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嘶……疼……”

因为脱衣服的过程中动了一下腰部,张素芬忍不住叫出声来,声音特别轻柔,甚至带了几分魅惑。

老林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上前就拽过她的睡裙。

“小心伤,我来帮你。”

张素芬刚想拒绝,但老林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直接就将睡裙掀过脑袋,身子一下就全暴露出来。

感觉到一丝凉意的张素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上身也跟着抖动了一下,格外地性|感迷人。

看到犹如性|感尤物般的张素芬,老林有些受不了,装作不经意地将那里抵在她嫩滑的大|腿根。

感受到那处的灼热,张素芬猛的一收缩,忍不住惊叫起来:“林师傅!您这是在干嘛!”

老林顿时老脸一红,惊慌地后退了些:“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毕竟是个正常男人,很久没有过女人了,这会儿看到张小姐这么美,自然就……”

听到老林这么说,张素芬心里有些得意,虽然她一直都在通过跳舞来锻炼塑性,但女人生过孩子之后,身材多少会有点走形。

原本她都有些自卑了,没想到这会儿听到老林的赞美,她还是很开心。

便也没再计较,趴着让老林继续。

老林松了一口气,暗道这事有门儿!看他一会儿不把她撩拨得叫爸爸!

按照张素芬的指示,老林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到一瓶红花油,倒在掌心里搓热了,慢慢放在她腰部,轻轻揉开。

“啊……”

在老林的抚摸下,张素芬的娇|躯猛的一颤,销魂的嘤咛从喉咙里窜出来,勾得人心痒痒。

听到这种异样的叫声,老林压根儿就把持不住,刚准备好好揉搓两下,不料一脚踩到扔在地上的睡裙,脚下一滑,一下就扑倒在张素芬身上!

而他的下面,正好抵在张素芬深邃的臀部中间……

“嗯啊……”感受到来自那里的温度,张素芬浑身一紧,痛苦低吟。

那一摔,虽然没有直接撞在她受伤的尾椎骨,但那里的热度却刺激到了她,令她瞬间便有了感觉。

“对……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刚才踩到什么就摔了一跤!”老林一个激灵,赶紧爬起身,冷汗都流下来了。

幸好刚才条件反射的撑开双手,不然这实实压下去,可不得加重她的伤势么!

但是他的身下,却依然紧紧抵在张素芬浑圆的翘臀上,不舍得移开。

“没……没关系……”

听到张素芬声音带着一丝忍耐的颤抖,老林心头一喜,难道她动情了?

“那……我继续按了?”老林邪笑,故意扭动一下腰身。

“林……林师傅……你……继续吧!”张素芬忍不住打了个颤,刚才那一下,真的太舒服了!

在发现老林的本钱竟然那么凶猛时,她就来了感觉,这会儿更加直接的感受到,心中的邪念就更是压抑不住了。

老林更加兴奋了。

这娘们真敏|感!才这么一下就受不了了?一会儿一定要让她舒服的哇哇叫!

正好,老杨的身下感受着那无比柔软又弹性十足的感觉,简直让他快活极了!

“那,那我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啊!”

老杨搓热了掌心,再次抚上那纤细的腰肢,身下也跟着按摩的幅度扭动。

张素芬只觉得原本疼痛的地方被一股热热的感觉代替,身下那里又被刺激得特别舒服。

跟平时自己的触摸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忍不住咬唇发出声声嘤咛。

竟急切地想要让那根硕大的玩意儿狠狠戳进来,好让自己更加舒服。

张素芬猛的打了个激灵,更加羞愧了,她竟然产生这么可怕的想法!

虽然她跟丈夫的感情并不是很融洽,但也不代表她就可以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

“林师傅,那个,我觉得好点了,要不今天就这么算了吧!”

一听这话,老林顿时急了,这怎么行呢!他才刚尝到甜头,哪里舍得放手,手下就忍不住加重了力度。

“啊!嘶……好痛!我……我不按了!”张素芬顿时脸色一白,疼得直抽气,心里不禁对老林生了几分埋怨。

“你看!这还没好呢!着什么急啊!一会儿我帮你按一下几个穴位,打通经脉流通,才能有效缓解疼痛。”

老林一本正经地解释,目光却一刻也不离她翘臀的位置,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想着一会儿得想法子让她赶紧脱了这最后一层屏障,就能……

“嗯……”张素芬忍不住交出了声,很无奈,又苦涩,但也很刺激。

但转念一想,原本就是自己硬求着让老林按的,反倒怪起他来,岂不是有些不知好歹?

