专心揩油之余,我还不忘问这个关键问题。

“别提了,天气太热了,我去给客户送文件回来路过这,想进来冲个澡再走,这不……”

她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总感觉她还有事瞒着我。

“孙叔,你这手法可以啊,要不给我做个全身按摩吧?每天上班实在累得很。”

小雅一张俏脸凑上前,挑眉问我。

我愣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她的企图,这妮子不会是在勾引我吧!

来者都是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你裹紧点身上。”

我假装正经地嘱咐,还没说完就看见小雅乖乖趴在床上,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

下面早就蓄势待发,我真想立刻扑上去把她惩治一番,但总觉得差点什么,想等等再看。

我年轻时学过按摩,也懂点穴位,于是很快将她“伺候”地舒舒服服。

按摩过程中,我故意将浴巾推掉,小雅整具白嫩的身子就展现在了我眼前。

天色渐暗,屋里光线昏暗,气氛逐渐暧昧起来。

“好疼,轻一点……”

她时不时发出魅惑的叫声,我身体里越来越火烧火燎。

我几乎摸遍了她全身,最后在她饱满的臀部逗留,我先是揉捏了一下,在她没有异样反应后我动作幅度逐渐加大,变成肆意揉捏。

“啊孙叔,你太棒了……每天上班坐的实在累,真舒服……”

小雅发出销魂的叫声,我不由得联想有多少男人泄在她的夸奖里。

“还有更舒服的,你要不要试试?”

此时不干非君子,我满脑子都是想挤进她的柔软里,已经顾不上是什么陷阱不陷阱了。

而且问这话时,我已经爬上了床。

她微微拱起身子,竟直接将我幻想的部位对准我的腰身!

“这样是会更舒服吗?孙叔?”

她声音妩媚至极,这就是个狐狸精!我现在已经断定,她就是要勾引我!

我侧目看向试衣镜,这个位置正是那天秦雪趴过的地方!

镜子里小雅咬着手指神情迷离,姿势更是令人心痒难耐。

我三两下脱掉裤子,一把扶住小雅的腰身。

“对,孙叔帮你做个深度按摩,保证你全身舒畅!”

我大手从下向上滑。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理智考虑,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为什么来勾引我了,我只想将十几年的寂寞都发泄在她身体里。

“那就赶快开始吧,人家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小雅紧紧抓住床单,挺了挺身子更靠近我的腰间。

“秦雪要知道你这样,肯定不会把你带回来的!”

我冲着其中一只浑圆“啪”地打了一掌,力度不大但足够她舒服一会。

“啊……孙叔你真讨厌,还不是秦雪把你说的那么厉害,让人家都好奇了呢,人家还从来没试过六十岁的叔叔呢……”

小雅主动往我身上蹭着,也说出了她这样做的原因。

我心中顿时明了,原来是秦雪把那天的事告诉给了她啊……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好奇害死猫?一会我就让你后悔,你不该这么好奇!”

我轻笑一声,便伸了进去。

小雅身子一颤,被我突如其来的进入惊震到了。

根本不等她反应,我抓住她的水蛇腰开始前后晃动起来,久违的温热感一遍遍冲击着我的大脑。

万万没想到,秦雪带回来的帮手竟解决了我十几年的困扰。

“慢点,叔叔慢点……”

小雅从一开始的魅惑变成了求饶,镜子里她的蜜桃乱颤,只能靠我的双手稳住它们。

她发丝凌乱地披在肩头,我时不时撕咬她的耳垂,让她很快就意乱情迷起来。

接着我把她翻过身来,两条腿被我高高抗在肩头,她只能紧紧抓着床头柜才能保证不会掉落。

“深入按摩舒不舒服?”

我一边冲刺一边询问,小雅脸蛋绯红,时不时咬住下嘴唇,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我了。

接连一个多小时,我和她换了好几个姿势,把之前想和秦雪做的事全都实施到了她身上。

直到最后我还是雄赳赳气昂昂,小雅祈求我停下,并答应用樱桃小嘴帮我,我才勉强放过了她。

两人躺在床上,小雅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我却容光焕发,仿佛开始了第二次青春。

在的我,比年轻时候精力还旺盛,这是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探寻身体的奥秘,只觉得男人的尊严又回来了。

让这些小妮子看不起我,早晚都会征服她们!

小雅擦了擦嘴角的不知名液体,有气无力地站起身。

“孙叔,要是秦雪知道你这么强大,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她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清洗身子,白皙的皮肤上被我按摩地都是粉印,一时间没忍住我再次跟进去和她来了两次。

等我离开秦雪卧室时,小雅已经累得睡着了。

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的我,约了三两好友准备出去聚聚,至于秦雪回来她们怎么沟通,我已经没那么好奇了。

和往常一样,我与老李约在了烧烤摊见。

“老孙,你可算来了。咱们先搓一顿,晚些我家里约了一堆朋友一起来两把,上次老张赢得钱,我今天可得赢回来!”