而且老林的动作虽然让她觉得羞耻,却真的让她很享受,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多……

老林的手开始在腰线和臀线的位置来回游离,动作越发老道刁钻,加上红花油的作用,张素芬很快就传来一阵强烈的愉悦感,情不自禁嗯哼起来。

无穷的渴望开始在张素芬脑中滋生,虽然隔着裤子,可在老林的双重刺激下,她那里早已成了一片汪洋。

一股淡淡的特殊味道飘散出来,老林终于忍不住了。

他伸出手指,勾起轻薄的内|裤,露出浑圆的半边,和深邃的臀线,径直磨蹭了两下,猛的往里面一挺……

一阵轻灵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这微妙的感觉。

张素芬慌张地找起手机,可因为刚才两人都太投入了,不知道手机在那儿,只听到来电铃声在不住的响着。

张素芬更着急了,担心打电话的是她丈夫,要是迟迟不接电话,他肯定会生气的。

然而,看着她着急的样子,老林的心里越发火热,他觉得这个时候的张素芬真的特别性|感,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好好感受一下。

他都好多年没有过女人了,第一次遇到这么美的女人,好不容易把她的兴致给撩拨起来了,因为一个电话就放弃的话,让他如何甘心!

老林连忙制止她找手机的动作,“你先别着急,仔细一会儿又加重伤势,等推拿结束了再回个电话也行嘛!”

听到老林这么说,张素芬都急得快要哭了,她是真的怕,万一是她老公提前回来了呢?

刚才她的确意乱情迷了,可现在已经被惊醒了,哪里还敢继续下去。

虽说她老公没有本钱,可他却是个拆二代,而且最近已经买了新房,就快要搬进去了。

张素芬之所以嫁给他,为的就是能让自己好过点,若是这一切都被收回,她要怎么过日子!

老林看她这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竟觉得更兴奋了,可是又很心疼。

他确定张素芬绝对是动情了,虽说这次没能彻底吃了她的确是很可惜,但只要找个机会让她看到自己的本钱……

老林对自己那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

“你就别瞎折腾了,我帮你找吧!看你给急得。”老林收敛了心思,起身翻找起来,

在被窝里翻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手机递了过去。

而张素芬在拿到手机的那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赶紧起身回拨电话,没注意到自己上身的风光,因为她的动作而彻底暴露在了老林的视线里。

“喂?老公啊,我刚才摔了一跤,没接到。”

张素芬委屈地噘着嘴,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说话间,还扭摆了一下上身,那对波澜壮阔的包子也跟着晃了晃。

晃得老林的身下也忍不住打了个颤,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他双眼一亮,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如果在她接电话的时候做点什么,就凭她刚才的紧张程度……

想着,老林伸手捉住张素芬的腰,在臀缝间上下游走。

“啊……”正在打电话的张素芬,感受到那只粗粝大手带给自己的阵阵战栗,又害怕被丈夫听出来,竟意外的紧张刺激。

“老婆,你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刚刚扯动了,受伤的地方……有点痛,老公你会回来吗?”张素芬慌忙解释。

林三沿着臀线往下,触摸到一片湿润。

“嗯……”刚解释完,她又忍不住叫起来,却又舍不得挪开,反而不自觉地将身子往下压了压,想让那只手直接贯穿了自己已经痒不可耐的地方。

电话那头疑惑的问她怎么回事,让她稍稍收回一些神志,压着嗓子说:“没……没事!就是扭到了,我刚刚抹了红花油,休息一下就好了!”

张素芬非常心慌,生怕出什么意外,想赶紧结束,身体的渴望却又让她羞臊得无地自容。

电话那头说了一些好听话安抚她,说会给惊喜补偿她什么的,就挂断了电话。

张素芬扔开手机,趴回床上,微微把腿分开了一些,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块。

“我……我觉得还有些不舒服,不然你继续帮我按按吧。”

看到她已经动情了,还做出这副邀请的姿态,老林自然不客气了。

直接扯了她的黑丝底裤,伸手就往缝里钻……

“啊……快!给我……”

张素芬更是难耐,竟不自觉地抬臀,好让老林更方便进入自己。

老林也不想再忍耐了,直接扯下裤头,就猛的往前一推……

正在此时,一道清晰的按键声从门外传来,不一会儿就发出“密码输入正确、请转动门把”的提示。

“李太太!李太太您在家吗?我刚接到先生的电话,说是你受伤了,让我赶紧带人过来……”

声音渐行渐近,张素芬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把睡衣穿回去。

正抓耳挠腮地想法子要把老林藏起来,却发现老林早已镇定自若地提着工具箱在浴室里修水龙头了。

保姆抱着孩子进来,见卫生间的门开着,就走了过去,见老林一手拿着扳手,一手抓着拆卸下来的水龙头,愣了一下。

随即想到前几天就听到张素芬说整个水龙头好像会漏水,这才笑着说:“师傅来修水龙头啦!唉!这水龙头坏好几天了,本来我想早点请您来修的,可是太太说……”

“王姨,我在卧房。”

听到张素芬的声音,王姨冲老林笑了笑,就急忙带着身后跟着的大夫进去了。

老林知道这次是没机会了,有些失落,修好水龙头后,跟张素芬打了个招呼就回了自己屋。

一回到家,老林卸了工具箱,就瘫软在沙发里,脑子里不断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都要得手了,没想到他家保姆这么快就回来了!

下次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她吃了!

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后来好多天,他都没再见过张素芬,难不成是她的伤还没好?去医院治疗了?

这么想着,老林就越发懊恼了,连带着好些天工作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只是让老林没想到的是,一周后,又一个新的机会悄然降临。

老林很早就看上了附近高档小区新搬来的少妇孙苗苗。

自从上个月帮她家通过一次下水道之后,老林就一心想着通一通她的“下水道”,只可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孙苗苗今年23岁,身高1米68,身材高挑匀称,前凸后翘的,胸|前那对饱满,起码也得是D罩|杯。

无数个日夜里,老林都恨不得把这个美人给扒光了,搞得她欲仙欲死。

“世纪花城”是出名的中高档小区,里面的业主很多都是富豪们包养的情人。

孙苗苗能住在这里,背后肯定是有金主的,又怎么会看得上他这个快50的老屌丝呢?

平时很少有机会能碰到她,再加上被张素芬挑起了欲|火无处发泄,老林正郁闷呢,这个时候孙苗苗竟然主动找上了他……

孙苗苗家里的空调坏了,打电话让老林上门给她瞧瞧。

这可把老林给乐坏了,马上收拾了工具,就直奔孙苗苗家。

眼下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气温高达37度,孙苗苗家的空调偏偏这个时候不制冷,也难怪把她急成这样。

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她就接连好几个电话催过来,老林也没敢耽搁。

摁响门铃,老林贴着门说:“孙小姐,你在家吗?我是来给你家修空调的老林!”

房门很快就打开了。

“林师傅,你终于来了,正想打电话去催你呢!快进来吧。”

老林刚要开口,就被这个大美人的穿着给牢牢锁住了眼球。

孙苗苗身上穿的吊带长裙宽松轻薄,简直就跟透视装似的,将起码是D的雪白清晰可见。

走动间,甚至还能看到她那浑圆高挺的翘臀,被黑色蕾丝的底裤紧紧包裹着!

老林顿时就有了反应,但他依旧表面很平静地说:“怎么这么着急啊!那等我先脱了鞋子。”

孙苗苗见老林这么讲究,心下诧异,明显态度要好些,“不用脱鞋了,您还是快进来给我看看吧!”

说着,孙苗苗一把拉住老林就往里走。

被孙苗苗纤细的小手拉着,老林激动地那里都要爆炸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孙苗苗那左右扭动的翘臀。

孙苗苗直接带着老林拉进了卧室,而她屋里的空调,就挂在床头柜上面。

老林现在哪还有心思修空调啊!