我与老李已经认识了多年,此人为人好爽,做事向来不遮遮掩掩,两人勾肩搭背走入烧烤摊。

“阿倩,老菜单。”老李转身向烧烤摊老板娘招手。

年轻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在这里搓一顿,如今也与老板娘认识七八年了,私底下我们都叫她阿倩。

阿倩一手托着烧烤盘,一手拿着四瓶啤酒,走到桌前。

虽然在烧烤摊呆了多年,可阿倩身上一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明明刚刚碰过小雅可是腹部的燥热却又起了上来。

“你们两个,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许久没来了,一来就色眯眯地看着老娘,一个个怕是想被揍。”

阿倩半开玩笑的语气,听得我瞬间傻笑,年轻的时候我与老李可没少追过阿倩,那时候还因为这女人大干了一架,结果后来才知道,阿倩刚生下来就订了娃娃亲。

我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咳了两声:“这不是来找你了么。”

“好吧好吧,姑且就原谅你们了。老菜单,概不赊账!”说完阿倩将手中的啤酒重放桌上,转身离开。

这烧烤摊开在这里多年,名气早已打了出去,如今阿倩这一走,怕是要收桌的时候才能看到她了。

“老孙啊,这么些年了,看过形形色色地美女,也就阿倩在我心里是最美的。”老李喝了点小酒,开始犯浑,这家伙只要喝点酒,就开始说真心话。

“得了吧你,让你家母老虎听见,不得扒你三层皮。”随手喝了口酒,脑海中浮现出小雅在床上的骚姿,身体不禁有些燥热。

这么些年没开荤,如今难得开一次,自己居然这么强,我不禁再次感叹。

“老李,我去解个手,你等我一会。”我自是很放心他的,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

“嗯嗯,去吧。”老孙继续眯着小酒,头也不看我一眼。

这烧烤摊开了多年,这卫生间一直都是男女共用,喝了点小酒的我,直接将门打开。

“啊!出去,有人!”

这一身尖叫,让我整个人都激灵起来,我转头一看原来是阿倩,这可真的巧。

我连忙走了出去:“我帮你把门带好了。”

关门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看了看阿倩的下半身,若不是看过,阿倩居然还是个白虎。

果然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阿倩的身材自不是那种前凸后翘,可是她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如少女香一般勾人心魂,入豆腐般水嫩的肌肤更是扣人心弦。

我脑中不停地描绘着,幻想着,这种美女自然跟小雅是两个极端,若是说一个是磨人的小妖精,那另一个则是小家碧玉般的青涩。

门被打开,那不抹烟粉的容貌,向我渐渐靠近,面颊微红下的羞涩,瞬间让我把持不住。

我拉住阿倩的臂膀,瞬间进入卫生间,双手把门关上。

阿倩靠在墙壁,看着她满脸潮红,我心更是荡漾。

“阿倩,我想你好久了。”明明算是情场老手,可是看到阿倩,也许是少年时的青涩突然涌动,我居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孙哥,我,我,我也是。”

阿倩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心中窃喜,附身吻去。

让我倍感惊讶地是,她居然没有躲避,多年的深情,唇齿交融,一言难尽。

“老孙,好了没,老子在门口等你这么久,菜都凉了!”

我安抚好阿倩,然后开门走出,搂着老李的臂膀就走:“走了走了,我也要吃,这不刚刚儿子打了个电话,耽误了一会么。”

“你这家伙,等你这么久,真的是,等下自罚三杯!”许是酒劲上来了,这家伙直接将我臂膀甩开,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向前。

我转头看着厕所的门,压了压心中的欲火,走到桌边,脑中回味着那娇柔的身躯。

我与老李两人随便吃了吃,酒喝的有些上头,两人互相扶持着走到了他家中。

如老李说的一样,家里喊来了两朋友,老张跟小肖。

“大家都来全了,今天晚上好好搓几把。”老张招呼着我两。

老李虽是刚刚喝了酒,但是坐在牌桌上,脸上瞬间好了许多,眼神也集中起来。

对于打牌,我一直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我们玩的也不大,一百块玩五十块保底,也就打着玩玩。

牌中我有些漫不经心,向着小倩的身体,心里更是静不下来。

“诶你们听说了么?小倩老公快回来了,听说这次回来,就不外出了。”老张这人出了名的喜欢八卦,整个街上,家家户户的事情他似乎都知道。

“是么?”我与老李异口同声。

“诶,老李激动我能理解,怎么老孙你也个跟着后面问了?莫不是老伴离开多年,你看上小倩了?”

老张半调侃的语气惹得老李眼神一直对我不停的打量。

“我这不是跟阿倩认识很久了么,下意识问问,你们一个个那么多心干啥,人家老公都回来了,我能想啥?”

“也是,也是。”老张不在多想,专心致志地打着牌。

我这人虽是好色,但既然阿倩老公回来了,我也没必要去碰这个霉头了,脑中忽然飘过秦雪的模样,那雪白的身躯跟阿倩比起来,自是秦雪更胜一筹。

想到秦雪,我脑中不禁再次意淫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