他装模作样的用遥控器打开空调仔细看了看,目光却情不自禁转向孙苗苗。

托那吊带长裙的福,孙苗苗裸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令老林兴奋到颤抖。

更刺激的是,随着她的动作,那对雪白也跟着上下抖动。

老林用力咽了咽口水,恨不得把眼睛都贴在上面。

要是能摸一下该有多好啊!

想到这,老林顿时有了一个主意,便一本正经地说:“我得检查一下机子,孙小姐,麻烦你帮我扶一下椅子,一会儿我上去拆开看看。”

孙苗苗二话不说就点头,身子微微前倾,扶好了椅子。

老林装模作样试探了一下椅子的稳固性,就站了上去,抬手拆了空调主板,故意让螺丝从指间掉下去。

“哎呀,螺丝掉了!孙小姐,麻烦你帮我找找看掉哪儿了,那东西一会儿还要用的!”

闻言,孙苗苗赶紧低下头寻找,老林趁机往下瞟,入眼的风光让他激动地差点叫出声来。

孙苗苗竟然没穿胸衣!

一低头,孙苗苗那一对又大又白的东西顿时便暴露在老林的眼底,甚至连前面的两点都看的一清二楚!

老林下面的家伙已经挺立起来了,恨不得现在就把孙苗苗扒光了就地正法。

还没看过瘾,孙苗苗便已经站了起来,把螺丝递给老林。

老林赶紧夹紧腿,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异样,拼命忍住那股强烈的渴望,将整个控制主板拆了下来。

抽出主板,老林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是保险丝烧断了,一片焦黑,怪不得不制冷。

既然找到了问题点,那就简单多了。

老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头也涌上一抹遗憾。

只要换了保险丝,空调就算修好了,但他也就得离开了。

想到这里,老林顿时有些懊恼。

“林师傅,能修好吗?”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孙苗苗略有些不安地问。

老林忙说:“不,当然能修好,我这就修。”

孙苗苗听到能修好,顿时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我都快热死了。”

“等着,我换上新的保险丝就行。”

见孙苗苗被热的脸都红彤彤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老林顿时灵机一动。

正要下来的时候,他故意假装一脚踩空,朝着孙苗苗扑了过去。

“哎呀……”

“林师傅,小心……”眼见老林脚下踩空,孙苗苗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没来得及说完,就眼睁睁看着老林朝自己扑了上来。

只是一瞬间,老林便将孙苗苗妙曼的身子压了个严实。

身体接触的那一刹那,他趁势将嘴唇朝她殷红的小嘴凑了上去……

“唔……”

孙苗苗闷哼一声,睁着水汪汪的双眼不可思议看着老林。

看着孙苗苗惊愕的样子,老林也不敢太过放肆,见好就收。

他双手一撑,就要爬起来,却没料到入手一片柔软,双手情不自禁的抓捏了一下。

弹性真好!

“啊!”

孙苗苗忍不住惊叫一声。

老林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抓到了孙苗苗那对呼之欲出的大包子!

这时候,老林裤裆里的大家伙,仿佛要冲破裤头。

孙苗苗愣了好半晌,才发现自己的胸器被一双灼热的手罩住,双|腿之间,也被什么硬硬的东西顶住。

更让她震惊的是,那东西很大很热,好像要隔着睡裙和内内直接弄进去一样!

孙苗苗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受到这种刺激,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她红着脸娇羞地嗔道:“林师傅,你……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啊。”

老林略有些不舍,装作很慌乱的样子说:“对,对不起!没站稳……我这就起来。”

说完,他才恋恋不舍的从孙苗苗身上爬了起来。

想想刚才自己不但亲到了孙苗苗,还抓了她的大包子,又隔着内内顶了她的腿根,老林越发渴望能和她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一定要想个法子!要不然这次修好空调后,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孙苗苗的俏脸已经通红一片,像熟透的红苹果,恨不得让人咬上两口。

此刻的她心跳很快,瞬间便起了反应……

她的金主年纪很大了,那方面的能力更是弱,那个东西还没老林一半大,根本满足不了她。

孙苗苗很久没有得到过满足了,有时候做梦都想被男人用那个大东西来填充自己。

但是她也只敢做做那种梦,不敢背着金主在外面乱来。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水电工撩拨的春心荡漾。

孙苗苗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忽然好想让刚才那东西进来,好好满足满足自己……

赞 (0)